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陶朱风范 一诺千金

第三节

陆丽娘看着她一笑:“我上次给你说我爹是吴江首富,你不信。哼,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本姑娘的派头!”说着,她拿起那些碎银,向门外围观着的人群扔去。看着众人哄抢着银子,陆丽娘出气地盯着老鸨子:“这下,你信不信了?”

老鸨子心里气得要死,可脸上却依然笑着:“嘿嘿,扔钱干吗哪?何苦呢!”

刘玉来到了沈万三的船上,沈万三问她:“刘姑娘家在哪儿?”

刘玉凄然一笑:“老家在安徽凤阳,那是个穷地方,十年有九年荒。”

“那,家中还有人么?”沈万三说。

刘玉摇摇头:“死的死,逃荒的逃荒!”说着她叹了口气:“风尘女子,此生只能浪迹于天下了。”

“那你准备去哪?”陆丽娘问道。

“我先去了集庆府再说,在这江南,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

沈万三和陆丽娘拿出几锭银子给了刘玉,刘玉乘了一只船去了集庆。

集庆,数年后朱元璋打下该城,改名为应天,即今日之南京。

数月后,当沈万三、陆丽娘再回到张士诚这儿时,张士诚已打下了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建元天佑。

张士德如约在他们来的船上都装上了盐。看着那白花花的盐,沈万三知道,这如顺利地运到江南并出了手,那可是利市大发。此刻他既担心路上,又担心到了江南遇上麻烦。

张士德笑笑说:“这,我已派人给沿途和江南的盐帮打过招呼了,请他们关照,到时,他们会帮助你的!”

当沈万三说起,他在扬州盘了一家店,委人在这儿经营,既便于掌握苏北的粮食等市场行情,又可以帮助“大周国”采办布匹粮食物资时,张士德感兴趣地笑笑:“沈兄可真是个大商人的气质,这可是要身在江南的小镇上,做苏北的大生意了。”

沈万三心头想起陶朱公的经商十八忌中说,立心要安静,切忌妄动,妄动则误事多。要想不误事,只有各地消息灵通,才能从细微的价格差中赚大钱。今后生意如是做大,那生意做到哪,这种自己出资、委人经营的代购代销的店铺就要开到哪。

对陶朱公这位中国古代的大巨商,他曾通过《史记》深入地研读过。到了陶地的陶朱公,也就是范蠡,《史记》中说他是“候时转物,逐什一之利。居无何,则致赀累巨万。天下称陶朱公”。这“候时转物”,是陶朱公发家致富的操作过程,这无非是等待最佳时机而进行长途或短途的贩运。在利润的取得上,陶朱公只是“逐什一之利”,也就是只求“十点利”而已。这点数并不高的商业利润,居然在不长的时间内能够达到“赀累巨万”。《史记集解》释此“巨万”为“万万”即上“亿”。如此薄利,他的财产的聚积只能通过“多销”来得以完成。可以想见,在春秋多战、社会动荡的情况下,陶朱公的生意该是做得多大!当然,陶朱公的生意到底是怎么个做法,《史记》并无详述。此时的沈万三,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来做出诠释了。

褚氏生一男,沈佑取名茂。晓云看着褚氏亲婴孩时那充满母性的圣洁表情,心中极羡慕

沈万三和陆丽娘还在苏北,可周庄沈万三的大妻褚氏却要生养了。

这天午后,她感到腹部一阵一阵地抽紧,不由得在床上呻吟起来。晓云慌张地走来,见状吓了一跳:“小姐,你,你大概快生了,要不要我去叫老夫人来?”

“别,别,我还没足月!”褚氏语不成句地说着。突然她又发出一阵尖叫:“哎唷!”

晓云连忙扶着褚氏:“小姐,你……”

“哎唷,疼死我了,他,他现在在哪儿呀,让我一个人在这儿受罪哪!”褚氏虽说贤惠,可也吃不消一阵一阵地疼痛,不由得怨恨起来。

“小姐,老爷他在外面做生意哪!”晓云此时和褚氏一样,也不知道沈万三现在在哪。

一阵阵痛过去,褚氏睁开眼看着晓云:“晓云,你把你那只手镯给我看看好吗?”

晓云一阵惶恐,她不知道褚氏此时怎么会想起这个。

“我知道,这是他给你买的。你,你拿出了你的玉手镯,他,他给你买了这个金手镯。可我,将娘家的私房钱都给了他,他,他什么也没给我买。”褚氏说着,眼角流出一行泪来。

晓云也流下了泪,不知是对褚氏的爱怜同情,还是对自己的自责歉疚。她将手镯从腕上褪下,拿给褚氏。褚氏看着手镯,猛地又是一阵阵痛。正在这时,王氏端一盆烧好的肉匆匆走来:“来,媳妇,你快吃了这快便肉。”

晓云看着那盆中一寸见方,切得方方正正、不偏不倚的烧熟的肉,不解:“吃这个肉干吗?”

“小丫头,你不懂,产妇吃了这快便肉,生产起来就快便了!”

褚氏吃了快便肉,心里舒坦了些许。她挣扎着要坐起来,晓云赶紧扶着她。褚氏抬起头,接着从怀中取出一只小泥娃看着。

王氏看着:“这就是上次从澄虚道院神座上取来的吧?”

褚氏点点头:“我取了他,默念着‘跟妈妈回家’奔回家来的。可送子娘娘会送我一个儿子吗?”她想生一个儿子。也许有一个儿子,在男人的心中,自己的地位会不一样了。

“会的会的,那里的神可灵着呢!”王氏也想要一个孙子,见媳妇说,忙连声应着。

沈佑也想要一个孙子。

不安分的长子自娶了汾湖的陆丽娘,在周庄家中呆的时候少了,这倒使沈佑感到不习惯。这种不习惯并非是出于孤独感,而是一种喜好管别人的指挥欲得不到满足了。如今家里那个沈贵,整天在书房里啃四书五经什么的,他也管不了他什么。另外就是几个女人。女人的事,也没什么轮得着他管。这个沈万三,他和他喊了那么些年,也习惯了,一天不喊不叫的就像少了些什么?没想到他经商倒碰着了吴江大富豪的女儿,猛然,他想起那个拆字先生说的“王者气象”。莫非,这要应在他身上?可很快他否定了。充其量,他只是个商人呀!此刻,这个沈万三的孩子要降生了。他希望是个孙子,有朝一日会成为什么“王”者。可三天了,这孩子还没出来!沈佑在厅内不安地踱来踱去。这时王氏也走了过来,她走到厅内的佛龛前,虔诚地跪拜着:“求菩萨保佑他们母子平安,大慈大悲的菩萨,保佑他们母子平安吧!”

蓦然后面的房内响起婴儿啼哭声,沈佑心头一松,但很快又注意力集中到是男是女上面了。王氏正要到后面去看,晓云兴冲冲地跑出来:“老太爷,老太太,我们家小姐给你们添了个孙子!”

沈佑喜形于色,笑着斥责着晓云:“媳妇都当了娘了,你还满嘴的你们家小姐长、你们家小姐短呢!”

晓云一笑:“口改不过来!”说着,她看了看沈佑:“老太爷,我进去还要帮着……”

沈佑赶紧关照:“你告诉他们一声,这个男孩名字我取好了,就叫做沈茂。茂盛的茂!”晓云走了进去,沈佑看着站在一旁的一个家人,神情又亢奋起来:“妇女临盆之日,不能让生人来‘踩生’。你快去,在大门上将红布条、艾蒿等物挂起来。”

褚氏躺在床上,她看了看包在襁褓中的婴儿,动情地亲着。

晓云在一旁看着褚氏那充满母性的圣洁表情,心中羡慕起来。她幻想着自己哪天也能这样为沈万三生个孩子。尽管刚才看着褚氏生孩子时,下体血糊糊的样子和褚氏极痛苦的表情,她也曾恐惧过,但很快她就想到,这是女人非走不可的一步。然而,沈万三在自己房内的日子也不算少了,褚氏成婚没几个月就怀上了,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呢?如果这个孩子是自己生的,那这个家里至少会让自己成就了姨娘的身份,而不会再让自己只是个丫环了。

想到这里,她恨起陆丽娘来。要是没有她,自己也会成为沈万三的小妾了。

“也不知孩子他爹,他现在在哪儿?”褚氏看着怀中的孩子说。

“全是汾湖那个姓陆的女子,死缠着老爷……”晓云愤愤地说着。

“不要说他们,他们在外面,风里浪里的,也不容易!”褚氏制止说。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