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汾湖恩怨 汾湖情仇 第07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汾湖恩怨 汾湖情仇

第七节

沈万三刚柔相济地罩住秦老板并从他处要了四龙。陆丽娘和沈万三商量再去苏北

沈万三要来周庄丝绸铺找秦文林。可秦文林这些日子,心里也够忐忑的。着四龙送了那告发信后,这些日子,他一直等着官府来人抓沈万三。可沈万三如今却去了吴江汾湖的陆家,也搞不清他到底是去汾湖纳个小妾,还是上陆家的门去做女婿,说是做女婿吧,这边周庄还有个正房在候着他,可若说是纳妾,又说是两头为大。秦文林当然不想搞懂这些,他只是嫉恨,这小子倒一头栽到一个大富翁家去了。

看见四龙走出来,秦文林连忙喊住他:“四龙,上次那封信,你送没送到官府衙门里去?”他怀疑是不是这里面出了什么差错。

“送进去了呀,是一个听差接进去的!”四龙说。

秦文林“哦”了一声:“那,那他怎么去了汾湖?”

四龙故意装糊涂地:“汾湖?谁去了汾湖呀?”

秦文林一时语噎,毕竟这是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因此也只能掩饰地说:“没,没什么!你去忙吧!”

这边四龙刚走开,沈万三一头走了进来。秦文林见状心里突地一跳,但他马上镇定了下来:“唷,是万三兄哪!听说,你娶了吴江首富陆德源的女儿,这可是靠了座吃不光、用不完的金山啊!”

沈万三含笑不答,走了进来。秦文林连忙搬了张椅子说:“请坐!”说着,他向后堂喊着:“四龙,沏茶!”

沈万三一摆手:“慢!”

“沈兄找我?有事?”秦文林不知他来是不是因为那件事。

“有事!”沈万三点点头,“苏州官府衙门中,有一位朋友给我带来一信,我看看那字迹像是你的,特给你带来,也算是完璧归赵!”说着,他从怀中取出那封告发信,递给秦老板。

秦文林迟疑地接过,抽开看了看:“呀,这哪里像我的字呀,再说这上面名字也没有。嘿嘿,沈兄,你怎么会疑心到我?”说着,他将那信又还给沈万三。

沈万三接过信纸,重新装入信套,接着又揣入怀中:“嘿嘿,想背后玩我,也不打听打听,我衙门里有多少朋友。倒是写这信的朋友,官府里的人说了,要是查清的话,倒要问问他,这苏北什么造反不造反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说不准,他和那帮逆贼,有着什么联系呢!”

秦文林慌张地否认:“没有,没有!”

“这信既不是你写的,”沈万三看着秦文林,“你怎么知道他没有?”

秦文林擦着额上的汗:“我,我是说说的,噢,我,我不知道这些!”

“不知道就好,只怕知道得太多,不要说官府找他,就是苏北的那帮亡命之徒,也要来找他呢!”

“是啊,是啊!”秦文林悻悻地说。

沈万三一笑,站起,巡看着店内架着的一匹匹绸:“你这绸,多少银子一匹?”

“三十两银子!”

沈万三看着秦文林:“那好,你现在有多少?”

秦文林迟疑地:“六、六百多匹!”

“尽管你的价有虚头,我也不杀你的价。你明天给我装个船,全部运往汾湖!”说着,沈万三话一顿:“不过,凡是质次或放霉烂了的,一概给我剔除!”

秦文林惊讶万分:“我那些,你全都要?”

沈万三点点头:“以德报你的怨,让你发个财,不好么!不过,我有个条件!”

“条件?”秦文林狐疑地,“什么条件?”

沈万三:“我向你要一个人!”

秦文林:“谁?”

“四龙!”

秦文林一下明白,事情出在了那个小厮身上。但他不能回绝,沈万三将他铺里的丝绸全部包圆儿,这可是大买卖。但他心里也不甘:“你要他?带他去汾湖?”

“我那里缺个小厮。再说,这个小伙子为还上一辈的债,给你白干了三年,你也该看着人家的一片仁义之心,得让人处且让人!”

“好,只是我那六百匹丝绸,你价钱可不能……”秦文林不放心那笔大生意了。

“以市价,一文不少,货到付银!”沈万三猛地打断他的话。

据说陶朱公传下来的经商十八忌中,有一条说,用人要方正,切忌歪邪,歪邪则托体难。沈万三看四龙这个后生子质朴可靠,想到自己今后生意做大,到时最缺的可能就是这种为人质朴而可靠的帮手了,因此,他并没有把四龙带到汾湖,而是让他在周庄赎回了林老板死后盘出去的米行,并让四龙将林老伯的女儿小凤也接来做帮手。米行乘秋后粮价大跌,大量屯集起粮食,为沈万三春上再去扬州做准备。

时至今日,有了汾湖陆家的靠山,沈万三已不再为经商的本钱烦心了。岁末隆冬,为了春上张士德的生意,他还特意让四龙跑了趟扬州找着了张士德。当时正要回泰州的张士德匆匆地让四龙带回话说,要丝绸,更要粮食,越多越好。

当沈万三重回汾湖和陆丽娘说起这事时,陆丽娘问他:“四龙今年多大?”

沈万三不解地看着陆丽娘:“十八!”

陆丽娘:“你那恩人的女儿小凤,今年几岁?”

“十五!”

“这不正好么,她和四龙,一个十五、一个十八,一个是凤、一个是龙,倒是个龙凤呈祥的姻缘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