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义帝被杀的消息传出去后,天下舆论沸沸扬扬,为之哗然。人们虽不知是项羽指使英布所为,但不少诸侯认为项羽嫌疑最大。其一,义帝死了项羽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从老二变成老大了),因此,他最希望义帝彻底消失;其二,纵观天下,除了楚王,哪一个诸侯王也不敢(当然也没必要)擅自打义帝的主意。

项羽擅杀义帝的猜测引起了天下的共愤,很多人由此事联想到不久前的分封,觉得由项羽主持的分封甚是不公,这个人只顾他楚国的利益,完全没有把其他诸侯国放在眼里。

成安君陈馀乘机在诸侯中散布抨击项羽的自私行为的言论。他说:“项羽身为天下主宰,私心太重,处事不公。他把不好的贫瘠的土地全都分封给以前的正宗的诸侯王,而把最好的地方留给自己(以权谋私),把较好的地方分封给自己手下的亲信大臣。还把原来的诸侯王从原有的封地上赶走,这是不仁不义不公不道的无耻做法,天下人都应该站出来反对抗议!”

成安君在诸侯们的心目中还是德高望重的。他这么挑头一煽动,果然有不少诸侯王出来反对楚王。首当其冲的是立有不少战功却未能封王的田荣。田荣发兵赶走了项羽封的齐王田都,又将畏惧项羽的原齐王田市杀死,然后自立为齐王,并兼并了三齐的土地,成为独立的、威震一方的、根本不听项羽“招呼”的危险势力。成安君陈馀在田荣的支持下,自作主张从代地迎回了原来的赵王歇,让他复辟,重掌大权。于是赵王又立陈馀为代王。尤其要命的还是那个汉王刘邦。他并没有按项羽的意思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地呆在巴蜀之地,种种花,养养鸟,喝喝酒,打打牌,颐养天年,而是不甘寂寞、气势汹汹地挥师西进,卷土重来,收复了三秦之地,几乎把关中所有的地方都蚕食了据为己有。

项羽这下坐不住了。他非常愤怒。他想不到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敢旗帜鲜明地跟他叫板。这还得了!他既然能联合天下诸侯打败不可一世的强秦,难道连几个捣乱的小子都治不了了?于是,他开始调动兵力,向北攻打齐国。他想擒贼先擒王,打蛇先打头,他要先给田荣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杀一儆百,让天下人都看看跟他项羽作对会是个什么下场!他觉得第一战一定要又快又狠,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于是,他想到了英勇善战、攻无不克的九江王英布。他立马给英布写了一封言简意赅的短信,让使者快马送往六县。信的内容是令英布立马率部前来助他攻打齐国。

时过不久,派去的使者回来了。让项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一惯唯他马首是瞻的九江王竟推说有病不肯前来,只给他派去了一个部将带了两三千人去敷衍一下。

项羽听了使者的回复,气得将案几拍得山响:他奶奶的!这小子怎么了?竟敢跟老子阳奉阴违!这不反了他了么?这小子难道是吃了豹子胆了么!

项羽当然不知道,这个一直被他视为心腹的爱将,其实早已烦透了他的颐指气使,指手画脚,早已不将他当“老大”看了。

项羽生气归生气,愤怒归愤怒,毕竟这个惹他生气的英布人在九江,远隔千山万水,他再生气再发火也是枉然。何况眼前就有几个胆敢公开跟他挑战的家伙亟须教训。在这种时候,他不可能分散兵力腾开手去整治英布。何况英布表面上并没有和他抓破脸皮——他毕竟还是派了几千人来应付了嘛!

忍了!不想忍也得忍。尽管这么做对于不可一世、气量狭乍的项羽来说是件相当困难的事。

这件事过了不久,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让项羽更是火上浇油。

那是在第二年春天,汉王刘邦率五路诸侯(常山王、河南王、韩王、魏王和殷王)的军队,共五十六万人,向东讨伐楚国。项羽得到这个消息,甚为震惊,一边命令现有的部队继续攻打齐国,一边让人十万火急地赶去九江,令英布速速出兵救援。

可是让他再一次想不到的是,这次英布又是故伎重演,不仅自己称病不来,甚至连一人一马也没发过来。

这次项羽对英布不光是生气愤怒,而是彻底绝望了。原来这小子跟我压根就不是一条心,他眼里已完全没有我项羽了!于是连续几次派使者到九江去责骂和训斥英布,并要求英布立即到他那儿认错陪罪说清楚。

英布知道自己现在是把项羽彻底得罪了。他知道这也是迟早的事。他现在是九江王了,是一个诸侯王国的最高领袖。在那个“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的动乱时代里,一个王国的安危存亡主要是看它的武装力量的大小强弱。他不能拿自己那原本就远远不足的那一点家底让项羽去满天下地去折腾,去抖威风,今天打张三,明天打李四的。如果自己这点人马还在,他还是九江王;如果哪一天他手下的这些兵马不在了,那他英布还会是什么?那他就还是英家洼的那个“八斤”了!当初怀王让宋义当上将军,结果让项羽杀了取而代之。按理,怀王是有责任也有权力降罪于项羽的,但项羽手握重兵,杀气腾腾,怀王又岂敢惹他?结果只好按项羽的意思出牌,重新任命项羽为上将军。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原本就没有什么“规矩”。规矩都是强者们订下的,当然最终也是由强者们打破的。而所谓强者,他既不是天生的,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就说秦国吧,春秋时并无多少势力,可到了战国晚期不得了了,先后兼并了六国,一统天下。可现在呢,又让别人给灭了。当今天下,要说势力强大,当然要数楚王。可这个人会永远这么强大,永远天下无敌么?未必。他英布要看看再说。因此,在天下大势尚不明朗之时,他不想和项羽绑得太紧,但也不想立刻就和他翻脸。而且,他知道楚王眼下正在火头上。在这种时候,他还是敬而远之、保持一段距离为妙。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