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神针刘机关算尽 憨华佗正直做人

谯县盛产药材,是远近闻名的中药材集散地,所以药铺多,医生也多。当时较有名气的医生首推“神针刘”。

刘医生年约50岁,是祖传世医,擅长针灸,也通脉理、汤药,医术究竟咋样?外行说不准,反正他治好了不少人,也治死了不少人。治好了便是他的功劳,治死了便是命中注定。

有一天,一个30来岁的年轻人被人抬来刘家药铺,请刘医生诊治。刘医生一瞧,这青年右腿动弹不了,大腿肿胀,用手捏捏,断定是股骨粉碎性骨折。

青年姓班,是个农夫,上山砍柴时不小心摔下悬崖,被岩石磕断了骨胳。一路来的还有小华庄那位尽人皆知的盲丐。

班老头苦苦哀求:“刘医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靠他养活一家人,说啥也请你治治他的腿。”

澳鞘堑比唬缴透烧馐! ”刘医生伸出手,捏捏班老头的五个指头,说:“班瞎子,我包治,得这个数。”

班老头吃了一惊:“500 钱? 我家穷得舀水不上锅,我沿街叫化……”

翱奚肚钅! ”刘医生说,“500 钱只能用来打发叫化子。”

澳恰5000钱? ”

澳愣右惶跬戎恢5000钱? ”

澳阋5 万钱? ”

班拧!豹

班老头气呼呼地说:“刘医生,你干脆把我零剐了卖肉吧! ”

澳蔷捅鹚盗耍ё! ”刘医生一甩袖子,进屋再也不照面了。

班老头无可奈何,只好让人把儿子抬回去。路过小华庄,听人说:华佗的药铺开业了。

人们自然信不过华佗,一个下巴光秃秃的年轻人会治病? 简直是开玩笑。

班老头想问题做事自有别于常人之处:他想,华医生刚开业,收费必定不高。医术如何? 权当做个试验,治好了是福气,治不好还是那么回事。他一贯认为,后生可畏,自己16岁进宫当艺人,演了几次,便声名鹊起。后因编的词儿冒犯龙颜,同仁苦苦相求,总算保得一条性命,被弄瞎双目逐出宫廷。若不发生那事,此时居宫廷艺人首席亦未可知。

班老头一声喟叹,吩咐说:“抬去华家,就请华佗治吧! ”

华佗察看了一番,便问了班老头一些情况,班老头把儿子如何受伤、刘医生如何诊断、刘医生又如何狮子大张口讲了一遍,愤愤说道:“他心好黑哟! 接个骨头竟要5 万钱。”

耙牟凰愣! ”华佗说,“我还会要到10万钱。”

班老头不由“啊——”了一声,难道华佗比刘医生心还黑? 莫非是玩笑? 但他一本正经地说这话,难道“天下老鸹一般黑”这话对医生也适用? 

澳愠龅闷10万钱么? ”

俺霾黄稹!豹

凹醢? ”

啊豹

霸偌醢? ”

啊豹

华佗方才熔化了严肃的表情,笑着说:“你班老头还不明白,华佗看病收钱是因人而异,富人必须多要,不然他会疑你没本事或不尽心;穷人必须少要,不然他会骂你黑了心肝。”

班老头不好意思了,难为情地说:“先生——”

敖形一! 我小时候夜半更深听你念民谣,凄凉得很,好可怕的。那词儿是啥? ”

疤廊缡校怂廊缌帧3纸鹨姿冢笕缁平稹!豹

岸裕钦獯识>褪窍衷冢忝唤鹨裁凰冢愣拥牟∫危颐窍敫霾灰姆ǘ!被⒅缸盘Щ颊叩哪俏缓谑莸哪昵崛怂担八悄阒蹲影? 让他跟我去山上采几味草药,药不花钱买,不就省下了? ”班老头干涸的眼窝竟也潮漉漉的,感动地说:“华佗,谢谢你。”

安灰推!豹

岸浴4蠖鞑谎孕弧N野嘞棺友巯剐牟幌梗莺蟊ù稹!豹

华佗当即给病人作了外科处理。两个月后,骨头长好了,又能上山砍柴了,班瞎子高兴得不得了,便将华佗的医德编成顺口溜,敲着骨板演唱。他是乞者又是流浪艺人,走哪唱哪,竟把华佗唱红了,把神针刘唱黑了。

神针刘恨班老头,更恨华佗。华佗不仅抢了他的生意,还比得他黯然失色。一个乳臭小儿竟要和从医多年的老医生斗法,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力! 

神针刘时时想着报复华佗,把他开的药店挤垮。

他终于逮着了一个机会:

一天,由沛国通往谯县的驿道上有四骑马,马不停蹄,骑手累得汗流浃背,马匹也累得气喘吁吁。为首的是沛国从事中郎郭某人,带三个士卒,专程来请神针刘。

郭中郎翻身下马,径直闯入药店,面见神针刘,并不施礼,傲慢地说:“刘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神针刘的心“嗖”地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以为犯了啥案子,捉他去大堂受审,一问却是沛国夏侯司马的夫人怀孩子,肚疼难忍。夏侯司马是赳赳武夫,嗜杀成性,神针刘不敢拒绝,忙带上药囊,从厩里牵出一匹白马,冒着暑热出诊。

夏侯司马又恶又丑,面如黑炭,狮子面孔;妻子姓宣,二十六七年龄,唇红齿白,如花似玉。

神针刘便坐下给宣夫人切脉。郭中郎提刀在手,立在一旁,虎视眈眈,气势汹汹地说:“神针刘,我丑话说在前头,宣夫人的命就交给你了,你的命就交给我了。宣夫人是夏侯大人的爱妻,你可当心! ”

郭中郎说罢便木头人般立着,那手却一直不离剑柄。

一张黑脸在窗外不时露一露,神针刘知道郭中郎的话不是吓唬,这是夏侯的命令。

他想,大不了宣夫人是胎动不安,投一剂安胎药,便可将痛止住。所以先还沉得住气,并为可得一笔数目可观的赏金而暗自得意。便温文尔雅地说:

扒胄蛉松斐鲇沂郑仪星新觥!豹

三指按了寸、关、尺,不由皱起眉头来:宣夫人腹部隆起,明明怀了孕,脉象上却无妊娠表现。咋回事? 再细细一审,有危重脉象,宣夫人必死无疑。宣夫人不得活,夏侯也不得让他生,这就叫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 

神针刘心慌意乱,为了保住项上人头,慌忙抹去头上冷汗,却故作轻松地说:

靶蛉耍敕判模∥薮蠓涟V皇翘ザ话玻患烈┍闾煜绿搅! ”

也许是心理作用,宣夫人真的不大痛了。神针刘想脱身,对郭中郎说:“我有一祖传秘方,回家取来让夫人服用,不仅安胎,还保夫人生个将来当大官的麒麟子。”

夏侯在窗外吩咐说:“郭中郎,随先生去吧! ”

看来这次是蚂蝗缠住鹭鸶脚,要脱不得脱。四个武士同行,他能往何处逃? 就是逃,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也是情急智生:何不把这烫手的馍馍扔给华佗拿着呢? 既救了自己,也报复了华佗,岂不一箭双雕! 

得付出点代价,演个苦肉计。

他从怀中摸出针灸放血用的三梭形小刀猛扎坐骑,马负痛疯跑,竟将他颠了下来,结局正如他所设想的:右臂脱臼,脚腕受伤,顿时红肿。郭中郎只好将他扶上马,送回家。神针刘故意大声哼哼唧唧,看样子比女人生娃还疼。郭中郎急得直搓手,催他带上祖传秘方立即上路,带伤行医。神针刘躺在床上,说:“郭中郎,右手脱了,切不了脉也扎不成针,荐我徒弟华佗去吧! ”

盎? 不曾听人说过。”

澳鞘俏业靡獾茏樱蜒С闪砹⒚琶妫鹂床坏20岁,医术不在我之下。只是我徒弟脾气戛,服硬不服软,但凭夏侯将军威名他不敢不去。再者,他架子大,别说是我让他去的。”

郭中郎问了些情况,知道华佗的药店离此不远,便同意如此办。神针刘找张纸写了几句话,封好口,交给郭中郎,说:

澳诶镉凶娲胤剑桓ⅲ兑脖鹚担曰嵴遄糜靡!豹

郭中郎带三个兵士去请华佗,见面就亮牌子:“夏侯司马有请! ”呈上信,华佗拆开一看,写着:

华先生:

夏侯司马爱妻胎动不安,我因骑马受伤,不能出诊,荐你前往,幸勿推辞! ……

同仁荐举,自是一片美意,当然不能拒绝。病家派四人来请,更不可推脱。郭中郎按神针刘的吩咐,对方一旦拒绝,便下硬茬捉去沛国司马府。但出人意料,华佗很随和,留郭中郎一行吃了饭,便约上夫人同去沛国。凡看妇科,华佗便请静女当助手。他不迷信切脉,妇科方面的病必要时得用手按一按,摸一摸,探一探,有时还得脱下裤子用眼看一看。静女当助手再合适不过了。

一路攒行,风尘扑扑赶去沛国司马府,用过便宴,去给宣夫人诊病,他没想到,病人卧室门外长长甬道竟架起了剑林刀丛,病榻两侧也隐隐约约有武士持刀而立……

华佗误以为夏侯司马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以他喜欢的方式组成仪仗队,欢迎他光临。便劝说道:

敖槐乜推N乙唤椴菀剑绱舜罄瘢桓业! 不敢当! 再说,刀剑终是凶器,肃杀之气恐惊尊夫人胎心,还是撤了为好! ”

郭中郎暗暗佩服华佗说话委婉,巧妙说服夏侯将军撤了剑林刀丛。他不晓得华佗这阵在冒傻气,还以为将军在以大礼欢迎他呢。

宣夫人偏过头,瞥了医生一眼,老的换了个年轻清秀的,越发比得丈夫夏侯将军其丑无比。心里一激动兴奋,肚子疼痛便加剧,身子左右扭动。华佗不慌不忙从药囊里取出两枚银针,在手上取了穴,浅浅地扎下去,宣夫人直叫手肘发胀指尖发麻,拔了银针,那痛也便止住了。

华佗让宣夫人伸出手来,三指刚刚按上去,夏侯用剑一指,说声“慢! ”只见夏侯一挥手,令郭中郎捧出一盘金子,说:

盎ⅲ浪韭砀墓婢孛? 治好了我夫人的病,这值10万钱的金子便归你了,要官做只要在县台以下,也可赏你,但治不好夫人的病,你也休想走出司马府。”

静女吓得变脸失色。

澳训乐尾∫惨⒕钭? ”华佗问。

夏侯点点头。

敖被⒆钔春薮锕俟笕俗魍鞲#宦蛘耍尤莸厮担骸盎⑺湮恍⌒〉牟菀剑擦⒂泄婢兀呵欢嗍眨疃1 万钱;尽心竭力治病救人,却不立生死文书。”

静女为丈夫捏了一把汗,也补了一句:“将军,黄泉路上无老少,医生对病人的生死不敢打包票。”夏侯不悦,挥着金剑说:“我这剑已斩了一个医生的人头。”

华佗从没见过这么跋扈的将军,且又这么凶残,气得两眼冒火,冷冷地说:“要杀你就杀吧,反正你杀人无数,多一个也没关系。”

夏侯当然不能杀他,至少现在不能杀,杀了他谁给爱妻看病? 只是听中郎将报告,这青年服硬不服软,便给他一个下马威,逼他下决心治好夫人的病。他没想到这青年医生威武不能屈,反让他下不了台。床上的宣夫人也恼他粗鲁无礼,竟将茶杯向他掷去。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夏侯忙向夫人陪笑脸:“夫人息怒! 我是开个玩笑,逼华先生下决心,咋会杀人呢。”并向华佗道歉。

中郎将转圜道:“对,是开个玩笑。华医生千万别在意! ”

夏侯将军还是第一次屈尊纡贵向一介平民道歉,华佗见好就收,给宣夫人切了脉,觉得这脉不象喜脉。让静女去摸宣夫人腹部,发现胎儿在左。静女手感很好,已察之腹部下肉团无动感。夫妻二人交谈片刻,华佗让人请来夏侯将军,照面就说:“将军,假若我实话相告,你的麒麟子保不住,你要华佗人头么? ”

罢厥? 请讲! ”夏侯语气还算客气。

华佗说:“将军,尊夫人肚痛并非由于胎动,这胎已怀6 个月,早已死在腹中。若不立即将死胎打掉,尊夫人恐有生命之忧! ”

罢嬗姓饷囱现? ”

耙缴尴费浴?上б桓龊枚友! ”

听说死胎是个儿子,夏侯更觉可惜,想自己年已半百,膝下无子,讨得一房娇妻,好容易盼来香火有继,却胎死腹中,真是可悲! 他很伤心哀求道:

巴蛲缴缸颖H!豹

华佗说:“眼下只能救得尊夫人性命,胎儿已死,实无回天之力。”

疤焐蔽乙! ”夏侯跺足哭泣。

敖诎! ”华佗好言劝道,“尊夫人如此年轻,将军体力未衰,何愁不能抬举下一女半男? ”并趁机教训这位武夫,说:“胎死腹中是有缘由的。尊夫人乃一文静女子,怀孕期间更须静养,方保婴儿一天天长大成形,若终日听砍杀之声,见刀光剑影,必然惊恐,胎儿亦将受累而收缩窒息。将军,往后要戒杀戮呀! ”夏侯频频点头,对华佗的话真假莫辨。

华佗给宣夫人服了汤药,辅以针灸,三日后,夫人下体流血,巨疼难忍。静女按华佗的吩咐让宣夫人仰卧,分开双腿,并不时在腹部推、揉、抚、挤,不大一会儿,羊水流出,胞衣出关,落在灰土之上,内里裹着一成形的男婴,全身灰紫,散发出腐败之气,至少已死一月有余。

宣夫人喝了补药汤补气益血,精神见好,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华佗,有几分感激,几分爱慕。

华佗说婴儿已死一月,是大概估计,但夏侯信以为真,捶胸顿足,大叫:“悔呀悔! 一月前讨捕作乱流民,我下令斩杀380 级,真是报应呀报应! ”

华佗带了酬金,告辞而去。夏侯派了一队兵丁,让郭中郎亲自送他。夏侯为了香火有继,是否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 华佗便难以估计了。

一队兵士相送,华佗好威风! 有盲丐班老头四处鼓吹,又有声威显赫的夏侯司马捧抬,华佗声名鹊起。华佗仍不知此事是神针刘无心插柳柳成荫,更没看破他的险恶用心,反专程拜访,送上礼品,谢谢他的荐举。

神针刘脚腕仍肿胀,医不自治,用药竟不见效,自然心里窝火。华佗来访,他认为是有意羞辱他,愤愤不平,心里说:

靶∽樱鸬靡獾奶! 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