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惨遭灭门 子胥出逃图借兵

第二年深秋,楚平王下诏:楚国北疆兵力薄弱,恰逢太子建需要历练,命太子建前往北疆边塞固守城父,远可攻中原,近可安楚国。

费无极阴谋得逞心中暗暗得意,太子建远去北疆,除掉了身边这个整天虎视眈眈的危险人物,而且又把太子建和伍奢分开,无异于砍掉太子建的臂膀。

太子建一眼就看穿了这个阴谋但楚王钦命无奈听从,伍奢担心太子建,面见楚平王力求辅佐太子建戍守城父。费无极在一旁冷冷地说,“主公最恨当权大臣结交太子私拉党羽。”伍奢力辩,被楚平王驳回,并命伍奢的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子胥去北疆另一座城池夏囤驻守。这样,伍奢、伍尚和伍子胥以及太子建就瓦解成三处。

费无极仍当心太子建卷土重来,他秘密从狱中选出两位武艺高强的死囚,许以金银美女和自由,假借楚平王之名,让两人刺杀太子建“为主公除去心头之患”。临行前交给两人太子建的画像并送上两碗饯行酒。岂料费无极在酒中早就下了慢性断肠散。两人日夜兼程来到北疆,潜伏在军营外,行刺未遂被太子建的守卫当场抓获。严刑拷打后两人说出是费无极亲传的楚平王的旨意。太子建虽恨父王但对于父王派人暗杀一事将信将疑。第二天太子建亲自带领一队人马押解两人回宫当面对质,不料途中毒性发作两人七窍流血而亡。

趁此机会费无极向楚平王诬陷太子建带兵包围王宫阴谋造反。费无极这个连环计太妙了,连楚平王也信以为真,下诏废黜太子永不得回宫。伍奢极力进谏也被作为叛逆同党囚禁起来。太子建无奈返回北疆找到伍尚和伍子胥商议。费无极想赶尽杀绝,向楚平王进谗言说伍尚和伍子胥也要谋反,献计将伍尚和伍子胥一网打尽。

费无极威逼伍奢写信给两个儿子,许诺只要伍尚和伍子胥回到郢都,就是表明无谋反之心,即刻释放伍奢。伍奢长叹一声,“我卷入这湾浑水也就罢了,你们何必加害我的孩子呢?”伍奢拒不写信。费无极命人模仿伍奢的手迹写信给伍尚和伍子胥。

接到书信后伍尚大为着急,急着动身跟送信人回郢都,伍子胥将伍尚拉到内室,“此信有诈,父亲已危在旦夕,我们回去无异于羊入虎口。”伍尚叹道,“不管真假我都要回去,要是主公释放父亲最好不过。要是父亲真有不测,我在父亲身边也算尽孝了。我听命回去,对于大王来说是尽忠,对于父亲来说是尽孝;贤弟你不必前去,真有不测,要靠你为父兄报仇。尽义, 就由你完成。不必多言,我前往客厅和信使交涉,你速速从后门逃离,面见太子建。”

伍尚毅然转身,伍子胥洒泪离去。

果不其然,伍奢父子惨遭不幸。

楚平王的双眼被费无极蒙蔽,现在要大开杀戒了。

伍子胥见到太子建后收拾行李急急出逃,准备暂避一时瞅准机会到邻国借兵复仇。

两人先来至宋国,刚入国境就见狼烟滚滚,原来宋国内乱四起,宋大夫华登还要准备到楚国借兵平息内乱,两人只得向西逃入郑国,恰好郑定公刚与晋倾公结盟共同抗楚,听完两人的控诉之后热情接待了他们。

但是,太子建见郑定公迟迟不行动,就当面直言借兵。郑定公犹豫再三,“郑晋已经结盟,出兵要双方协商,太子不必着急,我会尽快与晋倾公商定。”太子建报仇心切,擅自到了晋国,恰遇晋大夫荀寅。大夫荀寅与郑国私怨很深,见太子建报仇心切,与他密谋灭郑,许诺灭郑后不仅帮助剿灭费无极,还答应将郑国一半国土作为太子建的封地。

太子建一时鬼迷心窍,竟然不顾郑国收留自己的仁义之举,答应回郑国作荀寅的内应。

岂料这并非天上掉的馅饼而是地上的陷阱,太子建由此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