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七节

陈泰损失了钱不算,还给店里的声誉带来极大影响。陈记典当行后来就此一蹶不振,老百姓谁也不敢将贵重东西拿到这里来典当了。陈泰想想就气,终于有一天,他一怒之下,将那个弄巧成拙的老管家和典当行的主事,统统赶了出去。

正在这时,关帷在汾湖拜别了陆老爷的新坟后,来到了苏州。因他曾在吴江陆德源家做过管家,经一个熟人的介绍,陈记商号陈泰老爷延请他接替那个被赶走了的老管家。

那天,陈泰初见关帷时说起关帷的故主陆德源逝去,曾感慨地说:“陆老爷可是吴江首富,家中资财恐不在我之下,可就这么两腿一伸地走了,唉,世事转头空啊!”接着,他问起陆家家产的去向,当听关帷说起那陆德源只有一个女儿时,陈泰看了关帷一眼,异常关心地说:“如今这个女儿可就是陆德源的万贯家产哪!不知这位大小姐是否嫁了人?”

“陆家小姐已经嫁人了!可怜陆德源一生聚集起的财产,如今都已悉数落入沈万三之手。”关帷恨恨地说。

“沈万三?此人是何人?”对苏州商界极熟悉的陈泰,搞不清这个沈万三是何许人也。

“此人虽在周庄一个小镇长大,可志大心高,绝非是安于一地之小商人。此人今借重于陆氏之财力,只怕不出数年,苏州将无出其右者!”关帷说。

肥胖的陈泰,看着关帷忿忿的神色,捻着胡须沉吟地对关帷说:“看来,你是斗不过这个姓沈的,这才来投奔于我?”看着关帷点了点头,他站起来自言自语地:“这倒也好!”接着,他站起来看着关帷:“同行是冤家,对这个新冒出来的沈万三,关管家,你当给我密切注意他的动向!”

关帷说起了沈万三和苏北张士诚的生意,并建议说:“张士诚这些起事者,他们有的是盐,可要的是粮食、布匹、兵器,我们不妨也……”

“不!这些打家劫户的盗贼,和他们做生意,还要玷污我的名声呢!”陈泰摇了摇肥胖的头。

几个月后,关帷得到了沈万三的消息。

“管家,你吩咐要打听的那个沈万三,这个月初又运了十多船的丝绸粮食去了苏北。”

“那陆丽娘一同去了没有?”

显然这个家人打听得很详细:“陆丽娘已有孕在身,现在吴江汾湖!”

“有孕在身?!”关帷怔怔地站了起来,心头猛地升腾起一股无名火:“这个混蛋!”他猛地将拳击在算盘上。家人不解地望着关帷,不知他在骂谁。

脱脱罢职,张士诚死里逃生。沈万三又去苏北,怀孕的陆丽娘得知晓云和沈万三同去时,勃然大怒。备受委屈的褚氏,有口难言

虽说是准备舍了孩子去打狼,可沈万三却怎么也不想让孩子再丢在了狼口。他在准备再去苏北时,事先让四龙去高邮找了张士德,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他这才从汾湖、周庄运了十多船的粮食和布匹,再去高邮。在从周庄动身前,他在扬州的店铺来人说,福建、广东的商帮要盐,数量还颇大。他立刻看到这里面的巨大利益。可去那南面,最省力的当然是从海路过去,可这一路上的情景又是如何?还是在周庄装粮时,他就想,到了高邮,再请张士诚兄弟们帮忙。

沈万三走了许久日子了。怀孕了的陆丽娘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尽管她并不乐意,但她知道,她是无法改变他的想法的。一年多前,她和他去泰州、高邮时,褚氏在家要生养,他还不是照样成行了吗!

这天她挺着肚子,正坐在后花园的轩内歇息,打着盹。

忽然,沈万三来到她身边,正柔情地看着她。接着,沈万三轻轻地抚着她的脸……正在这时,轩外两只雀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惊醒了她。陆丽娘恼怒看着那两只雀儿,从轩内的桌上拿起茶杯,向雀儿砸去。雀儿飞走了,陆丽娘又陷入了懊丧之中。

蓦然,童塾时读过的一首古诗,跳上心头:

打起黄莺儿,

莫叫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

不得到辽西。

她正想着,这古诗写的情景与自己何其相似乃尔,正在这时,一个家人风尘仆仆地走来禀报说:“夫人,沈万三老爷嘱小人来给夫人一个口讯,他从苏北运了十多条船的盐已到了刘家港……”

“他回不回家来?”

“沈老爷说他不回来,要在刘家港呆些日子,然后从那里将盐由海路运往南海。”那家人继续说着。

“盐,盐,我都这样了,他还是只知做他的生意梦!”陆丽娘恼怒起来。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