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医生医病不医国 名士惜名不惜身

吴普在小华庄推广华佗编创的五禽戏,反响很好。村中有几个修持导引术的,也觉得那几十势一招招做来太费时间,动作难度大,不如五禽戏简捷,见效快,于是转而改修五禽戏。自打推广五禽戏后,村中求医者明显减少。既有这许多好处,所以修持的人滚雪球般扩大。甚至连勤于动口、懒于动身的私塾先生林郁也心热热的。交秋后,身体格外不适,困倦乏力,似到了末日黄昏一般地沮丧惶恐。见别人修持五禽戏,几日功夫便精神倍增,于是也决心去学习学习,以求多苟活些年月。

林秀才去了小华庄,和华佗的父亲寒暄。华佗在柜台吩咐了几句,便赶忙去客厅拜见恩师。林郁把定华佗臂膀,昏花的老眼从上到下把自己的学生打量了一遍,然后凝视华佗面孔,惊奇地问:

澳阃对诹斯硕粗髅畔? ”

班牛被⒌愕阃贰*

澳强墒歉龈呷耍砸轿担捶且话阌挂娇杀取!绷中悴徘套畔掳屠趾呛堑厮担澳阌行矣錾厦魇Γ讼壬行业靡桓咦悖嗟枚嬲茫! ”

华佗在林郁对面正襟危坐,想起在公宜山的学习生活,高兴地说:“先生,你教我五经,学生受益匪浅。公宜洞主教我《内经》、《难经》,我还学了许多书本外的知识。学生一生不忘两位恩师的教诲。”华佗将林郁和公宜洞主相提并论,这位老秀才干瘦的脸上浮起笑意,皱纹也舒展开来。

老秀才永远只讲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不问华佗山中的学习生活,却摸头不知脑地问:“华佗,你在丹谷先生那里见了范先生? 你们谈些什么? ”又接着埋怨,“这个范先生,来泥台店不过一日之路程,也不来看看老夫。”

华佗解释说:“我并没见到范先生。是范先生去拜访我爷爷丹谷先生,丹谷先生把这事告诉公宜洞主,公宜洞主又讲给我听。”

八墙残┦裁? ”

安幌谩!豹

林秀才喜形于色地说:“华佗,你不晓得,范先生入‘八顾’了。你不晓得,名士也是有等级的。窦武、刘淑、陈蕃为今之‘三君’,君者乃一世之所宗,‘八俊’乃人之英才,‘八顾’乃能以德行为人楷模,‘八及’乃能导人追宗,‘八厨’乃能以财助人。范先生称之为‘顾’,恰如其分。不简单! 名士做到这份上不简单! ”

林秀才不着边际地大谈一通,华佗只得洗耳恭听。柜上忙得不可开交,他放心不下,这里又不得不听恩师的废话,还不时要附和几句,简直是遭罪。一直待他说得倦了,华佗叫备饭,林秀才才晓得已聒噪了两个时辰,记起来访的宗旨,便说:

盎ⅲ怂滴迩菹方√搴芗πВㄒ涛摇!豹

跋壬д庾詈谩!被⑶埔谎坌悴裴揍椎睦吖牵桓估墒挥删醯每闪奔此担骸拔胰梦馄盏ザ澜棠恪!豹

不让林郁杂在百姓中,自然是表示敬重,但林秀才以为华佗和他一样消闲,直截了当地说:“不,要你亲自教我。”

若再坚持让吴普教,老秀才定要多心,以为是学生小看恩师。华佗横横心,决计豁出些功夫,高兴地说:“就依先生,我亲自效劳。先生把家里安排一下,便来我家。上午,我和先生一同修持五禽戏,下午请先生校看吴普抄的《神农本草经》和《黄帝内经》。润笔之资学生按例奉上。”

盎ⅲ蔷退琢! ”林先生又出人意料地说:“你不是要重修《本草》么?杀青时我给你写序好了。别人请我作序,我是从不应允的。是你呀! ”

华佗对秀才的“抬举”并不感兴趣。真要重修《本草》,作序人不会请到他头上。但鼻子挨住脸了,只得预支几个“感谢”,说得老秀才乐不可支。人们评价华佗“性恶矜持”,那要看对什么人、在什么场合,并非处处如此、时时如此。

华父出面再三挽留,林郁在华家用罢午饭,方才动身返回泥台店。进门不由喜出望外:客厅里端坐着范先生。

静女说:“华佗,你可要细心侍奉林先生,不可妄自尊大。”

澳堑比弧!豹

华佗便吩咐雇的家仆收拾出一间干净的上房,等待恩师大驾光临。

可等了一天又一天,一直过去了十余日,仍不见林先生来学五禽戏。咋回事?莫非病了? 

没两天,传来京城“形势吃紧”的消息。汉灵帝在宦官侯览、曹节挟持下,收捕名士李膺等人下狱处死。这次发生在建宁二年(169) 的“党锢之祸”是桓帝延熹九年(166) 迫害党人事件的余波。打击面正一步步扩大,受株连者数以百计。有消息说,朝延已悬赏通缉外逃的名士,布告上赫然写着范先生的名字。

华佗派人去泥台店,私塾却已树倒猢狲散。村人说,县府捕头带人捉走了林先生,还有一位姓范的客人。

华父急了,对华佗说:“你去县衙走动走动,看能不能救走林先生。只要他不是朝廷点名要抓的,尹大人方面总该会看你的面子,通融通融。”

这尹大人是王大人的继任者,几月前骑马摔折了腿,先请神针刘,一日扎三次针,那腿疼痛缓解,但无法让伤骨愈合。后请来华佗,外敷膏药,内服续断汤,三日消肿止疼,十日可下地行走,一月后康复,骑马射箭如往常,天气变化也不疼痛。尹大人精通五经,喜和华佗切磋学问。华佗对为官为宦的本能的反感,但对这位尹大人是个例外,彼此有来往,也还谈得投机。

华佗骑马去县衙,尹大人听说是华佗来访,便搁下正办的公事,让属吏退下,亲自出门迎接华佗在客厅叙话。

华佗见面就说:“学生今日拜访县台大人,是为林郁林先生而来,他是学生的恩师。”

尹大人30出头,比华佗大上几岁,为人随和。听了华佗的话后,惊讶地说:“老弟,那个腐儒会是教你的先生? ”

罢俏业南壬!豹

肮媸且患媸拢岵弊邮魃辖嵯商遥! ”

尹大人笑出了眼泪。

华佗不解。“大人笑什么? ”

拔揖醯媚切悴疟纠淳涂尚Γ故悄愕睦鲜υ椒⒕醯每尚Α!豹

按笕耍饣按雍嗡灯? ”

胺睹勘臼浅⑼┑牡橙耍永幢鞠兀浼S谀嗵ǖ辏鹿俨桓铱股希ε扇巳ソ睹孔嚼础U馐卤居肽憷鲜α中悴盼薷桑鹿僖膊幌胫炅耍乖褂谌耍切悴盘底椒睹坑猩戏逯家猓辉诖吨校狗叻卟黄剑殴送聪匮茫竽止茫饰时竟傥伟崴俊某坪? 他本与范先生平起平坐,又过从甚密,理应荣辱与共。我只得把他关进大牢。今日解走范先生,实是我把这事压下了,若报到京里,黄泉路上不又多一个冤死鬼嘛! ”

这林郁的“愚”华佗领教过了的,但愚到这地步,却没料到。

尹大人落得做个人情,放了林郁,开了牢门,林郁竟赖着不走,非要与范先生生死与共。华佗好歹劝走了他,接回家中,做好的吃喝,但这位秀才竟埋怨华佗毁了他的名声,临难脱逃,苟活于世,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

静女见这人不识好歹,便不大高兴,华父为人厚道,总是劝儿子多记着些恩师的好处,耐心侍奉。

不几日传来范名士被砍了脑袋的消息,林秀才吓傻了,心想着会有人劝皇帝收回成命,释放名士,坐了一回大牢的名士如在三昧真火中炼过一遭,名声会更加大,大到如日中天。他没想到皇上如此歹毒,竟动了真格的,一道圣旨下来数百名士人头落地。

林秀才一气之下,倒了床,华佗为他切脉,他推开他的手,竟大发了一通牢****:

澳阕甙! 我不需要医生。如今正直废放,邪狂炽结,医生医人不医国,国将不国,君将不君,臣将不臣,士将不士,要医生有什么用! 我没有病,是国家有病,皇上有病,要的是医国手,你走吧! 走吧! ”

静女实在看不顺眼,便说:“先生,你也太不识时务了! 华佗是一片好意! ”

笆裁春靡? 范名士死了! 范名士死了! 哈哈哈……”

华佗示意静女别搭言,静女拉了杏女不再照面。秀才已出现迷乱状态,目光惶恐游移不定。当天晚上竟不告而辞,赤着两足,披头散发,四处昏跑。

林秀才又如20几年前那样,狼狈不堪地踯躅街头,翘着尖下巴念着谣谚:

举秀才,不知书,

察孝廉,父别居,

寒素清白浊如泥,

高第良将怯如鸡。

许是天怒人怨,全国大灾,不是天旱,便是雨涝。

小华庄又再现了25年前的情形:一场洪水淹没了田地,一半庄稼颗粒无收。漆黑的夜色里,盲丐凄凉的声音传来:

太岳如市,

人死如林。

持金易粟,

贵如黄金。

接着是林秀才的声音,一呼一应,杂着鸡鸣犬吠,虎啸狼嗥,气氛简直能让人窒息。

华父回忆起25年前洪水退后那个夜晚,小华佗呱呱坠地。他心里交织着欣慰和恐惧、喜悦和悲哀,自觉心房热血上涌,不可遏止,竟如那决堤的洪水一般,往来奔突,终于冲开一个缺口,恣意妄行。

华父毫无痛苦地告别了人世。他死于中风。华佗切了脉,看了瞳孔,明白已无法让其复生,便让药店停业,安排治丧事宜。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华佗自公宜山修持回来,连续治好了几个被别个医生判了“死刑”的患者,医名大噪。求医者每天不下50余人。就是着了孝服当了孝子也不得安生,正三跪九叩在灵堂上香,外面传来急促马蹄声,一年轻人带着一个军人下马就大声喊叫:“有请华先生! ”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