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大难临头济南伏法 第 5 节 太后震惊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节 太后震惊

李莲英打探到安德海出事后,西太后怒不可遏,她有回天之力吗?

密旨拟好了,恭亲王奕诉马上派心腹将密旨送出去。小皇上长长舒了一口气,可他发现几位大臣似乎还有话要说,便询问起来:

“李师傅,有话尽管说。”

李鸿藻看了看文祥和宝金,他们俩用目光在鼓励着自己,似乎让他当代表,便不再犹豫。

“皇上,小安子这几年来专横跋扈,贪赃枉法,据悉他在宫外盖了个豪华的安宅,依老臣之见,既然责令丁大人稽查小安子并就地正法,就应该查抄小安子的府邸,以查到有力证据,公布于众。”

“说得好!”

恭亲王奕诉连声附和李师傅的建议。小皇上丝毫也没有犹豫,他马上命文祥通知荣禄,当晚就抄小安子的家。李鸿藻起拟谕旨,文祥带着圣旨到了荣禄的家。

荣禄其人,前面已经介绍过。早先他与西太后有过一段恋情,可心爱的兰儿偏偏进了宫,一步步坐到了太后的宝座上。起初,荣禄对西太后并没有什么奢望,一个是臣子,一个是太后,他们是没有可能做夫妻的。

可小安子的出现,改变了荣禄的思想。西太后二十七八岁守寡,她正值青春年少,深夜人静之时,难免有思春的情绪。体贴入微的小安子全看在眼里了,他千方百计排遣主子的难言之苦,练就了一套过硬的指功,算是给西太后填补了一些缺憾。但毕竟指功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西太后越来越强烈的要求,她有时急不可耐,辗转反侧,十分痛苦。

在这种情况下,安德海大胆地提出让侍卫总管荣禄秘密进宫侍奉西太后。西太后入宫后,始终都没能忘怀少女时代钟情的“荣大哥”,经小安子这么一提,她便心花怒放起来。

荣禄虽已妻妾成群、儿女成行,但他心底深处也只爱兰儿一人,平日里他装作没事儿似的,对妻体贴备至,对妾娇惯无比,可无人处,他常常暗自感伤。每次进大殿,他跪在地下向自己年轻时候挚爱的女人磕头,而那个女人一丝笑容也没有,坦然地接受他的行礼,冷冰冰地说一句:

“免礼平身!”

荣禄每次退朝回到家里,他的心里都非常难过,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若兰儿不是太后,不是当今天子的亲娘,哪怕她嫁过人,如今守寡了,荣禄非娶她不可。嫁过人又不是什么过错,只要爱她,是不在乎这些事的。

可是不能,天下没有太后改嫁臣子的先例,就是早年顺治帝的生母庄妃改嫁多尔衮,那多尔衮还是顺治皇帝的亲叔叔。皇嫂下嫁皇叔,不知招来多少人的非议,更何况自己不是皇叔,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臣子呢。

荣禄没敢奢望自己有一天会得到西太后,是安德海给了他这一艳福。

安德海找到了荣禄,告诉他马上秘密进宫,荣禄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到了西太后的寝宫, 谁知等待他的竟是美人甜梦。 压抑多年的情欲一下子崩裂了,他与“兰儿”——西太后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从此以后,小安子每隔一两天,便秘密带荣禄进宫。那些日子里,荣禄似升到了仙境里,他十分感激安德海。

可好景不长,不久,东太后可能有所风闻,安德海再也不敢来找荣禄了。荣禄十分苦恼, 本来, 对西太后的渴望只是一种心理要求,压抑了很多年,只是梦中“私会”兰儿,实际生活中,他是臣子,她是太后。荣禄早已断了重新拥有“兰儿”爱恋的念头,可小安子偏偏又挑起了他的欲望。这些日子以来,心理上的渴望变成了生理上的渴望,似乎一日不见西太后,不和她亲切一番,心里就空落落的。

左想右盼,也不见该死的小安子来,荣禄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只好主动去找安德海。此时,安德海也怕主子的风流韵事被人发现,所以很少再来约荣禄了。今天,荣禄终于沉不住气,主动来找自己了,安德海非摆摆架子不可。

“安公公请留步。”

荣禄追了上来,安德海一见荣禄那份神情,便知道他有所要求。安德海双眼笑眯眯的:

“荣大人,有事吗?奴才还要回宫呢。”

荣禄心中不由得生火,什么“有事吗”,你个小安子不是明知故问吗?没事儿谁来找你这个阔人。但此时他不能发火,因为他正有求于安德海。

“安公公,太后这几日安好吗?”

荣禄怎么好意思直接提出想私会西太后,再温鸳鸯梦?安德海心里明白得很,只是故意装糊涂:

“荣大人如此关心主子,可见荣大人的忠心也。主子很好,吃得下,睡得着。”

安德海转身便走。这可急坏了荣禄,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这根“稻草绳”,可千万不能让它再脱手了:

“安公公,荣某想亲自向太后问安。”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荣大人怎么不早说呢?”

安德海那神情简直令荣禄作呕,那副不男不女的面孔,那又尖又细的噪音都让荣禄看着、听着不舒服。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荣禄此时可千万不能发火。

“烦劳安公公带荣某一去,日后定当感谢安公公。”

安德海眼珠子一转,心想也是,荣禄欠他的情,不会不还情,何不趁机敲他一笔。再者,带来了荣禄,让西太后开心,她也不会忘恩的。

就这样,安德海再次导演了一出风流寡妇偷情的“喜剧”。

荣禄生怕安德海不暗中帮助他,或者想出更毒的计谋害自己一下,不得不舍痛割爱,将大量的白银塞进安德海的腰包。安德海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开始20两银子就能使他眉开眼笑,后来40两银子也买不到他的承诺,再后来,索性不要银子了,他专向荣禄榨取奇珍异品、古玩字画。

安德海见荣禄身上有一个圆圆的、闪光的小东西,上面还有三根针子,很稀罕,便问这是什么玩意儿。荣禄回答是怀表,安德海毫不客气地占为己有,荣禄气得直咬牙,在心里大骂小安子贪得无厌。

这样一来,荣禄由最初的感激小安子转变为后来的恨死小安子。

文祥带着圣旨连夜赶到了荣禄的府邸,荣禄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到家丁来报:

“文祥大人到!”

荣禄咕噜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三更半夜的,文祥到此一定有大事,荣禄只穿了一件睡袍,便匆匆来见客。文祥见荣禄衣冠不整,便悄悄地说:

“荣大人,快换上官服,准备接旨。”

一听说“接旨”,荣禄心中可犯毛了,半夜里接旨,非是紧急情况不可,是好事?还是坏事?荣禄不肯多想,他穿好官服,戴上官帽,跪在地上听文祥宣旨:

“安德海私自出京,有违祖制,已令丁宝桢查办,就地正法。

现令荣禄抄查安宅,即刻执行,不得有误。钦此!”

刚才,荣禄正迷迷糊糊地睡着,忽然被文祥吵醒,这会儿心里还有些怦怦直跳。再加上小安子被捉拿一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事先,一点儿准备也没有,乍一听起来,心里又不免跳个不平。荣禄心里暗想到:

“妈呀,小安子犯事儿了。这下他真的无路可逃了,看来他非做刀下鬼不可。”

文祥急于抄查安宅,便不容荣禄细想什么,催促到:

“荣大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带兵包围安府,皇上还等着你的消息呢。”

安德海这次南下,整整带走了89口大木箱子,里面装的尽

是几年来从宫中骗的、偷的古玩字画、珍奇异宝,还有一部分是各官员想打通“安公公”这条门路,让安德海在西太后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自愿“孝敬”安公公的。当然,他带走的是绝大多数,还有一小部分带不走。带不走的东西,或是体积太大,生怕带到路上太显眼,或是十分珍奇,安德海不舍得出手,或是价值低的,不值得带走。

当然,还有一种东西,他没有带走,那便是一叠叠银票。

安德海出京前,安排他的远房侄子安英为他留京看守宅院。

安英从小好逸恶劳,游手好闲,不成体统,他的爹妈见这个儿子不成大器,便求到安德海的门下,死活非要安德海收留这个远房侄子不可。

安德海搭眼一看,便知道安英乃流氓之徒,自己正缺少阳刚之气,家里多一个吃饭的也不算什么,留下他,正可以做打手,就这样,安英投靠了表叔叔安德海。平日里,安英无所事事,吃饱了便逛街,约戏子。最来,安英和“恰春园”里的红妓小桃红打得火热,两人如胶似漆,浓情蜜意,难舍难分。

全家人都欢天喜地地准备南下苏杭,好好地乐一下,而安英却不舍离去。一日听管家黄石魁念叨什么“留守北京”,安英瞅住了这个好机会,向安德海卖了个好:

“叔叔,眼下您老就要出京了,这宅院侄儿愿留京看守,不知叔叔放心不。”

安德海一听心想:

“这个安英,看他平时不懂得规矩,关键时刻还真有点孝心,他不但不吵着下江南,还自愿留守北京,真看不出来,安英也有懂事的时候。”

一高兴,安德海赏了他20两银子并留下两三个月的生活费。

“安英,我给你留十几个家丁,你们好生看管府院,叔叔到了江南,回来时一定给你带个漂亮的南方姑娘来。江南的姑娘比咱们北京的姑娘水灵多了,一个个嫩藕似的,保你满意。”

安英听说安德海给他带个漂亮媳妇回来,心里乐开了花,连忙致谢。

“谢谢叔叔的厚爱,安英一定尽心尽力看守府院,请您老放心吧。”

安德海走后,安英不敢马马虎虎,生怕安宅被盗,但又不舍得恰春园里的小桃红,想来想去,他只有向园里的鸨母请求,以大价钱将小桃红包下,包期是三个月。他把小桃红带到安宅,两个人住到了安德海夫妻的卧房里,整日相拥而卧,十分快活。

这天夜里,小桃红与安英自然又是一番亲亲热热。一阵“倾盆大雨”过后,两个人都有些疲倦了,便赤条条地搂抱在一起,发出了鼾声。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得小桃红缩在安英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又是一阵敲门声。

“快,红儿,快穿上衣服。他妈的,是老家伙回来了,不是说是三个月嘛,怎么才20天就回来了?”

黑夜中,安英和小桃红也没注意穿错了衣服,安英穿上了小桃红的大红裤子,小桃红穿上了安英的一只黑鞋子。

“来了,来了,叔叔,您老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安英一面问,一面去开门。门刚打开,“哗”的一下,几十个卫兵拥了上来,领头的身穿官服、头戴官帽,此人正是荣禄。

安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连拦阻:

“官人大老爷,我家老爷不在家,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

“放开,小心本官的刀不认人。你家老爷回不来了。”

一听这话,安英倒抽了一口凉气。

“妈呀,叔叔一定是犯事了。”

安英知道凭他们十几个家丁是拦不住官兵的,他灵机一动,退了下去,慌忙跑到一间小屋子里去。他去干什么?偷值钱的东西呀。安英直往口袋里装几个小玉器。

“大胆的看家狗,装够了没有?”

安英一转身,看见荣禄正拎着刀站在自己的背后:

“老爷,小的该死,该死。”

安英连忙将玉器全掏了出来。荣禄上前一把揪住安英的衣领,大叫一声:

“说,安德海的银票都藏在什么地方?”

安英确实不知道密室的人口,他更不知道银票藏在什么地方,又经荣禄一吓唬,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手指指另一间严密封锁着的屋子:

“老爷,那间便……便……便是密室。”

荣禄拿过一根粗绳子,将安英来个五花大绑,又牢牢地把他栓在条几上,带着五六个人冲进了密室。密室里马上点起了灯,人们四处寻找窑洞的人口,可查来查去,连一道裂缝也没有。

“荣大人,依小的看来,这儿不是密室,怎么连一点儿裂缝也没有。”

“对,咱们再找去!”

“慢,你们看,那是什么?”

顺着荣禄手指的方向,人们望去,那是一幅普普通通的老虎下山图,和平常人家的虎图并没有什么不同。

“荣大人,这不过是一幅画,没什么呀。”

荣禄的眼珠子直转,他径直走到画前:

“你们注意了没有,这画不像是挂上的,倒像是贴在墙上的。”

一句话提醒了什么,挂画、挂画,人们总爱把画挂在墙上,根本就没有贴在墙上的,这其中肯定有名堂。荣禄仔细地看着,他猛然走到墙角的一座大挂钟旁,小心地打开钟盖,按了一下其中的一个钟表里少见的零件,那幅画果然慢慢移动了,密室果然在此。

荣禄与三个卫兵掌着灯,小心地探下身子,钻进了密室里。

好家伙,这密室里就像是一个大仓库。有稀世翡翠鼻烟壶,有王羲之的真迹,有西汉时的花瓶、 东晋时的花碗,整整150多件珍宝。在密室的一个大金匣子里,还翻出了一叠子银票,荣禄点了一下,一算,吓了他一大跳:

“这奴才真是找死,盖了这豪华的府邸不说,光银票上的数目就大的惊人,整整是刀多万两白银,此外还有大金元宝17个,银元宝十个。”

折腾了大半夜,荣禄带着卫兵回到了宫里。文祥、李鸿藻。

宝均早已在军机处等候,他们清点了所缴获的财物,令荣禄把财物暂时交给内务府大臣明善,便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西太后病了十几天,经过太医的诊治和李莲英的悉心照料,她总算痊愈了。今天,秋风习习,天气晴朗,西太后的心情格外好。她忽然想去听戏,李莲英连忙把宫里的戏班子找来。锣鼓一敲起来,西太后可就坐不住了,她起身穿戴洗漱完毕,喊了一声:

“庆儿。小李子陪哀家看戏去。”

庆儿抱着软垫儿,李莲英搀扶着西太后,到了戏场。西太后说听“马寡妇思春”一场戏,戏班子马上表演了起来。戏中表现的是一个风流年轻的马氏寡妇,丈夫去世后,捺不住闺中的寂寞,偷偷与邻居大哥调情的事儿,这正对西太后的胃口。台上的表演惟妙惟肖、淋漓尽致,打情骂俏十分生动。西太后笑得前仰后合,直拍李莲英的手:

“小李子,你瞧,那马寡妇的脸蛋多俊呀。”

李莲英连声附和道:

“主子您说得太对了,连我这个不中用的人都快被她醉倒了。”

一看到这些淫戏,西太后不禁又想起了心爱的安德海,如果小安子此时在这里该有多好啊。他看完戏回到寝宫,一定不会让主子失望的,他那美妙的十指一定会满足西太后的欲望。

“小李子,你师傅该到江苏了吧。”

“回主子的话,奴才估计他此时应在山东境内。”

西太后一听安德海正在山东境内,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她深知山东巡抚丁宝帧素来与安德海不和。

“小李子,你算一算,你师傅几时能到苏杭。”

“扎”。

此时,西太后与李莲英都料想不到,安德海此生此世是永远到不了苏杭了。

一段令西太后开心的淫戏唱完了,西太后还没有过戏瘾,她要听“贵妃醉酒”。戏子们连忙去换行头, 改妆扮。 在这段空档里,西太后忽然想起儿子也很喜欢看“贵妃醉酒”,便说:

“小李子,去把皇上请来,一起听戏。”

李莲英连忙赶往养心殿去请小皇上。李莲英一路小跑去了养心殿,他急切请皇上听戏,便没有敲门,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刚想开口,只听见里面有两个人在低声细语:

“李公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孙呀,这可不是胡乱说,走漏了风声是要杀头的。”

姓孙的太监仍缠住李明玉不放,执意让李明玉告诉他来龙去脉,李明玉守口如瓶,只是说:

“小孙,你不要再问什么了,我也不会给你说的。不过,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呢?”

“李公公,怪不得万岁爷宠信你,原来你还真是守口如瓶呀。

你不说,小的也知道一些,今天,小的到宫外去办事儿,一出宫门便听人们纷纷议论,说昨天夜里荣大人抄了安公公的家,抄没的财物全放在内务府呢。”

李明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淡淡地说:

“胡扯什么,小心万岁爷撕你的嘴。”

李莲英轻手轻脚地退了出来,他不禁抽了一口凉气:

“妈呀,这么大的事情,主子全蒙在鼓里。”

李莲英一口气跑到西太后面前,他凑近西太后低语些什么,只见西太后脸色陡然一变,由原来的红润白嫩一下变成了灰黑色。

“快,你去内务府察察动静。”

李莲英还没走进内务府大门,只见两个侍卫拦住了他的去路。

“两位差哥行个方便,小弟要进去找明善大人有话儿要说。”

“这位公公,不是咱们硬和你过不去,千真万确明大人刚吩咐过,什么人都不能进去,他正在承办重要公务,公公还是请回吧。”

其实,李莲英并不是真的要见明善,他只想来探探虚实。回到储秀宫,他急切地对西太后说:

“主子,看来安公公凶多吉少,既然已抄了他的家,那么他人也难逃一劫。主子,快想个法儿救救他吧。”

西太后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此时不是手慌脚乱、六神无主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打探清楚情况,以想出个万全之策应付突发事情。

“小李子,你到恭王府去一趟,找到恭亲王,就说哀家有急事要见他。”

“扎。”

李莲英直奔什刹海外恭王府。此时,恭亲王正坐立不安,密旨是发出去了,安德海的家也抄了,可西太后那边怎么交代呢?

西太后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她变起脸来可是不认人,小安子是她的宠监,杀小安子就等于打了西太后一巴掌,一向专横无礼的她肯善罢甘休吗?恭亲王越想越觉得很为难。

“王爷,宫里的李公公,李莲英求见。”

恭亲王的心中“咯瞪”了一下:

“不好,一定是西太后派李莲英来兴师问罪的,此时西太后一定正在气头上,自己可不愿去撞这个枪口,还是缓一缓再说吧。”

恭亲王连忙躺在床上,他又让亲王福晋用一条毛巾把头给他扎上,装出有病的样子。李莲英刚踏进王爷的卧房,便双腿跪下请安:

“奴才给王爷请安了。王爷吉祥。”

李莲英不见王爷发话,他不敢站起来,只好继续跪着,只听见福晋开口了:

“李谙达平身免礼。”

李莲英站起来一看。哦,原来是恭王爷病了,福晋坐在床边,不时地递水送茶,恭王爷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支起身子,抬头问:

“李谙达有事吗?”

李莲英不知道恭亲王是否是真病了,他低声说:

“主子听人说安公公出事了,特遣奴才来请王爷进宫商议此事。”

李莲英的目光始终不离恭亲王的脸,他想从恭亲王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什么破绽来。可恭亲王是何等精明之人,他经过风雨,见过世面,岂能让初出茅芦的李莲英看出什么破绽来。他紧皱着眉头,显得身体非常不适:

“本王昨日染了风寒,现在实感不适,没办法进宫。不过,关于安德海的事情,本王是知晓的。

“安德海私自出京,有违祖制,而且一路招摇扇惑,搜刮民财,山东巡抚丁宝帧已经将他参奏了,看来,谁也难保他的人头。”

恭亲王这话说得很有份量,这是明确告诉李莲英,西太后再心疼,也无回天之力。李莲英此时羽翼尚未丰满,他既要抓住西太后这根粗绳子,然后沿着这根绳一路爬上去,同时又不愿得罪王公大臣,特别是恭亲王这等有政治实力的人物,他必须牢牢抓住,今后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李莲英得知了事情的大致情况,对奕昕说:

“王爷,太后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拖过今天、明天,拖不过后天。王爷您总不可能一辈子不进宫吧,依奴才之见,不如王爷想出个权宜之策,由奴才向太后婉言转告,或许情况会出现转机。”

恭亲王没曾料到平日里不显眼的李莲英考虑事情如此周全,他的精明、能干的劲儿不亚于当年的安德海,不可小看这个李莲英也。恭亲王一时找不出更好的词儿,便勉强地说:

“既然密旨已经六百里加急发出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恐怕现在小安子的人头早已落地了。”

“啊,人头早已落地了,王爷,这可不得了,太后肯定会发怒的,必须想个法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稳住太后再说。”

恭亲王一见李莲英有从中调理、周旋之意图,便放松了警惕,他坐了起来,追问:

“依李谙达看来,怎么做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李莲英平日里正想逢迎恭王爷,只愁没有机会,此时这良机,他可不会轻易放过的。他凑近王爷,献媚似的说:

“王爷的大格格荣寿公主深得太后的喜爱,可以让大格格进宫替王爷在太后面前求个情,奴才替格格敲敲边鼓,两个人一唱一和,定能平息太后心中的怒火。”

恭亲王十分感激地看着以前从未放在眼里的李莲英,从这件事起,对李莲英当刮目相看。恭亲王说:

“只有如此了,事情办成以后,本王心中有数。”

李莲英连忙拦住恭亲王,不让他说下去。

“王爷何必那么客气,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以后奴才愿为王爷继续效力。”

恭亲王见李莲英还可以信得过,便把密旨底稿交给了他。恭亲王还是不放心,再三叮嘱,尽量把事情办圆满,减少西太后对自己的不满情绪。李莲英很有信心地说:

“王爷放心吧,奴才会见机行事办好这件事的。”

李莲英走在回去的路上,洋洋得意:

“安公公呀,安公公,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明明顺治帝时就树铁牌告诫,太监不许干预政事,不准私自出宫,你怎么净于蠢事呢?这不是拿鸡蛋撞石头吗?这回呀,你非撞个粉身碎骨不可。天公作美,让我李莲英周旋于西太后与恭亲王之间,我小李子比你聪明多了,我会让他们双方都赞扬我的,这正是我李莲英崭露头角的好时机,此时不表现我的才干,更待何时?”

李莲英收住了笑脸,立刻变成了哭丧的脸,没精打采地到了储秀宫。西太后一见他这份神情,便知道事情不妙。

“小李子,你快说说看,都打听到了什么?王爷呢?”

“回主子的话,王爷昨日染了风寒,此时正发着高烧,实在是不能下床行走。不过,奴才也得到了确实的消息。”

李莲英边说边抹眼泪,那泪水呀还真像泉水一样直往外涌。

李莲英就像他死了亲爹一样难过,哭得西太后心烦意乱。

“好了,别哭了!有什么事情,快说!”

西太后呵责了一声,李莲英马上收起了眼泪,他把密旨的底稿交给了西太后。

看完密旨,西太后气得把底稿撕得粉碎并砸到了李莲英的身上,她歇斯底里似的大叫:

“什么就地正法,毋庸请旨,什么倘有疏忽,惟该督抚是问,这分明是置小安子于死地。他们人人都知道我最喜欢小安子,偏偏要杀他,这摆明了是和我过不去。”

西太后气得直咬牙,李莲英怕西太后一气之中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于人于己都不利,便连忙劝慰她:

“主子,师傅的事,小李子也很痛心,只是看到主子您为一个奴才如此大动肝火更心疼。主子您想一想,皇上尚不能亲政,万一主于您气坏了身子,谁来支撑着大清的天?”

李莲英又是捶背,又是抚胸口,劝了好半天,才把西太后给劝住了。西太后见李莲英绝不逊于当年的安德海,甚至比小安子还机灵、勤快,不禁起了一个念头:扶李代安。

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她容忍不了别人惩治自己最宠信的太监,这不等于打她西太后的脸吗?实在让她难以咽下这口气。

“小李子,这不摆明了是冲着我来的吗?”

李莲英直摇头:

“主子可别这么想。主子何等英明,他们敬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冲主子来呢?安公公有今天,也是他太不检点的结果。

“主子您想想,他走前主子交代了什么?主子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不要太张扬,办完事情就回京,可安公公一时高兴忘乎所以,带着女眷、乐班,一路风风光光,招摇太大了,才招来今天的横祸。”

西太后觉得李莲英的分析十分正确,小安子不听自己的劝告,一路招招摇摇,一定也搜刮了不少财物,才引起了巡抚的不满的。这叫自食其恶果,活该!西太后此时心中的怒火已消了一大半。她刚才的怒火一半是心疼安德海,一半是气恭亲王他们背着自己干这么大的事,简直没把堂堂的太后放在眼里,岂能不生气。

“小李子,密旨出京几天了?”

“昨天夜里才出京,不过是六百里加急,追不回来的。看来,安公公难逃这一劫。”

西太后执拗地说:

“不一定逃不掉这一劫,哀家马上拟旨,也以六百里加急赶赴济南,哀家不相信丁宝帧敢抗哀家的谕旨。”

李莲英从心里盼小安子死。前些年,安德海收李莲英作徒弟,但是,他们师徒只是个虚名,两个人的关系并不融洽。安德海处处压抑着李莲英,压得李莲英几乎喘不过气了,有小安子活一天,就没有李莲英的出头之日,此时,李莲英正盼着小安子的人头落地。李莲英可不愿西太后再追发什么谕旨,所以他连忙说:

“奴才斗胆,请太后三思!既然他们一致同意发密旨查拿安公公,这就说明他们都不满于安公公,而且他们打出了有违祖制的旗号,主子若是硬和他们对着干,岂不是造成孤立的局势吗?孤掌难鸣啊!”

李莲英这几句话果然很有效,使得西太后收回了刚刚萌发的念头。她宁愿牺牲一个小安子,也不愿变成“孤家寡人”。她深知,失去民心坐不稳大清的江山。正在这时,只听到一位太监报:

“荣寿公主到。”

前面已交代,荣寿公主乃恭亲王的长女大格格,她从小善解人意,聪明又漂亮,两宫太后都非常喜欢她。后来,两宫太后有意收她为干女儿,于是由王府的大格格升为荣寿公主。这个公主平日里宫中过几个月,王府里过几个月,西太后寂寞时,她也曾给干娘解过问,西太后也颇喜欢这位干女儿。

一听荣寿公主到,西太后便明白一定是女儿来为父亲求情了。西太后阴沉着脸,并不出声。

“皇额娘吉祥,女儿给额娘请安了。”

荣寿公主的年纪和小皇上相仿,但相比之下,她懂事多了。

她见干娘不说话,便不敢起身,一直跪在地上。西太后再专横,她也无心和一个孩子过不去,再说,荣寿公主平日里也挺讨她喜欢的。

“起来吧,小心着了凉。”

荣寿公主轻轻地走近西太后,轻轻地给西太后捶着背。

“额娘,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哪儿不舒服?”

西太后冲了她一句:

“是心病,心里难受。”

荣寿公主依然柔声细语地问长问短:

“太医来过没有,太医怎么说?女儿扶额娘躺一会儿。”

西太后看着娇小、温柔的干女儿,心里有些过不去了。才十来岁的孩子,干嘛对她这么凶,于是,和颜悦色了一些:

“都是你阿玛给气的,这个老六竟背着额娘严惩小安子,到了今天,我还蒙在鼓里哩。”

荣寿公主怯怯地说:

“女儿长居宫中,王府里的事很少知道,我阿玛如果干了什么对不起额娘的事情,女儿愿代他受罚。”

西太后觉得自己的这个干女儿好懂事,像个小大人似的,但又脱不了孩子的稚气。天底下哪有女儿代父亲受罚的?西太后抚摸着荣寿公主的头,说:

“傻孩子,没你的事。额娘只是气你阿玛背着我干事,这事儿应该事先通知我一声呀。”

荣寿公主连忙说:

“女儿猜想是阿玛不愿让额娘太操心,因为这十几天来,额娘的身体一直欠安。”

经荣寿公主这么一说,西太后心里的气又消了一大半。如此

说来,恭亲王是为自己的身体着想的,此过可原谅也。荣寿公主见西太后已不再咬牙切齿地骂父亲了,便起身告辞,回恭王府报告好消息去了。

公主走后,西太后稍作休息,她准备养足精神,找东太后慈安算账去。

“好个东太后,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尔雅、宽宏大量,实际上骨子里恶毒得很。她对小安子也太狠了点,我非找她算账不可。”

李莲英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他连忙凑过来说:

“奴才斗胆,奴才认为主子还是不去兴师动众的为好。”

“此话怎讲?”

李莲英见西太后有意听听他的建议,便说:

“主子已经放过了恭亲王,何必去得罪东边呢。东边虽参与了这件事,但最终还不是她作的主,这件事可能与皇上有关。主子您想想,皇上每天到这里看奏折,丁宝帧参奏安公公的奏折,第一眼看到的是皇上,若是万岁爷当时禀奏了主子,不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吗?”

西太后一听李莲英所言极是,是呀,问题出在亲生儿子身上,而儿子恨小安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赐给安德海一个“女”字,便已暗含了杀机,看来,其中的文章是儿子做的。想到这里,她似乎对东太后的怒气消了一些。

“不过,这么大的事情,她也应该及时通告我一声。”

“主子,让您知道了,密旨还能发出去吗?奴才劝主于也别为安公公的事儿气伤了身体。”

西太后转而一想,觉得李莲英的话十分有道理。其实,西太后并不是心疼安德海,死了一个安德海,自有后来人,眼前的李莲英精明、能干,绝不逊于小安子。西太后恼火的是人们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这是一种权力的斗争。

过了两天,西太后仍觉得心中有股怒火,起码,她要把这股怒火发泄出来。自从密旨发出,算起来已经三天了,可能安德海的人头已经落地。这三天来,东太后吃不安,睡不宁,她能猜想到一向专横无礼的西太后早晚会来找麻烦的。东太后已作好了最充分的思想准备,任凭西太后闹翻天,自己忍让就是了。

用过午膳,睡足了觉,西太后决定去钟粹宫找东太后去泄忿。这时,东太后正拿起一本诗集在读,这本诗集还是十几年前,初入宫时,与咸丰皇帝吟诗作赋时留下的,里面还有不少咸丰的遗稿。东太后读着读着,不禁潸然泪下,泪水打湿了诗稿。

“圣母皇太后驾到。”

东太后连忙抹去了泪水,她不愿意让西太后看到她在流泪,又连忙往脸上涂了一点粉,打起精神来,强作欢颜。东太后起身迎了上来:

“妹妹身体恢复了吗,怎么大老远的来了,有什么事儿,让小李子告诉姐姐一声,我去便是了。”

东太后尽量使气氛放松一些,西太后往软榻上一坐,气哼哼地说:

“暂时还死不了,妹妹何敢劳姐姐大驾。姐姐在干嘛呢?”

“姐姐闲来无事,刚翻开诗集读两遍。”

西太后用眼斜瞄着东太后,不冷不热地说:

“对了,妹妹竟忘了姐姐是个大才女,素有女状元之称。姐姐学识渊博、修养极高,妹妹正想请教一个问题。”

东太后听得出来,西太后的话里带刺儿,便谨慎地说:

“何必用‘请教’二字呢,姐姐只要知道的,一定尽力解答。”

西太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姐姐一定知道,小安子犯了事了,姐姐不会不知道吧。这小安子跟了妹妹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者,当年肃顺等八大臣对咱们姐妹是何等的猖狂,没有小安子从中帮助,能有

你我的今天吗?他不检点,做事有些出格,罚他一下不就成了,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西太后终于全发了出来,东太后只有以退为上乘,此时万万不可针锋相对,据理力争,那样,将会使两宫太后彻底翻脸。东太后只好说:

“事情发生的突然,姐姐也是那天晚上才知道的。几位大臣皆认为小安子有违祖制,胆大妄为,何况皇上恨死了小安子,他非要杀他不可,姐姐一时也没想清楚,便下令拟了懿旨。当时妹妹身体欠安,姐姐不愿再给妹妹加负担。

“妹妹你想想,小安子打着妹妹的旗号沿途搜刮民财,招摇撞骗,这不是给妹妹脸上抹黑吗?若不重治安德海,恐世人传开,于大清江山不利,与你我姐妹更不利。妹妹如此抬爱于他,他非但不知福,反而借妹妹的东风,在外面为所欲为,惹是生非,这岂不是枉费了妹妹的一片苦心!”

一席话,说得西太后哑口无言,东太后处处从西太后的立场出发,声声是维护西太后的名誉、尊严,西太后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又坐了一会儿,西太后便告辞了。

刚才在钟粹宫,东太后为了保全自己,抬出了小皇上来作掩护。西太后心里也明白,杀小安子的决定,儿子载淳一定在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她回到了储秀宫,令李莲英去请小皇上来,她要亲自问个清楚。不一会儿,小皇上便到了。

“皇额娘吉祥。”

小皇上给母亲请了安,神情紧张地坐了下来。李莲英一到养心殿,小皇上便觉得大事不好,一定是母亲要他去受训。但“丑媳妇也得见公婆”,早晚非面对母亲的责难不可,所以此时小皇上加倍小心翼翼地来见西太后。

“皇上呀,你长大了,有能耐了,眼中还有你亲娘吗?”

西太后的语调阴沉极了,吓得小皇上不敢出大气。西太后此时心里确实很难过,咸丰皇帝宾天时,儿子才六岁,当时肃顺。

端华、载垣等八大臣为所欲为,欺压她们孤儿寡母,西太后生怕儿子的皇权落人他人之手,拼死发动了“辛西政变”,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总算稳定了局势。西太后掌握大清的实权至今已有八年,随着儿子的一天天长大,这个具有政治野心,权欲甚大的女人一天天感到恐慌。从心底讲,她怕儿子长大,按大清祖制,小皇上到了门岁便要亲政,今年已经14岁了,离亲政还有三年的时间,这最后的三年,西太后要好好地过过权瘾。

现在,儿子尚未亲政,就如此大胆,背着母亲干有悖于母亲意志的事,等三年后亲政了,他还会把母亲放在眼里吗?此时,“杀小安子”引起的是西太后心理的恐慌,而不是真正地心疼小安子。

“皇上,小安子犯了错,错至不可饶恕,非杀不可的程度吗?”

小皇上此时心里已有了一点底儿,因为昨天李鸿藻师傅给他讲了一个典故,此时这个典故正能派上用场。他站了起来,摇头晃脑地说:

“皇额娘,可能您还不曾知道小安子下江南打得什么旗帜。”

“什么旗帜?”

“三足乌旗,即火红的太阳里画着一只三条腿的乌鸦。”

西太后进宫以前读过几年私塾, 但称不上学识渊博。 进宫以后,特别是做了“兰贵人”后,咸丰皇帝身体一天天衰弱,有时竞无力读奏章。只好让兰贵人代批奏章。为了政治上的需要,西太后确实也发奋了一阵子,又读了一些书,充实了自己,但关于“三足乌”的典故,她仍是不知道。她不禁问了一句:

“三足乌是什么意思?”

小皇上高兴了,母亲不知道“日形三足乌”的典故,这更便于自己解释。

“儿子对三足乌的典故略有所知, 昔《春秋》 有记:‘日中有三足乌’,后《史记·司马相如》篇中释:‘幸有三足乌,青鸟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墟之北也。’

“皇额娘,这小安子把额娘比作是西王母,他下江南是‘为王母取食也’,不正是挑明为额娘办事吗?他沿途搜刮民财,招摇惑众,不是给额娘脸上抹黑吗?”

经儿子这么一解释,西太后也恨起安德海来了:

“好个小安子,你在京城里搜刮得还不够吗?竟打着我的旗号到江南去发财,活该天绝你,你是自己找死。”

但西太后不便在儿子面前认输,她还是揪住小皇上不及时向她禀报,又阴沉着脸说:

“小安子犯了法,死有余辜,可皇上也不应该独独瞒住额娘一个人。你六叔,还有东边的都知道,不告诉额娘,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皇上发现西太后的气已消了一大半,便拿出别人不曾拥有的特殊“武器”来——母子连心。他亲见地说:

“儿子是心疼额娘,那几日额娘病卧软榻,吃不下,睡不安,儿子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儿子还能给额娘再加心事吗?那可就是不孝之子了。”

儿子这几句甜言蜜语说得西太后十分开心。小安子再可心,总还没有儿子可亲,天底下哪个做母亲的不能原谅儿子的过错呢?儿子是自己怀胎十月亲生的,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安子而失去儿子的心。权衡利弊,西太后还是原谅了小皇上。

安德海的死,对西太后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一天到晚像影子似的小安子一下子没有了,她难免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八年垂帘听政以来,这是西太后第一次吃了个哑巴亏,她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

但毕竟局势已定,无可扭转,西太后左思右想,不如来个顺水推舟,为自己脸面争回一点光彩。病了20多天的西太后终于又临朝了,她临朝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向群臣颁布一道谕旨:

“我朝家法相承,整饬宦官,有犯必惩,纲纪至严。如遇在外招摇生事者,立治其罪。太监安德海,胆大妄为,私自出京,有违祖制,罪不应赦。日后如有再敢外出滋事者,一律从严治罪,毋稍宽纵!钦此。”

文武百官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然后从人群中猛然爆发出一阵掌声,接着便是群臣的喝彩声:

“圣上英明!”

“万岁、万万岁!”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