加书签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02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章 情亦难舍 商亦难舍

第二节

互道了姓名,几巡酒过后,沈万三话也多了起来。

那位客人给沈万三又敬了一杯酒:“沈老爷也是到这里来找人?不知要找谁?”

“我也是来找这个大姑!”沈万三一仰脖子将酒喝下,接着说起自己是个商人。

“哦!大姑,你见过她吗?”一个客人问。

沈万三摇摇头:“没有!”

那位客人提议说,喝酒无令也太无趣了,我们今天来一个趣改唐诗令,行令者取唐诗一句,略作改动,再取一句唐诗说明删改理由。诗句不得杜撰,说不出或不当者罚两杯,无趣者罚一杯。

众人称是,让出这个主意的客人先行此令。

倡令的客人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那写着“望江楼”的三字匾说道:“望江楼中吹玉笛。”

一客人说道:“李白有‘黄鹤楼中吹玉笛’句,为何说是‘望江楼’?”

那人答道:“只因‘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句出自崔颢《黄鹤楼》诗。想那黄鹤既已是飞去,再称黄鹤楼,显然名不副实。”

众人道好。

接着一人说道:“少小离家老二回。”

一人说:“贺知章有‘少小离家老大回’句,为何变作老二回了?”

那人看了看沈万三和晓云,答道:“只因‘老大嫁作商人妇’。句出白居易《长恨歌》。老大就像这位小娘子,嫁给了如沈兄这样的商人了,那只好是老二回来了。”

众人哈哈大笑,沈万三听了,见别人拿他和晓云调侃,心里不是滋味,但也不便发作,只好跟着众人一道讪笑着。

第三个客人接着行令:“胡儿眼泪落单行。”

倡令的客人说:“李颀《古从军行》有‘胡儿眼泪双双落’句,为何变作落单行了?”

那个客人说:“只因‘犹抱琵琶半遮面’。琵琶已遮了半个面,那半个脸见不着了,当然也见不着双双落了。”

轮到沈万三了,沈万三站起说,自叹不如诸位满腹经纶,自甘受罚。说着,他连干了两杯。

那位倡令的客人看着沈万三:“看沈老爷在酒场上是如此豪爽,想必在商场上亦是叱咤风云。”

就在他们行令喝酒时,账台旁的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板娘冷眼看着沈万三。她就是大姑,是江南盐帮的一个首领。苏北的张士诚一直尊敬地喊她大姐。前几时,她就接到张士德的信,知道沈万三这个人要来找她。由于素昧平生,她担心元官府嗅出了他们反元的味儿搞鬼,于是她不得不小心从事。此时她看着沈万三他们又在喝起酒来,朝另一张桌上的两个人呶了呶嘴。那两个人见状站起,走到沈万三他们桌上来。

这两人拿出几粒骰子对沈万三说:“这位老爷,喝酒还得有些助兴!”说着指指骰子:“有兴趣否?”

早在刚才,晓云见沈万三左一杯、右一杯地喝着,就担心他醉。此刻,他已醉意蒙眬,又来两个人要他赌,不由在沈万三耳畔轻声嘀咕着:“老爷,别玩了,你是来找人的!”

可桌上其他的客人们,个个都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子。沈万三不顾晓云的嘀咕,也从汗袋中取出银子:“来!”

众人赌了起来,时而吆喝,时而助兴。渐渐地,沈万三身边的银子越来越少。沈万三从身上掏出了几只元宝。

“老爷,别赌了,你在这儿不会赢的!”晓云着急了。

“唷,听这位小夫人的口气,好像我们设局子要赢你老公的钱似的!”那位做庄的客人说。

沈万三又拿起骰子一掷:“她是个女人,你们别和她一般见识!”晓云委屈而生气地撅起了嘴。这时,在账台上旁观这场赌的大姑走了过来。大姑看着沈万三又赌输了几锭元宝,又看了看丝毫不动声色的沈万三,暗暗地点了下头,脸上掠过一丝笑。

正在投骰子的沈万三抬头看见大姑的神色,下意识地停住了手。

“客官可是叫沈万三?”大姑问。

沈万三点了点头。

老板娘一拱手:“久仰!”接着老板娘不经意地说起:“可是运的盐来?”沈万三看着莫测高深的老板娘,张口结舌。他不知她是何人。

“私盐乃是朝廷禁物,客官如何轻而易举地运到这里?”老板娘不动声色地问道。

沈万三不知如何回答:“我,我是江那边的朋友……”

老板娘“哦”了一声:“运到这里,看来是为出海事了,朝廷海禁甚严哩!”

“江那边的朋友叫我到了刘家港找一个大姑,说她会帮我的忙。”

“那个死里逃了生的朋友,可给你有什么信据?”

沈万三摇摇头:“他们怕我路上遇到元官府搜查坏了事,故没写书信。不过他们说,我能从水上带这么几船盐过得江来,单凭这点,大姑就会相信了!”

老板娘:“那你可曾找着大姑?”

沈万三摇摇头:“他们叫我到望江楼来,说来了就会找到她了。只是,我来了这么些时辰,还不知谁是大姑!”

老板娘看着沈万三,接着看着那副中堂楹联。

楹联:“大江由此东去;姑从是处销魂。”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