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真棺疑棺 子胥鞭尸终复仇

吴唐蔡占领郢都之后,阖闾感觉大功告成,下令举国庆祝。

有一人虽然高兴,但还掺杂着心事重重,这人就是伍子胥。积压了十九年的仇恨在入城的那一刻更加强烈,终于可以让父兄的冤情昭雪,终于可以让经年的仇恨得以宣泄。但是,楚平王已死,费无极已死,这把复仇之剑要砍向何处?

他仿佛听到积聚的仇恨在嘶嘶的膨胀,似乎轻轻一触就要爆裂。

他派出十多队兵士前去寻找费无极和楚平王的坟墓。费无极被囊瓦杀死之后,曝尸三日,尸首早已不知何处。而楚平王的坟墓竟也苦苦搜寻不到。兵士陆续返回,竟然发现了多处楚平王的墓葬之所,带人前去挖掘,均是衣冠冢。伍子胥明白,这是狡诈的楚平王为防盗墓所设的“疑冢”。

那真正的楚王之墓在何处呢?

十九年前伍子胥为过昭关一夜之间愁白鬓发,现在为寻楚王之墓愁苦得鬓发槁枯,根根直立。伍子胥正带人在荒野中漫无目的地搜寻之时,突然见荒野深处兀得现出一个矮小的身影,伍子胥起先并未在意,却发现身影蹒跚地走来。走近一看。是一个面容憔悴的老人。老人颤巍巍地问道,“大人可是逃亡吴国的伍大夫吗?”随从这几天屡屡被伍子胥斥骂也心情烦躁,大声呵斥驱赶老人。老人摇摇头转身要走,伍子胥心里一动,“竟还有人记得我的冤屈?”赶紧上前将老人拦住。

细细一问,伍子胥大喜。此人是当初为楚王建造真正墓园的唯一幸存者。当初为楚王建造墓园之时,召集了三百名工匠,另有一百名兵士守卫。老人就是当时的石匠。墓园即将建成的当夜,老石匠因为内急到深草丛中,无意中偷看到楚宫之内秘密来人,商议明日将工匠和守卫全部杀死殉葬。老石匠趁夜色侥幸逃脱,现在成了知道楚王真墓所在地的唯一的幸存者。

伍子胥在老石匠的带领下来到郢都城外,城南五里处有一烟波浩渺的大湖,湖畔的有座高台名叫“寥台”。老石匠领着伍子胥登上寥台,指着湖心说,“将湖水排干,楚王之墓就在湖心。”

湖水排干后果然露出一座庞大的石室,浑然天成毫无缝隙,仿佛一块巨石雕刻而成。伍子胥看看老石匠,老石匠在众人搀扶下来到湖心,弯腰按动泥中的一处按钮,石室隆隆自动打开,果然露出一座石棺,伍子胥的心兀自砰砰急跳。

石棺打开,竟然仍是衣冠冢。

伍子胥失望了。

老人微微一笑,“伍大人搬开这个石棺即可。”

众人移开石棺,下面是块汉白玉石板,老石匠按动按钮,石板移开,下面又是一座石棺。

这正是楚平王的狡诈之处——即使盗墓者找到目的打开墓园,也只能看到疑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下面就是真棺,见只是衣冠冢也就失望而归,这样真棺就安然保全。

打开真棺,一股氤氲腾空而起。雾气散去,伍子胥梦吃一惊,楚平王安然躺在棺中,竟然全然保存,与生前无异。

伍子胥的仇恨到达极点,一把将楚揪出棺椁摔在地上,抽出铜鞭,“你个无道昏君,不辨是非,残害忠良,想我伍家五代贤良忠心事楚,竟落得满门抄斩,现在父兄尚不知抛尸何处!”

伍子胥举起铜鞭狠狠打下。

三百鞭过后,楚平王早已皮开骨折,面目全非。

伍子胥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了,楚平王早已成了一堆肉泥。

这时,老石匠突然浑身颤抖,“弟兄们,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九泉。”突然转而黯然垂泪,“我身为楚国之民,备受楚王恩泽,如今为人指引开棺戮尸,此乃不忠不义之事,我有何颜面苟活于世?”说完,一头撞向石棺,众人惊呼前去阻拦,为时已晚,老石匠气绝身亡。

伍子胥深为老石匠的气节所动,上前深施一礼,“多谢指引,我会厚葬老人家的。老人家的这条命也记在楚平王账上吧。”

伍子胥为寻楚平王之墓未出席阖闾的庆功宴,而未出席的还有一人——孙武。

孙武并未象阖闾那样志得意满,他深虑的是楚昭王逃亡在外,楚国大臣也暂隐他国,随时会回来复兴楚国的。

更令他担心的是,吴唐蔡从将帅到兵士都以为大功告成,从而斗志松懈,在阖闾的纵容下纵情享乐,甚至对楚国百姓的蹂躏。

接下来事让孙武对阖闾大失所望。

阖闾趁着酒意在伯嚭的怂恿下竟然要将楚昭王的母亲伯嬴纳为己有。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