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商场情场 投桃报李 第05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章 商场情场投桃报李

第五节

陆丽娘也看着沈万三,她不知道他信不信:“我说的这些,沈大官人信不过,是吗?”

沈万三摇摇头,他从陆丽娘的脸上看出了她说的是真的:“不,我哪里会不信!”

陆丽娘低下头:“我很感激沈大官人保全了我的清白,我至今还是个女儿身子,如果沈大官人你不嫌弃我,我想把这个清白身子给了你,到那时,你会相信我的身子是干净的。”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接着动情地抓住陆丽娘的手,随即又想到欲左而右、欲擒故纵的道理。有些事操之过急反而会坏事,于是他缓缓放开了手:“不!我不能!”

陆丽娘惊讶地看着沈万三。这几天,那个被卖进“琼花阁”的安徽女子凄哀的喊声,一直回响在她的心头。自己没掉进那火坑,全是眼前这个俊逸潇洒的沈大官人的相救。她属于那种爱上一个人,就恨不得连皮带骨都给了他的那种类型。如今,报答这个沈万三的大恩大德,充斥了她的整个头脑。夜晚在船舱内,陆丽娘睡在一只小床上,沈万三睡在地上的一个被筒内,那个船老大陈老四睡在了船尾的小舱里。听着床畔沈万三轻微的鼾声,陆丽娘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几次她悄悄地坐起。看着睡着了的沈万三的背影,她不敢造次,在家任性惯了的她,并非是珍惜自己,更不是怕道德的力量,而只是怕沈万三会把她看成个淫荡的女子。她知道自己并非是那种女人,也不是为了肉体的情欲,只不过是想将自己目前所能献出的东西奉献给自己所爱的人而已。

十几天过去,眼见得离家越来越近,她倒是对沈万三的情感越来越深,也越来越不敢想象和他的分别。

又是一个难以成眠的夜晚,从船舱的窗棂中看着外面水光波动,她悄悄地起了身,坐在了船头。

午夜时分,月色如水,明月如霜。坐在船头的她,细细回想着沈万三这些日子和她的交往。是他不喜欢自己?不!从他的眼里她也分明地看出了一种情感。那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无动于衷?不!这是个君子。露水沾满了她的衣衫,她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到了清晨,沈万三不见陆丽娘的踪影,赶紧走到船头,这才看见她已是满身露水。

沈万三看着陆丽娘,不无惊讶:“你,大清早地坐在船头?”

陆丽娘看了沈万三一眼,心头猛烈地跳动着,接着她低下了头。

“沈郎,你真是个君子。我这回去一定和爹爹说,非你沈郎不嫁!”说着,她抬起头,“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沈万三吃惊地看着陆丽娘,接着又低下了头:“沈某家中已有妻室……”

“你不好休了她么?”陆丽娘看着沈万三,颇任性地拿出了在家做小姐时养成的脾气。

沈万三惊讶地张大了嘴:“这,夫人并无失德之处,怎好说休就休了呢?再说,家中父母也断然难以应允。”

陆丽娘愣了一下,接着低头歉疚地:“我不该这么说!”

沈万三看着她,也叹了一口气。当然,于他而言,倒不是出于恨不相逢未娶时的遗憾,实在地说,是一种不知如何应对的无措。

陆丽娘抬起头无奈地:“既是大娘子已在前,那丽娘宁可做偏房,也要嫁与官人!”

沈万三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一样地感到一阵高兴,但又未免感到突然。他想了想:“这,只怕会委屈小姐了!”

“不!如果不是沈郎重义而相救,只怕丽娘我此时已坠水深火热之中。”

沈万三坐在陆丽娘身边:“姑娘已是十八芳龄,家中难道没给你说过人家?”

陆丽娘低头说着:“我父亲身边有个年轻的管家关帷,他一直想和我,父亲也有这个意思……可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

“我总觉得此人心机太重,待人刻薄冷漠。”陆丽娘说。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沈万三说。

“家中只有一个老父……”陆丽娘蓦然伤感起来,“老父亲年事已高,我这次被人拐去至今未归,他老人家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说着她流下泪来。

自小与丽娘一起长大的关帷幻想着能得到丽娘同时也得到这庞大的家产,可丽娘的失踪与意外归来,打碎了他的梦

沈万三的船,为了送陆丽娘归家,径直开往了吴江汾湖。可在昆山周庄沈家,沈佑正在厅内算账,忽然一个家人来报:“老太爷,典当行的商人现来催讨典借已到期的一千两银子!”

沈佑大为不解:“典当行,我没和他有什么往来呀!”

“那人正在门外,请还是不请?”

“有请!”沈佑站起。

那个典当行的商人进来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契据,当着沈佑的面示威地抖了两下:“这是令郎沈万三借敝号一千两银子的字据,喏,你看这上面写着,典当期一个半月,如到期不还,听凭典当行将抵押的田地悉数变卖。”说着,他抬起头看着沈佑:“今日已是一月零十一天,还有四日,如令郎还不归还银子,那我们也只能照这上面写的办了!”

四日?这四日内到哪儿去挪这一千两银子?沈佑从典当行商人手中接过契据看着,浑身发起抖来:“这……一百亩上好的地只典一千两银子,这个败家的畜生啊!”眼见得这地可要没了,他不由气急败坏地骂着。骂了没几句,他感到一阵气急攻心,一下子晕了过去。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