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4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四节

关帷不得已地指指抽屉:“都已上账,喏,账本都锁在这里面,老爷可以过目。”事实上,这根本没上账。他正盘算着要是陆德源查看这些账簿怎么个应对时,没想到陆德源一伸手:“那好,你将这只账台的钥匙给我!”

关帷看着陆德源,从身上缓缓地解下钥匙。陆德源接过,握在手里,接着转身走出账房间。

关帷看着陆德源的背影,猛然站起。他发觉他已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一旦明日陆德源拿去这些账簿,他的一切谎言都得穿帮。

怎么办?怎么办?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只有铤而走险了。

金钱并不是个坏东西,对善良者,它是善良的原因;对罪恶者,它是罪恶的渊薮。正因为是这样,金钱在这里,既成了关帷罪恶的目的,同时成为了他罪恶的手段。

傍晚,关帷悄悄地进了太湖,见着了太湖湖盗的首领。连夜他和那些湖盗们来到了汾湖陆家。

关帷掏出身上的钥匙,打开后门,蒙着面的湖盗们悄悄地拥进了这个他们垂涎已久的大富户家。几个盗匪纵起火来,未几,陆家几处火起,人声哗然。众盗匪们趁火打起劫来。

在陆家一片混乱时,关帷来到了账房,点燃了房内的书桌账台。他要将可能危及他的一切都悄悄地抹掉。火光中,关帷看着烧起的账台,露出一丝阴冷的笑。

陆家已是一片大火。睡梦中陆德源被火光惊醒,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不迭地爬起想向外跑去,却被大火封住了门。急得他大喊:“来人哪!来人哪!”正在这时,他听见关帷在门外喊着:“陆老爷,陆老爷,你在哪儿?”

是关帷,陆德源不由得大喊:“我在这儿,关帷,快来救我!”这时屋面烧塌,随着一声巨响,陆德源被火掩埋。关帷衣服被烧着,冲了进来。火中,他听见陆德源被烟火呛着的声音,赶紧从地上扶起陆德源。

陆德源紧紧地抓着关帷的手,二人向门外摸去。房上的一根梁烧断,不偏不斜地砸在关帷脸上,关帷倒下。接着他又挣扎起,从火中拉出陆德源,向门外走去。浑身被烧伤的陆德源这时已动不了了。只是口中发出微弱的声音:“关帷,关帷……”关帷在火中抱起陆德源,踉踉跄跄地冲出屋来。

当沈万三和陆丽娘闻讯赶到汾湖时,陆德源已是奄奄一息了。

陆家的大火早已救灭。到处露出大火后的残垣断壁。沈万三和陆丽娘顾不得察看家中,匆匆地来到陆德源新住的一间小屋。

小屋内,关帷和几个家人正守在陆德源身畔。关帷脸上,一道很深的疤翻开鲜红的肉,烧伤的伤口正在溃烂。陆丽娘一进门就扑在陆德源床边悲恸地哭了起来。沈万三扶起陆丽娘,示意她听老人说。

陆德源执着关帷的手,小声地对沈万三和陆丽娘说:“这次,多亏了关帷火中相救,否则,我早已死在火中。”

还是在来的路上,沈万三听了报信的人说起关帷火中勇救老爷的事,倒真的对关帷产生了一种极钦佩的情感。过去总以为他性情阴冷,可疾风知劲草,要紧时他能如此见义勇为,也殊堪难得,不负老人家的养育之恩了。此时,沈万三对关帷拱手拜谢:“关管家,沈某拜谢!”

关帷还礼:“老爷待我恩重如山,关帷结草衔环,理当报答!”

“此番强人来,家中损失如何?”沈万三问一个老家人。

老家人看了看关帷,说:“家中库房被强人砸开,里面的库银悉被抢掠。看来强人主要是来抢银子。”

“强人对家中放银子的地方,怎么如此熟悉?”沈万三疑惑地问。

“后门的锁,并非是砸开,而是被钥匙打开。强人是悄悄地进来后再放火的。从这些痕迹看,此番强人似有内应。”老家人分析说。

“家中被烧毁房屋共十多间,其中,账房间和里面的账台也被烧毁。”另一个家人补充说。陆德源闻说,放下拉住关帷的手,抖抖索索地从身上摸出那串钥匙,他看了看钥匙,又看了看关帷。

沈万三看着这一切:“岳父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陆德源强挣着起了身:“这,这是账台的钥匙,里面有账本,这钥匙,昨天,管家,刚给我,强人就,就来了!”

沈万三疑惑地问:“那帮强人要烧那账房账台干什么?”

“这里面有管家这次到乡间收租子的账。”陆德源心中渐渐有了些数,他看看关帷脸上的伤,心中忍住不往这方面去想。

沈万三看着关帷:“这帮强人对家中怎么如此熟门熟路?”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