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贪横骄奢 囊瓦为私囚唐蔡

蔡昭侯心生悔意,一时疏忽忘了是楚昭王的宠臣囊瓦也是个贪婪之人,临行之时应该给他备一份礼物,但是蔡昭侯舍不得将狐裘和玉佩送给囊瓦,他一边应对酒令一边思忖明年来时该为囊瓦备何种礼物。

酒酣耳热之时,囊瓦眼中的贪婪化作攫取的凶光,蔡昭侯顿觉眼前的美食味如嚼蜡,他开始考虑将送礼之事提前,明日即刻派人回国取来礼物。

囊瓦索性端着酒爵踉踉跄跄走向蔡昭侯,面对囊瓦的“敬酒”蔡昭侯匆忙站起举爵反敬。囊瓦敬酒之意不在酒,一手端着酒爵,另一只手抚摸这蔡昭侯身上的狐裘。

蔡昭侯身着狐裘此时却浑身发冷,恨不得马上结束酒宴逃离回国取来礼物敬上。

安毯睿揖坪蠓⒗洌芊窠栌靡幌屡推贪。俊

这就是赤裸裸的强要了。

蔡昭侯无奈,只得脱下狐裘“借”给囊瓦,囊瓦披上后哈哈大笑,又盯着蔡昭侯腰间的玉佩。

无奈,蔡昭侯“借”给他把玩片刻。

囊瓦举起酒爵,蔡昭侯只得苦笑着喝下这杯比“罚酒”还难喝的“敬酒”。

囊瓦心满意足回到自己座位,开怀畅饮。

片刻之后又片刻。蔡昭侯苦着脸看看楚昭王,期望楚昭王能帮他要回狐裘和玉佩。

楚昭王兀自和周围的大臣谈笑风生,根本没注意到蔡昭侯的尴尬。其实注意到又怎样?在他心里,囊瓦和蔡昭侯孰轻孰重?

蔡昭侯备受屈辱,强撑到酒席将散,陪着笑脸向囊瓦要回狐裘,“令尹大人,我要回驿馆休息,外面天冷,令尹能否可怜一下小人,让我披上裘衣暂避风寒?”

囊瓦见蔡昭侯当众索要,顿时恼怒,扭头不理。蔡昭侯再次低声恳求,囊瓦兀自转身往外就走。

门外蔡国将军鉴见主公受辱,按耐不住,挺身拦在囊瓦面前。

囊瓦大怒,拔剑指向将军鉴,将军鉴也将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

这时楚昭王喝住二人,让囊瓦还回狐裘。

囊瓦愤愤地脱下狐裘扔在地上,扬长而去。

将军鉴帮蔡昭侯弯腰捡起狐裘,抬头看到蔡昭侯强忍悲愤的眼泪。

回到驿馆,蔡昭侯又想起囊瓦的忌恨和楚昭王的面露不悦。盼望天亮后赶紧回国补一份厚礼送来。

可惜,他没机会了。

翌日天还未亮,囊瓦已派人包围了驿馆,连蔡昭侯和唐成公一并囚禁起来,理由很简单:有谋反之相。

倒霉的唐成公是因为那匹“骕骦”。

积压在心中的怒火让二人也强硬起来,虽然国小兵弱,但二人终究是一国之君,一心臣服于楚国,年年进贡,税赋分文不少,可在楚国形同草芥,任人屈辱。

囊瓦传过话来,交出狐裘和骕骦,即可由他向楚昭王求情免去罪名。

二人坚决不从,囊瓦坚决不放。双方开始僵持,这一僵持就是三年。

三年的磨难,三年的屈辱。

三年内,唐蔡两国国君被囚,国内大乱,唐国大夫公孙哲冒死前去探望,规劝唐成公暂时退让,献出骕骦回国理政。唐成公仍然坚决不从。公孙哲无奈,假传唐成公的口谕,命随从牵出骕骦代唐成公献于囊瓦。囊瓦见宝物到手又见唐成公屈服,下令释放唐成公。

公孙哲回到驿馆,跪在阶下负荆请罪。唐成公知道真相后,念及公孙哲为国事着想,长叹一声作罢。

此时的蔡昭侯听说此事,也顾虑国内政事,在将军鉴的规劝下,半推半就献出狐裘。因为酒宴上与囊瓦的冲突,他被囊瓦再一次羞辱讥诮之后才得以离开楚国。

蔡昭侯在将军鉴的护卫下离开楚国抵达汉水。望着滔滔江水,想起三年的屈辱,蔡昭侯拔出鉴腰间的宝剑,在江边断指盟誓,“楚国君昏臣佞,从此与楚国一刀两断。举兵伐楚,不诛囊瓦誓不为人!”

然而蔡国充其量是楚国的羽翼,与楚国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蔡昭侯想到了楚国的对头晋国。于是亲自去晋国借兵。

很不幸,他首先遇到的是晋国大夫苟寅。原楚国太子建和伍子胥逃亡之时向晋国借兵,公子建遇到苟寅后一时受到蛊惑,叛离收留自己的郑国,结果被郑定公杀死。而这次蔡昭侯也险险丧命。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