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章

战国晚期,秦二十三年。

此时,距秦始皇统一天下还有三年时间。

六(lu)县(现为安徽省六安市)英家洼。

英家洼是六县县城外的一个小集市,有一条大约半里路长的肮脏破旧的小街,住着几十户人家,其中“英”姓的占一半以上。

英家洼的里长(相当于现在的村长或街道居委会主任)英仲传话让街头酿酒的的堂兄英沙送一坛好酒到他家里来,说是家里来了贵客。传这话的时候,正赶上英沙有事脱不开身,只好让自己十二岁的儿子“八斤”去送。八斤刚生下来时块头挺大的,英沙拿秤称了称,足足八斤三两重,于是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乳名。八斤虽说只有十二岁,但从小机灵过人,且很有一把蛮力和“狠劲”,打起架来,一般十四五岁的孩子都不是他的对手。在同龄的孩子们的眼中,八斤俨然已是“老大”级的人物。

这位八斤后来起了一个正规的姓名,叫英布。

英布扛着一坛酒出了门。没走多远,就见街中心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大簇人,像是出了什么事端。英布原本就是个好热闹的孩子。巴不得街上出点什么事让大伙儿乐乐。于是,他将酒坛放在街边的一个角落里,自己挤进人群,伸头一看,原来这些人是在赌斗鸡。

斗鸡当然也很有看头,这种机会岂容错过。于是英布煞有兴趣地将一场厮杀得天昏地暗的斗鸡看完。

英布回到放酒坛子的角落,发现地上有些湿渍。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揭开坛子的盖看了看,里面的酒倒是并未见减少。于是扛起坛子,正要走,忽见二驴子没来由地冲他点点头,皮笑肉不笑地道:“八斤,走好啊!”

英布没有搭理他。这个二驴子是个混混,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坑蒙拐骗,有时手脚还不干净,是个下三烂的角色。

英布将酒送到里长英仲家里,但见英仲正在厅堂上陪着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头已经开吃了。那老头虽说是一身的病态,但双目却炯炯有神。他那目光要是盯着你看,会令你不寒而栗。

英布将酒坛子放下,对英仲道:“七叔,我爹有事来不了了,让我来给您送酒。”

英仲面有不悦之色,道:“你怎么才来!我都等老半天了!”

英布吱吱唔唔地道:“对不起,七叔,刚才有点事耽误了一会。”

英仲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就是贪玩!”说着把酒碗推过去,道:“来,给七叔倒一碗尝尝。”

英布揭开坛盖,给英仲倒了一碗酒。

英仲端起来,深深喝了一口,突然“噗”地一下吐了出来,厉声叫道:“你这是什么酒,怎么一股子黄泥浆子味!”

英布吃了一惊,忙自己端碗呷了一小口,果然不是味。

英布脑子嗡地一响,忽然想起刚才在街上放酒的地上发现的水渍以及二驴子那诡异的笑脸,心里顿时明白,肯定是着了那厮的道了。忙道:“七叔,实在对不起,是我弄错了,我这就给您换去。”言罢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那老者站起来叫了一声:“等等!”

英布有些困惑,傻傻地看着这老者,不知道他要干嘛。

老者离座下来,踱至英布身旁,朝英布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笑着对英仲道:“这孩子的骨相、面相都有些奇特,将来恐非池中之物也!”

笆敲矗坑惺裁雌嫣刂Γ克道刺!

罢夂⒆由没⒛俊⒒⒚迹ū牵冢馐峭蚶锾粢坏墓笙嘁玻 

罢饷此担颐怯⑹弦鋈肆耍 庇⒅俸芫欤实溃骸澳此椿嵊卸啻蟪鱿ⅲ俊

叭羰撬簧娴妇兀侠鲜凳底鋈耍舅牟鸥桑笾驴勺龈鱿亓钋Х虺な裁吹摹!崩险叱烈髯诺馈!暗羲床豢习卜郑骷榉缚迫胗苄蹋蚯俺涛蘅上蘖浚 

笆敲矗磕怯帜茉跹俊

老者蹙眉凝思一会,道:“出将入相,有王侯之份!”

英仲笑了笑,道:“先生真会说笑!”

老者摇了摇头,正色道:“绝非戏言。”

英布见二人说得严肃,忙将英仲扯过一旁,问道:“这人是谁?”

八剑浅钣忻南嗍浚Ю舷壬5苯裉煜拢邓忝嗝妫挥谐牧恕!

澳撬滴矣小鹾钪荨裁匆馑迹俊

澳蔷褪撬的憬从锌赡芊馔醴夂睢!

巴鹾罡勖橇氐南亓钅母龃螅俊

英仲笑了,道:“与王侯比,那小小县令算个俅!”

姬先生去后,英仲专程跑到英布家中,与英沙道:“姬老先生说了,你家八斤将来可了不得的!你要让他念些书,识些字,不可误了他的。”

英沙挠了挠头,道:“那些哄人的话你也信?再说,我们现在肚子都弄不饱,哪还有闲钱供他念书?”

英仲想了想,道:“我们英氏出个人不容易,这样吧,八斤念书的钱我来出如何?”

英沙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好事,自然连连答应。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