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夺媳为妃 平王受惑信佞臣

孙武主意已定。

孙武临行前将叔父所遗兵法细细研读,夜以继日加以修缮,又将木简上的原文誊抄在丝帛之上随身携带,将叔父的手迹珍藏起来。后这部兵法又经多位兵法大家修缮,终成一部兵法大典,因原著是齐国大司马田穰苴,史称《司马兵法》。

孙武泪别娇妻鲍姜女,辞别父母,骑上菊花青,腰挎首次参战缴获的宇堪剑,踏上寻探古战场之路。

齐鲁长勺大战的古战场,宋楚的泓水之战遗址孙武一一拜望。孙武勘察地势,探访守墓人拜望垦荒者,在心中将烂熟于胸的战例一一复原,揣摩着两军的攻守进退,体会将相的用兵之道,星光月色下将所顿所悟一一记下。

站在凄风冷雨中凭吊,眼前万千将士呼啸荒野,斧钺相撞声喊杀声犹在耳际,血色残阳在眼前弥散,孙武一睁眼耳边却只有冷风掠过,眼前却只有累累白骨残戈锈戟。孙武叹息一声,提笔写下,“兵者,凶事,不得以而后行。”

这夜,孙武在守墓人的茅草屋内久久不能入睡。

孙武久久未眠,而在远方还有一人也夜不能寐。

不同的是,孙武是“出游”,而他是出“逃”。

这人就是伍子胥。一位与孙武齐名的伟大军事家。

孙武想不到他们的人生轨迹会在今后某个时刻并合,二人联手驰骋吴楚千里江山纵横天下无敌。

伍子胥更是想不到。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是“逃”。

伍子胥现在正在羊肠小路上疾走,满头白发满脸黝黑。其实仅仅在三天之前伍子胥的头发是黑的,脸是白的。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源自一个伍子胥痛恨入骨的名字:费无极。

十年前楚国四方割据内乱纷起,楚灵王被杀,其弟弟公子弃疾远在蔡国驻守,听此消息火速回国一举平定战乱,自立为楚平王,其儿子建由公子改称为太子。

太子建十岁时,楚平王聘大夫伍奢为太子老师,伍奢兢兢业业传授太子建,师徒之谊日增。

太子建十六岁,楚平王要为其选太子妃,进而想到可以借此机会和周边大国联姻,巩固楚国霸主地位。费无极进言说秦国公主伯嬴美丽贤淑也门第相当,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楚平王命费无极前去提亲,秦国也正有意结交强楚,此桩婚姻似乎要水到渠成。

但在迎亲途中,费无极偶然瞥见伯嬴的美貌,惊为天人。这个谄谀阿附之徒一路思虑,为进一步攀附楚灵王,在即将进宫之时决定将伯嬴的一名侍女冒充伯嬴送进太子建的东宫,暗暗将伯嬴带到楚平王的王宫。费无极特意安排了一场歌舞请楚灵王观看,也让赢姬由几个侍女陪同在屏风后观看。伯嬴懵懵懂懂不谙楚国规矩,只得答应。费无极特意带路领楚平王从屏风旁走过。楚平王一眼瞥见赢姬,顿时失神,问费无极此为何人。

费无极诡秘地告诉楚平王这就是秦国公主伯嬴,楚灵王勃然变色,“颠倒伦常!胡闹,传扬出去让天下人耻笑!”费无极假装害怕慌忙跪倒,“臣为主公考虑心切,一时疏忽。望主公饶我一死,”接着话锋一转,“也怪罪臣耳背,当时只听秦王说嫁女结好楚国,未说清进东宫还是王宫。罪臣考虑到太子尚且年幼,可待以时日。”紧接补充,“此事是罪臣一手操办,他人不知。”

楚平王本被伯嬴美貌吸引,只是纲常所囿不便开口。现在费无极一番“解释”尤其那句“他人不知”让他动了心,遂顺势假装呵斥一番,默许将伯嬴悄悄纳入王宫。

入得洞房后伯嬴才发现“太子”已如此垂暮,明知受骗但反抗徒劳只得无奈认命。

但也有不认命的,那就是太子建。虽然费无极声称“他人不知”,但这个骗局太好识破了。太子建恼羞成怒,持剑将费无极堵在进宫路上,费无极百般抵赖,太子建仍怒不可遏举剑要砍。眼见费无极命丧剑下,幸亏伍奢闻讯赶来,夺下利剑痛斥费无极。伍奢本意训斥费无极让太子建消气,但费无极不但不领情反而暗自忌恨在心。伍奢顾及楚国的大国威仪,既然楚平王夺走儿媳纳为王妃已闹得沸沸扬扬,就不要再让天下人耻笑父子争妻拔剑相向了。伍奢苦苦规劝将太子建带回东宫。

但太子建心中对费无极和父王的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楚平王新婚大喜无暇他顾,但天长日久也开始对太子建的叛逆耿耿于怀。

此时费无极趁机进谗言,一场阴谋在悄悄酝酿中。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