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灵猫引路 废墟突现鱼肠剑

这个梦简单而又怪异。

一片荒野中,天阴沉沉的仿佛要压下来,公子光急急地走着,耳边是清脆的“叮”“叮”的声音,似是玉器相碰。突然公子光发现自己走入一条黑暗的山洞,仿佛走了很久但仍不见出口,公子光的胸口渐渐觉得憋闷,突然“叮”“叮”声又响起。公子光大骇,四处张望但仍是一片压抑的黑暗。突然头顶一道亮闪划破夜空,天空骤然大亮。又是“叮”的一声,那道利闪坠地,化作一把利刃。公子光伸手去拿,利刃凌空飞去,不见踪影。天地又是一片黑暗。

公子光从梦中惊醒,忽地坐起,定神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攥得紧紧的,满手心都是汗。

连续三个夜晚都是如此。

公子光有些毛骨悚然。

次日傍晚,他坐在书房,眼前摊放着书简。他已经静静坐了一下午了。突然“叮”的一声,非常熟悉的声音,公子光一怔猛然警醒,又是做梦?还是幻觉?

眼前影子一闪,公子光赶紧定神。外面窗台上蹲着一只猫,一只黑猫。黑猫蹲在窗台上,静静地盯着他。公子光从未见过这只黑猫。

黑猫猛然躬身敏捷地跳到东院墙上,公子光低下头本想继续思虑,突然他抬起头,因为他在低头的一瞬间看到了猫的眼睛。

天色已暗,猫的眼睛熠熠闪光,瞳孔深邃,如一条无穷无尽的隧道。公子光忽觉,这不是梦中那条黑暗的山洞吗?

黑猫跳到院墙外面。要是平时公子光最多也就好奇罢了。但这一次他跟了过去,因为他又听到了“叮”的一声。

院墙外面是一个破落的小跨院,现在存放闲置东西的。

黑猫蹲在一间仓房窗台之上。公子光走上前去,黑猫突然一晃不见了。公子光惊奇地发现,这间仓房的门窗是紧闭的。公子光扭开门锁,推门进去。屋里没有黑猫。

仓房里阴冷黑暗,堆满了置换下的废旧器具,它们静静的堆积着,也许某个冬日家人们劈成木柴,也许卖给游走收旧的货郎。

也许没有“也许”。

公子光伫立片刻,回身准备出屋锁门,突然他怔住了。

因为身后又是“叮”的一声,非常真切,犹在耳边。

猛回头,依然是静静的器皿。但是,有个封匣厚厚的灰尘上赫然有个猫的爪印。

这个爪印刚才还没有,而屋里没有猫。

公子光探身去拿封匣,手停在半空。他听到了重重的喘息声。公子光深吸一口气,紧闭双目,屏住呼吸,打开封匣。睁开眼睛,他失望了,里面只有一只短剑。

准确的说,是只小匕首。它躺在这个普普通通的木匣里,短短的剑柄上是松木的天然花纹,小小的护柄上围着七匝云饰,窄窄的剑身只有淡淡的几簇云雷纹饰。

公子光恍惚记得当年父亲诸樊登基时越国进献贺礼,其中有只剑匣,因为仪宾礼司觉得刀剑为不祥之物,不宜面献吴王,就转交家人另行存放。

公子光轻轻拿起这把短剑,将剑柄握在手心,剑太短,不能劈杀只适合穿刺。

公子光环顾仓房,见有一摞制鼓的牛皮,举剑想试一下剑的力道。

短剑飞速刺穿成摞的牛皮,无声无息。公子光惊呆了,不仅仅是因为短剑的锋利,而是似乎没等自己出手,穿刺的念头刚一闪现,短剑就带着自己的手刺向牛皮。

公子光感觉到手心突突的脉动,是自己的脉动还是短剑的脉动?打开封匣之前的呼吸声是自己的还是这把灵异的短剑的?

夜色已浓。公子光手握短剑,仰望苍穹,心中默念,“要开始了。”

这把短剑的锻造者名叫欧冶子。它叫鱼肠剑。

勇士现身,鱼肠出世,一个新的故事要开始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