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离间两宫专横跋扈 第 2 节 离间两宫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节 离间两宫

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安德海竞煽动西太后去打击、排挤东太后。

在西太后的授意下,安德海指挥戏班子排演了几场淫戏,如“盘丝洞”、“翠屏山”、“双摇会”、“海潮珠”等。这几出戏,把

那些男女之情演得淋漓尽致,淫词浪语不堪人耳,打情骂俏不能人目。有时候,安德海在梨园里一泡就是大半天,他和那些男女戏子们插科打诨,有时候,他还穿上戏装,唱上两段,惹得人们捧腹大笑。

每隔三五大,西太后便硬拉着东太后慈安一同看戏,尤其是那几出淫戏,西太后看得津津有味,她随戏曲情节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按捺心口,躁动不安。西太后的思春之情全写在了脸上,连一点儿她也不去掩这。东太后在一旁看了,心中十分不快。东太后乃端庄、娴静之人,她哪里能接受这般调情之语,她只觉得耳根发热,心跳胸闷。她觉得陪西太后看戏简直是活受罪,但碍于情面,又不得不陪。

安德海在梨园里也学会了几段低俗的戏文,他坐在西太后的身后,小声地跟着哼几句,偶而让西太后听见了,西太后回过头来用赞赏的目光鼓励他唱下去。居然安德海也能唱上一段,那些淫词浪语,什么“妹妹的小脚嫩如藕,哥哥揣在怀里头,揉也不敢搓也不是,羞得妹妹心发抖”。从安德海的嘴里吐出这样的低俗的戏文,西太后听来别有一番韵味,她笑吟吟的,满面春风。

东太后回转身子看了安德海一眼,他发现东太后的眼神里流露出明显的不满的情绪,他可不在乎东太后想什么,只要能讨得西太后的欢心,就不愁他小安子的好日子。安德海越唱声音越大,引得嫔妃们一起向他张望,安德海只觉得十分风光,得意洋洋。一时间,戏台上的戏子们的表演无人在意,而戏台下却热热闹闹。西太后见人们都向自己的心腹太监投来奇异的目光,竟不知羞耻地叫了一声:

“小安子。”

“奴才在,主子有何吩咐?”

“小安子,去,到后台换上戏装,客串几段,让哀家高兴高兴。”

“扎——”

安德海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老长,以显示自己的得意情绪。

不一会儿,浓妆重抹的安德海登场了,他客串一个风流女店主,他把那风骚女店主的媚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逗得台下众嫔妃和宫女们捧腹大笑,西太后更是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笑得直叫肚子疼。就在人们开心大笑的时候,安德海在台上看得清清楚楚,东太后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她的脸上也一丝笑容也没有。安德海在得意之时,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冷笑。

“哼,东太后,你不欣赏我,我小安子眼里也没你这个主子,咱们比试一下,看谁斗过谁。”

这日,西太后津津有味地向荣禄描述着那些淫戏中的唱词,荣禄只是默默地听着,他并不多说一句话。这几个月的秘密交往,荣禄一直处在被动的地位,他从来就没有主动提出过入宫,每次都是西太后派安德海来找他,将他偷偷摸摸地带进宫,风流快活了一阵子,再由安德海将他秘密送出宫。每次进储秀宫,荣禄都有点提心吊胆的,所以,他的情绪并不是处在十分亢进的状态之中。即使是和西太后做爱时,也有些拘谨,有时甚至令西太后失望。他与西太后之间早已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那张可怕的屏障隔断了往日的情怀。这一点,西太后也十分清楚、明白,只不过她不愿直言罢了。她的身边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无用的安德海,一个是荣禄,幸好西太后与荣禄早年有情,不然他们两个人都不愿保持这种不尴不尬的局面,有时令人太难堪了。每次苟合以后,荣禄都是坐在床边一言不发,西太后也提不起来精神。

这会儿,两个人又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界之中。荣禄扫了西太后一眼,他好像觉得有点对不起身边这个自己曾经挚爱的女人似的,他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西太后的脸颊,低声地说:

“我不能天天来陪你,以后如果太寂寞,就去听听戏。你不是说小安子串戏很逗人吗,那就多让他去串戏,也好解个闷儿。”

西太后鼻子一酸,竟落了几滴眼泪,荣禄轻轻为她抹去了泪水。

“兰儿,我该走了,时间长了,容易引起宫女们的猜疑。”

“不怕,她们的嘴巴全都很严,没有一个敢乱嚼舌头根的,再说,有小安子把门望风,什么事儿也不会有。”

其实,储秀宫的宫女们,尤其是那几个侍寝宫女,心里都非常明白荣禄早已是西太后的情人,只不过她们不愿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罢了,人人都是心照不宣。荣禄又呆了一会儿便走了。荣禄走了以后,西太后顿时觉得这宫殿里冷冷清清的,十分孤独,她突然想起了刚才荣禄说的那句话:

“多让小安子串串戏,也好解个闷儿。”

西太后脱口而出:

“小安子。”

不见小安子应声,西太后显示一脸的不高兴,她又提高了嗓门:

“小安子,死到哪里去了!”

一个心腹宫女轻轻地走了上来,

“主子忘了,安公公送荣大人去了。”

“哦。”

西太后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她只好耐心地等安德海回来。

不一会儿,安德海便匆匆赶了回来,西太后连忙叫住他:

“小安子,去通知一声戏班子,明儿个唱‘盘丝洞’那出戏,你串戏。这一回你可要多唱几段,我就爱看你那扮像,一个大男人扮起戏来,像个女人似的,唇红齿白,模样可俏了。”

安德海一见西太后如此捧自己,便多少也掂得出自己在西太后心中的份量。于是,他觉得报复东太后慈安的机会到了。他故意挤出几滴眼泪来,装作十分委屈的样子说:

“主子有所不知,不是奴才不想让主子开心取乐,也不是奴才不敢登台,而是奴才实在是很怕东太后那眼神。东太后每次见到奴才登台时,总是一丝笑容也没有,有时还紧锁眉头。”

“有这等事儿?”

西太后好像也发觉每次看戏时,东太后的神情有些忧惚,好像心不在焉。她没有细想过东太后为何不开心,今天被安德海这么一说,她还真悟些什么出来,她觉得安德海的话有些道理。

“难道,难道东太后对自己心怀不满,又不便直言?”

想到这里,西太后有些沉不住气了,她忿忿地说:

“那边竟敢这样对待我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哩!我偏要让你登场串戏,今天,我倒要看个究竟,咱俩谁畏谁。”

安德海见自己的激将法已奏效,不由得心花怒放。他今天要费一番功夫,捧得全场人大笑,单是气气那个不欣赏自己的东太后慈安。安德海精心装扮了一番,模样十分俏丽,他自己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果然,安德海一登台亮相,即爆发了一阵掌声。原来,西太后为了证实安德海的话是否属实,她故意拍了几掌,她这一拍,湖里糊涂的众嫔妃和宫女们也跟着瞎凑热闹,掌声四起,乐得安德海越唱越有劲。他把戏剧演出推向了高潮,众人个个目不转睛地入了迷。

西太后今天是元心看戏,有心看人,她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东太后的脸上。她看得分分明明,整整两个时辰的戏剧演出,东太后一丝笑容也没露。西太后心中十分不快,她闹不明白东太后为何这么讨厌小安子,她就没想到东太后不悦不是因为安德海串戏,而是因为每次看戏,不是“盘丝洞”,就是“双摇会”

这些不堪入目的淫戏。东太后乃名门闺秀,受到良好的道德伦理教育,过去她哪里接触过这些下三烂的玩意儿,如今西太后公然在宫中允许这些淫戏上演,而且还百看不厌,东太后的心里十分反感。她每次来陪西太后看戏,都十分不自在,所以只能是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一丝笑容也没有。

回到储秀宫,西太后大发雷霆。宫女们当然不知道西太后为何发火,她们一个个都尽量躲得远远的,以免自己成为西太后的出气筒。唯独安德海不怕,他要借此良机再添油加醋,把火苗煽得再旺一些。

“主子,都是你为人太忠厚,一向宽容大度才助长了她的威风。主子还记得上次坤宁宫的姑娘来请主子过去吃荔枝的事吗?”

被安德海这一提,西太后倒记起来了。还是几个月前,荣禄那次来储秀宫私会西太后时,坤宁宫来了个宫女,说东太后请自己过去吃荔枝。当时,荣禄吓得钻到了床底下,急得西太后大吼一声,喝退了那宫女,后来自己也没过去。她早已把这事儿给忘了。今天安德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她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小安子,从何说起这小事?”

“主子,吃荔枝虽是小事,可小事不小,主子想想看:荔枝乃广西总督进贡之物,由内务府收下,为何几篓荔枝都送到了那边,我们这里连一个荔枝核也没见着。这不明摆着吗?”

西太后已是气上加气,是呀,内务府竟如此大胆,把几篓鲜荔枝全送到了坤宁宫,这不明摆着吗?这是他们竟敢高看东太后一眼,把西太后摆在了她的后面,岂有此理!

安德海见火候差不多了,又过来熄火:

“主子,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那边虽有些过分,但她从不过问朝政,更不干预主子您的主张、措施,依奴才之见,还是忍了吧。这忍一忍,人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大家在交口称赞主子您的美德,主子您是以仁取得人心。”

西太后被安德海又说得息了怒,她也不再提及这件事了。两宫太后相安无事,表面上亲亲热热,实际上西太后时刻在算计东太后,而东太后则蒙在鼓里,浑然不知,她对西太后连一点提防之心也没有。

自从两宫太后垂帘后,恭亲王作为议政王,经常在宫中出出入入,有时他也到后宫来坐坐,陪两位皇嫂叙叙家常,一来二往,这一家人显得亲近多了。恭亲王奕昕有个女儿,即大格格,这几年已经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小姑娘,虽然只有十来岁,但她非常懂事,说话温柔,举止大方,深得东太后的喜爱。西太后也不讨厌这个侄女,她们一商量,干脆收大格格为干女儿,封她为公主。这下恭亲王受宠若惊,女儿摇身一变成了公主,他不敢怠慢,连忙把大格格送进宫来。

大格格进了宫,一切仪制服色,与丽太妃所出的大公主一样。可是她还没有个封号,总不能直称大公主吧,东太后慈安想了好一会儿,她征求意见似的说:

“妹妹认为‘固伦’两字如何?”

西太后心里另有打算,她认为东太后所拟“固伦公主”其意当然不错,但不是自己所拟的,为了表示自己对大公主的宠爱,她决定亲拟封号。于是,西太后开口道:

“姐姐所拟封号是不是有些太凝重了,姐姐认为“荣寿”二字怎么样?如果姐姐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叫‘荣寿公主’好了。”

西太后根本不容东太后辩说,就将恭亲王的女儿定做“荣寿公主”。东太后也没说什么,但她心里多少有些不快活。

荣寿公主进了宫,西太后当然不会让她常来储秀宫玩,她怕万一荣寿公主撞见荣禄,所以荣寿公主去坤宁宫的时间多一点。

再加上小皇上爱到坤宁宫玩,这两个孩子在一起玩耍,很快就混

得厮熟。两个孩子一起喊东太后皇额娘,乐得东太后笑眯眯的。

这天,东太后见风和日丽的,便带着两个孩子去储秀宫玩一会儿。安德海站在宫门口正看见东太后的凤銮朝这个方向走来,后面还跟着顶龙銮,那肯定是小皇上坐的,最后面是一顶十分华丽的八人大轿,安德海知道那是恭亲王的女儿,两宫太后的干女儿——荣寿公主的轿子,他连忙下跪,迎进了皇太后一行三人。

“母后皇太后吉祥,皇上吉祥,公主吉祥。”

“你主子在干什么?我们来不会打搅她吧。”

“怎么会呢,主子正念着你们呢。”

安德海把三个人引到了储秀宫东暖阁,西太后款款地走了过来。她先摸了摸儿子的头,又拉了拉荣寿公主的手,以表示对两个孩子的喜爱。安德海立在一边,随时准备干些杂事儿。宫女端上了几盘点心,两个孩子都说吃的饱饱的,什么点心也吃不下。

西太后猛然想起昨天母亲托人带进了几斤松籽,那松籽炒得又脆又香,可好吃了,她便吩咐安德海将松籽端上来。安德海端来了松籽,小皇上载淳先给荣寿公主抓了一把,然后自己也抓了一些吃起来。

“好香。”

“好香。”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这松籽,他们以前也吃过,但没有姥姥炒的好吃。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向东太后的嘴里塞去。

“皇额娘,你尝尝,真香。”

“对,皇上说的对,皇额娘快吃嘛。”

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劝东太后尝尝松籽,这幕情景,西太后和安德海全看在了眼里,西太后的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煞是吓人。她是真的很伤心,若说荣寿公主和东太后亲近,西太后尚不大恼火,可皇上是自己怀胎十月,痛苦分娩所生的儿子,这儿子不把自己的亲额娘放在眼里,却把东太后放在第一位,怎能不叫西太后生气。她刚想发作,一转脸看见安德海在向她使眼色,暗示她且忍一忍,西太后强咽了这口气。

吃完松籽,两个孩子闹着到外面去玩一会儿,西太后心头正有气,不想见到两个孩子,便说了句:

“去吧,玩一会儿就回来。”

两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像小鸟一样飞了出去。东太后与西太后随便叙些家常话以打发时光。她们刚喝完参汤,只见荣寿公主哭着从外面走了进来,东太后忙问:

“怎么了?”

“回皇额娘,女儿一不小心,踩死了个蝴蝶。那蝴蝶说来也怪,趴在花草上一动也不动,我想伸手去摘一朵花,谁知那蝴蝶飞了下来,正落在我的脚前,我一个趄越,跨了一小步便踩到了蝴蝶的身上。”

“瞧你像林黛玉一样,心肠这么软,这事也值得一哭。”

被东太后这一劝,荣寿公主破涕为笑,这一笑,乐得小皇上直刮她的鼻梁:

“羞不羞,又哭又笑,好羞哟。”

荣寿公主气得直跺脚,她想抓住小皇上出出气,谁知小皇上一躲,躲进了东太后的怀里,荣寿公主马上跑到东太后的面前,两个孩子在东太后的怀里乱作一团。西太后刚刚放晴的脸,这会儿又“晴转多云至阴”了。东太后并未留意西太后情绪上的变化,而安德海一个细节不落地全看在了眼里。又玩耍了一会儿,东太后便带着两个孩子告辞了。

东太后一离开储秀宫,西太后就走进了寝宫,懒洋洋地半倚半躺在软榻上。她是真有些伤心,虽然两个孩子也规规矩矩地叫她“皇额娘”,但从来不和她亲近,更不会倒在自己的怀里乱作

一团。西太后不是检点一下自己,为何两个孩于都不和她亲近,而是怨恨两个孩子都不懂事。正在这时,安德海进来了,他先捧上一杯茶,继而献媚似的说:

“主子,你可别生皇上和公主的气,他们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早晚皇上会明白主子您才是他的亲人。天下的儿子都爱娘,怕只怕……”

“怕什么,我就讨厌你只说半截话,不爽快,吞吞吐吐的,活像个娘们。”

“奴才不敢说,怕惹主子不开心。”

“说,再不说,就赏你几个大嘴巴。”

“扎,主子可觉得,东太后今儿个来这里,是向主子您示威来了,她的意思是告诉主子您:‘别看现在你把持朝政,等将来皇上亲政后,皇子不跟你亲近,甚至根本就不会听你的话。”’

“不会吧,那边人挺敦厚的。”

“主子怎么忘了一句谚语:‘虎心隔毛皮,人心隔肚皮’,她装出一副温和、敦厚样,无非是想争取更多的人心,这叫‘高手’。奴才怕只怕她这一手能使皇上对她敬重得五体投地,到那时还有主子您的日子吗?”

安德海一席话说得西太后越想越气,她对东太后一直就有戒备之心。早年,咸丰在世时,咸丰就对这个皇后尊敬倍至,她是正,自己是庶,虽然有一度咸丰宠爱自己以至怀上孩子,生下载淳,可西太后感到咸丰从来就没敬重过自己。往事如烟,这些不愉快的记忆早就忘到脑后了,如今安德海这么一提,不由得西太后不沉思一下了。

“是呀,如今皇上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可他从小就亲近东太后。这些年来,他几乎没在储秀宫用过一次膳,若不是规定他每天必须来给额娘请安,恐怕十天半个月,他也不会自愿来的。

这样下去,等以后他亲政了,怎么能听从自己的指挥,岂不白白生养了这个儿子?”

西太后不能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个严肃的问题,由于小皇上疏远西太后,加上安德海的挑唆,西太后加重了对东太后的猜疑。

两宫太后的隔阂越来越深了,终于爆发了一场“战争”。

一日,西太后心情颇佳,她带着几个宫女到御花园去赏花。

临行时,安德海有些头疼,请求免伴驾,西太后一见安德海身体不适,她也不勉强,随口说了句:

“小安子身体不适,那就免行了。”

西太后走后,安德海沉不住气了,他哪里是什么头疼,而是他急于穿一件衣服试一试。原来,安德海登场串戏逗得西太后十分开心,最近,戏班子又排了一出新戏,其中让安德海客串一个皇帝角色,戏已排演了几次,戏文及舞台动作都练熟了,只是少了套行头。本来戏班子打算给安德海订做一套戏装的,无奈安德海整日陪着西太后,无暇量尺寸。有一次,安德海向西太后告假,说欲出宫做戏装。西太后一问是为小安子做一套戏台上的龙袍,她便轻描淡写地说了句:

“龙袍不用做了,先帝还留下几套龙袍哩,闲时我给你找一件看看合体不。”

就这样,咸丰皇帝的遗物,西太后把它变成了戏装,送给安德海。安德海刚把咸丰的龙袍拿到手,还没上过身,他想趁西太后不在的时候换上咸丰的龙袍,坐在西太后的软榻上,领略一下当皇上的感受。就这样,安德海借故留在储秀宫里。

西太后和几个贴身宫女走后,安德海急急忙忙换上了咸丰的龙袍,穿戴完毕,他端坐在大铜镜前,从镜子里望见自己,他好得意。这哪里是奴才小安子,分明是一个威武、潇洒的皇上!储秀宫的下层宫女不得随便进入寝宫,夜里侍寝的几个宫女全睡觉

去了,那几个有头有脸的贴身宫女全陪西太后到御花园去了,安德海一个人在西太后的寝宫里好不快活,仿佛已到了天宫里。

啊,穿龙袍原来是这种感觉。

东太后闲来无聊,她带着几个宫女来储秀宫找西太后叙家常。她的凤銮在储秀宫门前停下,她便步行到了储秀宫。这储秀宫里平日都是热热闹闹的,可今天怎么这般平静?东太后以为西太后正在休息,既然来了,她就坐在东暖阁等一会,她的意思是等西太后醒来叙叙话。她让几个随行宫女先回坤宁宫,一个人独坐在储秀宫东暖阁。

突然,她的眼前一晃,她认为撞见鬼了,分明是咸丰一闪走进了西暖阁。东太后思念咸丰,数年从未间断过,此时清清楚楚看见成丰一晃的身影,她忘了什么是害怕,一心追着那身影到了西太后的寝宫。那“咸丰”听见后面有声音,猛然一回头。

妈呀,这哪是咸丰,而是太监安德海。安德海也没料想到后面站着东太后,他一慌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奴才给主子请安。”

东太后顿时火冒三丈,眼前地下跪着的确实是一个奴才,而他身穿的又确实是咸丰的遗物龙袍。东太后怒斥了一声:

“快把龙袍脱下。”

安德海从没见东太后如此盛怒过,他竟吓得直发抖。就在这时,西太后及宫女们回来了。东太后气得直发抖:

“大胆奴才,竟敢玷污先帝的龙袍,绑了,交内务府处斩!”

安德海一听东太后说到“处斩”,吓得他面色顿时变作灰黑,一个劲地磕头求饶。但东太后盛怒未消,她气得直落泪,在场的宫女没有一个敢为安公公求饶的。

“胆大妄为,目无王法。”

东太后怒视安德海,看样子,她非斩安德海不可。现在只有西太后能救安德海了,安德海就像条落水狗眼巴巴地望着岸边的人,他希望西太后能为他求情。西太后也知道自己把咸丰的龙袍送给安德海做戏装不妥,她此时只能装糊涂,而不能硬和东太后顶撞,万一东太后不依不饶,连西太后也会被牵连进去。西太后拖长了声音:

“小一安一子。

“奴才在。”

“哀家问你,你身上这龙袍哪儿来的?”

安德海一听西太后这句话,乍是一愣,但瞬间他就明白了过来。

“回主子,奴才近来客串角色,最近排了出戏,奴才饰一个皇上,这件龙袍乃戏班子给奴才做的戏装,今天奴才拿出来试试合体不。”

“放肆,戏装不比龙袍做工精巧,你看这针脚精细无比,分明是先帝的遗物。”

东太后死咬住这件龙袍不是戏装,乃先帝的遗物。西太后却提高了嗓门:

“姐姐思念先帝着了魔,小安子怎敢做这些胆大妄为之事?

再说,先帝一共有三套龙袍放在我这储秀宫里,姐姐现在就可以看一看嘛。”

不容东太后分说,西太后强拉着东太后去壁柜旁清点龙袍,果然,三件龙袍平平整整地挂在那里。东太后也不清楚咸丰有几套遗物放在储秀宫,她转身问西太后的贴身宫女:

“庆儿,先帝只有三套龙袍摆在这里吗?”

西太后的贴身宫女庆儿吓得浑身直打抖,她哪里敢说实话,这两宫太后,尤其是西太后,她是万万得罪不起的。西太后见庆儿并不言说,她倒恶人先告状: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西太后的那语调又冷又尖,直刺东太后的心里,东太后见一时也难见分晓,她似对西太后,又似对安德海忿忿地说了一句:

“不要太猖狂了,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完,东太后扬长而去。东太后一走,西太后大发雷霆,若不是念在小安子往日忠心耿耿的份上,这一回,安德海的头非搬家不可。

“小安子,跪下。”

安德海自知闯了祸,他跪在地下一个劲地磕头求饶。西太后恨得直咬牙:

“大胆奴才,给我打,往死里打。”

这储秀宫的其他太监都不在眼前,就几个宫女站在这里,西太后命贴身宫女庆儿拿来一个粗木棒,并命庆儿狠狠地打安德海。庆儿可真为难了,不打吧,西太后正在气头上,抗旨招来怎样的结果,她心里十分明白;打吧,安德海非同一般小太监,打了安公公,以后还有庆儿的活路吗?

庆儿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安德海突然夺过大木棒猛地往自己头上一击,他昏死过去了。西太后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愣了,直到安德海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西太后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连忙让宫女端来一盆冷水,迎面泼在安德海的头上,他被这冷水一激,反射性地动弹了一下,西太后这才舒了一口气,她令宫女们七手八脚地把安德海抬下去歇着。

约摸过了三个时辰,恢复元气的安德海前来向主子陪罪,他二话没说,只是直挺挺地跪在地上,等待西太后的处罚。西太后的怒气早消了一大半,剩下的怒火不是冲安德海来的,而是迁怒于东太后。她认为今天东太后是有意来找茬的,故意和她西太后过不去,斥责安德海只不过是打狗给主子看的。想到这里,西太后不禁越来越气。

“小安子,起来吧。”

“谢主子龙恩。”

“小安子,你也太心急了,给你先帝龙袍,你等上戏台时再穿,不就得了,今天正巧让那边的看见,惹出是非来。”

西太后忍不住数落安德海几句,谁知安德海反咬东太后一口:

“主子,奴才斗胆,奴才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讲。”

“扎,主子您不觉得今天的事儿很蹊跷吗?那边的每次来储秀官都着公公先通知一声,为何今天一声不吭地就来了呢?依奴才之见,她是故意来刺探主子这边情况的。正巧遇上奴才不检点,她便大做文章,欲掀起大浪,借处罚奴才,以给主子您来个下马威。别看平日里她不多言语,其实她骨子里尽藏些坑人的鬼点子,主于您可要多提防着点。我小安子命贱,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主子您可是大富大贵之人,南海观世音菩萨转世,可不能大意,被她给害了。”

安德海的一番挑拨之语还真见效,西太后仔细品了品东太后慈安其人,越想越觉得东太后城府很深,甚至还有点儿狡猾。平日里,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之时,她少言寡语,一般不作出结论,都是由西太后定夺。先前,西太后还有些感激她,觉得她不和自己争权夺权,现在细想起来,西太后觉得东太后是拿自己作挡箭牌,将来万一有人奏两宫太后定夺上有失误,她东太后也只是躲在幕后,并不会直接受责,而且还给众大臣们留下极好的印象:东太后温和、少语,甚宽容。

西太后在安德海的挑唆下,对东太后慈安的戒备心越来越重

深宫多闲暇,西太后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她最怕闲来无事。

这些年,议政王奕沂竭尽全力辅佐朝政,西太后倒也不用操太多的心,喜欢摆布他人命运的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要亲自操办两桩婚事,一桩是丽妃所出的大公主荣安公主,另一桩是恭亲王的大格格,即两宫太后的干女儿,荣寿公主的婚事。

这两位公主都已过了12岁,按清宫传统,公主过了12岁,就可以指婚了。所谓指婚,就是由皇上或皇太后为她们挑选女婿,等再几年,发育成熟即可婚配。西太后把自己的想法跟东太后说了一下,其实这不过是走走过场,这些年来,大到军机大事,小至家务琐事,西太后都一手包揽了,东太后不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大事、小事全由西太后一人作主,东太后反正也习惯了,从来不和西太后争权。东太后一听说要给两位公主择婿,她也表示赞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女儿再乖,总不能一辈子不嫁人吧。于是,两宫太后命内务府选送合乎条件的“额附”人选。

蒙、满王公大臣都不愿错过这个好机会,不几天,就有20多名“应征者”前来报名,内务府一时间门庭若市。经过内务府总管初选,最后有七八个小伙子条件更优越一些,两宫太后决定亲自垂询一下。

垂询地点选在御花园的钦安殿。这日,七八个15岁左右的英俊少年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两宫太后的招见。西太后临行时,让安德海随行伴驾。安德海乃西太后身边的一条忠实的狗,他乐癫癫地跟在西太后的屁股后面,准备随时逢迎主子,讨主子的欢心。

那几个少年中,有少数是两宫大后认识的,经过一番垂询后,有两位少年比较起来,各方面条件都优越一些。一个是六额附景寿的儿子一品荫生志端,他的母亲与恭亲王奕桥同父同母,即道光皇帝的六女儿寿恩公主,这样一来,志端与荣寿公主是姑舅亲表兄妹。另一个是蒙僧王的孙子多罗贝勒那尔苏,这个那尔苏长得虎头虎脑,十分英武。

西太后看中的是志端,而东太后看中的是蒙族第一世家的儿子那尔苏。东太后认为那尔苏生得壮实,武艺精湛,将来必是个将才。而志端生得身子骨特别单薄,15岁的少年还没有大公主荣寿高,万一他将来还是那么一丁点儿,又瘦又矮,可怎么对得起荣寿大公主。这位公主的生父是恭亲王奕沂,其实是两宫大后的侄女,才12岁,出落得如芙蓉花一般娇嫩。这孩子从小就惹人怜爱,东太后生怕身子单薄的志端配不上荣寿公主,所以对西太后的选择持反对意见。两宫太后各持己见,一时难见分晓。

回到储秀宫,安德海见左右没人,又上来挑唆两宫关系了。

“主子,大公主选额附的事情定了吗?”

“还没定,有两个人选都不错,那边看中的是那尔苏,我看中的是志端,意见不一致,暂时还没定。”

“主子,这些年来,你可感觉到,不管大事,还是小事一桩,那边好像都故意和主子作对似的。选额附固然也不是小事一桩,但也称不上是什么军机大事吧,她还要出来作梗,实在是主子您平日里太宽容所致,致使她凡事都要和主子争个高低,以显她尊贵似的。”

西太后本来与东太后在为公主择婿这个问题上,对东太后慈安并没有多大看法,被心腹太监安德海如此添油加醋地一分析,西太后倒有点生气了。她问安德海:

“你看,志端与那尔苏哪一个更合适?”

“当然是主子的眼力好,那位贝勒那尔苏,虽虎生虎气,但他缺少王公弟子的儒雅之风度,他简直就像个屠夫,若把荣寿公主下嫁给他,那等于说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岂不可惜。而六

额附之子志端虽然身子骨单薄了一些,但他今年才15岁,等过一两年,他发育成熟了,一定是个好小伙子,主子的眼力就是好。”

“瞧你小安子的一张嘴巴,你就只落那一张巧嘴了。你说志端比那尔苏好,可为什么那边的偏持反对意见呢?”

安德海因为曾多次受过东太后的冷眼,并且有上次因穿咸丰龙袍一事被东太后责难过,他对东太后可谓恨之入骨,他巴不得两宫太后反目成仇,于是,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贬低东太后慈安。他眼珠子一转,信口雌黄:

“主子真是精明人一时糊涂,哪怕是志端再好,她东太后也不会说一个好字。主子不知可曾留意过东太后,她平日并不过问一些琐事,但只要她一开口,就总是和主子唱对台戏。”

这句话,提醒了西太后,西太后细细地一回想,果然不错。

上次西太后提议让戏班子排一出新戏,把崔莺莺和张生在后花园私会那场戏再编得生动些、更引人些。比如让演员演出时,互相拉着手,抚摸对方。本来小事一桩,可东太后执意说不好,说什么不堪入目的场景不能在宫内出现,结果弄得西太后很扫兴,连看戏的兴趣也没有了。

“小安子,你可真是旁观者清,若不是你时常提醒我,还不知我要吃多大的亏呢。”

西太后还真有点感激安德海,她要给点“颜色”让东太后瞧瞧。

“西太后的意志就是你东太后的意志!”

第三天,西太后强行拍板,定六额附景寿之子志端为荣寿大公主的未婚夫。东太后争不过她,也只好点头默认。恭亲王和他的福晋也认得妹妹的儿子志端,他们心里也和东太后的感觉一样,嫌志端身子骨单薄,将来难撑大业,可这夫妻二人敢怨不敢言,还要进宫谢恩。结果,西太后得意洋洋,毕竟她的意志强加给了东太后。而安德海则更高兴了,他,一个奴才竞借助西太后的势力,打击了小瞧小安子的人——东太后。这是安德海的胜利,是他的骄傲。

安德海再一次尝到了报复的甜头。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