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穰苴遇害 孙武出游避纷乱

战乱过后, 齐景公国内一派和平之象。每日处理公务之后,孙武与叔父司马穰苴在一起共同探讨《幄奇经》奇正之变。田穰苴对这个聪颖好学的侄子也是倾囊相授,孙武更是心无旁骛,兵法学识大有长进。

孙武的父母早就开始发愁儿子的婚事了,经思虑再三向鲍家提亲。朝中大夫鲍国口碑甚佳,加之田鲍两家交情很深,在十年前的四族之乱中,田鲍两家曾联合击败了栾施和高强。鲍国也非常器重少年英才孙武,欣然将曾孙女鲍姜女许配给孙武。

齐晋之战第二年秋,孙武迎娶鲍姜女。齐景公亲自到场祝贺,婚礼由相国晏婴主持。爱侄大喜之日,田穰苴更是喜不自禁,喜宴上早已微醺。夜色已深,灯影摇红之时,喜宴方才散去。

田穰苴谢绝孙凭的挽留, 在家人的搀扶下略有踉跄上马回府。

行至半路夜色沉寂,田穰苴任由战马不紧不慢地走着。前面是一片树林,树影暗摇飒飒作响, 阵阵凉意袭来, 田穰苴略有清醒,正身而坐。突然路旁的树丛中“嗖”的一声,田穰苴一惊,本能地一仰身,一枝利箭带着冷风从脸上掠过。田穰苴顺势下马,不料另一枝紧跟而来,尚未站稳田穰苴躲闪不及,“砰”射中肩部。家人慌忙上前搀扶。田穰苴只觉得肩部酸麻,心中一凉,暗道“终于来了”。

此地离孙家不远,家人赶紧将田穰苴扶上马往孙家方向奔走。田穰苴止住,凄然道,“不用,我心里明白。赶紧回府,时间不多了。”

田穰苴出任那天感觉到的那张无形的大网终于落下来了。

他心里是透亮的,仇家处心积虑很久了。自己前去赴新婚喜宴不会手执利刃也不会身披甲胄,既难防卫也难自保。酒后行动迟缓难躲连发暗箭而且一旦中箭,箭毒会趁酒力在体内迅速扩散,即使神医在旁也几无可救。自己久未出山就是不愿卷入四族之乱的黑漩涡中,没想到最终还是难逃一劫。

四族之乱由来已久,齐景公初年,右相庆封与左相崔杼政见不合,庆封趁国内战乱,带人围攻崔杼府邸,崔杼遭灭门之灾。庆封专权日渐骄横,田、鲍、高、栾四族联合抗击庆封,最终庆封逃亡吴国。自此四族备受齐景公恩宠,族中均有卿大夫入朝,正因权势争夺四族之间自起分歧。齐景公为让四族互相压制也不做调停,结果朝内将相倾轧,民间也频发族间械斗,栾高两族与田氏结为世仇,最终局势齐景公也难以控制。

孙武得知噩耗是第二天午后,匆匆策马来到田府。病榻上的田穰苴的伤口早已裹好但昏迷已久。孙武大呼几声叔父但田穰苴毫无反应。孙武见到旁边放着那枝箭,仔细端详不禁大吃一惊。那箭分明是史书所载的毒箭之王,箭簇是巴山之蛇的毒牙,后藏两个毒囊,箭杆用越国见血封喉之木削制,箭翎是十二支鸩羽,即使没直接射中挨上也难逃一劫。

傍晚时分,一生最器重最关爱孙武的田穰苴身体发冷变硬,一句话也未能当面留给孙武。煎熬了一下午的孙武大放悲声,几度晕倒。

田穰苴家人扶起孙武,交给他田穰苴的遗物,孙武模糊的泪光中看到一个黝黑的木匣,里面是田穰苴尚未编完的一部兵法,“孙将军,田大人昨晚回来时已知自己时日不多,托付我将这个盒子留给你,让你仔细研读,争取帮大人修订完善。”“叔父还有什么话留给我?”家人几近哽咽, “当时大人已近昏迷,只是说让孙将军避乱出游。”

孙武的新婚燕尔是在失去叔父的悲恸中度过。料理完后事,孙武和父母商议,说出了叔父的遗言。

孙凭沉思良久,“你叔父是对的,他早料到这一步了,射向你叔父的毒箭也许不是最后一枝。四族之乱渊源很深结怨已久。尽管我们改变姓氏,但栾高两族仍耿耿于怀且妒贤嫉能,如今娶了鲍氏,孙鲍联姻,更是令栾高两族嫉恨。不定今后又有何羁绊,你的才华不能浪费在这些蝇营狗苟之事上,与其作笼中争斗的燕雀不如作展翅的鲲鹏。齐鲁吴楚越诸国方圆几千里,千百年战事频频,民间也有能人异士归隐。淡出政事,考察古战场也是演习兵法的良策。”

孙武考虑再三,决计出游。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