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小试兵法 力退燕晋虎狼兵

田穰苴的大将风度还远非如此。

大军还未行动,远在西部的鲁军收到田穰苴的第一张虎符:鼎力抵抗三天。

当天下午,田穰苴率领的五百乘战车已疾驰到黄河南岸二十里处,燕军仍在附近劫掠,众多辎重集结在河北岸尚未过河。田穰苴一声令下,齐军的先锋迅速包抄掩杀,一时间燕军惊惶失措,扔掉手中财物仓促迎战。齐军愈战愈勇半个时辰围歼全部过河燕军,留下数百燕军尸首。齐军部队迅速推进离岸五里。几名身穿燕军服装的齐军兵士来到岸边,用旗语告诉北岸驻兵:南岸财物众多,速来车马驮运。

兴致高昂的燕军立刻出动所有船只,运载车马前来以备驮运劫掠的财物,只留一百人在北岸看守辎重。船至南岸,系于树桩。

车马刚从船上赶下,远处突然出现一队人马。说也奇怪,这队骑兵并未掩杀而是如一把长剑迅速从兵士和车马穿过。未等燕军回过神来,另一路骑兵冲杀过来,飞速将兵士和船只从中间隔开。

燕军大乱,因船上手执长戈不便,兵士将戈矛放于兵车之上,目前手无寸铁,甚至许多兵士真以为前来搬运财物,盔甲放在船上。齐军手中戈矛在阳光下闪着刺目的寒光,兵车正虎视眈眈,战马跃蹄长嘶。横穿而过的齐军队伍迅速合拢,将燕军层层围住。另一队已乘舟向北岸杀去,留守的燕军兵士丢盔卸甲望风而逃。被围的燕军甲胄未穿手无寸铁,在震天的喊杀声中只得投降。

田穰苴留下一千兵士驻扎南岸以防燕军反扑,顺势收拢战船,打扫战场,押解俘虏和财物。主力部队迅速向西挺进与高发部队汇合。

孙武奇怪地问田穰苴,“若早一步联合高将军,大败燕军岂不更快?”田穰苴微微一笑,“我这将军之职只是主公所授称号,若无与燕军这一仗,高将军岂能信服?”

正说着,探马来报,前方发现两千多晋军。田穰苴下令,向南十里避开晋军继续西行。

高发问,“区区两千为何不一举歼灭?”“这是先头部队来探虚实,如同蛇须。打蛇当打七寸。”

部队南行十里继续西行。齐国西部地黄河段蜿蜒北行,齐军很快接近东岸,离岸五里在黑牛山后潜伏下来。

田穰苴、孙武和高发勘探地形后派出使者持第二张虎符前往鲁军兵营,约定以火光为号集结杀敌。

天逐渐暗下来。

晋军未见发回警讯,大军开始渡河。高发驻守黑牛山,田穰苴和孙武在夜幕掩护下率五千精兵悄悄向东岸挺进,在晋军渡口以南秘密潜伏。

渡口处船只往来如梭,兵士源源不断送往东岸。田穰苴静静地观察着计算着,始终不发命令。黑暗中田穰苴低声对孙武说,“此次良机很难把握。围歼过少,打草惊蛇;敌兵过多,双方伤亡太大,晋军也会恼羞成怒,必使两国大起刀兵。此次既要能速战速决,又要威慑燕晋,使其不再来犯,方为良策。”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田穰苴终于发出命令,“冲!”等候已久的齐军如草丛中的猎豹一跃而出,迅速向渡口冲杀。一队弓箭手冲在最前面,一批利弩刺破夜幕呼啸飞过,东岸的晋军始料不及乱作一团。

第二批飞弩裹挟着硫磺和油料飞蝗般射向河中的运兵船只。

晋军大部队如一条长蛇被斩成三截,蛇头在东岸,蛇身在河中,蛇尾在西岸,一时首尾难顾。河中的晋军犹如活动的靶子毫无还手之力,兵士纷纷中箭,船篷也燃起熊熊烈焰。西岸的晋军鞭长莫及只能顿足空叹。

见到火光,黑牛山后的高发和渡口南的鲁军集结迅速掩杀。

半个时辰后,一切沉寂下来。东岸晋军尸横遍野,河中舟楫冒着浓烟顺水北去。西岸晋军只得怏怏撤回。

齐军完胜。

田穰苴在应答齐景公的战表上写的是“半渡而击”。

田穰苴运筹帷幄,将《幄奇经》发挥得淋漓尽致,三天之内轻取大片失地击败虎狼之师。孙武想到伐莒一战中自己的计谋不过是小把戏而已,当时还为之沾沾自喜,此时深为惭愧。

齐景公率众出城十里迎接,授予田穰苴司马之职,史称田穰苴为司马穰苴。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