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三章

浩瀚无限的宇宙空间。

五飞驾着二头龙钢弹,从上空俯视灰暗的布鲁塞尔市。

二头尤以和地球同样的转速快速移动,看起来就像是一颗静止不动的卫星。

不一会儿,太阳升起,夜色渐渐褪去,二头龙显现出它原来亮丽的色彩。

五飞静静的等待着。

等待敌人的出现……。

他等的不是别人,而是在X18999失去交手机会的希洛。

不过,敌人大概还要数小时后才会出现。

五飞就这么继续等下去。

☆ ☆ ☆

过去,五飞有一段时期陷入了迷惘。

造成他如此困惑的,正是特列斯克休里那达。

他曾经和特列斯交过两次手。

第一次是AC195年五月二十日,也就是消灭联合军的“破晓作战”展开的翌日。

当时特列斯正要从新爱德华基地返回卢森堡,途经白令海峡的时候遭遇到神龙钢弹的袭击。

五飞驾着神龙钢弹突破层层防卫,直逼特列斯搭乘的旗舰。

特列斯当然也不是胆小之辈,他抽出军刀接受挑战。

“正合我意!”

五飞说完,便拿着他的青龙刀跳下神龙钢弹。

可是——

如果这时候五飞若没有自神龙钢弹跳下,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他是否会炮轰特列斯的旗舰?或是利用火焰将之击沉?要是OZ的总指挥特列斯真的死于这场战斗,往后的历史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换做是希洛或特洛瓦,甚至是迪欧、卡特尔,一定是毫不犹豫将之击沉吧?

届时,群龙元首的OZ必定会四处作乱,地球将再度陷人无止境的战祸。

不过,五飞却接受特列斯的挑战,和他展开决斗。

当然,这并不表示五飞缺乏全盘思考的能力。

而是这个搭乘旗舰的特列斯极可能只是个替身。

以特列斯的身份、地位来说,这样的防范措施并非不可能。

只有亲自交手才能辨别真伪。

再者,五飞自信不管特列斯再怎么厉害,他还是会赢。

可是他输了。

对他来说,这是他有生以来初尝失败的滋味。

不是五飞实力不够,而是特列斯太强了。

“是我赢了……”

特列斯微笑地说。

“杀了我吧!”

五飞无法容忍这样的屈辱。

“现在不杀我,以后我还是会来杀你的!”

“要练剑的话随时候教……我一定奉陪到。”

特列斯展现十足的自倍,放了五飞。

这一仗,五飞可以说输得一败涂地。

他非常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也就是从这时候起,五飞开始浪迹天涯寻找他所认同的“正义”。

在AC时代,没有其他字眼比“正义”这两个字更常被引用了。

过去,地球圈统一联合军就是以“正义”为藉口,镇压太空殖民地和弱小国家。

后来罗姆斐拉财团掌控政权,建立世界国家的时候,也是用“正义”来蒙骗世人。

换句话说,这个时代的“正义”充基量只不过是愚民的字眼、挑起战争的藉口,甚至是杀人犯用来掩饰自己的罪行的理由。

仿佛没有“正义”这样的观念,战争就打不起来似的。

五飞知道那样的正“正义”只不过是骗人的幌子,所以他向来只坚持自己所认为的“正义”。

——“正义”就是战胜邪恶——

这是好几年以来,五飞所坚持的信念。

他相信“正义”可以战胜一切。

可是他却输了。

在一场光明正大的决斗中,代表“正义”的他输给了“邪恶”的特列斯。

这次的失败不仅瓦解了他的信念,更摧毁了他的斗志。

对他来说,无法战胜邪恶的“正义”不是“正义”。没有力量的“正义”等于不存在。

为此,五飞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oZ利用卑鄙手段控制殖民地为止。

重拾斗志的五飞相信,只要贯彻自己的“正义”,一定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

他不断的自我充实、加强训练,并到A0206殖民地请求龙紫铃老师赐教。

“所谓的力量就是心……而心就是和自己战斗……唯有战胜自己,才能打败自己的敌人。”

龙紫铃向五飞娓娓地诉说着龙族代代传承的“正义”。

“你不需要打败‘恶’,因为被你打败者自然就是‘恶’。”

“正义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为了贯彻自己的正义,五飞再次挑战特列斯。

当时的特列斯已经当上世界统一国家元首,而且正和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所率领的白色獠牙正面对决。

AC195年十二月二十四日、“EVE·WARS”期间——

就在战火如火如荼地延烧之际,五飞再次向特列斯下战书:

“你只要对付我一个人就够了!”

意思是,不要让战火继续扩大。

特列斯答应他的要求。

就这样,五飞驾着“二头龙钢弹”和特列斯的“托尔吉斯Ⅱ”展开对决。

一场信念和灵魂的崇高决斗就这么开始了。

由于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形成了一进一退的攻防战。

就在冗长的决斗进入尾声时,特列斯对五飞提出抗议:

“你为何不使用‘龙’?”

他指的是二头龙钢弹最厉害的武器“龙爪”。

“我只想和你光明正大的比个高下!”

“一点都不像你的作风!难道你在犹豫什么?

战场上,机体性能的差异就等于实力的差距。

当然,对特列斯来说,就算五飞使出“龙爪”也不足为惧。

只是五飞迟迟不出“龙爪”,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手下留情的一种傲慢态度。

但是,其实先手下留情的人却是他自己。

“你才是呢!为什么上次不杀了我?”

五飞还记得两人初次交手时所受的屈辱。

“因为我不能杀死世上仅有的几个了解我的人……”

他的意思是——

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认清他“邪恶”的一面。也没多少人能像五飞一样,对“正义”如此执着。

再者,他也在等待有朝一日,当五飞和他实力相当之时,再来比一场“正义”与“邪恶”之战,看看是否真的“邪不胜正”。

这就是为何当初他没有动手杀了五飞的原因。

“太瞧不起人了吧!”

五飞听出他话里的用意,愤怒地咆哮。

(这家伙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特列斯傲慢的态度让五飞忍无可忍。

其实以客观角度来看,他们两个都是傲慢之徒。

只不过,特列斯的潜意识之中存在着崇尚战争的思想,所以无形中透露出一种蔑视人类的傲慢印象。

(不管有什么堂皇的藉口,只要挑起战争的人就是邪恶!)

他愤恨地质问特列斯:

“你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害死了多少条宝贵的生命吗?”

“五飞确信,眼前这个傲慢的男人一定无话可说。

可是,对方却回答的很干脆:

“到昨天为止,总共是九万九千八百二十二人。”

自从特列斯于AC193年当上OZ的统帅以来, 便将所有的伤亡者都视为自己的责任。

蕾蒂·安这时也将今天的死亡者人数告知特列斯:

“根据可确认的数字,白色獠牙有八十二名、我军是一百五十名。”

包括敌军在内,因特列斯而死于战祸的人数已经将近十万。

“那些死于战场上的英魂……诺边塔、塞普提姆、边迪、达利安、瓦卡、奥图、朋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

特列斯喃喃地说。

如果时间许可的话,他还会念出更多的名字吧。

“你这家伙……”

五飞愕然。

特列斯居然毫不避讳地坦承将近十万人因他而死……这等于是承认自己杀了他们。

他坦然地接受自己是加害者的事实。

因为他知道,这是制造“战争”的人所无法逃避的义务,也是“邪恶”的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

其实,特列斯比任何人都痛恨这种恶行,他宁愿自己是失败的一方。

曾经有人把他的这种责任意识引为笑柄。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记得战殁者的姓名又能如何?

这的确是一个切合实际的想法。

只是,天底下又有几人能够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逆天而行,却还能抱着这样的罪恶意识、毫不愧疚地活下去呢?

希洛·唯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挣扎。

在扫除诺边塔等主张和平论者势力之后,虽然他知道一切都是OZ在幕后搞鬼,可是为了弥补他们所犯的过错,仍旧坚持要给自己定罪。

但是,即使像希洛这么意志坚强的人,在面对诺边塔的遗族时内心仍免不了充满罪恶。

特列斯·克休里那达对钢弹的驾驶员而言,就像是一道永远无法超越的墙,任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是望尘莫及。

从这点看来,他记得战场上牺牲者的姓名一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将近十万人的数字,当然也包括了和钢弹交战而死的人。

瓦卡就是其中之一。

科西嘉基地的瓦卡特士为了得到有关钢弹的最新资料,挺身迎战钢弹。结果还是不敌卡特尔驾驶的沙漠钢弹,壮烈战死。

对于这些从AC193年至195年之中战殁的军人,特列斯都谨记在心,没有一刻忘记。

当五飞从特列斯口中听到那个数字的时候,也不禁在心中自问。

(到目前为止,因我而死的人又有几个?)

他自己也答不出来。

当然,在A0206殖民地自爆中牺牲的族人姓名和人数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却不记得究竟有多少人是死于他的手。

在战场上为了活命,一心只想着将敌人赶尽杀绝,哪有闲工夫去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计算死亡的人数。

(简直是荒唐……)

(那些被我杀死的人都是罪有应得……何必去记住他们的名字呢。)

不只是五飞,凡是上过战场的人都是同样的想法。

大家都是在同一个条件下作战,而且每个人都扮演着受害者和加害者双重身份。

不杀敌人,敌人就会杀我。

这就是战争。

在特列斯念出的一长串名单中,令五飞感到惊讶的是“朋特”这个名字。

朋特——前联合军上校。

曾经率领军队到前中国边疆的南部自治区进行扫荡反联合的势力。可是后来却阵前倒戈投靠到OZ麾下,最后死于五飞之手。

朋特上校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才转而投效ot。原本他是想亲手掳获铜弹,将它呈献给OZ,未料,反而被神龙钢弹杀死。

其实,那个时候五飞并无意与他交手。

所以,当初朋特上校要是不去招惹钢弹,或许他还能安稳的待在自治区做他的皇帝梦。

谁知,他这个人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最后连自己的一条命都赔上了。

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同样是死,可是他和临终前仍挂念着军中袍泽的瓦卡、以及忠贞的奥图简直不能相比。

不论对大局或是个人来说,朋特这个人可以说是死的“毫无价值”。

五飞对他仅有的印象是——令人厌恶的卑鄙小人。

对于这样的人,五飞当然不会感到愧疚。

可是特列斯却认为朋特的死他也有责任。

特列斯泪流满面的说:

“我没有机会向死去的人表达我内心的哀悼之意……可是最起码我希望你能了解……他们绝对不是死的毫无价值……”

不论瓦卡、奥图或是朋特,他同样给予无限的同情。

朋特这个人只不过是比别人对权力多了一点欲望,结果却被卷入战争之中,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祖国。

特列斯对朋特所处的环境感到惋惜,并深深致哀。

他的眼泪似乎是在责备自己,朋特之所以陷入那样的境地是他一千造成的……。

那些泪水是对将近十万人的牺牲者所流下的真实眼泪。

不过,尽管特列斯憎恨“恶”,自己却坚持绝对的“恶”。

这一点和五飞颇为相近。

明知“正义”是极其愚蠢的事,却又不愿放弃“正义”的身份。

所以说他们两人的斗争,其实就是一场“邪恶”与“正义”的对决。

特列斯拭去眼泪,撕扯着喉咙大喊:

“还有——!”

他驾着托尔吉斯冲向二头龙钢弹。

五飞一惊,拔出光束剑。

这是战场上“我不杀敌人,敌人就会杀我”的行动准则。

二头龙钢弹的光束剑就这样直直地刺进托尔吉斯的驾驶舱。

“特列斯你……”

你是故意找死……!五飞这么以为。

其实不然。

特列斯是真的要挥下光束剑。如果五飞没有反击的话,也会成了那十万名牺牲者的名单之一吧。

在这一场公平的决斗中,特列斯战死了。

“五飞……我永远的好朋友……能和你决斗我感到很骄傲……”

这是他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还没来得及说“死在你刀下是我的荣幸……”就断气了。

德国中古世纪的英雄叙事诗中曾提到, 只有死于伟大勇士的剑下, 才配称做“光荣战死”。

向来重视传统的特列斯,或许就是抱着这种古典的骑士精神而牺牲的吧。

他在那句“还有——”之后要说什么,就视攻击的结果而定了。

也许是“你的死也是……”或“我的死也一样……”其中一句吧。

总之,直到断气的前一刻,特列斯依旧凛然地贯彻他的“恶”。

特列斯在临终前称五飞是“永远的朋友”,是因为他认为五飞是“世上少数几个了解他的人”。

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只有一点稍有出人。

那就是,五飞是个东方人。

“骑士精神”和“武士道”之间还是存在着些微的差异。

五飞认为,特列斯是基于赎罪的意识而选择了战死这条路。

像这种一死以示负责的行为,在某方面来说,容易让人以为那是另一种形式的“切腹”。

五飞愤怒的大叫:

“哦不承认……我绝不承认!”

他屈辱地咬着牙。

“这次你赢了就想跑吗……!”

再一次,五飞觉得自己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挫败感。

虽然这次他光名正大地赢得胜利,可是特列斯所展现的超然器度和强烈的责任感,却让五飞产生了败北的念头。

表面上看来,“正义”是战胜了“邪恶”,可是五飞丝毫没有喜悦之情。

对他而言,“正义”在这次决斗中落败了。

他必须再一次证明究竟“正义”和“邪恶”哪一方才是强者。

☆ ☆ ☆

五飞缓缓睁开双眼。

他感到有东西正在靠近。

在遥远的宇宙空间出现一个发亮的光点。

“出现了……”

那个光点一下子就飞近了,那是背着一对破坏之翼的天使——飞翼O 式。

这次,双方的机体性能相同,一定可以比出个高下。

五飞扬起嘴角,发出诡异的笑声——。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