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一章

英布公开宣布反叛后,其部下中少数人有些担心,问道:“大王,我们现在的军队只有两三万人,而天下各地的汉军总数当在百万以上。如此悬殊的兵力,能打赢么?要是皇上现在率大军打过来,我们怎么对付?”

英布淡淡一笑,道:“别担心,我早就想好了。皇上现在年纪已经老了,再说他现在当了皇帝,身子也金贵了,肯定不会以身涉险,亲自率军前来的。在汉朝的将领中,只有韩信和彭越这两个人还可以和本王较量较量,其他的人都不值一提。现在韩信和彭越都不在了,谁还是我英布的对手?要是说起军队的人数,大家想想,当初刘邦才起家时,他才有多少人?他最后不还是打败了兵多将众的楚王项羽么?”

大家一想也是,便放下心来。

一日,英布正在府中与几位心腹将领研究出兵的方案。这时,门房进来禀报说,有一个孩子送来几支竹简,说是有人要他将这竹简务必交给淮南王。说完将捧在手上的几支竹简奉了上去。

英布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几行字:

东取吴,西取楚,并齐取鲁,传檄燕赵,固守其所,大功可成也。

其实这段文字的意思,就是薛公所说是“上策”的内容。英布当时如果按照这个战略方针进行部署,那后来的形势就很难估料了。

英布将竹简看了又看,思考片刻,将竹简随手掷之地下,竟哈哈大笑起来。谓众人道:“不知又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其实就是想将我引入歧途而已。岂料老子身经百战,什么样的战事没经历过,这种雕虫小技又岂能骗得了本王!”

英布果然如薛公所料,选择了“三策”中的下策。他率兵向东攻击荆国,将荆王刘贾逼死在逃亡的路上。而后又渡过淮河,攻打楚国,又大获全胜。于是,英布率领大军乘胜向西推进,与“平叛”的汉军在蕲县(安徽宿县)以西的地方相遇。这次英布的预测并不正确。他所遇到的这支部队的首领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天子刘邦本人。

高帝所在的位置是在庸城,英布的部队开过来时,他正在督促部队加固这个城池的防御工事。高帝站在城头之上,远远地望见英布的大军开了过来,就在他的眼皮之下布起阵来。英布所布的阵法刘邦是熟悉的,那是项羽首创的一套十分实用的阵法。项羽和英布都曾用这种阵法打过很多次胜仗。

英布这时也在阵前观察对方的工事。相距城墙上的刘邦不过五百步左右。这两位原先的君臣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相见,都觉得不免有些尴尬。

刘邦高高地站在城头上,将两手圈成喇叭状,冲英布喊道:“淮南王,别来无恙啊!”

坝矗橇跬こぱ剑⌒一嵝一幔∠氩坏侥憷先思一拐娴赜萸渍骼戳耍∧愀詹沤形沂裁矗俊茨贤酢空媸切埃∥蚁衷谝巡皇鞘裁础茨贤酢恕D悴皇且丫饽愕亩游茨贤酢嗣矗 

昂茫请蘧统颇阄伞S⒔抻肽闼湮迹诟星樯先词と缧值堋U饷炊嗄昀措抟恢贝悴槐。值苤溆惺裁床缓蒙塘垦剑磕阌趾慰嘁撑延陔蓿呱险獠还橹纺兀俊

英布冷笑一声,道:“刘亭长,亏你老人家还好意思提‘兄弟’这两个字!这么多年来,我和韩信、彭越都视你为兄长,为你出生入死,浴血疆场,打了多少硬仗、恶仗。你的大汉江山,还不是全靠我们给你拼出来的?你说,没有我们给你卖命,你能当上皇帝吗?可你呢,一旦坐上了龙椅,立马就变了脸。你把韩信从齐王徙为楚王,又从楚王徙为淮阴侯。就算这样,你还不罢手,竟让吕雉那个臭婆娘把他给害了!你杀了韩信还不肯罢休,你竟又杀了彭越,还丧心病狂地把他做成肉酱送给我们吃。你说你还算是个人么?我看你连禽兽都不如!要我与你这样的禽兽做‘兄弟’,我会羞愧而死的!”

英布骂了一阵,喘了口气,私下对身边的一个弓箭手小声道:“一会儿等我骂开了,你就乘机朝城头上的那个人射上一箭。要是射中了,我有重赏!”

那个弓箭手点点头,退到一边准备去了。

英布清了清嗓门,冲城头上接着开骂:“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要造反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子也要当一当皇帝!有道是: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嘛。你刘亭长能坐龙椅,老子就不能坐上一坐吗!等老子当上了皇帝,我绝不杀你,还让你回老家去当你的亭长,怎么样,老子对你还算仁至义尽吧?”说完大笑不止。

刘邦自当了汉王以来,听到的都是吹捧、赞扬和歌功颂德的话,哪曾听过像这种恶毒的粗俗的还带有人身攻击的语言。更何况这些话是从过去自己手下的一个关系亲密的人的口中说出来的。当时气得他七窍生烟,几近昏厥过去。他本想也把英布痛骂一顿,但他现在已身为天子,要是与英布这样的人站在城头上骂街,岂不是自灭威风,自扫颜面,传出去还不成了一大笑柄?

于是,他冲英布道:“朕不与你去呈口舌之能,现在我的十万大军已严阵以待,朕劝你还是快快投降吧。你只要投降,过来认个罪,朕可以饶你不死,放你一条生路。”

英布听着这话,冲旁边的弓箭手道:“还不放箭,更待何时!”

那个弓箭手应了声“喏”,立刻张弓搭箭,朝刘邦射了过去。

刘邦正打开了话匣,准备对英布发动攻心战术,不防对面居然射过来一支冷箭,他也算久经沙场了,听到箭飞过来的响声,紧急中忙将身子一偏,这支箭便没有射中心脏,而是射在了左臂之上。

这一下刘邦更加愤怒了,他拔出箭,着人将伤口包扎了一下,立即亲自出面部署兵力,决心与英布的叛军决一死战。他要活捉这个叛贼,将他五马分尸,以解心头之恨。

其实刘邦当时并不知道,射他的这支箭其实不是一支普通的箭,它是浸过毒的。

汉军与英布的“叛军”随即展开了大战。当时英布的军队只有两万多人,而汉军有十万之众。兵力比较悬殊。尽管英布亲自率军冲杀,其手下的将领打得也很勇猛,但毕竟敌众我寡,单拳难敌双手。经过两天两夜的浴血厮杀,英布的兵马死伤过半,已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英布的很多亲信,都在混战中死去,包括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二驴子。

二驴子死的时候,英布不在旁边。据说他最后的一句话是说他对不起淮南王,说他不该找来帚儿,为淮南王招来了祸端。英布听传话的人将这句话说完,久久没有吭声。

二驴子虽不算是忠厚之辈,但他对英布还是忠心耿耿的。自从出了赫贲的事以后,二驴子就知道那次那个算卦的老者的话真的应验了,这个帚儿还真是个不祥之人。而这个人就是自己带进王府之中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二驴子坑了淮南王。就在英布正式宣布起义后,他悄悄地将帚儿引出王府,带到自己家里,用一根绢带将她勒死了。他知道这个女人不能再留了,可淮南王又舍不得杀她,于是只好瞒着淮南王把她结果了。

战斗越来越惨烈,淮南军的伤亡越来越惨重,英布见大势已去,再纠缠下去势必会全军覆没,便带着护身的一百多人冲出重围,渡过淮水,往江南方向逃去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