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节苦难童年自阉入宫 第 2 节 安家夫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节 安家夫妻

河北省南皮县汤庄子有两个青梅竹马的孩子,后来他们结为夫妻。他们便是安德海的父母。

南皮、青县、河间一带“盛产”老公,早已闻名遐迩,有的太监在宫里发了迹,年老以后无子无靠,便将积蓄一生的钱财送给侄子、外甥等人,所以,这一带的农民受太监赞助的很多。也有的太监被乡邻瞧不起,不敢回乡养老,便在京城附近的寺庙里出了家,形成别具风格的“太监寺”。

南皮县西郊汤庄子,是一个美丽的村庄,依山傍水,环境优雅。村后是一座小山, 小山只有200多米高,但山上长满了树林,到了春天,满山遍野的山茶花、杜娟花、牵牛花迎风微笑,一阵风吹来,空气里散发着山坡上特有的野草春花的芳香。山林里小翠鸟飞来飞去,蝶儿栖在枝头,山兔跑来跑去。从山上流下的溪水清澈见底,叮咚、叮咚,一跳一跳地向山下的小青河流去。那村边的小青河,虽不太宽,但长年流淌着清清的水,小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仿佛一伸手就能逮住几条。可当人们一伸手,它们便倏地一下游向远方,那摆动着小尾巴的鱼儿有时竟回头张望,似在说:“来呀,来呀,看你可能捉住我。”

就在这远离城市,恬静悠然的村子里,生长着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这男孩和女孩20年后生下一个孩子叫“安德海”。

这男孩叫“安邦太”,女孩叫“杏儿”。安邦太长得虎头虎脑的,一双又黑又浓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两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胖墩墩的,很惹人喜爱。他的父母曾生过四个男孩三个女儿,偏偏四个男孩全夭折了,三个女儿个个健康、活泼,安邦太是第五个男孩,其实也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自然被捧到了天上。杏儿的家仅与安邦太的家一条小路之隔。杏儿的爹因家中贫困,48岁才娶上媳妇,只生了杏儿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杏儿便成了爹娘的掌上明珠。

两个娇孩子并不怎么任性,他们从小就喜欢在一块玩耍。还是安邦太两岁的时候,杏儿才一周零八个多月,杏儿的家里来了位亲戚,给杏儿买了几块小糖。杏儿一手拿一块糖就撒开小腿往外跑,杏儿的爹娘生怕女儿摔跤便也跟着往外去,只见杏儿跑起来像个小鸭子似的,一摆一摆的,煞是逗人。杏儿径直跑到安家门口,奶声奶气地连声叫:

“安哥哥,安哥哥。”

小邦大从屋里跑了出来。

“安哥哥,小糖,给你。”

两个孩子费了好半天劲才将小糖外面的那层纸剥开,含在嘴里嚼着。

“哇……”

杏儿大声哭了起来。小邦大赶紧跑过去,哄着杏儿。原来,是杏儿一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小邦太对着杏儿的嘴一个劲儿地直吹,人们看着两个纯洁无瑕的孩子开心地笑了。村里有个研究相术的长者断言小邦太与杏儿是“夫妻相”。

两孩子就这样形影不离的长到了16岁。邦太已明显出现了男性的特征,音质变得又浊又粗,嘴角边长着黑绒绒的小胡子,高高的个儿,宽宽的双肩,一双大手,给人以矫健的感觉。杏儿像所有的16岁的大姑娘那样,出落成芙蓉花一般的俏模样,又黑又长的大辫子在腰间一摆一摆的。乌黑明亮的双眸镶在圆圆的脸盘上,小巧的鼻子,樱桃红唇,那脸皮似“鸡蛋二层皮”,又细又白又嫩。每逢生人,她那水莲花一般的脸便羞红了,腮边两朵红晕煞是好看。她那隆起的双乳似两只小兔子在小褂下面跳动。青春的活力、姣好的面庞、柔柔的话语不知撩拨过多少小伙子。年轻不伙子们有事没事总愿跟她接茬说上几句话,杏儿去洗衣服,年轻小伙子们也跟在后面装模做样地洗衣服,杏儿去挖野菜,年轻小伙们也纷纷去挖野菜。吃饭的时候,小伙子们总爱捧着饭去杏儿家,边吃边聊边用眼睛偷偷地膜杏儿几眼。杏儿每次

都装作没看见似的。前村后村的小伙子不少人心中都装个杏儿,可杏儿的心中却只有一个人——“安哥哥”安邦太。

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孩子心中都隐隐约约地感到既渴望看对方一眼,又怕彼此见面,小时候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打闹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偷偷地望一眼。这大概就是初恋吧。这爱,那么神秘,那么诱人,那么强烈,直撞两颗年轻人的心。

男孩憨憨地笑,女儿柔柔地笑。笑弯了腰,笑红了脸,笑得水秀,笑得山灵,笑得太阳公公躺进云层里,笑得高粱低了头。

一天天,一年年,两个孩子变成了大人。那年他们19岁。

19岁,多少梦想,多少憧憬,多少迷惘,多少依恋。19岁,人生的花季;19岁,蓝蓝的天,清清的水,他们满怀着爱恋,沐浴在情河里。

一日,安邦大与杏儿恰巧在田里锄草,今个儿,天气特别燥热,天上打着闪雷,就是不下雨,邦太热得实在受不了,便把小褂脱下来放在地头。杏儿虽然也热得、闷得喘不过气来,但女孩子家岂能乱脱衣服,她宁愿死也不会脱下小褂,那蓝花小褂早已汗湿,紧紧地贴在背上,难受极了,又闷、又热、又渴。杏儿她爹实在撑不下去了,对杏儿说:

“闺女,我先回去,你再把这两垄地里的草锄一遍,也回家吧,不要耽搁时间,你娘也快该做好饭了。”

“好,爹。我等一会儿就回去。”杏儿低着头,认真地锄地。

安邦太见杏儿的爹先走了,便寻思着把妹妹支走,好单独和杏儿呆一会,便对妹妹说:

“大妞,咱家的猪这会该饿了,你赶快回去烧点猪食。”

安邦太的妹妹才12岁,哪里懂得哥哥的心思,便应声走了。

妹妹刚走远,安邦太便向几垄地以外的杏儿喊道:

“杏儿,天这么闷,歇会再干吧。”

“不了,俺娘还等俺回去吃饭呢。”

“歇一会儿,我帮你锄一垄。”

杏儿巴不得有人帮忙,再说,安邦太又不是外人,“累死他活该。”

杏儿挨着他的“安哥哥”坐下,不住地抹着脖子上的汗。从小两人玩耍也许还搂抱过呢,可自十来岁开始,两人就没这么近地紧挨着。安邦太傻呆呆地望着杏儿,眼睛一眨不眨,杏儿被他看得脸都羞红了。

“看什么,又不是不认识。”

“看你好看,眼好看,嘴好看,一切都好看。”

安邦太想摸一下杏儿的手,杏儿察觉到了,赶快把手缩回。

“快干活吧,你看那边的乌云压过来了。”

安邦太哪还有心思干活,他爱慕已久的心上人紧挨着自己,此时岂能让她溜掉。

“唉哟,唉哟,疼死我了。”

安邦太捂着肚子,呼天喊地。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肚子疼,你快给我揉一揉。”

杏儿不知是计,刚想走近安邦太,不料安邦太一张双臂将杏儿揽在怀里。他紧紧地搂住杏儿,搂得杏儿喘不过气来。他把双唇紧紧地压在杏儿的唇上。

“快松手,有人来了。”

安邦太刚一松手,杏儿低着头,红着脸像小兔子似的跑了。

安邦太在她的身后笑着追着,两人的身形消失在远处。

“喀嚓,轰隆隆。”

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安邦太紧紧拉住杏儿的手,直往村后的小山上跑去。杏儿一路挣脱,可怎么也挣脱不了安邦太的双手。

这后山上有一个小山洞,小的时候,他们曾来这里捉迷藏。小山洞不太大,仅能容纳五六个人,洞口长满了荆棘,可以将洞口遮

掩得严严实实。安邦太和杏儿躲雨进了山洞。

这一阵子雨可真大呀。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淋透了。刚才淋了雨,现在又躲在山洞里,杏儿冷得一个劲地打寒噤。

“杏儿,冷吗?”

安邦太柔柔地问着。杏儿点了点头。安邦太默默地把杏儿拉到自己的胸前,再一次紧紧地搂着杏儿,两双嘴唇凑到了一齐,热烈地吻着。杏儿听得很真切,她的“安哥哥”的心跳得可有力了。安邦太轻轻地托着杏儿的下巴。

“杏儿,我想,我好想。”

“想什么?”

杏儿明知故问,其实此时她的心里也渴望着,但她本能地拒绝着。

“我想要你的身子。”

安邦太在杏儿的耳边呢哺着,他此时只觉得势血沸腾,心中有一种欲火,一种难以按捺的火在燃烧着、燃烧着。这火吞噬着他的身、他的心、他的灵。

“不,我怕。怕。”

“怕什么?”

“怕你看不起我,还怕……”

还怕什么,安邦大的心里有些糊涂了。但杏儿怕,她怕这样以来会有孩子。

“杏儿,快给我吧。”

安邦太急促地催着。杏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安邦太轻轻地脱去杏儿那已湿透的衣服,杏儿的胴体鲜明地显了出来,她那浑圆的双乳,细细的腰肢,都让安邦太激动。两人屏住吸呼,翻江倒海,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中。

安邦太抹去了杏儿脸上的泪水,杏儿依偎在他宽厚的胸前。

“杏儿,明天我就央求爹找个媒人,你肯嫁给我吗?”

杏儿在安邦太的胸前默不作声。她心想:都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这么问干嘛。在那个年代男女婚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这一对相爱的男女竟在野外偷吃了禁果,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

没过几天,安邦太便央求父母请个媒人到杏儿家说亲。谁知安邦太的父母正告他,他们也很喜欢杏儿,早已暗中求人给他们算过生辰八字,结果女克男,安邦太命犯阳刃,不能婚配。这命相不合似晴天霹雳,打碎了安邦大的美梦,再说杏儿自从那次从山洞回来,生怕见安邦太,又渴望天天见,她躲着他,避着他,又羞又恨的复杂情感时时困扰着她。这几天,她估摸着安家该央人来提亲了,可怎么安家一点动静也没有?安邦太呀,安邦太,难道你是个负心汉?不,不可能,安邦太眼睛闪烁着的光芒明明白白告诉杏儿,他真的爱自己。日子过得好慢呀,杏儿整日魂不守舍,茶饭不香。一天早上吃饭,杏儿隐隐约约地觉得有些反胃,刚放下碗,“哇”的一声全吐了。杏儿连忙说自己昨儿晚上受了凉,这会儿头疼得很。杏儿的爹妈也就没多问。可杏儿吓坏了,“妈呀,‘那个’已经超十几天了。”

杏儿哭了。晚上她趁上茅房之机,在安家门外学猫叫,果然,她的心上人出来了。她从安邦太那“多云”的脸上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急切地要把重要的事告诉他,可安邦太先开口了:

“杏儿,爹说咱们命相不合,不答应找媒人说亲,我正愁着呢。”

“什么?你不娶我?”

杏儿惊愕了。

“不,我要你。我会慢慢想办法娶你。”

“慢慢想办法,可孩子不会慢慢地来的。”

“孩子?你?”

杏儿羞红着脸,点了点头。安邦太像露了气的皮球——瘪

了。他愣愣地站在那儿,杏儿什么时候走的,他一点也不知道。

安邦太回来以后,跪在爹娘的面前发誓:非杏儿不娶。

杏儿的肚子慢慢地向前凸,终于有一天,纸再也包不住火,杏儿的爹娘怒不可遏。

“安邦大,你这个混小子,干了好事不负责任。”

杏儿的爹气冲冲地找到了安家。生米煮成了熟饭,只好找个媒人,走走过场,杏儿匆匆地嫁到了安家,新婚之夜,杏儿倚在丈夫的肩头,低声抽泣:

“我过门不几个月就要生孩子,今后我可怎么做人?”

“孩子是我们的,我们疼他就行了,管他别人说什么。”

丈夫安慰着杏儿,可杏儿忧心忡忡。那昔日红苹果一般的脸蛋现在如蜡一样的黄,安邦大心疼地望着妻子。

“要么,趁乡邻不知道这件事,咱们把他搞掉,以后不愁没有孩子。”

小夫妻俩商量了大半夜,最后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他们听说用布带紧勒孕妇的肚子可以将胎儿弄死。于是夜深人静之时,安邦太便用一根很宽的布带将杏儿的肚子紧紧勒住,杏儿疼得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她紧咬牙关,忍住疼痛,为的是以后能抬起头来做人。就这样,一个已经成形的男胎被父母扼杀了。经过两个月的调养,杏儿的身体渐渐地恢复了健康。安邦太夫妻夫唱妇随,男耕女织,生活过得很愉快。转眼间,他们结婚已三年多了。自从新婚勒死男胎,杏儿再也没能怀上孩子,夫妻俩都很焦急。一天晚上,安邦太抽着闷烟,靠在床头边,一吭也不吭,杏儿明白丈夫的心思,柔声地问道:

“你又在想那事了,都怨我不争气,生不出个娃儿。”

安邦太看着一天比一天憔悴的妻子,叹了口气,他心里很难过。他为妻子感到委曲,别的娘儿们总在杏儿背后指指点点,什么“不下蛋的鸡”,什么“命中无子”,再难听的话她们也能说出口。安邦太明白结婚三年多没有孩子,并不是杏儿的错,那是自己造的孽,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吧。安邦太一手摸着妻子那总是鼓不起来的肚皮,一手抚着妻子的头发,安慰杏儿:

“咱们还年轻,急什么,听老人说越急越怀不上。”

“我现在连‘那个’都不正常,八成是病了吧,等过一阵子,我回姥姥家,听说姥姥认识一个郎中,专治妇女病。”

“那也好,明儿一大早,我陪你去庙里,上柱香,求观音菩萨发发慈悲,给咱们送个孩子。”

第二天,天还没亮,夫妻俩便急急地上了路,他们要赶40多里路去庙里上香求子。香也上了,头了磕了,大夫也诊了脉,开了方。药倒是吃了不少剂,可杏子的“那个”一直不正常,杏儿的妈知道当年那一段丑事,断定是老天爷惩罚这两个犯了天规的人,是有苦往肚子里吞,说也说不出来。一日,杏儿来到河边洗衣服,她自从发觉自己总是怀不上孩子,总是低着头走路,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心里虚得很。她越来越少言寡语,一个人独来独往。一个男人,原来暗恋杏儿的同村小伙子,故意冲着杏儿走过来。

“杏儿,洗衣服去呀?”

那人皮笑肉不笑地搭讪着。

“嗯。”

“咦,别忙着走嘛,洗完衣服回家干嘛,去守着你那个没本事的安邦太。”

杏儿绕着道,想尽量避开他。这个人去年娶了个“母夜叉”似的老婆,好吃懒做,恶神一般地死盯着丈夫,她心里明白自己的丈夫曾喜欢过杏儿,生怕杏儿抢走她那个游手好闲的丈夫,便寸步不离丈夫。恰巧今天她回娘家去了,她的丈夫瞅准了杏儿这时该来河边洗衣服了,便贼头贼脑地窜了出来。

“杏儿,是安邦太没本事,害得我抱不上大侄子,这样下去

可不好,安家无后全怨你,你要背个坏名声。我是为你着想,今晚你装作上茅房,到我家里去,趁那个‘母夜叉’不在家,我给你传授接子秘方。”

那人笑嘻嘻地把睑凑得更近了。杏儿看看他那双色迷迷的小眼,直感到心里恶心。

“呸,你老婆母夜叉呢?趁老婆不在家偷鸡摸狗。”

“母夜叉”在娘家吃了午饭,心里忐忑不安,她实在是不放心色鬼丈夫,便不顾爹娘的诚心挽留,更不需等丈夫来接,自己跑回来了。她一手揪住丈夫的耳朵,另一只手挪出空来,“送给”丈夫几个大耳刮。

“骚娘们儿,自己下不出个蛋,生不出个羔,猴急了,勾引我男人。”

那女人又哭又骂又叫,闹得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出来看热闹。

杏儿被羞辱了一通,跑到家里蒙头大哭了一场。安邦太明白妻子是清白的,他安慰了妻子,便跑到村的东头找“母夜叉”衅事。

“妈的,‘母夜叉’,欺负到老子的头上了。”

那“母夜叉”也不示弱,立刻出门应战:

“老娘把你老婆捉在床上,你戴了绿帽子,还有脸来吗?”

“你敢说杏儿一个‘不’字,老子给你拼了。”

一来二去,二人扭打了起来。好半天,众人才把他们拉开。

杏儿本来与她男人没什么关系,这一打,反而扬了名,恶名在外了,被人们传来传去,没有影的事传得有了影,在人们心中,杏儿成了不贞女人。安邦太夫妻俩本来因为无子,心里就有一点别扭,这下,日子可就更难过了。他们几乎不与外人来往,两人独处的时候也很少交谈,往日的依恋、吸引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们只是机械地干活、吃饭、睡觉,他们几乎忘了那如胶似漆的夫妻情爱。安邦太一天到晚抽着老烟袋,杏儿没事时就坐在床沿边做鞋子,给安邦太做,给公公做,给婆婆做,鞋子一双又一双,已经堆的很高了,她还在做。

“你都能开鞋店了。”

安邦太因为今早赶集时,卖了只羊,赚了点钱,心里稍微有点高兴,便搭讪着跟妻子说话。杏儿抬起头,安邦太仔细瞧了一会儿,猛然心里一阵酸楚。

“唉,杏儿今年才刚30岁,可怎么就长出了白发。”

安邦太心里暗想着,他忽然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愧疚得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杏儿关切地摸了摸丈夫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知是妻子的白发让他内疚,还是妻子粗糙的手掌让他难过,也许是妻子细致的心让他感动。安邦太突然一把抓住杏儿的手,急切地唤着:

“杏儿、杏儿。”

这种让杏儿当年心跳不止的唤叫声,她已经陌生了,至少有八九年没听见过了。杏儿流出了热泪。安邦太像个毛头小伙子,急切地盼望着、要求着。

“这大白天的,不行。”

“什么不行,咱们是两口子。”

不由分说,安邦大将杏儿压到了身底下。丈夫熟睡了,他发出均匀的鼾声。杏儿愣愣地望着窗外,她惊奇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小草露头了,再仔细聆听一下,外面的燕子叫声也有了。哦,春天来了。

春天百花争艳,万物复苏。安邦太夫妻抓住时机,春耕大忙了好一阵子。这些日子,杏儿总是觉得自己怪怪的,好像要有喜事降临在她的身上似的,她总想哼几句多年忘了哼的小曲。安邦太看见杏儿一天天白胖起来,心情也开朗了许多。自然,夫妻之间的“那件事”也多了起来。一天晚上,杏儿将丈夫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摸摸看,可能感觉到什么?”

安邦太迷惑不解地看着妻子,他抚摸了一会儿,好像没发现妻子有什么不对劲儿。杏儿见丈夫这么迟钝,撅起可爱的小嘴,但她太高兴了,她要把这股高兴劲儿“传染”给丈夫:

“你趴在这里听一听。”

安邦太把耳朵凑到杏儿的肚皮上,听了好一阵子,才说:

“我听见了,你的肚子饿了,在‘叽里咕噜’地叫呢!”

“别的没听见什么?”

“你肚子里又没有天,难道还能打雷不成。”

“打雷,何止是打雷,是打了个大惊雷。”

杏儿笑眯眯地继续说:

“这雷呀,打一声叫一声爹。”

“什么?你说清楚些。”

安邦太忽地坐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妻子说的是真的。十年了,他盼了十年的儿子,一年一年的落空,近些年,他失望了,不再盼儿。今天听妻子这么一说,他简直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兴奋地抓住妻子的手一个劲地紧捏着,仿佛一松手,儿子就从他的身边溜走似的。

“你快说说,有几时了?可靠吗?”

“大概两个多月吧,开始我也不敢相信,所以就没告诉你,至到前几天,我的‘那个’一直没来,可偏偏不想吃东西,见了油腻就恶心。昨天我去问我娘,她告诉我可能是有了吧。”

杏儿向丈夫轻轻地描述着,两个人边说边乐,一阵阵吃吃地笑声传到隔壁安邦太父母那里,老俩口直纳闷:“有什么喜事!”又过了七八天,安邦太带着杏儿去她姥姥家,找到了那位老郎中,一经把脉,老郎中拱手道喜:

“恭禧、恭禧,枯木逢春啊,两个喜得贵子,已近三个月

安邦太差点没跳起来:

“我有儿子啦。”

杏儿怀上孩子的消息传到安邦大的爹娘耳里,老两口乐疯了。这安家就安邦太没儿子,老二安邦杰儿女成群,这下可好了,长房有了儿子,老两口的心病没了。杏儿的婆婆把几个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全拿来了:

“娘,留着您老自己补补身子吧。”

“不,不,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补什么身子,多活一天都是累赘。你现在怀着孩子,一个人养两张口,不容易呀。”

老人一辈子先后生育十次,一共加起来也没吃上20个鸡蛋。

这会儿,她把安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别说让她拿出几个鸡蛋,就是拿出老命,她也会干的。安邦太为了让杏儿调养好身体,总是一大早就上山打点野兔之类回来,杏儿一看肉类油腻东西就反胃,一口也吃不下去。到了秋天,杏儿的肚子一天天地鼓了起来,初冬来临,寒风刺骨,凉气袭人,安邦太跳下冰冷的小青河中,用鱼篓去罩小鱼,那活鱼汤又鲜又香,杏儿可爱喝了。安邦太一天一天地精心服侍妻子,杏儿的肚子一天天地鼓胀,每到晚上,安邦太就给妻子轻轻地揉揉肩,捏捏腿,杏儿怀着他的儿子,这孩子可是盼了十几年才盼来的,一定是个宝。

“杏儿,瞧你现在又白又胖的,儿子也一定白白胖胖。”

“唉哟,孩子的小腿在踢我呢,他的小手也在掐我。”

胎儿的每一次运动都能引起夫妻俩的一阵激动,安邦太轻轻地拍打妻子那凸出的肚子:

“好儿子,老实一点,别踢痛了你娘。”

“不疼,孩子踢得一点都不疼,这孩子将来一定很孝顺。你说:咱孩子长成什么样?是个男孩,还是女娃?我呀,可想生个

女娃了,她长得漂漂亮亮的,大辫子又长又黑,笑起来像个小铃挡,她呀,不到十岁就能帮我做饭、洗衣、劈柴。大的是个女娃,等以后,我再多给你生几个儿子。”

妻子憧憬着未来,安邦太也有自己的渴望:

“不,这第一个孩子要男孩,男孩能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这孩子要长着高高的个儿,粗壮的身体,浓眉大眼,我教他种田、打猎。”

“是儿子我当然很高兴,不过我不要他学种田、学打猎。我要供他读书,咱们省吃俭用,供他考秀才,中举人,做大官,干大事。”

夫妻俩就这么憧憬着、梦想着,急切地盼望着孩子的到来。

一天,一个看风水、算命相的先生打安家门口经过,他迟疑了一会儿,又是摇头,又是喷嘴,走了。安邦太的爹听说后,认为这位先生一定看出了点什么,便紧追到村外:

“老先生,请慢走。”

算命先生稍作留步,眯着双眼,等待安邦太的爹发话:

“老先生,刚才你在我家门前经过时,又摇头,又喷嘴,一定有什么事。”

“哦,那是本人的习惯动作,没什么。”

安邦太的爹心里明白不是“没什么”,而一定是“有什么”,只不过算命先生不愿说罢了。他哪里肯放过这算命先生,死活硬拉硬拖,好歹才把算命先生请到了家,他连忙让家人到集上打酒买肉,款待先生。酒足饭饱之后,算命先生掐着手指头,嘴里不住地嘀咕着什么,然后开口了:

“命为天定,不可违也。若是不信,必遭劫难。刚才本先生从你家门前经过,一眼就看出来,你们这宅子走势不好,这宅子落在一块‘棺材地’里,这‘棺材地’,即上大底小之形,宅妨人,住在这种宅子里,阴盛阳衰,阳气不足也。若要破这重重阴气,必弃宅择地另建。”

算命先生说了一遍,不由得安家人不信服。

“是啊,小老儿的大儿至今无后,但他的老婆就快要生了,等生了孩子,俺就请先生来给看一块风水宝地,另建新屋。”

“晚矣,孩子落生在这样的宅子里,势必阳气受阴气之克,阳气甚衰也。”

算命先生摇头晃脑地走了。这可急坏了安家,眼见杏儿就要临盆了,再说,麦子都也就要收割了,也抽不出劳力盖屋呀。村里的一位私塾先生听说安家为宅子一事发愁,便来安慰他们:

“算命先生口称你们家阴盛阳衰,一点不假,这邦太上面几个哥哥都夭折了,可姐姐都活了下来,邦太娶媳妇十几年竟无子嗣,要克阳呀,也早已克过了。依本人之见,且不急着另建宅。”

安邦太的爹也觉得私塾先生有道理,便决定等收了麦,到了夏大,再说这事。

算命先生其实不过是胡说八道罢了,他打听到安家大儿子盼了十几年的孩子,终于枯木逢春,媳妇怀孕了,一家人乐得合不上嘴,便猜想这孩子一定十分金贵,只要他算命先生做得十分像,不露一点儿破绽,不怕他安家人不信,这个混饭、挣钱的好机会可千万不能溜掉,于是,他便瞎扯了一气。至于杏儿夏天生的那个孩子——安德海,真的阳气不足,只不过是事物的巧合罢了,并不是什么天意。

-----

书 路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