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活扁鹊巧治心病 小曹操说破机关

华佗释放回家直纳闷:罗大人咋放了自己还备礼相送,挺巴结的,咋回事? 这监狱关得不明白、放也放得糊涂。他并晓得有陆大人亲笔书信送到罗大人处。回家问了静女和吴普,才晓得这是谯郡长史徐北用的计。“党人”之案是大案要案,上边不便直接干预,好在罗大人不想把事闹大,所以陆大人一封请华佗看病的信便巧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神针刘害人终害己,死罪不成立,活罪难饶。罗大人上任后才晓得华佗威名赫赫,虽一介医生,但医术高明,无论多大官,病总会害的,有病则请华佗。三指往寸、关、尺一按,自然要结些人缘。犯不着为一小小神针刘而开罪于华佗。所以,神针刘关进大牢后竟得不到罗大人半点照看,罗大人反摆出一副不殉私情、公事公办的架势,一审定案,判了流徙2000里。

华佗骑上高头大马,随公人去谯郡。和长史徐北聊了几句,便给陆大人瞧病。

陆大人50出头,个头不高,文质彬彬,据徐北介绍,此公也是读书五车、满腹经纶。从前身体很好,近一年里性格突变,不象先前那般快乐,时常叹气,悒郁不安,体质也下降了,病也多了起来,证侯十分复杂:肝火旺、头昏、脾气大、食欲不振、腹脘胀满、失眠、怔忡、心悸、尿多、尿急、尿频。医生请了好几位,药吃了数百副,皆无济于事。陆大人对自己的病也失去了信心,日渐萎靡,政事懒得料理,话也不肯多说。华佗进入卧室,陆大人只睁眼看了一眼华佗,仍不发一语。华佗看看气色,陆大人脸发青,阴云密布。又号了脉。华佗也不开处方,甚至连一句话也不说,给徐北招招手,悄然退下。医生神情古怪,陆大人惊得瞪大双眼,望着华佗的背影,直到望不见了,才收回目光,仍习惯地长吁短叹。

华佗说:“徐兄,请借个地方说话。”

徐北把华佗引到县衙东厢房,里面坐着两个年轻人,正谈得投机。二人起身招呼华佗,徐北说:“先生,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罢馕皇恰被⒅缸派猿さ哪昵崛宋实馈U饽昵崛瞬淮毂逼舫荩阕晕医樯埽骸拔医新脚怼!毙毂辈沽艘痪洌淮寺脚淼纳矸荩锹酱笕说墓樱衲18岁。华佗看了公子的像貌便已猜出他是陆大人的儿子。

陆彭指着坐在身旁的朋友说:“他是我的同窗契友曹操。”

那个叫曹操的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高挑个儿,三角眉,细眼睛,说不上英俊,但一副胸有城府的神态会吸引你不由要多端详他几眼。华佗早听人说过,沛郡有个名闻遐迩的姓曹的后生,格外的刁钻豪恶,也格外的多才多艺,盘弓射箭,跑马游猎,琴棋书画,饮酒歌舞,样样都能来几下。这少年名人大概就是他了。

曹操咧嘴一笑,算是与华佗打了招呼。陆彭作了介绍后便说到父亲的病体上,说先后请来十几拨医生,都望闻问切,究是何病,其说不一,用药也很不相同,药吃了数百副,皆无济于事。

华佗问道:“陆大人这两年是否遇上啥不顺心事? ”

陆彭便讲了父亲的情况:这陆大人本是京官,朝廷宦官专权,与士族矛盾日炽,桓帝延熹九年发生了第一次党锢之祸。陆大人与士子友善,免不了要仗义直言。于是宦官便视他为眼中钉,虽未将他和士子“一锅烩”,但已挂了号。建宁二年(169)对士的迫害扩大化,株连门生故吏、父母兄弟,陆大人便被赶出京都,贬来谯郡为官。自此郁郁不乐,又时时担心项上人头落地。

显然,陆大人的病根就在这里。喜、怒、忧、思、悲、恐、惊是七种情志活动,七情失调便会殃及脏腑。大怒则肝气亢盛,引起肝风、肝火;抑郁可致肝气郁结;焦虑可使心脾受损,而致食欲减退、腹脘胀满和失眠;恐惧伤肾而出现尿频、尿急和尿多。若治标,病又多又杂不知如何君、臣、佐、使。陆大人病之根本是心里郁积的情绪不得发泄,故导致脏腑紊乱。心病用药,何不……

于是华佗叫上徐北,见了陆大人,华佗装模作样切了脉,便说:“陆大人,华佗非一般庸医可比,酬金很高,你出得起么? ”

陆大人不是徐北推荐,咋晓得世上有个华佗? 见面作大,不跪不揖,还则罢了,竟然开口就索巨金,药却不曾用一剂,真是岂有此理! 陆大人肚内的火气本已如超过警戒水位的水库,时刻有决堤一泄千里的可能,这一下子逗出邪火来了。掀开被褥,刷地坐了起来,指着华佗说:“你这般小看我! 要多少钱? 说! ”“你能给多少? ”

澳怯胁〖铱鄣牡览! ”

澳呛茫页龈黾! ”华佗伸出三个指拇。

3 千钱? 太小气了,我给你1 万钱。”

华佗摇摇头。

陆大人又猜:“3 万钱? ”

安欢浴!豹

30万钱? ”

岸! 陆大人,你已病入膏肓,没30万难以起死回生。在下也正好需要30万钱捐个县官过一过官瘾。”徐北不解地望着华佗:看一次病要30万,疯了! 没听说华佗贪财呀! 看表情又不像是开玩笑。

陆大人瞪大双眼,跳下床,气呼呼地拍着桌子,大声武气地说:“本大人为官20年,还没见过你这号医生! 给你30万,治不好咋办? ”

笆淠阋惶醣郯! ”华佗说。

熬右谎浴!豹

版崧砟炎贰!豹

昂! ”

华佗和陆大人靠近坐了,华佗让陆大人伸出手来。手伸出来却又不马上号脉,提了个古怪的要求:“大人,华佗非一般庸医可比,诊病颇有些讲究:请你爱妾来展纸磨墨,以便我写处方。”

看你还有啥花招? 陆大人心想。便遵从华佗,让爱妾来磨墨。

徐北对华佗更不理解了:他咋还好色呢? 陆大人操生杀大权,这虎须是捋得的么? 他给华佗丢个眼风,示意语言检点。华佗却说:“长史,你放心好了,陆大人的30万我挣到手了。”切脉当按寸、关、尺,华佗却去摁肘窝。按了没多大一会儿,便胡乱说开了:

奥酱笕耍慊嫉氖翘吧滤啦 !筹乐觥绷死钼撸崧值蒙仙蹦隳? 你自认为你够名士资格么? 大人文才、政绩皆不足以与‘三君’抗衡,杀了你,叫你和李膺并列,李、陆齐名那也太抬举你了……”

陆大人气得指着华佗的鼻子说:“你侮辱我! 大胆——”

华佗却不让陆大人说下去。“你这病我得细致诊一诊,至少得三个时辰。水火不留情,华佗如厕,大人稍候! ”

华佗谢绝下人陪同,出门去厕所。

等了许久,不见华佗回来。着人去看,厕所哪还有华佗的影子。

陆大人如愤怒的狮子,让爱妾给他穿戴齐整,大声武气吩咐徐北:

俺な反笕耍憬猩衔叶樱霞甘孔洌プセ! 不要他脑袋难解我心头之恨。”

徐北觉得华佗给陆大人诊病在故弄玄虚,言语唐突,行为古怪。见到陆彭将情况说明,陆彭对曹操说:“真可恶! 不杀不足以平我父亲心头之恨。曹操,你我暂且分手,我随长史大人去捉华佗。”

曹操细心品着徐北说的那些话,悟出点什么,哈哈一笑,“长史大人,陆兄,依我看你们万不可去捉华佗。否则将是不识好人心了。”

徐北经曹操一“点”,突然明白了。同时暗自惊佩曹操的见识。陆彭仍置身五里云雾,问道:“曹操,为何不可去追华佗? ”

曹操朝徐北拱拱手,谦虚地说:“有长史大人在此,曹操岂敢班门弄斧,说破玄机。”

听这么一说,徐北越发觉得曹操不简单,机敏过人,一般16岁的少年哪有这等见识。

敖舶桑懿! ”徐北说。“其实你比我先看破此事。”

曹操也没推辞,不骄不矜,平静地说:“我看华佗也是饱学之士,不会不懂待人礼节。陆大人有恩于他,他看病却索要30万,明明在鼓陆大人的噪。让姨娘展纸磨墨,又说一番让陆大人气恼的话来。……华佗的用意是激怒陆大人,让他发泄心中怒火,并激他一抖雄风。所谓

心病还须心药医,这正是华佗高人一筹之处。无药而医正是医之上乘功夫。据长史言,陆大人卧床半年之久,平素懒得睁开眼睛,华佗诊病时却跳下床,后又愤怒如狮子,后又整顿衣冠发号施令……我想,陆大人已病去一大半。”

徐北点头称善。

陆彭高兴得抓住曹操的手说:“老弟,你可是做宰相的人才呀! ”

靶辍辈懿俚蜕鸨傅溃骸奥叫郑饣翱刹荒芩姹闼蛋! ”

昂茫饣白鞣! ”又问计于曹操,“该咋回复老爷? ”

熬退的忝钦扇怂巡丁!豹

昂谩;驯ň! ”

这一天,陆大人出人意料地和家人共进午餐。

第三天,徐北报告:“陆大人,北乡放赈之事咋办? ”

陆大人记得病中有人告诉过他:北乡闹蝗灾,地里庄稼被吃得净光。自觉体力能支,心绪宁静,便说:“备轿。今日就去! ”

不知不觉地,陆大人成了健康人。10日后,徐北提起华佗,陆大人说:“唔,还欠他30万钱呢! ”

按笕耍毙毂彼怠!盎⒉换嵋闱摹K芨屑つ恪!豹

案屑の? ”

笆堑摹K薰时悔巯芈薮笕斯亓耍谴笕艘环庑啪攘怂!豹

拔业雇苏馐隆D钦Τ晷凰? ”

拔铱淳妥鲆回遥鲜椤馊翟偈馈退!豹

陆大人点点头。

匾送来了,但华佗不在家。静女知道陆大人已痊愈,自然不会派人追捕华佗,便将华佗的行踪告诉徐北。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