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章

英布虽说是已经立为“淮南王”,但淮南国的大半地方还在楚军手里。也就是说,刘邦实际上是拿项羽的一些地盘“封”给了英布。这些地盘,如果英布能拿下来,就是他英布的;如果拿不下来,他这个“淮南王”仍然还只是个虚衔。

汉五年,英布命令一支部队攻入九江,很快拿下了好几个县城。使自己在“淮南国”的版图上有了一块“红色根据地”。同时,英布的节节胜利也有效地牵制了楚军的有生力量。

这时,韩信、彭越、田横等在梁地(河南商丘一带)与楚军作战,打得很顺手,使一向自以为是、以“天不怕地不怕”著称的西楚霸王项羽胆战心寒,终于同意与汉王订立“和平盟约”,将天下以“鸿沟”为界,东归项羽,西属刘邦。

盟约签订后,项羽以为天下太平、万事大吉了,一身轻松地带着队伍吹着口哨往东而去,准备好好地享受几年安定太平的生活了。

打仗打了多年,刘邦也打怂掉了,本来也想回西边过一过花天酒地的日子,可谋士张良认为,眼下是彻底打败项羽的最佳时机,万万不可错过。他对刘邦说:“人生中有些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必须紧紧抓住。一旦错过了,就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刘邦在这个时候便表现出与项羽截然不同的风格。要是项羽,肯定对张良的建议不屑一顾,他那刚愎自用、外刚内怯的性格决定了他会再一次失去统一天下的历史机遇。而刘邦则不同,他冷静地考虑了一下张良的建议,觉得大有道理,眼下确实是他彻底击败楚军的绝好时机。于是会合齐王韩信、建成侯彭越,准备大举进攻楚军。

这时,英布给汉王写了一封信,说是他有一个妙计,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让汉王暂且驻军不要动,等他的好消息。还有一事请示,那就是他在运用这个计谋时,可能要超越自己的权限表态,请汉王授他临机独断、便宜行事之权。

汉王知道英布虽然偶尔爱忽悠忽悠,却不是一个爱说大话的人,他既然这么说,肯定不会使自己失望的。于是答应授权,自己按兵不动,静待佳音。

英布的所谓“妙计”,其实就是又一次的“离间计”。

英布当年在楚军中的时候,与现在驻扎在九江的大司马周殷关系相当密切。现在虽是两国交兵,各为其主,但彼此心里并无恶感。英布觉得,要是自己与周殷交手,周殷可能不是对手,但“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但如果能说服周殷叛楚归汉,那情形就大不一样了。那样一来,敌我双方的势态将发生根本的变化,楚军的根基将受到动摇。当初要不是随和说服自己叛楚归汉,现在汉军恐怕都已经灰飞烟灭了。于是,英布打定主意,决定去当一回“说客”。

英布带着刘贾,乔装成商人,混进了楚军大营。当时周殷的主力驻扎在九江的舒城一带。

这一日,周殷正在帐中闲坐,忽听帐外卫兵进来禀报说有两位商人自称是周将军“故人”,前来求见。周殷暗忖,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经商的“故人”,这两个人在这硝烟弥漫、战火不熄的年头前来拜访,怕是有些来头?心想不管是些什么人,见见再说。反正生杀予夺的大权是握在自己的手里,又何惧哉!于是传令:“带进来!”

不一会,英布与刘贾在卫兵的押解下进了来。英布一见周殷,双手一揖,道:“周兄别来无恙乎?”

周殷一见竟是英布,不禁大惊失色。心想这狗日的也太胆大了。如今两国交兵,彼此之间已是生死对头,他怎么敢擅闯楚营?现在只要我做个手式或是使个眼色,眼前这二人立马便会成为刀下之鬼。想是这么想,但人家既然坦然地来了,自己如果在这种时候杀了人家,便显得自己的小器和狭隘,势必会见笑于天下。于是冷下脸,道:“你怎么来了?”

英布嘻皮笑脸地道:“想你了。你不来看我,我只好来看你了。”

周殷道:“你这种时候来,想必是有什么要事相告?”

英布点点头,道:“我原本也不想担这份风险过来。但一想,这时候不来,今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周兄了。”

周殷听了这话,有些不解,道:“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英布故作惊讶地道:“难道周兄对当前天下的形势都不了解?”

周殷叫英布这几句话忽悠得越发糊涂了,道:“怎么讲?”

英布从容地道:“眼下天下大势,是汉兴楚落。汉王广施仁义,得道多助,受天下诸侯和黎民百姓的拥戴,率百万雄师,势如卷席,取天下只在朝夕之间。而楚王则刚愎自用,失道寡助,致使领土越来越窄,兵马越来越少,士气越来越低落。楚王身边的文臣武将们都与他离心离德,纷纷在各作各的打算,寻找退路。而周兄你居然还蒙在鼓里,还在幻想着楚军会胜利,还在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封妻荫子。殊不知汉王已会合韩信、彭越等几路大军不日就要掩杀过来。按眼下的军事局势推算,我想用不了几个月,你的这点人马就会全军覆没。你老兄的下场也是可以想见的。所以我才冒着风险跑来与你一见,也算了却了咱们的兄弟情分。”

周殷叫英布的这番话忽悠得有些迷糊,半晌不能一语。

英布见周殷已着了他的道,乘势开导道:“周兄,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天下形势已是如此的明朗,稍有头脑的人都懂得权衡利弊得失。常言道:良禽择林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你又何必非得在项羽这一棵树上吊死,为这个不仁不义的人去当殉葬品呢!”

周殷叹了一口气,脸色灰白。

英布又说:“汉王是十分爱惜人才的。你看我投奔汉王时只带了几十个人,汉王当时就立我为武王,现在又立我为淮南王。可见汉王这个人胸襟宽广,思贤若渴,重然诺,守信义。只要周兄能弃暗投明,叛楚归汉,一定会得到汉王的重用,你将来肯定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的。你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等你在战场上成了俘虏再后悔,可能就来不及了。请周兄三思!”

周殷又想了好一会,才道:“你到这儿来,汉王知晓么?”

英布点点头,道:“当然。汉王授权与我,让我临机独断,便宜行事。”

周殷脸上开始有了血色,冲英布揖了揖,道:“好吧,我这把老骨头可就交给老弟你了。”

英布闻言大喜,道:“好说好说,今后咱们兄弟就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