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专诸行刺 姬僚命丧鱼肠剑

吴王僚的卫队停在公子光的府门外。

吴王僚自带五十人进门,其余在门外守卫。

公子光斜卧病榻,吴王僚进来后假装亲热的寒暄。公子光自责,“都怪我疏忽大意,如今边境危急,本该赴死为国效力,可惜昨晚夜不安枕,院中舞剑,心烦意乱不慎自伤。”

吴王僚连连安慰,关心地细察公子光腿上的伤口。伤口当然是真的,而且确实伤重。昨晚公子光预料到称伤不出朝吴王僚必定起疑,为迷惑吴王僚让他看不出其中有诈,自己狠心挥剑自伤。

吴王僚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确多疑了。回想起自即位初期屡见公子光有不平之色,但这几年公子光似乎不愿干预朝政,自己步步压制,公子光步步后退。

吴王僚应该想到对于一枝搭在弓弦上的利箭来说后退意味着什么,但公子光主动示弱苦苦忍耐,连吴王僚也被蒙蔽了。

言谈之间已日薄西山,公子光说,“现在病痛缓解,过几日便起居无碍。我近日正巧聘得一位太湖名厨,烹的太湖凤尾鲚鱼味道极为鲜美,大王可否留在舍下一起品尝?”

太湖凤尾鲚鱼让吴王僚大为心动,看看确实天色已晚,点头答应。

公子光蓦得心跳加快,局势在他一步步的控制之下。他压抑住狂喜吩咐下去,为大王设宴,煲制鱼羹,烹炙凤尾鲚鱼。

公子光挣扎着起身和吴王僚分坐在案几两侧。吴王僚的两名心腹亲兵侍立左右,门口也有卫兵持戟守候。公子光孤零零在另一侧倚墙而坐。背后的墙是空心的,早就安排了二十名甲士,身下的地下密室也暗藏五十精兵。这些人都是散落于吴都内外的忠勇之士,吴楚初战之时由被离逐一联络,扮作家奴入府待命。

宴席开始,一场决斗在酒香和鱼香中无声的展开。

厨房庖丁的一举一动被严密监视,进献菜肴的家丁在门口被细细搜身且半裸而入。吴王僚和公子光各怀心事举杯共饮,吴王僚虽疑心稍稍懈怠,但仍觉此为是非之地,意欲早早品尝太湖鲈鱼后离身。公子光等待时机,意欲趁酒酣耳热之时一举刺杀。

吴王僚有些心焦,“其它酒馔多吃无益,凤尾鲚鱼何时上来?宫内政务繁忙,寡人需尽早回宫。”公子光忙答,“大王稍稍等待,凤尾鲚鱼味美,但烹炙耗时,我已着人去催。”说完自按伤口,轻呼一声,“大王,旧伤不慎崩裂,待我速去包扎,正好去催庖丁上鱼。”

吴王僚细看,果然鲜血渗出。吴王僚示意一位侍卫扶公子光出门。公子光当然要离开,因为片刻之后酒歌欢场将成为凶险之地,江山可能瞬间易手,易手的代价是以命相搏。

专诸终于上场,他面色淡然,公子光许诺照料他的妻儿,老母业已自缢,此时他已心无牵挂。专诸端着亲手烹炙的凤尾鲚鱼在门口被细细搜身,当然他身无寸铁。那把夺命的鱼肠剑此时正隐身鱼腹之中。

守卫一摆手,专诸迈步走向案几。心中默念,一步,两步……再有五步就能靠近吴王僚。

也许自己的生命就剩下五步了。

鲜鱼的清香隐隐传来,不浓但正如太湖之荷香丝丝沁人心脾。吴王僚精神为之一振,专诸轻轻放下托盘,垂手站立,“容草民为大王分鱼取刺。”

吴王僚瞥了一眼专诸后点点头。专诸并没引起他过多的注意。这也正是被离挑选专诸的缘由之一。专诸虽力敌万人,但相貌极普通,很容易隐没于众人之间,倘若专诸虎背熊腰如凶神恶煞,岂能靠近吴王僚百步之内?

专诸双膝跪下躬身轻轻剖开鱼腹,一股浓香如栀子花香扑鼻而来,吴王僚不禁双目微闭将鱼香深吸入鼻。在这电光火石之际,蜷身服侍的专诸突然从鱼腹中抽出鱼肠剑,如蓄势待发的利剑,闪电般飞身越过案几。旁边的侍卫一个“啊”字尚未出口,鱼肠剑直刺吴王僚的胸膛。

专诸感觉身体在空中飘逸,手中的鱼肠剑柄在手心又突突的脉动起来,他化身一柄鱼肠剑,幻作一道寒光隐入吴王僚的腹内,立时透胸断骨,犀甲贯穿,天地黯然,乾坤易主。

专诸与吴王僚四目相对,在那双惊慌的眼睛中,专诸看到了绝望愤怒和悔恨,同时也听到了戈戟刺入自己身体的声音。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