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二章

高帝刘邦自登皇位以来,该赦的赦,该封的封,该赏的赏,该调整的调整,三下五除二,很快将天下安定了下来。那工作效率是没得说的。等到天下大大小小的诸侯王都安排妥贴以后,他让朝廷发了一个通知,让所有的诸侯们立马“之国”,也就是各自回到自己的封地去,该干嘛干嘛,别都在京都大眼瞅小眼地干耗着,闲久了那还不生出事来?。

大伙儿接到通知,不敢久留,带着自己的妻儿老小各奔东西,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任去了。英布也不例外,他于汉六年年底回到了淮南国。

在刘邦搞的这次“开国大封赏”活动中,英布早已是淮南王了,无需再封,也无法再封。高帝只好在“赏”字上做些文章,在经济上对英布作了一些补贴。英布回到六县后,就拿这笔“奖金”重建了一座“淮南王府”。

新的王府自然是相当的气派豪华,其中的建筑结构基本上是仿皇宫的,只不过规模小一些罢了。英布每每从外面回来,只要一进王府的大门,一种男人的成功感、成就感便在心中油然而生。回想起当初与英仲一道走进六县县衙时内心惶恐不安的情景,英布不禁哑然失笑起来。那时候就算做梦,也不曾想到会有今天的辉煌。

豪华气派的新王府固然不错,但住久了也就没有新鲜感了。而且住着住着英布便觉得有些空虚无聊。他的这种情绪最先是被二驴子发现的。

自从英仲被杀、梢子出走之后,二驴子便成了英布身边最亲近的人了。二驴子现在是淮南国的内史,这个职务可不小,大约相当于现在的省委常委兼秘书长。

二驴子是个精明人,他发现这座王府虽好,但对于王府的主人来说,还是缺少与之“配套”的“软件”。英布那一次从六县被项声、龙且打败后,只带了几十个亲信随从逃了出去,而他的那位一身白肉的吴夫人和小少爷都被楚军杀死了。此后,因战事频仍,东奔西跑的,也就没有顾上再娶。初归汉时,刘邦曾送了一个不错的侍女给他,但英布总觉得她的身上有着刘邦的影子和气味。有了这样的心理障碍,他便对这个女子失去了兴趣,基本上不去动她。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英布眼下还是属于“单身贵族”。

就像是看病一样,重要的、困难的是“诊断”。只要“诊断”对了路,“治疗”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然而,如今操办这事也不像以前那么简单了。英布如今是正儿八经的坐镇一方的诸侯王,他的婚姻大事必须讲究个门当户对。未来的淮南王后必须出自名门。而像二驴子这样的人,名门大户是进不去的。就算进去了也轮不上他说话。

物色王后于二驴子来说是没戏了,但他完全可以在新的王后入府之前为淮南王物色一个侍妾,作为替代品,以解决淮南王生理上的需要。对像淮南王这样身份的人来说,正妻王后往往只是政治方面的需要,是一个摆设。而真正经济适用的,却是那些出身贫贱、没有什么身份和来头的小妾。这个阶层的人群二驴子比较熟悉,而且,牵线搭桥,拉拉皮条这类勾当,于二驴子来说,也算是他的强项。

没多久,二驴子便从他的远亲中,找到了一位名叫帚儿的姑娘。

帚儿的家住在淠河边。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住在淠河“上”。因为她家是渔民,是住在船上的。按说,渔民们因为日晒雨淋的原因,一般皮肤都偏黑,身材偏矮。帚儿却不。她的皮肤又白又嫩,在渔民圈子里,显得十分另类和戳眼。帚儿不仅皮肤白,身材也好,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几片粗麻布的衣裳几乎裹不住她那熟透了的身子。尤其令人心动的是她那两颗黑葡萄般的眸子,成天里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困惑和好奇,扑闪扑闪的,让人一见之后,再难忘怀。

这一天,英布坐在府中正在喝闷酒,忽见二驴子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按说,进入王府内室是需要通报的。但二驴子属于“亲信”之列,来去比较自由。

二驴进门之后并不说话,只是冲着英布傻乐,把英布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英布心里正烦,于是沉下脸道:“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二驴子似乎并不惧怕,仍旧皮笑肉不笑地道:“当然有事。”

吧妒拢焖担 

靶〉挠屑枚飨胨透笸酢!

英布没好气地瞅瞅二驴子,鼻子哼了一声,道:“你能有什么好东西?”本想将他喝退,但想了想又道:“拿来瞧瞧吧。”

二驴子“嗳”了一声,冲门外招招手,便见一个婆子领着帚儿走了过来。

英布抬眼瞥了一下,眼光便定了格,再也离不开了。

八锏模拐媸羌枚鳎 庇⒉忌斐銎焉劝愕拇笫衷诙孔幽钥巧吓牧艘幌拢挚笞煨α恕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