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节苦难童年自阉入宫 第 7 节 儿时梦想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节 儿时梦想

偶然的机会,安德海惊奇地发现做“公公”,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他发誓长大以后也进宫当“公公”。

安德海离家出走,十几天后又回来了,在汤庄子被人传为“佳话”:

“这孩子,人小鬼大,长大后还不知闹出个什么名堂来。”

“安家要出奇人了,这孩子不本分,哪像他爹娘。”

“老人讲:打雷下雨降儿郎,中了状元民遭祸,他是风雷雨电送来的孩子,福祸难测呀。”

每当人们见到安德海割草或放羊时,总用异样的目光瞅着他,品评他。安德海装作没看见,可心里暗自想:瞧你们神气什么.有朝一日我出头了,非要你们给我下跪、磕头不可。安德海

的二姑,从小与大哥安邦太感情好,她出嫁以后很少回家,但她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汤庄子,惦记着大哥安邦太和小弟安邦杰。安邦杰最小,尚未成家。他二姑最关心的莫过于大侄子安德海了。他虽然与二姑见面机会不多,可每次见面,二姑都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那疼爱、关心侄儿的劲儿可不亚于爹娘,所以,安德海与这位二姑妈也很亲近。

前些日子,安德海离家出走,安邦杰曾到姐姐家找过侄子,安德海一回来,二姑便来到汤庄子看侄儿:

“海儿,你走这些天,可把大伙给急坏了,你爹娘差一点没急死,孩于,以后可不能这样任性了。”

二姑又转向安邦太:

“大哥,德海也不小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说说他几句就行了,可不能打呀。”

其实,安德海是爹娘的心肝宝贝,长这么大,他也没挨过几次打。这次若不是爹看儿子往坏处学,气愤至极,也不会打儿子。

“大哥,大嫂,我想把德海接我那儿过一阵子,让他出去走走,散散心,我瞅个机会,心平气和地也说说他,劝他往好处学,走正道儿。”

就这样,安德海跟着二姑到了离家40里外的马家庄。这马家庄出“特产”——太监。马家庄原来并不比汤庄子富,自从出了几个“老公”,庄子里也盖起了高大的瓦屋,并修了一道笔直的大道通向村庄。安德海还是小时候到过二姑家,那时他才三四岁,对马家庄没留下什么印象。这次来,他的感觉不同了,为什么同样都是村庄,汤庄子连一条像样的小路都没有,那条羊肠小道晴天尘土飞扬,雨天烂泥横流,而马家庄这条大道是用青石板铺成的,走在上面又光滑又舒适。更让安德海吃惊的是,汤庄子只有几家姓汤的人家盖瓦屋,而那屋也不算怎么高大,可马家庄高大的瓦屋就有十几家,有的人家大门旁还立着两只威武的大石狮子,真叫人惊叹。

“二姑,怎么你们这里这么富。”

安德海对财与势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所以,十岁的他便向二姑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们这里‘老公’多,他们在外面混好了,常给家里捎钱回来,你看这些瓦屋盖得多高大,他们都是‘老公’的亲戚。”

“二姑,什么是‘老公’?”

二始见四处无人,贴在侄子的耳边,悄悄地说:

“‘老公’就是太监。”

“太监。”

安德海更糊涂了。什么是太监,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他正想继续问什么是太监,只见一位男不像男,女不像女的老人从村的东头向这边走来,二姑连忙捂住了侄子的嘴。

“二爷,您老出来散心啦。”

“妮子娘,这是你侄子吗?”

这“二爷”刚一开口,把安德海吓了一大跳:“妈呀,这是什么人,男人模样,女人腔。”

安德海被这人又尖又细的腔给弄愣了,二姑生怕侄子问东问西,便拉着侄子回家了。

“二姑,这位二爷怎么说起话来女里女气的?”

安德海回到二姑家里,忍不住问起来。二姑正在灶上烧火做饭,忙得不可开交,头也没抬,随便答了一句:

“他是‘老公’,就是太监,当然说话一股女人腔了。”

“太监不是人吗?”

二姑被侄子可笑的问话逗乐了:

“太监是人,不过,他们不是一般的人,他们是阉人。”

“阉人,哦,就像腌咸菜一样,用盐腌一下吗?”

安德海天真的话语逗得二姑全家人都乐了。是呀,他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怎么会晓得太监是怎么回事,阉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吃过晚饭,二姑把他拉到面前,悄悄地告诉他:阉人就是把男人尿尿的小鸡给割掉。

安德海听得呆了,嘴巴张得老大,半晌才问了一句:

“没有小鸡怎么尿尿呢?”

“能,能尿的。”

“为什么要割它呢?”

怎么回答十岁孩子的提问呢?总不能告诉他,割了小鸡就不能“偷鸡摸狗”罢,即使说了,他也不会明白,二始只好说了句:

“割了小鸡,皇上才喜欢,才能进宫侍奉皇上。”

二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谁料到这句话竟在安德海的心裹扎下了根。

在二姑家过了两个多月,马家庄的男女老幼差不多都认识了安德海,人们都说这孩子人小鬼大,有心计,将来会与众不同,二姑也没在意,只是笑一笑,淡淡地回一句:也许吧。一日,二姑邻家的孩子来找安德海去河边捉小鱼,两个孩子便一蹦一跳去跑了。这正是阳春三月,田野里是绿油油的麦田,麦田中间零星地夹种些红色的紫云英,还有小菜菔花,放眼远望,山坡上一大片、一大片的黄橙橙的油菜花,煞是好看。两个孩子无心捉小鱼,在田野里跑呀,叫呀,开心极了。看看天色不早了,两个孩子一商量,赶快捉几条小鱼回家吃午饭,他们俩的肚子早就开始叽哩咕噜地叫了。突然,从远外传来一阵锣鼓声,清脆、响亮,这乡间,除非碰上什么红白喜事,平常的日子是听不到锣鼓声的。这锣鼓声有些与众不同,一直响着,越来越近,声音十分清晰:

“小柱,是谁家办喜事?”

安德海好奇地问小伙伴,那个叫小柱的孩子直摇头:

“没有呀,没听到谁家娶媳妇。”

两个孩子出于好奇,撒腿就往家跑,还没进庄,就被热闹的人群给冲散了。安德海仗着自己个子小,一个劲地往里钻,他想看个究竟。他钻到了人群的前面,踮起脚跟,往里张望,他的脖子就像是一只鸭,伸得又长又高,仿佛有只无形的手将他捏住,把他向上拎着。他看得很清楚:根本不是娶新媳妇,分明从八抬大轿中走出一个白发老人,这老人干干净净白白胖胖,梳着一个大辫子,身穿紫红绣袍,套了一件淡黄色的马夹,手拿一把纸扇。他一下轿,便向看热闹的人们点点头,频频微笑。他这一笑,安德海注意到这位老人,虽然是个男子,但他一根胡子也没长,那脸上光光溜溜的,连个胡子茬也找不到,白皙的面孔就像是一位妇人。还没等他开口,安德海便断定这人一定是一位太监。因为,他和二姑称作“二爷”的人不但装束很像,就连五官长样也相像极了。“对,他们肯定是兄弟俩,都是阉人。”

安德海正想着。猜着,只见“二爷”跨上前去,挽住刚下轿老人的手,说:

“三弟回来,怎么也不通知家里人一声,你看这乡里乡间的,比不上宫里舒服,三弟在此要受委屈了。”

那位“三弟”,笑着回答。

“本是自己的家乡,哪有嫌弃之理,二哥也不要太客气了,我住上几日便回宫。”

兄弟俩说着笑着进了“二爷”的家。“二爷”的家比别人的院子要大多了,两扇大门旁各坐一个威武的石狮子,门楼上挂着红灯笼。院子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前院,客厅就设在前院,第二层是书房,第三层是卧室。这卧房十分雅致,终日焚兰烧芷,香气缭绕,令人陶醉。安德海出于好奇,偷偷地爬上“二爷”家的院墙,猫着腰一跳,躲进了院子,他躲在一块假山后,向客厅

里张望,只见“二爷”家的丫头们送上上等的好茶,兄弟俩边品茶边叙别后离情:

“三弟此来定有情况,不知为何这么匆忙回家。”

“二哥不知,这宫里近日为立太子一事明争暗斗,十分激烈,七阿哥的母亲不过是妃子而已,她却想和四阿哥的养母康慈贵妃争高低,一心欲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便托人疏通,我是皇上那边的人,自然少不了她的‘进贡’,不然,我才懒得替她通风报信呢。我觉得这些名贵珍品留在宫中身边也不好,便请求皇上恩准,回来小住几日,以便把珍宝带回来。”

“三弟所言极是,你所带珍宝,我绝不动用一点,等你年迈以后回来慢慢享受。”

“自家兄弟,还分什么你的,我的,你和大哥只管享用。大哥家的几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我们做叔叔的也该再接济他们一些。再说,咱们哥儿俩又没有个后代,不给侄子,还能给谁呢?”

兄弟便边闲聊,边品茶,好不快活。安德海的心里羡慕极了。

“瞧人家兄弟俩,住好的,穿好的,吃好的,可爹和二叔安邦杰填饱了上顿肚子,还不知道下顿可有米了。唉,人家的命可真好。”

安德海正想着,突然觉得耳朵被人狠狠地扭了一下,他回转身子,一看是二爷家的仆人正站在他的面前:

“安德海,你这个贼小子,竟敢在大白天当贼来了,还想活吗?”

安德海不知是吓的,还是被人扭疼了,他哭了起来:

“我不是什么贼,根本就没想来偷东西。”

“小子,不想偷东西,来干什么?”

“来看看,我觉得这三爷来头大,便想来看看。”

仆人与安德海的争吵声传到了客厅,二爷和三爷都走了出来:

“马贵,放下手,不要为难这孩子。”

二爷因认得安德海,便为他解围。安德海见他们并没有生气的样子,胆子便大了起来:

“二爷,三爷,我瞧你们气势大,就想来看看,我真的不是小偷。”

二爷、三爷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陌生人面前竟毫无畏惧,不禁对视一下,笑了笑:

“孩子,进屋里再说吧。”

安德海随着他们进了客厅,故作镇静地站在那儿。

“孩子,你想看什么?”

“不看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当太监好不好。”

一听说“太监”两个字,兄弟俩脸色稍难看了一点,但很快都又恢复了原样。

“做公公很好呀,没有我们这些公公,谁来服侍皇上。”

“那我也想做公公。”

安德海脱口而出,说这话时,他并没有经过多少思考。

“孩子,做公公,好是好,能侍奉皇上,吃的好,住的也好,可这都是没人愿意走的路哇!”

那位三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过来抚摸着安德海的头。安德海听得真真切切,他在叹息。

没几天,三爷就走了。二爷仍然留在马家庄,他吃饱了,睡足了,便满庄子闲逛,人家都忙着种呀,收呀,晒呀的,很少有人能坐下来陪他说话。正巧,安德海是来做客的,二姑并不让他做活儿,这样一来,安德海便与二爷交上了朋友。

“二爷,做公公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可为什么那天三爷说这是没人愿意走的路?”

自从那天三爷轻轻叹息,说了这么句话,安德海的心中一直

纳闷,几次想问都没问出口,今天,他终于憋不住了,脱口而出。二爷望着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孩子,不知如何说才好。

“二爷,我也想当公公。”

“傻孩子,当公公有几个人是自愿的呀,那是逼到了尽头,才能走的路呀。”

二爷拉着安德海坐下,向他讲述了50多前年的一段辛酸往事: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天逢大灾,河里的水又浊又混,小沟渠已见了底,玉米、高粱等农作物因缺水,叶儿都变黄了。马家庄有户姓马的人家,爹娘都生着病,三个小儿子饿得直哭,老大才14岁,老二十岁,老三只有七岁,三个孩子拄着讨饭棍,到邻近庄子去讨点饭,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一天,他们听说离家50多里路的一个市集逢庙会,便想赶过去多讨一点吃的。三个孩子走了大半天才到了那儿,已是下午,集市已没什么人了,他们勉强讨了点剩饭,一商量决定先到一座小庙里宿一晚,明早趁热闹讨点好吃的。兄弟三人便到了一座破庙里找个地方躺下了。

第二天,天刚亮老大使醒来了,他转过身子去叫两个弟弟,可老二、老三全不见了,他连忙到庙门外喊了几声,不见应声,他认为两个弟弟去茅房了,便坐在庙门旁等了一会,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了,仍不见弟弟回来,他急了,便四下里打听,大叫弟弟的名字,喊了一个上午也不见他们的踪影,这下可把老大给急死了,他坐在庙门口哭呀哭。这时,庙里的一位和尚走了出来,问他为何而哭,他便陈述了以上故事。和尚听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阿弥陀佛。”

“怎么了?”

老大连忙追问,他从和尚那表情中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阿弥陀佛,小施主的二位弟弟此去凶多吉少。”

一听凶多吉少,老大便急了,他急得眼泪直往下流,央求和尚再多讲一点,那和尚双手一合:

“近来镇子上常丢失十来岁的小男孩,据说是京城宫中急需一批小童监,可谁家大人也不愿把自己的孩子阉了,送进宫里,所以抓差的急了,便偷些孩子送进京城应付官差。恐怕小施主的两个弟弟也被抓差的给带走了吧。”

老大一听,仿佛头上炸了个大响雷,打得他浑身发抖,他又找了两天,仍不见弟弟回来,无可奈何,只有回马家庄。躺在床上生病的娘一听老二、老三丢了,一口气没上来,死了。他们的爹丢了儿子又死了老婆,精神一下子变得失常了,从此马家庄多了一个疯子。

再说那天夜里,兄弟三个夜宿破庙,睡到半夜,老三肚子疼,想解大便,便坐了起来,他往外一看,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不敢一个人出去,便随手摇醒睡在身旁的二哥:

“二哥,我肚子疼,想_屎。”

“_就是了,去,到门外拉。”

“不,我害怕,你陪我去。”

真是烦死人,可又没办法,老二只好拉着弟弟的手出了门。

老三拉了屎,兄弟俩刚转身欲回去,两个人便站到了他们面前,还没等两个孩子反应过来,两双大手便捂住了他们的嘴,又是拖,又是拉,他们糊里糊涂地上了车。那是一辆破马车,他们只觉得车一直往前走,究竟走了多长时间,他们也不清楚。他们迷迷糊糊一觉醒来,便进了城,后来才知道这儿正是皇上住的京城。

老二紧紧地搂着弟弟,他们饿极了,想喝点水,可没有人搭理他们。他们被送到一间大房子里,这屋子还有十几个和他们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大家都说是被人硬拉来的。到了晚上,来了两个差人,他们向这十几个孩子说道:

“你们在这里安心住几天,不要吵,也不要闹,这些吃的比

你们在家里时要好多了,你们要尽量多吃一点儿,大肉、馍馍,能吃多少就吃多少。等吃足了,过几天送你们去净身,净了身以后就可以进宫当公公了。”

一听说吃好的,有大肉吃,孩子们兴奋起来了,至于什么“净身”,什么“入宫”,他们根本就不懂,也根本就没去关心这些事。果然,有五六天连接吃大肉,那肥肥的蹄子肉可香了,还有白花花的大米饭,香喷喷的排骨汤。孩子们只觉得一下子进了天堂,不敢相信自已被人弄来,原来是来享福的。

第七天的早上,孩子们正等着油条、大饼、稀饭、馍馍呢,还是那两个差人进来了:

“大家从今天起,不能再吃任何东西,三天后送你们去净身,这叫‘腾仓’”。

这“腾仓”,就是指阉割前的几天不进食,不吃不喝,等割了以后,不会大小便,不至于伤口感染。

这“净身”,便是把男性的睾丸割去,即破坏生殖器。“净身”是入太监门的第一步。据说,男孩在发育以前净身,不易感染,也能从根本上彻底消灭男性的欲望,所以童监一直很受欢迎。

难捱的三天过去了,孩子们饿得头脑发昏,希望能饱饱地吃上一顿,可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

天刚亮,那两个差人便来了。他们从屋里挑了一个年纪最大的孩子出去了,没过多久,又带了一个,约莫两三个时辰,轮到老二、老三兄弟俩了。老二紧紧地抱着弟弟,七岁的老三似乎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把大的先带走,小的一会再来带。”

两个差人商量着,老二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他向两个差人乞求着:

“放过我和弟弟吧,我们不想净身,更不想进宫,我想爹、想娘、想哥,放我们回家吧。”

两个差人根本不听老二的哀求,拉着老二的手便走,老三紧紧地抓住哥哥的手,那差人走过来就是一脚,踢开了这兄弟俩。

老二被其中一个差人带到了一间屋子里,他一进去就看见一个40来岁的男子叉着腰站在屋子的东南角,这人长得如凶煞恶神一般,一对又浓又长的眉毛直竖在眼上方,头发齐刷刷地向上长着。他只穿了一个大裤叉,光着背,胸前一撮毛又黑又密的。老二看见这凶恶之人,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把他抬上去。”

那人叫了一声,差人便动手来抱老二上床,老二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挣扎着,反抗着,可他抵不过差人。差人的手脚很麻利,把老二按倒在床上,又用绳子绑住老二的手和脚,老二拼命地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

“不准叫,也不能动,一动就割不净了,反而受大罪。”

那恶人大吼了一声,吓得老二不敢再叫了。老二觉得有人在脱他的裤子,然后又用热毛巾把他的小鸡擦了又擦,只见那恶人走过去,往老二鼻子上放一把草药,老二嗅得这草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不知不觉,他睡着了。

老二一觉醒来,己不在刚才的那间屋子里,他躺的屋子里还有几个一齐被抓进来的几个孩子,他们用手指指老二的胯下,老二抬起手往下一摸,只摸到一大堆软绵绵的布。这时,其中一位差人走了进来,大声地对这几个孩子说:

“恭喜你们,经过小刘师傅的一刀,你们的鸡呀蛋呀的全没了,以后就是阉人了,等伤好了以后就送你们进宫侍奉皇上、太后,好好地混,说不定能混出个人样来。”

差人一走,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虽然他们听到了差人的话,自己的小鸡被割掉了,但割掉以后成什么样,他们根本

不知道,因为那一大团布把胯下包得严严实实。几天以后,又有人来把他们胯下的布层层扯去。

“妈呀,我的小鸡没有了。”

老三捂住裤裆哭了起来。几个大一点的孩子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纷纷低下头,羞得满脸通红。

讲述了50多年前发生的事,二爷已泪流满面。安德海听入了迷,一个劲地追问:

“那后来呢?后来你当上公公了吧。”

老人点了点头。

后来,老二和老三都被送到了宫里,起初他哥俩还在一块,他们的工作是给一个妃子倒马桶、擦地板,活倒不是十分繁重,但他们总想爹、想娘、想哥,到了夜里,老三便躺在老二的怀里抹眼泪。老三从小就机灵,长得又秀气,像个女孩,深得妃子的欢喜。老三九岁那年,妃子生了个阿哥,老三便专职看护小阿哥,小阿哥长到一两岁,喜欢骑在老三的身上,老三便伏下身子驮着小阿哥。由于老三从不违逆阿哥的指令,后来得到妃子的赞扬,皇上觉得这位小公公很听话,便把他要了过去,他便从此一步步走上了顺风路。

老二生性倔强,他虽嘴上不说,但心中总有自己的一套,所以他一直没得到好的差使,在宫中做了一辈子伙夫,买买菜,挑挑米,如今人老了,做不动了,只好回家养老。

“二爷,当公公吃得饱,穿得暖,有什么不好,我以后也要当公公。”

“唉,孩子,这可不行,当了公公,人家瞧不起。”

“为什么瞧不起?”

“因为阉了以后,不男不女。”

“割了小鸡,还是个男人,怎么能说不男不女呢?”

二爷看看安德海,这问话可把他给难住了,是呀,没了生殖器,就不能娶媳妇,更不能生孩子,可这些事儿怎么好对一个十岁的孩子说呢?二爷只好把话头岔开:

“天也不早了,你快回家吧,不然你二姑又要四处寻你。”

安德海想了很久,很久,他也没想通割了小鸡有什么不好。

从那天以后,安德海就像着了魔似的,心中一直萦绕着一个问题:当公公,吃得饱,穿得暖,又住在京城,有什么不好呢?!

一天晚上,安德海帮二姑烧火,他看着二姑那张憔悴的脸,不由得一阵心酸,二姑家的日子过得也很紧巴,前几天夜里,安德海醒来,听见二姑和二姑夫在低声说话:

“他爹,再过十来天,咱家的粮仓可就见底了。”

“你再去二爷家借20斤玉米来,等秋后收了粮食再还他。”

“怎么好意思呢,我都借过三回了。”

“再借这一回吧,二爷年轻时在宫里当公公,多少攒了一点钱,他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们和他是本家,他不会不借的。”

每当安德海回想起二姑这些痛心的话语时,他总觉得不应该再住下去,该回汤庄子了。柴火映得二姑满脸通红,安德海突然说了一句:

“二姑,等我以后有钱了,一定把你接出马家庄,让你吃上几顿饱饭。”

二姑欣慰地笑了,她觉得侄子已经长大了,应该说他几句,要往好处学,走正路,可不是跟着汤包子学坏点子。于是,二姑语重心长地训导侄子:

“海呀,你从小就聪明,大家都很疼你,特别是你表舅给了钱,让你读书,你爹娘做梦都盼你有出息。咱可不能跟那汤少爷学坏,你是安家的长门儿孙,安家可就指望你了。”

安德海点了点头,应了二姑,他突然冒出了一句,可把他二

姑给吓坏了:

“二姑,我要和二爷、三爷一样,割了小鸡去宫里当太监。”

“什么?割小鸡,当太监?”

二姑瞪大了眼睛,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便追问了一句。

“对,是当公公。”

“啪”的一巴掌落到了安德海的脸上,安德海被打愣了。二姑很疼他,别说动手打,就是吵也没吵过。二姑盖上锅,走到门旁,蹲在门边抹眼泪:

“不争气的东西,想着去当什么太监,唉,安家出了个逆子。”

第二天,二姑便让姑夫把侄子送回了汤庄子,姑夫见到安邦太夫妻,一五一十地把姑侄昨天的对话全告诉了安老大,并千叮嘱,万叮嘱,一定要打消安德海的这个怪念头。

安邦太夫妻生怕孩于胡思乱想,便买了两只小羊来,每天让安德海去放羊,以分散他的精力。这安德海想当太监如痴如迷,他怎么也想不通,当了太监,吃的、住的、穿的都不用愁了,而且还能积攒一些钱,送回家,盖大瓦房,可为什么每当大人们谈起这事时,都脸色大变呢?

安德海一天下午把两只小羊放到山坡上,自己便找一块平坦一点的草坪坐下来,他搬来一块大石头,枕在头下,悠悠地睡着了:

呀,真舒服,多么柔软的床呀,也不知道这床上是用什么铺垫的,比新棉花还是柔软。再望望桌子上,那桌子上摆满了好吃的东西,有冰糖葫芦,有一口酥,有红烧五花肉,还有炖老母鸡,那鸡汤正喷着热气呢。安德海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吞呀、吞呀。吃饱了,抹抹油嘴,再拍拍圆滚滚的肚子,有一个小孩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安公公”,他头一仰,“何事?”那小孩答道:“请安公公沐浴。”安德海随小孩入浴室,他跳到了水中,呀,水怎么这么凉呀,越洗越凉,冻得他浑身发抖。

他一抖身子,醒了。

唉,原来是一场梦,刚才做梦时,天下雨了,所以“越洗越凉”。

安德海这场童年的梦,最后还是圆了。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