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纪彰用兵 略施小计锋芒露

孙书率军日夜兼程,在纪彰城下与高发会合扎下营寨。当天午后,孙书与高发在营帐商讨。

高发一脸羞赧,介绍完军情后紧皱眉头向孙书请教,问新来的五千齐军该派多少去边境增援防楚。孙书微微一笑,“高将军,我一路上早已想好,不但一兵一卒不用去,原先的防楚将士也悉数撤回。”“哦?现在孙老将军带出五千,万一楚国迂回犯齐,国内几无可用之兵啊。”“高将军不必担心。一则虽庚舆平日亲楚也派人求援,但庚舆乃朝三暮四的小人,今日叛齐明日也可叛楚,现在尚未取信于楚。二则,庚舆退入城中与楚断绝音讯已有月余,城中军情楚军一无所知,即使救援也不敢贸然行事。再有,楚国虽国力日盛,但目前重农桑兴水利,无暇他顾,虽满怀野心但羽翼未丰,不会为莒国的蝇头小利与齐国交恶而落得两败俱伤。”

高发连连点头,“还是孙老将军高瞻远瞩,那如何攻下纪彰城呢?”“不可硬攻,徒增伤亡不说,还削弱士气。高将军可先同我勘察一下地形。”在旁边听得出神的孙武也跟上前去。

深秋的纪嶂,坐映在漫山遍野的树丛中。已近深秋,红黄交织掩映纪彰城。孙书感叹,“可惜了这满山美景,若不是前来讨伐叛贼刀兵相见,这季节赏秋也是一大乐事。”

转过山坳,地势缓和,远处铺满大片大片的枯黄。孙书问道,“那是什么?”“那是纪彰的粮田,围城之后无人收割。”孙书沉默下来若有所思。

又行一段,天色渐暗,高发发现孙武不见了,笑道,“终究是个小孩子啊。”

孙武此时正站在高处的一块巨石上,眺望薄暮中的纪彰城。突然奔下巨石追赶上孙书,“这城先不攻了。”孙书眼睛一亮,鼓励地看着孙武,“说说看。”

拔腋詹诺歉咴锻驼茫咽亲鐾矸沟氖焙颍沙侵写堆塘攘取N已柿说笔蔽醇叭氤堑牟梢├险撸党悄谟薪ЩАN蚁赶覆炜矗敫鍪背讲蛔愣穑爻潜可鸫σ膊蛔阄辶8卟执偻耸兀侵形炊啾噶覆荩虑镏干形词崭睢M耸乇吭蕉嗪牧冈蕉唷O衷谝涯岩越蛹谩8呓С窃掠啵悄谠缫炎陨娇眨倮詹还プ云啤!

高发惊喜,“哎呀,没想到孙武年纪虽小却这般厉害。”孙书哈哈大笑,“我还闻到烤马肉的味道,可见城内粮草早已告罄。”

回到营中,高发召回防楚兵士,加紧防范城内,大有胜券在握之势。田武却突然有些忧心忡忡。

翌日,孙武早早起床来到营帐晋见孙书。“虽然围困可获全胜,但偌大齐国将小小纪彰以人多困死,胜之不武,难免为天下人耻笑。加之如今城中已无粮草,再困下去受苦的是无辜百姓。不出数日,城中难免枯骨为薪易子而食。此种战法实为下策。”孙书点头赞许,“我孙儿真正长大了,不仅有勇有谋而且心胸博大,不愧我为你起的名和字——武和长卿。”高发有些发急,“急功不下,慢守不仁,那有何良策?”孙武胸有成竹地笑了。

当天上午,纪彰城内的兵民发现大批齐军放下兵戈到附近粮田收割迟收的庄稼,一时热火朝天,同时围城的兵士也放松了围困。不出两日,成垛的粮食堆在城外,牢牢吸引住了城墙上饥渴的目光。

夜色沉沉,有两个身影出现在城垛旁,片刻之后缒绳而下沿小路急奔,突然在夜幕中消失。

第二天,齐兵在城外不远处摊晒粮食。中午,随着齐军营中炊烟袅袅升起,新粮的香味随之飘来。饥肠辘辘的守城兵士眼中闪出饿狼般攫取的凶光。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