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拜明师程门立雪 收高徒山洞传经

华佗和公宜洞主已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在泥台店读书时,书僮带他去采山遇( 山药) ,巧遇公宜洞主,穷追不舍,却被他使了“定身术”,眼巴巴看着他遁入深山;第二次是专程寻访,公宜洞主化作一年轻学子,试探他,点化他,却真人不露相,用“搬运术”将他移走,却又巧遇静女,并得到一部《神农本草经》。如今,公宜洞主又真人不露相,巧妙惩戒他,点化他,既有缘份,岂能失之交臂! 这三进公宜山,说啥也要拜师,成为公宜洞主的高足弟子。

餐风露宿三天三夜,辛苦备尝,但一帆风顺到了目的地。驻足洞门之外,不由暗自嘀咕:公宜洞主会接纳他吗? 又会出些啥难题考验他? ……不管有多大周折,这师拜定了! 凭自己的诚意不信感动不了上帝。目光由洞门向里望去:进门第一洞不大,空空如也。正前方偏右有一黑暗的甬道,似人工凿成。甬道尽头透着微弱的光线,估计那里有一宽阔洞室,大概是洞主的居室或修炼的地方。公宜洞主在不在呢? 会不会去云游四方令来访者扑空? 华佗细审第一洞内地上青苔,似有浅浅草履印迹,说明洞内有人,不是洞主本人便是他的僮儿。

于是他便向洞里走去。却也奇怪,明明洞门不设一物,却没法跨进一步,似有无形的空气门阻隔。华佗视作有形的门,拼命往里闯,竟如碰在充气垫子上,将他反弹了四五步远。他分明感到洞内有一股气向外逼。华佗很有悟性,猜准这是公宜洞主在发放外气,要将他拒之门外。来者气馁,缘份便断了,就休想见着他。华佗已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岂能打退堂鼓。再次撞“门”,却象被人揪住衣领来回搡了三下。说来也怪,身子仰、俯几欲贴地,竟能一弹而起。这无形的力必来自公宜洞主。

进到第一洞,便觉寒气袭人,华佗不由打个冷颤。沿甬道向透着亮光的地方走去,走到尽头,便见蓝天、飞鸟、树丛,脚下是悬崖峭壁。这是咋回事? 主洞在哪里? 往回踅时见洞壁某处很光滑,手一摸,是块大石板,轻轻一叩,发出崆崆声响,用手一推,竟是一扇小门,弯腰进去,走了十几步,突然豁敞,这是一个可容百人的山洞,地表平坦,顶高二丈余,四周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洞南外设一门,挂着布幔,风将布幔一角卷起,露出洞外蓝天白云。洞内靠北设一床榻,铺着草席,还有一床薄薄的褥子和一个长方形石枕,大约是洞主的卧具。洞之西有一稍小的床,有被有枕,许是僮儿或客人用的卧具。洞之东搁着炊具和食物。洞之中间设一高二矮三只石凳,高不过尺五。此时,高凳上正端坐着一位老者,他就是公宜洞主,仍是华佗第一次见面时的那身打扮:头戴平顶巾绩,身着直裾禅衣。头发胡须银白发亮,面膛红润,说不清他有60岁、100 岁或者200 岁。

公宜洞主正闭目打坐,华佗跟人学过看光,他又一次看到了公宜洞主不同凡响的人体辉光,特别是头顶,那七彩辉光竟冒出半尺来高。他明知有人进洞,却不抬一下眼皮,更不发一言,仍若无其事地默坐。华佗心里明白:对他冷淡就是对他的考验。那些身怀绝技的名医择徒极严,手中掌握的价值连城的医学典籍以及平生积累的医病经验,他们宁可失传也不敢传错了人。华佗心想:只要不轰我出洞,这拜师便有七分可能了。他耐着性等待,默默跪在公宜洞主面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学洞主的样儿,在右边的矮凳上打坐。

打坐的规矩他是懂得的,盘脚坐起,垂闭双目,意守丹田。洞内气温恒定,凳上有草垫,坐了两个时辰还很自在。但坐到第三个时辰便有些不太对劲了,洞外飞来一蜂,在他头上嗡嗡盘旋,唱着单调的曲儿,实在讨厌。几只蚊子又来袭扰,叮住他的额头,把长长的管子****皮肤吸他的血。想动手赶一赶,见公宜洞主坐得纹丝不动,蜂和蚊子咋不****扰他? 嗯,八成又是考验。好吧,咬紧牙关忍着! 可又来了几只蚂蚁,钻进内衣里,在身体感觉敏感的部位爬来爬去。正想搔一搔痒,一条蛇却从他腿上爬上肩头,信子竟舔着了他的鼻子,不由毛骨悚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华佗捉摸:这些蜂、蚊子、蚂蚁、蛇准是公宜洞主“调”来的,磨他的性子,要他学会入静,有超乎常人的入静功夫,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猛虎跃于侧而心不乱。既是考验,总有过关的时候。他忘了这一切,感觉似已麻木,乃至那条菜花蛇绕脖子溜一圈他连脖子也不曾缩一下。

大概考试及了格,小动物不来搔扰了,但肚子却饿得咕咕叫,口渴得嗓子冒烟。心一默想,已有一天一夜没吃饭喝水了。公宜洞主似已猜中他的要求,不曾说话,僮儿已心领神会,给他送来一盘山果、一盘山药、一罐山泉。只吃了一只山果,肚子竟不饥了。又不知坐了多久,饿了,再吃山果或山药,胃却不受,恶心欲吐;不吃,胃却空虚痉挛。就这么难受得要死,后来便恍兮惚兮,进入梦境……

盎ⅲ孟! ”似乎是丹谷先生的声音。

耙猩逗檬? ”

俺⑹谀阄寰┦浚⑷媚愠鋈尾┦考谰啤!豹

鞍。姓庀彩? ”

似乎是谯县县长王大人带一班仪仗队,给他送来皇帝颁发的任职诏书,衬着红绸的长方形盘子上托着一顶官帽。

华父高兴得发了疯,赤足在雨地里奔跑。

华佗突然又不高兴了,“我说过,我不做官,只想当个好医生。”于是便撕了诏书,扔了官帽。

皇帝怪罪下来,公人用枷枷了他,押解进京。皇帝佬儿却说是误会,要杀的是讥刺朝政的名士范先生,而不是他。于是,赏他几个姬妾,并仍要他当博士祭酒。

那几个女子风姿绰约,天仙般美丽。在他面前列队歌舞,笙歌聒耳,华佗乐不可支。

内里一个女子却象静女。她抱住他在哀哀哭泣。

华佗见着一个御林军士兵,却是杜乙。他把心里话告诉他:“我只想做个医生。”

杜乙笑了笑,挽着他飞升上天,驾起一团五彩祥云,溅落在公宜山……

突然生出一异样感觉:脑盖被开了一个洞,山泉哗哗泻入,将大脑洗得干干净净,如雨后的天空,高远、明净……

华佗猛地睁开眼,见是公宜洞主正用双手罩在自己头顶,这大概叫醍醐灌顶。

公宜洞主满意地说:“你已辟谷20天。”

什么,自己已不吃不喝打坐了20天? 盘子里的山果已稀烂,煮过的山药生着寸长青丝霉菌,他相信这是事实。

原来公宜洞主已给他授功,他感激地跪下磕头谢恩,并请求道:

扒胧瘴易魍桨! ”

澳闳衔愎蛔矢衩? 你心浮气躁,浅尝辄止,可入医门,却不堪造就。”公宜洞主责备道。

华佗伏地不起。“那是从前的华佗,”他说。

公宜洞主却不表明态度,回望一眼,挥袖而去。

华佗跪得膝盖酸疼,想直起身子,待后徐徐图之。那僮儿却告诉说:“华佗,你好运气,师傅中意你呢。”

看那僮儿,不过十五六岁,头上留着两个抓角,一脸的稚气。

霸跫弥幸馕夷? ”华佗问。

澳悴幌霉讼壬睦赐纺亍!豹

靶⌒值埽芨嫠呶颐? ”华佗仍跪着说话。

僮儿对华佗有好感,乐意把知道的情况告诉他。

盎ⅲ阒辣馊得? ”僮儿反问了一句。

爸馈K星卦饺耍芮厥鄙褚健!豹

岸浴9硕粗魇潜馊蛋耸来恕D隳艿本攀来耍悄憔透7莶磺沉恕!豹

华佗又惊又喜:原来公宜洞主是神医扁鹊的传人。自己若能成为传人,必能继承祖师的秘笈和绝技,也一定能成为今之神医。

华佗又问道:“小兄弟,公宜洞主怕有七八十岁了吧? ”

捌裰鼓! ”僮儿说,“他有一百多岁呢! ”

对于气功高人,年龄常是一个谜。

八两衩皇展降? ”华佗又问。

懊挥小L倒缒暧泄樟醯睦窗菔Γ趟Я思改暾刖模阕猿啤裾肓酢9硕粗鞣⑾中樟醯男氖醪徽悴辉俳趟F涫敌樟醯氖蔷排;姑谎У靡幻O壬布弊糯鐾降埽冒岩绞醮氯ァN铱吹贸觯ζ髦啬愕摹!豹

原来神针刘还有这么一段经历。公宜洞主传技十分重视医德,这给华佗以很大启发。

僮儿的话使华佗下了“程门立雪”的决心,一跪就是一整天。当然,他的一举一动瞒不过有遥视功能的公宜洞主,次日回洞,见华佗已跪肿了膝盖,挥手说声“起来吧! ”华佗见僮儿给他丢眼色,便会意了,连忙磕头,再次哀求:“先生,请收我做徒弟吧! ”

公宜洞主坐在中间石凳上,说:“你决心学医? ”

笆堑模壬!豹

爸馊抵绶? 他以伎遭妒,死于太医令李醯之手。当然,也有仓公和老夫一类,匿迹自隐,以避祸,得享天年。然观你命相,五官平平,从医可夺天地之造化,成一代名医,然性恶,恐难见容于人,也许会步扁鹊之后尘,以伎见殃。”

盎⑾咨硪窖В硕溃彩撬赖闷渌!豹

公宜洞主拈须点头:“有此志气很好。”又问:“你晓医道么? ”

华佗说:“愿听先生教诲。”

公宜洞主再次挥手,让他站着说话,华佗腿却已跪僵,亏僮儿扶起,活动了一下关节,屈身而立,恭听教诲。

公宜洞主徐徐说道:“论医,有上、中、下三个层次:上则无药而医,靠吐纳导引。庄子就说过:‘吹呵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中,为寿而已矣。’陶唐之时,遇上寒湿痹症,筋骨酸疼,便作舞以宣导之;中则论阴阳,辨五行,靠针灸、按摩、服药以作整体调整;下则用药草对症,一草一药,一药一病。论用药也有三个层次:上药医命,中药医性,下药医病。今之医生,并不知医道之博大精深,得其皮毛便自吹自擂,虽也能济世活人,但终难成一代名医。华佗,你自忖已登堂入室否? ”

盎⒉牙ⅲ柑壬呗邸!被⒊峡业厮怠K部吹秸獾悖阂降栏卟愦蔚亩髡谑ТH绻硕粗鳎霾恢褂谡锊∮靡Α⑽涫酢⒁绞跤谝簧恚橹岣蛔匀皇鞘毕滤矫讲豢上啾鹊摹*

澳阆不兑谎跃錾溃夂懿缓茫! ”公宜洞主批评说。“什么叫可治之病、什么叫不可治之病? 这没具体尺度。扁鹊就曾起死回生。赌臂那事与我有关,想给你一个教训。说心里话,第一次见你,我便预感到你将是扁鹊九世传人。华佗——”

僮儿又丢给华佗一个眼风,华佗反应很快,应了一声,便叫了一声“师父! ”公宜洞主也应了一声,马上意识到:自己已正式表态了! 收华佗为徒,算已敲定了。那僮儿也十分机灵,忙取来香烛纸表,当中挂起扁鹊画像,对华佗说:

罢桨菔Γ共豢炜烊蚓胚! ”

华佗感激地瞄了僮儿一眼,“扑通”跪在公宜洞主面前,大声说:

笆Ω冈谏希胧艿茏右话! ”

师父受礼收徒,自应有所表示。礼成,公宜洞主宣布说:

敖窠痘频勰诰泛汀栋耸荒丫反悖阋延械す认壬摹渡衽┍静菥罚写巳烤洌倏扛鋈说那毙难芯浚嘈拍慊嵴嬲晌谑赖谋馊怠!豹

公宜洞主走到洞之一隅,揭开一块石板,竟有一人工凿成的小洞,分上下两格,堆着竹简书两部,不用说,那正是华佗渴望得到的《内经》和《难经》。他高兴得泪水扑簌簌夺眶而出……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