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英布在他的少年玩伴中,有一个好朋友,大名叫英长(音常),小名叫梢子(可能在家排行老幺)。若是论辈份,当是英布的小叔叔。英长与英布同岁,但个头要比英布矮半个脑袋,看上去要比这位侄儿小两三岁。

英长的身体发育得并不好,个头一点也不“长”;但他的智力却发育得非常好。聪明伶俐,记忆超常,小小年纪,一肚子“幺二三”,眼一眨一个鬼点子。

这一对叔侄在英家洼的少年中可是小有名气的。一文一武,一刚一柔,一阳一阴,生理和性格的反差使他俩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重要,这种感觉使他俩成了生死不负的莫逆之交。

英布从里长家出来后,便找到了梢子,将自己被坑的事以及怀疑对象告诉了他。梢子说,这事好办,交给我吧。

傍晚时分,梢子让英布去请二驴子喝酒。英布有些不解,但他知道梢子肯定已经找到了整治二驴子的主意了,他对梢子的智商是深信不疑的。于是,便乐颠颠地去了。

二驴子家住在街外的一条小巷子内。英布的登门,让他小小地吃了一惊。

吧易忧肽闳ニ液染啤!庇⒉妓怠

二驴子朝英布脸上瞅了又瞅,心想:有这等好事?这顿酒怕是有些凶险(此时还不能说是“鸿门宴”,因为鸿门宴事件发生在17年后)!他俩该不会联手跟我打架吧?转过来一想,打就打呗,谁怕谁呀!尽管英布有些蛮力,但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就打架而言,梢子的力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而二驴子此时已经十七岁了。一个十七岁的青年对付两个十二岁的毛孩子,就算赢不了,谅也吃不了多大的亏。更重要的是。二驴子因为有手脚不干净的毛病,从小到大,都是在别人的拳脚下挨过来的。他虽然主动打人不怎么在行,但就挨打方面来说,是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的。因此,一般的小场面他都能从容应付。二驴子明知梢子这个人有些“鬼火”,但他还是想看看他们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

二驴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跟着英布去了。

让二驴子始料未及的是,梢子还真地在家准备了酒食。而且,下酒菜居然还有一只油乎乎的大公鸡。在那个粗粮都难得吃饱的年代,油焖公鸡通常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

当喷香的油焖公鸡端上桌的时候,二驴子什么也顾不上去想了。三人围坐在一起,吃鸡,喝酒;喝酒,吃鸡。你敬我,我敬你,其乐也融融。就像四百多年后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拜一样充满了兄弟情谊,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酒足鸡饱之后,二驴子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道:“梢子,你这鸡焖得还真够意思,太好吃了!”

梢子谦虚地说:“谁焖还不是一样,主要是鸡好,身大肉多的,有嚼头。”

澳睦吹模磕懵杌崛媚阍鬃约业募Γ客档陌桑俊倍孔右槐咛扪溃槐呗痪牡匚省

笆峭档摹!鄙易永侠鲜凳档爻腥稀

懊皇露!倍孔永斫獾匾恍Γ剩骸八业模俊

澳慵业摹!鄙易踊卮鸬馈

笆裁词裁矗愀詹潘凳裁矗俊倍孔幽源罅恕!拔壹业模浚 

胺匣埃〉比皇悄慵业摹R桓陕锴肽愎闯裕 

二驴子懵了:“你是说咱们刚才吃是的我的那只斗鸡?”

笆前。庥惺裁雌婀值模 鄙易右斐F骄驳氐馈

英布心里那个乐呀,真是乐开了花。但还得强忍住笑。于是装出很平淡的口气道:“你出鸡,我们出酒,还要帮你宰,帮你洗,帮你焖。咱们打拼伙,你一来就让你吃现成的,而且鸡腿、鸡胸脯那些好肉都尽你先吃,你觉得还有什么不公平的么?”

澳悖忝恰倍孔悠盟挡怀龌袄础U庵还Γ撬袅俗娲奈迥兜兀樟艘桓鼋鸨焕吹娜ΑK丫钒芰巳嘀欢芳Γ思甘揭硬凰担勾丛炝巳囟芳α肽晖ǔ圆话艿睦芳吐肌K敬蛩憬窈缶涂克魑鄙懒恕R簿褪撬担丫闪怂囊率掣改负蜕娴囊揽苛恕6衷冢庵徽轿薏皇ぁ⑺蚺摇⒛苋盟崴傻刈呱稀胺⒓抑赂弧敝返摹罢郊ν酢保尤槐徽饬礁雒⒆拥弊髌胀ā叭饧Α痹桌闯粤耍约壕尤槐幻稍诠睦铮哺懦缘糜凶逃形叮烁卟闪遥感Ψ缟蠛沽芾欤∠胂胝媸瞧啡艘玻

其实他在“赴宴”的路上,对八斤和梢子将如何对付自己,考虑了许多种可能,并就这些“可能”在脑子里制定了相应的化解和对抗预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文打官司武打架,随他们怎么折腾,他自信都可以从容应对。只是他唯独没有想到他们会在他的这只“斗鸡”上打歪主意,而这只鸡正是他的“死穴”。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自己今天已经栽在这两个黄口小儿的手里了。眼下只好打碎牙往肚里咽,装作满不在乎,好歹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于是二驴子强笑了笑,大手一挥,道:“吃了就吃了,过几天我再出门买只更凶的回来。八斤,我偷了你的酒,你和梢子偷了我的鸡,咱们扯平了。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和谁过不去了,好不好?”

英布笑笑,道:“好说好说。”

二驴子走后,英布道:“梢子,你这招够阴的,这只鸡可是他的半条命!”

梢子笑笑,道:“对二驴子这号人,就得来狠的,否则他不长记性。”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