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章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深夜。

诺茵的陶拉斯采取攻击敌机脚部的气垫效应引擎的手段。

此举是为了瘫痪白蛇的行动,让它们无法继续追击。

杰克斯则采取接近肉搏战,以不伤害驾驶舱为原则发动攻击,削弱敌军的战力。

可是,白蛇一波波涌上,仿佛没有止尽。

终于,托尔吉斯在空中被打下来了。

可是敌机依然紧咬不放。

“可恶……”

光束剑的威力也越来越弱,已经伤害不了敌机了。

“不行了吗……?”

杰克斯绝望的叹气。

这是开战以来,他第一次尝到无力感。

此时,传来诺菌的无线电呼叫声:

“杰克斯,我可不会跟你说再见喔……”

言下之意是——要死就一起死吧!

杰克斯振作精神,回答了一句:

“那还用说!”

现在就放弃远太早!

可是,面对蜂拥而来的白蛇部队,却又不知该如何对付。

就在这个时候——

一架白蛇在一瞬间突然被砍成两段,驾驶舱被弹出了。

“咦?”

爆炸的闪光中,出现了拿着双弯刀、披着长斗篷的巨大形影。

从刚才的速度看来,拥有如此高超技术的,除了钢弹驾驶员之外别无他人。

“幸好,我们及时赶到了……”

“卡特尔……!”

诺茵惊呼。

过去,她曾和卡特尔一起担任过山克王国的亲卫队。

一架紫色机身的钢弹从爆炸的烟雾中走出——沙漠钢弹改。

它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战士。

沙漠钢弹的出现成了白蛇部队的新攻击目标。

巨大的沙漠弯刀——热能切割器一挥,前列的白蛇立即被削成两截。

当然,驾驶舱还是安全地弹出。

刀法之利落,简直可以用神乎其技来形容。

卡特尔笑着说:

“你们两个还真是了不起……”

他环视一下四周,继续说:

“打得这么激烈,居然还可以不伤到敌军的驾驶员……”

诺茵不甘示弱的说:

“就是啊,你应该多学学我们的……”

☆ ☆ ☆

布鲁塞尔的大街上到处是死角,搜敌不易。

加上已经是半夜,整个搜索行动更是困难重重。

不过,在黑夜里作战却是迪欧擅长的绝技。

从大厦的巷弄中冒出的白蛇,一个接着一个被莫明其妙的击倒。

敌军陷入一阵恐慌。

明明雷达上没有敌人的踪影,可是僚机却一个个倒下。

恐怖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大街。

突然,雷达上出现了反应,显示敌人就在“上方’。

士兵们赶紧抬头往上看。

一轮明月高挂天空。

月光中出现一道黑影。

“那、那是什么……?”

黑影突然张开像恶魔般的羽冀。

看起来倒很像是蝙蝠的翅膀。

士兵无不惊慌失措。

黑影越来越靠近,翅膀鼓动的声音也越清晰。

“天哪……!”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闪光划破黑暗。

那是死神的镰刀所留下的招魂光芒。

地狱死神钢弹挥动着那把索命镰刀。

白蛇毫无招架之力,纷纷应声倒下。

“嘿嘿嘿……你们就带着武器和战争一起下地狱吧!”

迪欧眼神闪耀着独特的自信。

☆ ☆ ☆

五架白蛇开始炮火齐射。

一身重装备的MS视若无睹地在弹幕中跨步向前——重武装钢弹改。

它身上的钢弹尼姆装甲不断被炮弹击中,却丝毫没有任何损伤。

白蛇集中火力猛攻,竟然发挥不了吓阻作用。

重武装钢弹威风凛凛的气势造成白蛇部队极大的压力,迫使他们节节后退。

尽管手上的机枪猛烈的射出子弹,对方却像金刚不坏之身毫发无损。

白蛇查觉不敌,开始逃窜。

重武装钢弹迅速升空,动作之快和它笨重的外表颇不相称。

它飞越白蛇头顶,接着一个漂亮的空中马戏回转动作。

朝敌军俯冲而下的重武装钢弹不徐不缓的举起四联装的多管机炮。

白蛇部队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完全无计可施。

火力差距太大、又无路可逃,重武装钢弹凌厉的气势更让他们不寒而栗。

白蛇们摒住气息,等待命运的裁决。

四具联装的枪管开始高速旋转。

子弹像怒涛般朝五架白蛇落下。

白蛇只能站着挨打,毫无反击能力,跟刚才一齐开炮的模样简直判若二人。

多管机炮终于停止旋转。

重武装钢弹厚重的手臂冒着缕缕烟硝。

白蛇们还站在原地。

全身的装甲弹痕累累,有的于弹还陷在凹洞内。

这些弹头的引信早已去除,并没有爆炸。不过,被打成蜂窝的白蛇,已经功能尽失,无力再战了。

重武装钢弹的驾驶特洛瓦,依旧面不改色。

“还剩二百五十架……正好一个人负责对付五十架……收拾这些白蛇应该不成问题。”

话才说完,刚才那五架白蛇纷纷倒下。

当然,驾驶员还是保住了性命。

☆ ☆ ☆

看到钢弹前来支援,杰克斯非常高兴。

“这么一来,德基姆和玛丽梅亚就玩不出把戏了……至于其他的问题自有人会解决……”

这幕光景透过玛丽梅亚政府的监视荧幕传送到世界各地。

街头巷尾聚集的民众看得目瞪口呆,心灵深处的某种东西好像被唤醒了一般。

“是钢弹……”

“他们只靠五架MS,对付将近一百倍的兵力……”

“听说钢弹的驾驶都是些十几岁的小孩呢……”

只是,这样的感动还不足以让他们采取更具体的行动。

总统府指挥室,德基姆气急败坏的咒骂着:

“一群臭小子!老是跟我过不去!”

这个说法有点不正确。

应该说:

“老是跟玛丽梅亚小姐过不去!”

不过,德基姆和一旁的卫兵似乎并没有发现话里的语病。

但,玛丽梅亚却听见了,她的眼神闪过一丝落寞。

站在她身旁的莉莉娜并没有发觉。

玛丽梅亚很快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

“就算那些人打败了白蛇部队,也还是无法攻破这座堡垒……他们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

玛丽梅亚在等待莉莉娜的回应,可是她却不发一语。

莉莉娜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下一步有何打算,都是玛丽梅亚料想不到的。

看到莉莉娜若有所思的神情,玛丽梅亚显得有点慌张。

“你怎么了?莉莉娜小姐?”

莉莉娜这才缓暖张开于涩的双唇:

“我……”

她徐徐地说:

“我……”

原本犹豫不决的眼神忽然变得开朗起来。

“我不再逃避了……”

说完,随即跑上前。

她来到通讯兵旁边,迅速打开通话器。

“咦?”

通讯兵一阵错愕,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莉莉娜以严肃的声音,对着麦克风向全地球圈喊话:

“各位!你们所看到的战斗画面并不可怕!和平不会凭空掉下来,是要靠大家去争取的!我们不能逃避这个责任啊!”

话尚未说完,德基姆便赶紧关掉了麦克风,连影像也一并中断。

原本对全地球圈播放的战争画面突然变成了一片杂讯。

“喂、刚才那是……?”

“错不了!是莉莉娜女王……!”

人群背后站着一名少女。

“各位!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们却只是站在这里看转播吗?”

“你是什么人?”

“莉莉娜·达利安的私人亲卫队队长……”

“咦?”

“我叫桃乐丝·卡塔罗尼亚。”

桃乐丝一身雪地迷彩的军服,好像已经做好出击的准备。

“钢弹的驾驶员是小孩子,莉莉娜也是。要是你们这些大人们能够负起责任、振作一点、或是多为别人着想的话,他们就能快快乐乐的当个普通的小孩……”

这时,一辆辆的大卡车在她背后停了下来。

“各位!大家跟我一起来吧!为了和平、为了自由而战吧!”

卫兵的枪口抵住莉莉娜的背后。

德基姆苦笑地说:

“现在还轮不到你出场呢,前莉莉娜女王……”

玛丽梅亚冷冷地说:

“你是不是想挑起战争?这不是违背你们匹斯克拉福特家族所坚持的完全和平主义吗?”

“我是莉莉娜·达利安,不是匹斯克拉福特、也不是什么女王!”

莉莉娜态度毅然地说:

“再者,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主义和主张,而是渴望和平的心、争取和平的坚强意志和责任惑!”

☆ ☆ ☆

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八个小时。

布鲁塞尔市已不像先前那样炮火震天、流弹四射,整个市街已经安静下来。

剩余的寥寥几架白蛇逃回街上,企图采取游击战。

另外,那些生还的驾驶员们也拿起反装甲炮,继续攻击钢弹。

沙漠钢弹改、重武装钢弹改、地狱死神钢弹、还有托尔吉斯和陶拉斯对于眼前的战况都感到极度的无力感。

他们不知该如何解决。

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那些人,可是这又是钢弹驾驶员所不愿做的。

现在,他们已经陷入进退唯谷的窘境。

而且,钢弹的装甲严重受损、连武器的威力也逐渐减弱中。

沙漠钢弹的一把弯刀已经折断。

重武装钢弹的弹药差不多用光了。

地狱死神钢禅的黑色羽翼早已千疮百孔。

托尔吉斯现在连对付一架白蛇都显得力不从心。

经过长时间作战,杰克斯已经极度疲劳困顿。

“钢弹的驾驶们……到此为止吧,你们快撤退,不要管我们了。”

“撤退?”

卡特尔重复了一次。

沙漠钢弹正忙于和敌人周旋。

虽然它的正面装甲受到接连攻击,不过却丝毫没有退却。

“如果可以杀死对方,这场仗早就结束了……可是那么做的话,我们此行不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吗?”

此时,诺茵的陶拉斯赶来掩护沙漠钢弹。

“谢谢你,诺茵……”

幸亏有她支援,卡特尔才得以从猛烈的攻击中脱困。

不过他可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

看着源源不断出现的白蛇,诺茵再度劝卡特尔撤离。

“再下去只会造成无谓的伤亡啊……”

不等她把话说完,卡特尔便擅自切断了通讯。

迪欧一面战斗,一面附和卡特尔:

“如果我们想逃早就逃了……何必在过程硬撑呢!”

特洛瓦听到他们的谈话,也表示支持:

“这些白蛇的驾驶就和我们以前一样……受了德基姆的怂恿,认不清自己存在的意义。”

“是啊,你就别担心了……”

迪欧对杰克斯和诺茵笑了笑说:

“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死缠烂打’了……”

卡特尔也展现了坚强的意志和自信。

“就让我们照自己的意思去作吧……”

☆ ☆ ☆

莉莉娜激动的对玛丽梅亚解释:

“我之所以恢复达利安的姓,是因为我爱我的家人……尤其是我母亲。她总是陪在我身边,给我温暖的爱。就因为这样,我才会这么信任别人

“莉莉娜小姐,你是在讽刺我吗?”

“不是的……我只是想当你的母亲。”

玛丽梅亚顿时脸色大变。

“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

“达利安的母亲也不是我亲生的母亲呀,可是她还是把我视为己出!我想,我一定也可以当你的母亲的……”

“谁希罕母亲!我要继承我爸爸的遗志,向地球愚蠢的人类报仇!”

“不行!你绝对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行?以前达利安先生被OZ暗杀的时候,你不也曾经发誓要报仇吗?那时候的你跟现在的我还不是一样!”

“没错!我是想过要替父母报仇……可是报仇之后又能挽回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

“哼哼哼哼哼……”

玛丽梅亚笑了笑。

“那是因为你失败了才会这么说……我可不同……我是胜利者!”

这时,通讯兵报告最新消息:

“钢弹已经没有活动迹像了……”

“瞧,我说的没错吧……”

玛丽梅亚看着莉莉娜,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莉莉娜除了悲伤,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 ☆ ☆

耗尽最后能源的地狱死神钢弹,连光束镰刀的光芒都消失了。

“唉……什么都不剩了……”

再也找不出可以提振士气的话。

迪欧看着节节进逼的白蛇部队,对旁边的特洛瓦说:

“启动自爆装置的话,还可以解决一半的白蛇……你认为如何?”

“不、如果要自爆的话,就不该牵连其他人……”

特洛瓦表情坚定,仿佛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要死的话,我们几个死就行了……”

迪欧也觉得自己的好运气已经用光了:

“说的也是……”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长命百岁呢……)

这时,卡特尔的雷达出现激烈的反应。

他本能的提高警觉。

可是这次目标出现的位置却让他大吃一惊。

“咦?”

雷达显示的位置是遥远的上空。

“上空……?”

这下他陷入更深的绝望。

“天哪!又有新来的敌人……”

不过,这次出现的目标并不是敌人。

月光皎洁的夜空中,隐约可见一架背着白色羽翼的机体停留在高空。

“是飞翼O式……!”

杰克斯不禁喊出这个熟悉的名字。

过去他曾经驾驶过飞冀O式,而且也曾跟它对战过。

飞翼O式的破坏力和机动性,是钢弹之中的佼佼者。

现在,它鼓动着白色的羽翼,出现在战场的上空了。

飞翼O式的驾驶舱里,希洛正在调整破坏来福炮的弹着瞄准。

“锁定目标……!”

不用说,破坏炮的目标是总统府的中心点。

希洛再一次戴上战士的面具,忠实地执行摧毁任务。

☆ ☆ ☆

通讯兵紧急报告这个最新消息:

“高空中又出现另一架钢弹!”

大家一齐抬头往上搜索。

通讯兵接着又报告另一件不寻常的讯息:

“德基姆参谋!钢弹驾驶员那边有消息传来!”

“怎么可能!”

战场上,除非有相当的自信,否则一般是不会在发动攻击前和敌人通讯的。

可是高空中的这架钢弹,外表看起来满目疮痍,实在很难想像它能掌握什么有利条件。

指挥室里的大荧幕出现了希洛的脸。

“希洛……”

莉莉娜忍不往叫出声音。

她和希洛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

当然,这样的重逢并不能缓和眼前紧张的事态。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希洛毫不畏惧的表情,展现了十足的自信。

“总统府里是否有防护隔墙?”

德基姆对着希洛大声咆哮:

“臭小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晓得这家伙会做出什么事……)

或许是德基姆深诸希洛的实力,所以内心开始感到害怕。

希洛以冷淡的口吻重复了一次:

“这座庇护所的防护隔墙应该很厚吧……”

玛丽梅亚匆忙的站到德基姆前面。

“当然!你们是没有办法攻进来的!”

“知道了…”

希洛冷漠的眼神中闪烁着无限的斗志。

玛丽梅亚倒抽一口气,因为她也感觉到希洛凌厉的气势。

希洛按下了发射键。

飞冀O式的破坏来福炮随即冒出一道亮光。

以前,卡特尔曾经用破坏来福炮摧毁一整座军事殖民地。

还有,“天秤座”在坠落地球之前,也尝过破坏来福炮惊人的威力。

一股膨胀的巨大能量撞击总统府后,瞬间炸开。

总统府内部开始剧烈摇晃。

警报器呜呜作响、紧急照明突球亮起、墙壁开始龟裂。

建筑物受到如此剧烈的冲击,却只产生这种程度的破坏,主要是因为防护隔墙发挥了作用。

德基姆在确定基地损害的程度后,立刻对外面的部队下达指令:

“把白蛇部队集中到这里!叫他们把飞翼0式给我打下来!”

“真是可怜的少年啊……他这么做只会白白送死……”

玛丽梅亚嘲讽的说。不过她的眼神却掩不住惊惧之色,娇小的身体还微微地颤抖。

看到她这副模样,莉莉娜轻声的问:

“你害怕吗?玛丽梅亚……”

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妈妈那样温柔。

“……”

玛丽梅亚没有否定。

不过也没有坦白的承认。

莉莉娜以母亲般的温柔抚慰着玛丽梅亚幼小的心灵。

希洛继续充填能源,准备发射第二发。

这样的准备作业必须靠手动操作,“O式系统”完全派不上用场。

希络不慌不忙,井然有序地操作着。

不一会见,他又开始瞄准目标了。

“……”

白蛇部队已经纷纷赶回,集结在飞翼O式的四周。

可是希洛丝毫不理会他们,依然把炮口对准总统府。

现在只等能源充填完毕就能立即发射。

很快的,电脑显示能源已经补充完毕。

希洛毫不犹豫的发射!

由于冲击的力道非常强劲,飞翼O式的装甲开始震落,左手臂也因而炸断。

这是因为之前,飞冀o式曾和二头龙发生激战,导致装甲的承受力变弱。

即使是号称宇宙第一坚硬的钢弹尼姆合金,也不可能永远保持绝对的耐久性。

尽管如此,飞冀O式的瞄准依然精确无比,射击火力也是十分惊人,

第二发光束以凌厉的气势精准地击中目标。

爆炸的震撼和烟硝瞬间扩散,甚至连周围的白蛇部队都遭到波及。

总统府内部再次强力震动,连电脑也冒出火花。

德基姆看着迅速闪动的警示灯,一时之间变得手足无措。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各部门传来严重灾情。

其中,通讯兵的报告更让德基姆吓得脸色发青。

“庇护所防护强度减半! 飞冀O式发射精准率达百分之百!如果对方再攻击同一处,这里将会被炸毁!”

德基姆紧急呼叫飞冀O式的驾驶:

“赶快住手!别忘了,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也在这里!”

德基姆确信,只要莉莉娜在手,对方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希洛听到德基姆的喊话。

可是,他眉头皱也不皱一下,随即又开始填充第三发破坏来福炮的能量。

(再一发就可以结束一切了……)

(我不能为了你,放弃消灭玛丽梅亚军的机会……)

(再见了,莉莉娜……)

(放心吧,你不会一个人孤独的离开……)

(我会马上去陪你的……)

他在心里说服自己,必须牺牲莉莉娜……。

莉莉娜仿佛也了解希洛的决定。

她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希洛……!”

然后,闭上双眼。

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请不要为了我而踌躇不决。

我已经有一死的觉悟。

莉莉娜在心里这么默念着。

她知道希洛可以听得见她心里的声音。

在一旁的玛丽梅亚简直不敢相信莉莉娜居然对死毫不畏惧。

白蛇部队开始对飞翼O式展开猛烈炮轰。

飞翼O式虽然遭受攻击,瞄准目标的枪口却丝毫没有移动。

希洛在等待破坏来福炮能源补充到极限。

“……”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的犹豫。

终于,能量补充完毕。

就在这时——

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小女孩突然浮现他的脑海。

她是那么地纯真、无邪。

希洛迟疑了。

“可恶……”

炮口在这瞬间向左偏移了。

同一时间,破坏来福炮发射了。

刹时,飞冀O式发生大爆炸。

就这样,折翼的天使从天上坠落了。

在坠落之前,它发射了最后一道光芒,然后消失。

最后的那道光直接命中了庇护所。

虽然光束稍微偏离了目标,不过还是足以造成庇护所相当程度的重创。

指挥室里的墙壁和天花板开始塌陷,电脑、还有大荧幕也接二连三发生爆炸。

士兵们被巨大的震动吓得四散逃窜。

德基姆和玛丽梅亚也不例外。

玛丽梅亚本能的向德基姆求助。

可是德基姆却一脚将她踢开,自顾逃命去了。

这时,一根巨大梁柱突然朝她倒下……。

“呀啊啊啊啊……”

☆ ☆ ☆

迪欧看着塌陷的庇护所和消失在黑暗中的飞翼O式,久久说不出话。

特洛瓦、卡特尔、杰克斯和诺茵也只能呆然地望着眼前的光景。

白蛇部队的驾驶们更是灵魂出窍般地楞在当场,动也不动。

所有的人都被这破灭的景像吓得目瞪口呆。

迪欧他们之中有人喃喃的念着“希洛……”。

那声音听起来仿佛在哀悼希洛一般,充满了不安的情绪。

☆ ☆ ☆

莉莉娜暮然地抬起头。

不知从何处飘来音乐的旋律。

应该是玛丽梅亚的音乐盒传出来的吧?”

那音乐听起来悠扬而微弱。

指挥室已经完全塌陷了。

虽然瓦砾堆中有几个人发出痛苦的呻吟,不过好像没有人死亡。

莉莉娜巡视了一下四周,还是不见玛丽梅亚的人影。

她感到一股不祥预感。

就在这时,她背后的柱子突然动了一下。

音乐盒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晰可闻。

莉莉娜赶紧回头转身望去。

玛丽梅亚就像一只受惊的鸟儿般站在那里。

要不是蕾蒂·安及时出现将她抱走,她早就被倒下来的柱子给压在下面了。

“你……你没事吧?”

蕾蒂·安面带微笑地问。

玛丽梅亚努力保持镇定,转头看着她的救命恩人。

“你是……?”

蕾蒂·安轻轻地摇了摇头,仿佛在说:

不必问我的名字,只要你没事就好……。

“虽然你做错了事,可是我还是不能让特列斯阁下的女儿白白死去……”

“……”

莉莉娜看着他们二人,心中似乎有所了语。

看样子,还是蕾蒂·安比较适合当玛丽梅亚的母亲……。

音乐盒的乐声依旧飘荡着……。

不一会儿,从远方传来人群骚动的声音,好像有大批人群正涌向这边。

一名没受伤的通讯兵打开笔记型电脑,查询最新动态。

“德基姆参谋长!E点第四防线又出现另一架钢弹!”

“你说什么?”

德基姆从刚才躲避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通讯兵一脸惊恐,连说话都结结巴巴:

“而、而且……”

“……?”

☆ ☆ ☆

二头龙钢弹出现在战场上。

在它的周围还聚集了数十万的民众,大家的口中都在呐喊着“和平和自由”。

“我们不会服从你们的!”

“不要再战争了!”

前任总统和他的孙女、还有莉莉娜的私人亲卫队队长桃乐丝也都在人群之中。

“我们誓死保卫和平!”

“坚决反对战争!”

“强迫人民接受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

“我们会负起责任!维护和平和自由!”

坐在二头龙驾驶舱里的五飞欣慰地点头:

“战争不是由军人来决定的……我终于可以放下武器了。”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

“再见了,特列斯……”

☆ ☆ ☆

渴望和平的人们终于站出来了!

诺茵和杰克斯所等待的总算实现,他们感到无限的感动。

“杰克斯……”

“这样就够了……至少我们不必放弃希望。”

特洛瓦无趣的说:

“自爆装置又派不上用场了……”

迪欧想起了死去的海伦和苏洛,喃喃自语:

“真希望你们也能看见……”

卡特尔则是一脸天真的说:

“果然在这里可以我到答案……”

☆ ☆ ☆

德基姆一阵错愕:

“他、他们要做什么……”

“特列斯阁下最欣赏那些即使吃了败仗,却还能坚持信念的人……”

管蒂·安笑容满面地拥着莉莉娜和玛丽梅亚的肩膀。

“正因为如此,他深爱着人类……真正的胜利者是不会去伤害人类的。”

“一派胡言!我们还没失败呢!我巴顿一族才是地球圈的统治者!玛丽梅亚小姐,请你领导地球圈吧!”

玛丽梅亚听到他说的话,眼神掠过一丝冰冷。

“我是胜利者……”

她缓步走了出去。

“我要继承父亲的遗志……”

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着了魔似的。

蕾蒂·安跑上前,挡住她的去路。

“请原谅我的无理!”

说完,便伸手要打玛丽梅亚的脸颊。

不过莉莉娜先一步打了玛丽梅亚。

这是莉莉娜第一次动手打人。玛丽梅亚楞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这么做很抱歉……可是,请你清醒一点!”

“莉莉娜……”

“你已经尝过死亡的恐怖了……难道这样你还不知道自己所作所为是错的吗?”

玛丽梅亚像是理解了什么似的点点头。

就在大伙不注意的时候,德基姆举枪对准莉莉娜。

“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请你不要再灌输玛丽梅亚那些无聊的想法了……”

“你想杀我的话尽管动手吧,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哼、送你上西天之前顺便告诉你一个真理吧!那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他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就在子弹即将贯穿莉莉娜的心脏前一瞬间,玛丽梅亚冲上前挡在莉莉娜前面。

子弹射穿她的胸膛,鲜血从胸口溜泪地流出。

“啊啊!”

玛丽梅亚当场倒卧在地。

“玛丽梅亚!”

莉莉娜以近似哀嚎的声音呼叫着她的名字。

德基姆则是再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莉莉娜。

“德基姆……!”

蕾蒂·安也用枪瞄准着他。

德基姆似乎并不害怕,对于误伤玛丽梅亚一事也不感到愧疚。

“哼、玛丽梅亚那种小丫头要多少个都没问题!她也只不过是我捡回来的……”

不等他话说完,枪声便响起了。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

德基姆的后脑构被子弹贯穿。

而站在他背后的是一个名叫提赛多的副官。

“叛贼已经处决了……罪名是背叛特列斯阁下……”

莉莉娜抱着玛丽梅亚小小的身躯。

“玛丽梅亚、振作一点!”

“……我误会你了……原谅我……”

玛丽梅亚忍着痛苦,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音乐盒再度响起那首熟悉的旋律。

在渐渐模糊的意识中,那旋律听起来就像摇篮曲一样,温柔地包围着她。

(音乐盒的旋律听起来好优美喔……)

(就像妈妈的声音那么温暖……)

(对不起,妈妈……我是个傻孩子……)

拿着音乐盒的,是全身伤痕累累的希洛。

“……我来帮她解脱吧!”

“……希洛!”

他一手拿着音乐盒,另一只手紧握着手枪。

玛丽梅亚静静地闭上眼睛,徐徐地说:

“谢谢你……”

希洛将枪口瞄准玛丽梅亚。

音乐盒的旋律越来越迟缓。

“不要怪我,这是我最后的任务……”

玛僵梅亚摇摇头,浅浅地笑着。

莉莉娜和蕾蒂·安想极力阻止:

“不要、希洛!”

“一切都结束了!把枪放下吧,希洛·唯!”

希洛缓缓地放下手臂,音乐盒的旋律也停止了。

莉莉娜和营蒂·安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希洛随即又迅速地举起手枪,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

莉莉娜和营蒂·安都被希洛突加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不过,玛丽梅亚还是安然无事。

因为希洛的手枪里并没有填装子弹。

就这样,玛丽梅亚渐渐的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希洛手上还拿着枪,冷静的说:

“杀掉玛丽梅亚了……”

刚刚完成最后任务的少年缓缓地放下手臂,神情看起来相当疲惫。

“我……”

“我再也不要杀人了……”

“再也不要杀人了……”

说完,希洛像虚脱了一般倒了下去。

莉莉娜赶紧上前将他扶住。

“……希洛!”

少年沉沉地睡着了。

睡梦中的他一脸安样的表情。

这是希洛从未在他人面前表无过的纯真的一面。

蕾蒂·安和士兵们一起七手八脚将玛丽梅亚抬出去。

“赶快把她送去医务室……应该还有救!”

莉莉娜从沉睡中的希洛手上取过那只音乐盒,轻轻地抚摸着他头发。

“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泪水从莉莉娜眼睛夺眶而出,滴落在音乐盒上……。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