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避风险游子回乡 睹凶残仁者却步

几日后,韩岱自觉腹部疼痛减轻,伤口痒痒的,食欲也有了,每日可食几小碗流质食物,还能半坐半卧着和华佗说话。想起初见华佗时自己是多傲气,多不礼貌,便红了脸,有些尴尬。他抱愧地说:

跋壬让鳎怀莶煌Q杂锾仆恢Γ邢<! ”

叭朔鞘ハ停肽芪薰! ”华佗宽厚地说:“过去的事不必再提。幸喜手术顺利,是先生福份,不然吴太医脱不了干系,华佗也难保项上人头。”

韩岱自责道:“我这人也太不识时务,不知变通了。”

疤愕囊馑迹倩沟萌プ? ”

安蛔瞿苡猩斗? 吴太医来传达说,董卓发下话来:不识抬举就杀掉。学生倒不怕死,单怕连累家人呀! ”华佗表示理解:“你也只得如此了。往后择善而从,好自为之吧! ”

正说着话,吴太医赶来了,在韩家吃罢午饭,二人一路谈得亲热,回到华佗下榻的旅社,吴太医不肯离去,要和华佗作彻夜长谈。华佗见其吞吞吐吐,知道他必有所求,不耐烦地问道:“太医令大人,我一介草医,人微位卑,你还有啥话不好直接对我说的呢? ”

跋壬的哑舫荩碧搅钣檬峙呐耐罚猿鑫训难印*

扒虢! ”

吴太医嗫嚅一阵后鼓足勇气说:“在下冒昧相求:我有个长子,年方18,志在杏林,想拜先生为师,幸勿推托! ”

太医令打的啥主意呢? 他觉得华佗的外科手术没奇在刀上,而奇在药上。若能将麻沸散的处方弄到手,那太医院就不止出一个华佗! 堂堂太医院百余御医,竟没一人超过草医华佗,这也让太医院掉价了! 通过一段时间相处,他知道华佗不会同意做官,也不会同意做太医,强迫他,他会宁死不屈。当面索要,这犯了医家大忌。于是想了这拜师主意,师父把医术传给徒弟,这是情理之中的事。

八∧汛用! ”华佗当即回绝,“我已收了两个徒弟。”

澳蔷驮偈崭龉孛诺茏影! ”吴太医不气馁,继续请求。

华佗坚决地说:“不可! 师祖扁鹊至我已九传,都是一线单传,我已收二徒,破了例,岂敢再收关门弟子。”

吴太医缠了许久,华佗就是不允许,他没料到此人这么难说话,华佗也没想到这位太医的蘑菇劲如此烦人。

二人不欢而散。

太医令走后,来鹿气愤地说:“天下竟有这号强人所难的事! 先生,你救了他们太医院,他还得寸进尺,真不知好歹! ”

袄绰梗荒苷饷此! ”华佗温和地责备道,“我看你刚才脸色很不好,不可这样! 和尚不亲帽儿亲,都是医生,彼此多谅解些才好。”

跋壬阕苣敲凑保难酆茫刹幌梅廊恕M惺窃┘已! 你不是讲过,师祖扁鹊是太医令李醢害死的么? ”

肮绰梗阏婊崃! 现在是东汉,那是秦朝;他不是李醢,我也非扁鹊。”

来鹿嘟囔了几句,不再说什么。二人仍是每日忙着为人治病。吴太医大约扫了兴致,觉得没趣,再也没来看华佗,断了交往。当了待诏承相府的韩岱倒常来常往。

又过了一月,华佗的药店发生了一桩古怪的事:陶罐内麻沸散不翼而飞。估计是购药的患者趁人不备来个顺手牵羊。值钱虽不多,但误了做手术的大事。主药洋金花籽已用光,一时无法配制。华佗大骂小偷“不得好死”。所幸此药是散剂,几种成分混合碾制,处方所用何药窃贼未必能分析清楚。

药店亦是一小社会,三教九流的人皆来光顾,消息很是灵通,人心惶惶,流言颇多,闹得沸沸扬扬。来鹿有些沉不住气了,便说:“先生,兵荒马乱的,我们还是早回家吧! ”

一提及家,华佗便很不安:妻子好吗? 杏女早已到了婚龄,终身大事等他回去才能定夺。药店生意咋样? 对吴普、樊阿两个徒弟他倒很放心。他安慰了来鹿几句,说:“过了年再说吧! ”

过了年便是献帝二年,韩岱来看望华佗,并有重要报告相告。华佗见面就关切地说:“先生的气色不太好啊! 休息不够,又外感风寒。”提笔就要开处方。韩岱止住道:“先生,还是先看我的处方吧! ”亮亮手板心,上面写着四个小字:速离洛阳! 

华佗知道韩待诏有重要情况报告,便约他去僻静的厢房谈话。二人坐定,华佗开门见山:“先生必有大事相告! ”

韩岱点点头,神色严峻地说:“洛阳大祸至矣! ”

罢厥? 请慢慢讲来。”

韩岱告诉说:董卓听到一首童谣:“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又据所谓“石苞谶语,”言说“汉终十一帝”。便认为东汉气数已尽,西迁长安,庶几可免。在外有曹操正联合各路诸侯进军洛阳,讨伐董卓。洛阳劫数难逃。

跋壬被⒙辉诤醯厮担拔乙唤橐缴蘼鄱恳舶眨懿僖舶眨呛ξ液我? ”

韩岱似乎已料到华佗会如此说,接着讲出迫在眉睫的危险:“你还有所不知,吴太医已关进了死牢。董卓新纳一妃,爱如掌上明珠,谁知得了个怪病,脖子下冒出鸡蛋大个肉疙瘩来。吴太医跟你学了一手,便壮着胆亲自给董卓的爱妃动手术。也服了那种让人昏死的药,瘤子倒割了,那妃子却再也唤不醒了。董卓一气之下便将吴太医关押了。”

华佗马上明白了,是吴太医派贼来盗走了麻沸散。但他不了解用多大量恰到好处,准是用量过大,致死人命。

华佗不由幸灾乐祸,拍掌笑道:“这是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 ……先生,你设法救他一救,可以么? ”

跋壬阋蔡眯某α! ”韩岱起身说道:“你今已是泥菩萨过江,还操心他人? 恰是这吴太医经不住拷打,供出了毒药来自你处,你成了他的同党。要不是董卓为迁都之事和大臣们闹翻了,弄得他焦头烂额,不然今天就会发下命令捉你去坐牢。”韩岱扔下两面腰牌,便出门而去。

华佗气得不行,大骂吴太医不仁不义,居心不良,是医林败类。来鹿催促道:“先生,不敢耽误了,迟了就出不了洛阳城。”

笆恰L旌谇氨匦氤龀恰!豹

两面腰牌是特别通行证,他俩顺利离开了洛阳。

第二天,董卓便开始迁都之举。数万军队如虎驱羊一般赶着数百万洛阳百姓,前赴长安。数千兵士奉命救火,洛阳城火焰腾空,黑烟滚滚,二三百里地成了一片焦土,并无鸡犬人烟。

华佗骑在一匹瘦骨嶙峋的白马上,极目中州大地,惟见一遍萧条。一路之上,满目疮痍,竟是废弃的田地,燃烧的房舍,不时看见一具具马的尸体、人的尸体,聚着一群黑色的老鸹聒噪,围着一群争食的红眼野狗……他心中很是悲哀,竟负气扔下药囊,望着苍天大声疾呼:“天呀,我辛辛苦苦救活一个又一个垂死的人,他们却一批又一批地屠杀无辜的人。纵有成千成万个华佗,也难救民于水火……”

每当华佗触景生情、潸然泪下之时,来鹿便多方安慰,他拾起药囊,对华佗说:“先生,这是阴阳之道呀! 世上有刽子手便有医生,一个杀生,一个活人,职业不同,如同水性,有洪水之灾,也有灌溉之利。”这话说得深刻! 

袄绰梗庖缴挂鱿氯? ”

笆堑模壬!豹

华佗在马上长叹一声。他回头望望来鹿牵着的那匹棕色马,背上驮载着几百种药物,内里有几十种是《神农本草经》中没记载的。这部古老的医学典籍经他修订得面目一新,不再拘泥于上应天道的术数,品类将由365 种增至400 余种。自灵帝中平元年离开家乡,游学了徐、兖、青、豫各州,行程上万里,迄今6 年了,回头想想,确实不虚此行。驮在马上的重达数十斤的手记,是他心血的结晶,都是这几年零星记录下的医案,以及有关药物、人体解剖、医德、医史的学习心得。凭这些材料,他要一头扎进书斋,为后世勒成几部书,拟写的有《华氏中藏经》、《华佗药方》、《华佗内事》、《脉经》、《枕中灸刺经》等,让其流播,造福后世。想到此,又觉欣慰,那旅途之苦觉得不算什么。

一路之上不断遇着西进长安讨伐董卓的军队,旗幡变换,令人眼花缭乱。

正是暮色回合之时,华佗贪赶了路程,来到一个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去处,和一群挑着“袁”字旗帜的士兵相遇,几个士卒见华佗骑一匹马,后面又跟了一匹马,心想:老子走得疲惫不堪,将马夺来骑上,四条腿总比两条腿好,这真是瞌睡来了给枕头,好运气! 华佗厉声斥责,士兵们充耳不闻,一拥而上,打倒了来鹿,然后又彼此为马相争,大打出手。华佗正无计可施之时,斜刺里开来一梢人马,前面一条壮汉举着“曹”字大旗,后面是骑马的军官,那军官“啪! 啪! ”甩了两鞭,驱散为马争斗的士卒。华佗认出了那军官:是徐北! 没错,是徐北! 徐北也认出了华佗,在马上拱手一礼:“你不是华佗么? 先生别来无恙! ”于是跳下马来,去路边和华佗说话。

徐北本是谯郡长史,黄巾军攻打谯郡时,他弃官而逃,回家住了几年,经陆彭举荐投了曹操,留在军中当幕僚。曹操联合关东诸公讨伐董卓,他负责协调各路诸候,没想到在此巧遇。

那壮汉见他二人谈得热烈,免不得留意听听,总觉那丢马的人耳熟得很,扛着旗帜走拢一瞧,认出是华佗,便高兴得呵呵直笑。华佗认出这壮汉是杜乙,心想:他不是黄巾军的人么? 咋当了曹军旗手? 杜乙坦率得很,告诉说:“黄巾军败了,我被曹军捉住,我说是谯郡人,曹将军便饶了我,见我壮实得很,留他身边当亲兵,后来随了徐将军,当旗手。”

徐北将马归还华佗,在马上说:“戎马倥偬,无暇长谈,后会有期! ”让杜乙送华佗一程。华佗亦回了一句“后会有期! ”

大约走了一个月,华佗终于平安回到小华庄。家人高兴得很。战乱年月,死人容易得很,活着就算老天保佑。华佗见家事和药店料理得井井有条,心中也喜滋滋的。回家第二天,便有人来为杏女提亲,是邻县大户人家,医生世家,姓邓。华佗见了那小伙,很满意,于是把婚事敲定,并择日成婚。杏女年龄不小了,不敢再误他终身大事,华佗对此十分果断。

自他走后,俩徒弟在临床实践中提高了医术。吴普精于脉理和药学,樊阿的针灸技术不在他之下,背部进针一般四分,樊阿能进针一二寸,巨阙在胸脏间,进针亦不过几分,樊阿却能进针五六寸。和樊阿切磋,对他有很大启发,他在背部发现一组新穴位,命名为“华佗夹脊穴”,临床应用效果很好。

不久,又有长安李当之远道来拜师,华佗见此子堪造就,便收作关门弟子。

华佗在家过了一段时间宁静的生活,无非就是嫁女、收徒、行医、著书、采药,并无曲折的事情发生。献帝初平四年(193) 年底的一天,老友徐北突然光临小华庄,坐骑大汗淋淋,足见事情紧急。徐北说:“奉曹太守之令,请先生急速北上。”

曹太守就是曹操,时任东郡太守,用陈宫之计又夺了兖州,自任兖州刺史。经几年惨淡经营,其青州兵已数十万之众,手下文武并用,英才济济,徐州霸业有基可恃。

曹操请华佗去干啥? 当然不是叙旧,也不为封官。原来他新近患了头风症,一激动便血冲巅顶,头痛如裂,苦不堪言。病的起因与徐州刺史陶谦有关。

曹操本姓夏侯氏,因父曹嵩为中常侍曹腾养子,便改姓曹。曹操年已38岁,正值盛年,见事业兴旺发达,霸业有望,便想迎养老父,共叙天伦。其父曹嵩原住谯郡,因避董卓之乱,移居琅琊郡。曹嵩官至太尉,家中颇有些金银财宝。泰山太守应劭奉曹操之命护送这曹氏数十丁口、百余辆辎重,向兖州进发。途经徐州,徐州刺史有意巴结,将曹氏家眷迎入徐州歇息,又派都尉张护送。张见财起意,趁其不备,杀了曹氏家小,掠了辎重。满门被杀的噩耗传来,曹操闻讯如遭雷殛,只觉血涌头顶,顿时天旋地转,昏倒在地。救醒过来,便嚎啕大哭。受这刺激后便扎下了永远治不断根的头风症。曹操还是16岁那年在谯郡陆大人府上见过华佗,华佗到青州,是他推荐,给关羽治箭伤,欲见面,华佗却已离开青州,失之交臂。分别20余年,他却没忘华佗,发病后听徐北说华佗已回小华庄,当即派他来接华佗。

华佗对曹操的赏识并不感激,碍于徐北面子,没一口回绝,借故推托道:“请告诉曹太守,非华某作大,因小女出嫁在即,凡事皆要我料理,实在无暇北顾,何况关东名医很多,何必舍近求远呢! ”

徐北摸透了华佗的心理,说:“先生,这是托词! 曹操非当年谯县街头的浪子,此人雄图大略、虚怀若谷,就是陶谦这一类达官贵人也惟恐巴结不上呢! 先生,汉室将亡,操将安天下,您何必结怨于他,埋下异日之隐祸呢! ”

叭烁饔兄荆荒芮棵! ”华佗黑着脸。

徐北跪下道:“先生不为自己着想,也得给我个面子,无论如何要答应此事! ”

家人和徒弟听了徐北的话,都已暗暗为华佗担心。徐北一跪,这事非同小可了,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规劝华佗。

华佗没想到徐北会跪下求情。论徐北的年龄和地位,还有当年的恩情,实不敢受此大礼,慌忙扶起徐北,应允道:“好吧,如你所请。容缓三日。三日后束装就道。”

谁和华佗同行呢? 樊阿是彭城人,去青州经过那里。樊阿已好几年没回家了,倒可顺便看看家。

一行三人上了路,免不了晓行夜宿,几天后来到徐州地界,沿路一瞧,不由惊呆了:毗邻几城,偌大一片地区,竟寻不见一个活着的人,房舍大多焚毁,尸体狼藉于道,还有几处万人坑。华佗跺脚长叹:“这是谁造的孽呀? 真是惨绝人寰! 惨绝人寰! ”

樊阿惴惴不安,操心家人安全,快马加鞭赶了回去,故乡小镇已面目全非。回到家中,竟悄无声息,寻遍全街,总算见着一个活人,却表情木然。樊阿记得他叫何二,叫着他的名字,何二只是摇头,他已被猝然降临的大屠杀吓傻了,成了哑巴。

改道前去沛城,城门紧闭,城头挑出一面“刘”字大旗,估计是刘备屯兵在此。城下遇着回城的探马,徐北上前施礼,问明情况:方知是曹操为报杀父之仇,率数万军队攻徐州,连取几座小城,坑杀徐州百姓数十万口于泗水,真个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泗水为之不流。一听此言,徐北鞭指北方,大骂道:“曹操贼子,你心也太歹毒了! 张害你家眷,与百姓何干! ”

华佗忙救醒哭昏在地的樊阿。徐北扶着樊阿去路边。二人苦口相劝,樊阿方才止住哭泣。徐北向华佗告罪,说:“先生,我有眼无珠,把奸雄当明主。我去也! ”

徐北拍马向西面去。几年后华佗听人说,他去了豫州之西的某名山大刹,在那里过隐士生活。

华佗和樊阿沿原路返回小华庄。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