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七章

梢子骑着快马一路南行,没两个时辰已跑了二百多里,进了群山腹地之中。这时,他忽然感到腹中十分饥饿,细一想,今天只顾与英布理论,连午饭都忘了吃。于是下马在一山脚的拐角处找到几间草庐,想寻点吃食充饥。

梢子推门进了去,发现屋里空无一人,便在灶台上找到几个芋头,拍了拍灰土,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正吃得开胃,忽听到一声咳嗽声。梢子闻声望去,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干瘦老者早已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梢子脸上红了红,道:“对不起,我肚子太饿了,见屋里没人,便偷吃了您的芋头。不过,我可不是白吃您的,我可以给您钱。”说完掏出几枚秦人的铜钱递了过去。

老者并未伸手去接梢子的铜钱,只是笑了笑,道:“吃了也就吃了,还给什么铜钱。‘钱’这东西在这儿没处花,就像路边的石子草芥一样等于废物的。”

梢子又红了红脸,他不知该说什么了。

罢馕缓笊闶谴幽亩囱剑俊

梢子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便说:“我是从虞地来的。”

老者道:“你说谎了后生,你不是从虞地来的,你是从六县来的。”

梢子心里暗暗吃了一惊,急问:“何以见得?”

老者抚须嘿嘿一笑,道:“你衣服上溅的白泥浆,方圆三百里内唯六县城中才有。老夫猜得对否?”

梢子见瞒不过,只得点点头。

老者又问:“这位小友,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傲易约阂膊恢馈!鄙易犹玖丝谄溃骸笆分耍叩侥乃隳模嬖蛋伞!

老者想了想,道:“小友若不嫌草庐简陋,不妨在此小住几日如何?”

梢子闻言大喜,道:“若蒙老伯收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老伯在上,请受晚辈一拜!”说罢双膝跪下,向老者拜了几拜。

老者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既愿留下,咱们便是一家人了。有道是:‘家无常礼’,用不着这么麻烦的。”

晚上,老伯解下挂在墙上的一只烟熏了很久的野兔扔入锅里,又熬了一罐山药粥,并取出一坛陈年好酒,招待梢子。

这一老一少二人围着火塘而坐,吃肉喝酒。老者不吭声,梢子便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喝了一会,老者终于开口了:“这位小友,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你出个字,待老朽与你拆拆如何?”

昂冒『冒。 鄙易酉耄墒裁匆脖认裣衷谡庋谱徘啃?墒歉贸龈鍪裁醋帜兀克衷谄惹邢胫赖模怯⒉嫉拿恕S谑牵阌檬种铬醋啪圃诎讣干闲戳烁觥坝ⅰ弊郑ㄇ赝骋惶煜潞螅ㄓ玫淖痔迨亲椋

老者将这个“英”字仔细端详了一会,笑了笑道:“‘英’者,花也。推而言之,又可指英雄、英杰、英豪、英才。你这个‘英’字,上面是‘草’,中间是个‘人’字。如果这个‘人’字的头写得粗重些,便成了甲骨文的‘天’字。下面是两条直立的腿。”老者呷了一口酒,问道:“你是给自己算还是给他人算?”

梢子道:“给一个朋友算。”

澳阏馕慌笥殉錾砥都蛘咚凳浅錾聿菝АK运耐飞嫌凶挪莞怠K且桓龆ヌ炝⒌亍⒆莺崽煜碌暮澜苤俊P∮眩宜档亩圆欢裕俊

岸裕粤耍∧幼沤病!

罢飧鲎值牟幻钪υ谟谡狻恕窒旅娴牧教跬取R簿褪撬的愕呐笥言诼沂乐惺歉鲇⑿郏梢砸揽苛街至α浚橇街至α恳惨揽克H欢坏┨煜绿搅耍饬街至α恐杏幸恢植辉诹耍钦庵屑涞摹恕慊崾ブС牛突岬瓜吕础!

笆敲矗吭趺椿嵴庋兀俊

罢馐翘煲狻!

澳怯忻挥惺裁雌平庵兀俊

懊挥小U飧鋈艘胗涝读⒂诓坏怪兀ㄒ坏那榭鼍褪翘煜乱恢狈渍幌ⅲ涝恫灰窒袂鼗誓茄煜乱煌车木置妗6庵挚赡苁翘√×恕:慰觯翘煜戮镁貌荒芡骋唬杳癜傩湛删鸵つ昃苷秸啵鸭烊樟耍∧强梢彩悄闼幌M陌桑俊

梢子没有吭声,他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老者将梢子的酒盏里添满了酒,低声道:“你的那位朋友就是九江王吧?”

梢子惊愕地盯了老者一会,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老者叹了口长气,道:“他走错了一步棋啊!他是不该叛楚投汉的。他不叛楚,项王也取不了天下,刘、项之争将永远是一盘和棋,他也可以当一辈子的九江王;可他如今叛楚归汉,天下形势可就大变了。汉王有了九江王相助,如虎添翼,取天下是早晚的事。一旦汉王得了天下,他还留着九江王干什么?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九江王难逃此运也!”

笆俏液α怂 鄙易右咽抢嵫燮沛丁!拔也桓萌盟菏沟模 

老者抚摸着梢子的头,道:“孩子,不必过于自责。这是天意。他命中该有此劫的。当初我给他相面时,说他当‘刑而王’,其实只说了一半。当他转身离开时,我见他的背上有一根反骨。便知道他最后会自断前程,是难得善终的了。”

梢子闻言一惊,问:“这么说,您就是——?”

老者点点头:“老朽姓姬。”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