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冷月有情 顾复之恩

第三节

看见沈万三虎着个脸,陆丽娘就后悔了,这做得也太过分了。此时她知道沈万三斥责她不知羞耻,不由低下了头:“我说我来这里,心里不快活,你非让我来。我看见她们,心里就老想着过去你和她们在一起的情景。这样,人家心里怎么能开心?”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叹了一口气。在商场上搏杀时的那份自在和从容,此时都没有了,只感到累。

陆丽娘抬起头,娇嗔起来:“我不过只是想要你多分点心给我!”说着,她走过去,偎在沈万三怀里:“我下次不敢惹你生气了!”

沈万三看着她摇摇头,这个女人,可真让人离不开又受不了。

“做人,要是都像你这样浑身是刺,那就是树上的毛毛虫了!”

我不要是毛毛虫,陆丽娘心里说着。可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一遇到不顺心之事,依然是一副任性而桀骜不驯的小姐派头。几次争执,几次无奈。沈万三说她是“落花人独立”,说自己和她是“微雨燕双飞”。她争辩说,我才二十岁,这朵花还没落呢!

2关帷意图中饱私囊被陆德源察觉,不得已铤而走险,连夜进太湖招了湖匪来陆家放火抢劫,趁机毁了罪证。火中关帷救出陆德源

陆丽娘虽还不算大,可陆德源却感到老了,这正是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过一秋、一辈催一辈啊。

陆德源六十三岁的小生日,无意操办,只请了乡间自小一起长大的三位老叟来家做客。就坐时,陆德源坐了首座。以下就坐,当按年龄。孰料三个皤然老翁,尽然须眉皆白却都说自己年长。争执不下,众推寿星论断。陆德源看了看他们,说各位老翁序齿行令,最年长者上座。

三个只会乡音的老叟,就操着这吴语行起令来。

一个老翁说:

东天日出亮赤赤,

照见我须牙雪雪白。

盘古皇帝分天地,

吾替伊掮曲尺。

吴语“亮赤赤”为亮堂堂之意,“伊”为他之意,此老者是说,盘古开天地之时,他就为盘古扛过丈量天下的曲尺了,既是如此,那老翁的岁数当是千秋万岁了。

第二个老翁说:

东天日出亮赤赤,

照见我须牙雪雪白。

王母娘娘蟠桃三千年拨一只,

是吾吃过七八百。

拨,吴语是给的意思。王母娘娘三千年才给一只的蟠桃已吃过七八百只了,由此一算,此翁当是两百多万岁了。

第三个老翁说:

东天日出亮赤赤,

照见我须牙雪雪白。

吾亲见你两家头搭鸡屎,

又来罔话骗我老伯伯。

吴语“你两家头”即你们两个人的意思:“罔话”,瞎话的意思:“搭鸡屎”,小孩子尿尿和烂泥。此令之意是,你俩别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我亲眼见你们自小在一起尿尿和烂泥,是看着你们长大的,居然也想用瞎话来骗我这个老伯伯。

众人捧腹大笑,遂请“老伯伯”坐了上座。

酒过几巡,坐在陆德源身边的“老伯伯”轻声地问他:“陆老爷,你家这次收租,为何要让农人以银两交纳?”

“哦!”陆德源一惊,他并不知这个变故。“啊呀,佃户们要粜了谷再以银两交纳,实是苦不堪言呢!”

事后,陆德源悄悄地问了个同关帷一起去乡间收租的家人可有此事。家人看着陆德源,点点头。

“为什么?”陆德源动怒了。

家人吞吞吐吐地说:“我们同去的人,私下里议论,说是关管家意图中饱私囊。”

陆德源大感意外,他吩咐这个家人,此事别再和别人说起。下午,关帷刚回来,陆德源就到账房里找了关帷。听陆德源问起为何着乡民以银两交纳租子的事时,关帷大吃一惊。

那次在马寡妇的酒店里,马寡妇要他未雨绸缪,替自己多着想着想,他心里就已一动。和陆丽娘成亲的梦已然幻灭,自己在陆家今后会怎样,真个是说不清了。只有乘沈万三和陆丽娘去苏北还没回来,下手捞一把,今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也有个退步。想来想去,他想到了收租。万万没想到,这还没怎么得手,陆德源就知道了。面对着陆德源的追问,情急中他只有往佃户们身上推。

“老爷,是这样,有些佃户,租米已粜,小人不得已而以银两收之!”

“吾亲见你两家头搭鸡屎,又来罔话骗我老伯伯。”对关帷的信任大为衰减的陆德源,不知怎么想起了那“老伯伯”行的令来。你可以骗我,但我不能被你骗。

“那,这些所收银两,都上账了没有?”陆德源精明地一步不放。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