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二章

高速太空梭即将靠近L3空域附近的时候,迪欧突然要求希洛变更航道。

“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不过,操之过急反而容易坏事呢。”

他们变更航道后的目的地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资源卫星。

前面曾经提过,这一带空域散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资源卫星。迪欧好像就是把一艘配备有飞弹的太空船,藏在其中一个小型的资源卫星上面。

“安啦,一个小时就可以弄好了……。”

以太空殖民地的标准时来看,现在时间是AC196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二十时左右。

照太空梭目前的速度航行的话,即使中途绕个道,还是可以在四小时之内赶到X18999殖民地。

“反正,就算我们提早抵达也不能马上潜进去。”

迪欧就这样自言自语地说了老半天。

希洛对他的意见向来不置可否,反正他爱做什么就随他去。

倒是迪欧对希洛那种“一切凭感觉”的行动哲学,到现在还是不能苟同。

(要是真的一切凭感觉做决定,我看再多几条命都不够用呢……。)

他这么想。

(这小子非得要有我这种小心谨慎的人跟着才行……!)

这是他初次见到希洛时的感想,直到现在还是一样。

事实上,迪欧的确帮过希洛好几次。

当然,希洛也曾在他急难时伸出援手。只不过,不服输的个性总是让他很快就忘记这档事。

他们驾驶的太空梭来到一颗被挖得满目疮痍的小卫星面前停了下来一

迪欧穿上太空衣迅速跳出驾驶舱,朝卫星中央飞去。

钢弹的驾驶员虽然个个实力出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过却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即使在太空中行动依然那么矫健灵活。

或许这是长期生活在太空的最佳证明吧。他的身体早已经习惯了无重力的环境。

迪欧进去没多久,一艘战舰突然从那个满是坑疤的卫星驶了出来。

这一幕倒叫希洛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玻璃窗外面的景象,不自觉地喃喃了几句:

“这是打哪弄来的……。”

窗外另一边的迪欧则是笑孜孜地作出请求支援的手势,脸上难掩得意之情。

(怎么样?帅吧……?)

不过,虽说是战舰,其实也只是OZ当初为了搭载陶拉斯所建造的一种小型运输舰。

由于现在舰上没有搭载陶拉斯,所以外观看起来有点像一颗巨型磨菇。不过即使如此,舰上还是配备了几枚飞弹和数支机枪,多少还能应付小规模的战斗。

迪欧将小型战舰接到太空梭上。如此一来,一艘现成的高速战舰就宣告完成了。

希洛则在驾驶舱内进行回路连结的工程,以便从校内也能遥控飞弹的发射。另外,喷射系统的出力以及切换装置也都必须重新作调整。

像这样繁复的作业,即使有十名工程师也要忙上一整天的时间。可是他们两个只花了短短一小时就搞掂了,而且性能还比原先提升了不少。

以工作的分野来说,希洛负责的是输入电脑程式的软体部分,迪欧则是组合机件的硬体部分,彼此合作无间,没有丝毫人力浪费。

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大概就是两人工作状态的差异了。

迪欧工作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说个不停,就连关闭一个小小的闸口,也不忘脱口几句像“嘿咻”、“哈!搞掂了”这样的短句。

希洛这边就完全不同了,自始至终总是不发一语,太空梭的驾驶舱内唯一的声响就只有键盘敲打的声音和电脑作业时的轧轧声。

迪欧经常调侃他“不苟言笑”,而希洛倒认为是迪欧太多话了。

正因为这种习惯上的差异,每每迪欧霹哩啪啦地说了一大堆,希洛总是能简单地一语毕之。

这种情况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改变。

“希洛·唯”和“迪欧·麦斯威尔”两人同是顶尖的钢弹驾驶员,为何却有如此强烈对比的性格差异?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这是天生的个性所导致。

可是从他们的过去作比较可以发现,希洛和迪欧的性格其实就像同一张纸的正反两面。

一个是以过去的历史人物“希洛·唯”做为自己的名字,一个则是自称“死神”。

若要说两人之间有什么共通点的话,那就是他们同样是出生在太空殖民地的战争孤儿,而且都经历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岁月。

既然出生的环境相仿,为何长大后却性格迥异呢?

要探索这个答案,就得从迪欧的成长过程寻找答案了。

关于他童年,比较明确的记载是从他七岁的时候开始的。当时,他的名字不叫‘迪欧’,也没有使用‘麦斯威尔’这个姓氏。

——A.C.187——

VO8744是L2殖民地群中最贫困的地区。 这个问题在ACO87年,这座殖民地建造之初就已经存在了。

一般认为主要是因为移民成分过于复杂所导致。由于这里和其它殖民地不同,有来自各个种族的移民,在语言、生活习惯、及观念上难以取得共识,以至于一直无法脱离贫困的窘境。

居民在苦闷之下渐渐产生了“反联合”的思想。而联合军对殖民地所采取的高压政策,就属此地的反弹最为激烈。久而久之,这样的反对意识终于引发了暴动和革命。

可是这样的演变却使得贫困问题愈发严重。长期的动乱导致更拮据的贫穷,而贫穷又引来下一次的革命。

在层层的恶性循环下,当地居民的生活非但未见改善,反而每况愈下。

联合军当初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把移动要塞巴尔吉建造在这个区域的周边。

结果,战火虽然被有效地镇压下来,可是移动要塞的庞大建造费用和维修费却得由这个殖民地来承担,居民的生活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

之后,联合军驻扎的那段时间,这里没有再发生任何的暴动事件。不过因战祸而满目疮痍的街道并没有获得重建,依旧任其荒废下去。

在颓废疲惫的气氛之中,居民已经不敢再赊求更好的生活品质。

几年过去,好不容易从绝望中出现一道复兴的曙光。

这一年是AC187年, VO8744决定举办一场落成百年的庆祝活动,居民抑郁的心情终于等到一丝光明的希望。

废墟已见复苏的迹象,街道上也慢慢热闹起来。可是,那些在大街小巷里四处流窜的流浪儿却未见减少。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殖民地的战争孤儿和街童似乎特别地活跃。

一群蓬头垢面、衣着破烂的街童从垃圾场飞奔而出。居中带头的就是年仅七岁的迪欧。

这些居无定所的街童,经常潜人位于驻军基地和废墟之间的商店街偷取一些水果和肉品。

商店老板每次一看到他们,都会厉声地把他们叱开。

这次,不怕死的迪欧又偷偷地摸索到老板的身边,偷走店里的食物。

“啊!又是你……!”

老板终于发现正在偷东西的迪欧。

(这下槽了……!)

被这个正着的迪欧心虚地堆出一张笑脸:

“帐……就算在那些人的头上吧……”

他指了一下联合军基地的方向。

这个人的偷窃技术虽然不怎么高明,不过耍嘴皮子倒是一流的哩。

“还敢说这种话!”

店老板拿起棍子一棒挥了过去。

不过,手脚灵活的迪欧一个翻身跳跃躲了过去,随即拔腿开溜。

(哼!真是搞不清楚状况……,我们会落到这步田地还不都是他们害的!)

他一面跑,一面心里发出不平的抗议。

途经驻军基地时,看见基地里面停放了几架MS·里欧。

“有那么多钱建造这种玩意儿,怎么不拿来买饭给我们吃……!”

只顾着看旁边的里欧的迪欧突然撞到前面一片黑墙,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

“唉唷!”

手上偷来的苹果也掉落一地。

“啊!真对不起……。”

原来刚才那面黑墙,其实是个身穿黑袍的老神父。

神父弯下腰帮忙捡拾地上的苹果。

“站住!别跑!”

店老板气吁吁地追了上来。

迪欧的手上还抱着一堆苹果。

“真是死缠不放……,失礼罗!”

说着,便纵身一跃跳过神父的背,快速的跑掉了。

店老板见此情景,也只能站在原地气得吹胡子瞪眼。

“你没事吧?神父。”

“还好……没什么……。”

“唉……又被他们进了……。”

店老板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们也很同情那些孤儿的遭遇,可是他们老是这样的话,我们根本没办法做生意啊……。”

老神父和霭地笑了笑,目送迪欧跑走的背影。

在一间废弃的屋子里,迪欧和他的兄弟们正在里面享受今天偷来的食物。

“你真有一套,迪欧……。

“哪里……”

其实,他和这群街童并非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儿们,因为他不是在这个殖民地出生,只是暂时流浪到此。

那个时候他也不叫“迪欧”这个名字。

迪欧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刚好他们的老大苏洛感染了一种殖民地流行的新病毒,生命危在旦夕。

虽然当地政府很快就研究出抗病毒的药剂,不过流浪的街童根本得不到配给。

由于不忍看到苏洛继续受病痛折磨,于是迪欧潜进戒护森严的医疗中心偷走了药剂,同时连其它同伴的份也一并带走。临走前还若无其事的说“反正大家同样都受感染了……”

可是,苏洛注射药剂后病情依然未见起色。

一切已经太迟了。

临死之前他语带遗憾的说:

“这世界上……,恐怕很难找到你这么好的人了……。”

“真希望……有缘和你作兄弟……。”

这是迪欧第一次听到有人跟他说这些话。

“傻瓜,你会好的……!要撑下去啊!”

“我……我不行了……死神来接我了……”

“胡说!根本没有死神!”

“我……我死了以后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可别害怕……”

“我才不怕!有苏洛(独奏)在的话,我们就是最好的迪欧(二重奏)。”

“嗯”

苏洛勉强挤出了最后一丝的笑容,然后安静的死去。

(没关系……反正我很快就去陪你了……因为我们是好兄弟……)

迪欧悲伤地说着。

(唉……只有认命了……)

(像我这种流浪街头的孤儿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伤心掉泪的……。)

万念俱灰的迪欧根本忘记了自己从医院里拿了多余的药剂。

所幸,他并没有死于这场传染病。

(是你在保佑我吧?苏洛……)

从此,他便为自己取了“迪欧”这个名字,而且当起了街童们的领导者。

“明天的目标是军队的仓库!”

在颓圮的房间内,迪欧突然开口发言。

“咦?这不太好吧……?”

“万一被逮到了,可是会没命的……。”

“哼!反正能活到今天,已经算是咱们的造化了,大伙儿就豁出去,好好的干一票吧!”

最后,他们决定明天晚上摸黑潜入联合的军事基地。

当夜,迪欧一伙人还没潜进仓库就被发现了。

值班的卫兵毫不犹豫地开枪扫射。连向来大胆的迪欧也吃了一惊。

“他妈的还真的开枪咧,哼……!”

仓惶逃命中,一旁的伙伴告诉他:

“联合军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才不管你是女人或小孩呢……!”

由于现场一片枪林弹雨,迪欧只得率众逃逸。那天晚上,他们一点收获也没有。

隔天清晨,迪欧一伙人被剧烈的震动惊醒。

大致的情况好像是,殖民地自治团体的人好像决定要拆除这一带的废弃空屋。

迪欧对一名自治团体的男子大声地咆哮:

“住手!我们又没做什么!”

“昨晚驻军基地遭窃贼闯入,你们还敢说自己什么都没做?混蛋东西!”

“可是,你们也不需要把房子给拆了呀!这里是我们的家耶!”

大型怪手的拆除动作并没有因为迪欧的反弹而停止。

“算你们走运,听说麦斯威尔教堂答应要暂时收容你们这几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呢。”

“教堂?”

麦斯威尔教堂是位于郊区的一栋小小的木造建筑。

街童们被带到此地后,都乖乖的换上修女为他们准备的教会的黑袍,唯独迪欧说什么也不肯就范,而且还发脾气大闹一番。

换上黑袍的事还可以商量,不过要剪掉那一头长发,他可是抵死不从。

一位叫海伦的年轻修女,手里拿着剪刀想要替他修剪那一头散乱不堪的头发,可是迪欧还是手脚狂踢,死命地抵抗:

“住手!叫你住手听见了没有!”

神父听到争吵声,走进来看个究竟。

他是上次迪欧在军事基地前撞到的那位老神父。由于神父很喜欢迪欧,所以决定要收容他。

“发生什么事情了?”

海伦修女一面忙着压制迪欧,一面回答:

“这孩子说什么也不肯剪头发呢!”

“那还用说!穿这种黑色的僧袍已经够可笑的了,怎么还能让你们剪了我的头发!”

迪欧反驳地嚷着。

“可是,它们又乱又脏,很不卫生呢。”

“哼!要你管!”

“海伦,你就照他的话去做吧……。”

“可是……?”

这时海伦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顺手拿起梳子将迪欧的头发梳开,然后再将它们绑成一条辫子。

“好了!这样你满意了吧……?”

迪欧好像对这个新造型颇为中意,开心地甩着辫子说:

“嗯!太好了,以后偷东西的时候就方便多了。”

“什么?你还敢偷呀!”

海伦修女讶然地摇头。

“迪欧,你以后就住这里,不必再当小偷了。”

“唉呀!对呀,我已经不是小偷而是乞丐了……。”

“乞丐?”

“不是吗?教会不都是靠别人的施舍过活的吗?”

“你这孩子……”

“你说的没错……,事实的确是如此……。”

“就是嘛!何必死不承认呢。”

就这样,迪欧暂时住了下来,和神父修女们一起生活。反正对这个时候的他而言,自由和生命都是没有意义的。

(当乞丐和当小偷没什么两样。)

(虽然日子无聊一点,不过每天都有饭吃也是挺不错的……)

(再说,如果真的待不下去,随时都可以逃啊……)

迪欧无所谓地想着。

只是上学这件事他最无法忍受。

可是春天一到,迪欧还是得被迫到学校上课。

那里本来是为联合军的子女所设立的学校,不过因为学生人数太少,所以也开放给一般民众的子女来上学。

一方面也是作为庆祝VO8744建造一百周年的纪念措施。

联合军的这项措施表面上看来是“慈善救济”,事实上他们的主要目的却是要给殖民地的儿童作彻底的洗脑。

在学校里,联合军的子女个个穿着整齐的制服,可是殖民地的小孩却是衣衫褴褛地到学校上课。光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联合军的真正意图,可惜当地居民并没发觉出来。

不过,迪欧也从不把联合军的小孩放在眼里,总是绷着一张脸不屑地走过他们的教室前面。

他的这种行为让海伦担心不已。

“那孩子……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只要好好地教育他,日后必定可以成为一名了不起的神父……”

老神父说着,眼神流露出慈爱的光辉。

“你是说迪欧?”

海伦似乎对他的话颇为意外。

教会当初收容的那些孩子都已经顺利地找到寄养家庭。只有迪欧,才被寄养家庭领去一天,就被赶了出来。她实在很难想像,这样叛逆成性的孩子将来怎么会当神父。

神父笑着回答:

“……迪欧跟我小的时候,完全是一个模样呢。”

学校里的点名簿有着关于迪欧的最早资料。不过,上面也只有写着“麦斯威尔教会的迪欧”短短几个字而已。

当时,因为殖民地普遍贫穷,小孩没有姓氏是很平常的事,所以学校叫他“麦斯威尔教会的迪欧”并不会特别奇怪。

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从迪欧的学校记录看来,他的成绩居然是学年的第一名。

依他的个性,应该不是属于那种发愤用功型的好学生,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好的成绩,恐怕也只能说是“天资聪颖”吧?

其实,此时的迪欧已经逐渐展露日后成为钢弹驾驶的过人天份。

只可惜海伦修女所担心的事情还是成真了。

迪欧的优异表现惹来联合军小孩的嫉妒,而生性好强的他也早就对那些学生多有不满,双方因此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学校里的老师由于都是领联合军的薪水,所以不但没有站在迪欧这边,甚至还把一切过错全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

那一天,是殖民地下雪的日于。环境装置洒下的白色六角形结晶落在教会彩绘玻璃的窗前。

海伦修女看到放学回家的迪欧,迎面就是一顿斥责。

迪欧见状打算拔腿就逃,可惜被海伦先一步揪住了辫子。

“给我站住!你今天又在学校惹事了吧?迪欧?”

“是他们不对嘛!”

“你把对方打得伤重住院就是不对!”

“我知道错了嘛,可是……”

这次对方总共有五名学童被打伤,而且都是联合军高级将领的子女。迪欧很可能因此被勒令退学。

老神父正因为这件事被校长叫到学校去。

海伦蹲下身看着迪欧:

“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们说你什么了吗?”

她的语气比刚才缓和了不少,眼神也变温柔了。

“他们……他们……”

迪欧似乎有点难以开口。

“他们骂我是没爹没娘的臭乞丐!”

教会的生活的确并不富裕。居民的捐款只能让他们勉强图个温饱,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做额外的开支。

这座殖民地的水循环装置经常故障。虽然水对居民来说非常重要,但是上面的人却只肯修复镇上的给水系统,至于郊区的部分根本理都不理,只供给他们少许的饮用水。

郊区的人不得已只好收集雨水,作为洗涤之用。虽然大家非常节省地循环利用,可是实在已经超过忍耐的界线了。

像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大部分一个月才洗一次,有的甚至连洗也没洗过。

想到这里,海伦的内心涌起满腹的悲愤与不平,连迪欧也不禁一阵鼻酸。

突然,她紧紧的抱住了迪欧。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叫他一时红了脸。

修女的怀抱让人感到无限的温暖。

海伦抱紧迪欧,深深的吸了口气:

“放心吧,你一点都不臭……”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们要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好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

“今天总算下雪了,我们快去多收集一些,好好的洗一洗吧。”

海伦强装微笑地说。

“你也来帮忙吧!”

“是”

迪欧爬上教堂的屋顶看到厚厚的白雪,兴奋地开始刨着瓦上的积雪,心中的阴霾早就一扫而空。

没过多久,老神父回来了。

他进了门,轻轻地拍去肩上的雪。

“唉呀呀!真是伤脑筋,被校长狠狠地训了一顿呢……。”

“对不起,神父……”

“没关系,我的脸皮厚的很呢……,明天你到学校去可要乖乖地念书

“我知道……”

在麦斯威尔教会寄住的这段时间,迪欧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所谓的“家庭温暖”,原本顽劣的个性,在神父及修女的爱的教育下也收敛了不少。

又到了圣诞节的假期了。这段期间几乎不会有人上教堂。

老神父、海伦修女、迪欧三个人开了一个小小的圣诞派对,唱圣歌赞美主。

迪欧今天才发现原来海伦拥有一副好嗓子,唱起圣歌特别好听。他衷心希望能永远沉浸在她甜美的歌声中。

那一夜,老神父跟他说了许多关于宇宙的奥秘和神的伟大事迹。

不过迪欧中途打断了神父的话: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神父睁着大眼,显得有点惊讶:

“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那为什么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战争呢?”

神父和修女疑惑地互看了一眼。

“要是世界没有战争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跟我一样的孤儿了……。”

“孩子,战争不是神的旨意,是人类自己挑起的……,所以必须由人类自己去结束……。

人类因为贪心引起的战祸,却要怪罪给神。这种说词不但污辱了神,而且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既然这样,那么……,有神没神还不都是一样吗?”

“也不能这么说啦……。”

“我就知道,这世界上只有死神而已……!”

直到现在,迪欧仍然忘不了苏洛临死前的凄惨模样。

“你不承认神的存在,却相信死神?”

“嗯!因为我从没见过神迹,却看过不少死人。”

神父和修女闻言愣在当场,不知如何回答。一会儿,两个人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来:

“唉,真是输给你了……。”

“就是啊,这孩子真有趣……。”

他们三个人就这么度过了一个愉快的耶诞夜。

其实自从迪欧来了之后,麦斯威尔教会的笑声就不曾中断过。

可是,随着新的一年来临,人们脸上的笑容不再,表情开始变得凝重……。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