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莉莉娜看起来似乎沉沉地睡着了。

在迷朦的黑暗中,连作梦都不可能。

她恢复了一丝意识。不过也只是足够让她意识到自己‘失去意识’的程度而已……。

虽然沉睡中并无感到任何的痛楚,不过一种“无能为力”的不安却一阵阵地涌现。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思绪了。

她甚至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看着连最后的知觉就快要消失,莉莉娜只能拼命祈祷。

(救命啊……!)

(快来救我!星星王子……!)

就这样,她再度掉进无意识的黑暗深渊里……。

“星是王子’……。

莉莉娜在几近无意识之中所求助的‘星星王子’,其实井无具体形象,也不是指某个特定的人。

该怎么说呢?就是有点接近“原体验的印象”这样的东西吧。

虽然,她偶而曾把脑子里突然涌现的字眼不经意地脱口而出。但是“星星王子’这个名字她只说过一次。

那是达利安家为莉莉娜举办十五岁生日派对的时候。

当时,她看到从父亲手上滑落一张流星的照片,而且很快地就猜出那是钢弹降下地球的“流星作战”。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希洛就是星星王子了。”

这就是莉莉娜第一次提到的星星王子。

她会做这般的联想,主要是跟童年时的经验有关。

那时的莉莉娜还只是一个刚满十一岁的小女孩。

A.C.191

莉莉娜从小就不爱开口说话。据达利安夫人的解释是‘山克王国的灭亡,在她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创伤所导致的。’

她第一天到圣加百列的幼稚园念书时,班上的同学都高高兴兴地出来迎接,可是她却连声招呼也不打,甚至连自我介绍都没有。

不过尽管如此,达利安家族还是校园内众所皆知的“大资产家”,所以大家对这位沉默的小女孩并不感到陌生。

只是,莉莉娜与生具有的“高贵气质”让人难以亲近,同学们也都和她保持距离。这点让她在学校里显得更加孤独。

一天,莉莉娜坐在教室角落的位置上,看着窗外凉意轻拂的秋天景致。

校园里,落叶随风幔然起舞着。

她注意到校门的入口处站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那是一个全身脏污的男孩,这一带应该没有这样的小孩才对。

他的衣着破烂、脸和双手看得出来已经数日未洗。冷酷的目光中,充满了对世界的憎恨。

怎么看都像是战争孤儿。

莉莉娜过去从未见过战争孤儿。她一直以为大家都和她过着同样的生活。正因为如此,她对男孩感到很好奇。

不过,其它学童的反应就不同了。

“那个男孩是谁呀……?”

“他要来我们学校吗?”

“真讨厌……!”

他们的语气,显然并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

曾有一段时期因为战争的关系,政府规定,凡是战争孤儿在找到合适的收容机构或是领养父母之前,先由学校暂时收容。

此举是为了避免战争孤儿被反联合的分子吸收,日后变成新的反对势力。

不过近几年以来,圣加百列学园周边并无发生重大纷争,所以不可能有战争孤儿。

或许,那个男孩是从其它地方流落到此的吧。

当天,学校就收容了那名男孩。不过莉莉娜则等到隔天才有机会就近看到他。

那时,她若有所思地在校园漫步,结果与正面跑来的男孩撞个正着。男孩手上的书和笔记本掉落一地。

此时的莉莉娜仍无法开口与人交谈,所以只能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对方拾起地上的书本。

这种漠然的反应有点类似所谓的“自闭症”吧。

她看到男孩跑上了屋顶。

为了向他道歉,她也跟着爬上楼去。

莉莉娜躲在角落,偷偷地向外望去。男孩正倚着栏杆,眺望远方的大海。

通常,顶楼这个地方并不会有人来,所以很适合私人的谈话。

(得跟他道个歉才行……)

莉莉娜鼓起勇气正要上前时,男孩突然开始了奇怪的动作。

他拿起望远镜,从大海彼方的一角开始搜寻,最后焦点停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

看到男孩令人纳闷的举动,莉莉娜又躲回刚才藏匿的角落。

(他究竟在看什么呢?)

男孩一面拿着望远镜眺望,一面从胸前掏出无线电通话器:

“报告,我是‘黑色阿尔法’,找到达利安家的宅邸了……。万一计划失败,可以当作暂时的藏身之地……,那里应该比圣加百列来得安全……。”

(他说话的语气怎么如此老成?)

莉莉娜显得有点惊讶。

(还有,他找我家要做什么呢?)

现在,她对男孩不仅好奇,而且还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特殊情感。

她觉得,与其千方百计试图接触他的身影,倒不如像这样站在远处看着他反而更令人感到放心。

或许是莉莉娜幼年时所经历的巨变,使她在潜意识之中特别关心战争孤儿吧。

男孩和莉莉娜一样,经常独坐在教室的角落凝视着窗外。即使在校园中,也总是形单影只地靠在树干上,不和其它的同学打交道。

有人说,这个男孩就是几年后莉莉娜所邂逅的那位自称是“希洛·唯”的少年。不过,根据资料记载,希洛在“流星作战”之前并未到过地球。

那一天,男孩站在无人的顶楼上眺望着大海,一直到黄昏。

虽然莉莉娜当时躲在角落,不过却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大海的水平线处闪耀着不自然的光点。

男孩凝视着那光点,嘴里喃喃地说:

“就是今夜了……。”

躲在一旁的莉莉娜并不清楚男孩指的是什么,不过她直觉地感到,今晚将发生一件与她家有密切关系的事件。

当夜。

反抗地球圈统一联合的恐怖组织,突袭了位于太平洋JAP,点的海上基地。

经过一阵激战,恐怖分子暂时占领了海上基地,并成功地抢到了“初期型”的艾亚利兹。

联合的首脑眼看事态严重,于是要求统辖特务部队的负责人卡塔罗尼亚将军,立刻出动MS讨平叛逆。

卡塔罗尼亚将军是当时oZ的统帅。

在此,顺便说个题外话。这位将军的十一岁小女儿,正是日后跃上世界舞台的“桃乐丝·卡塔罗尼亚”。

OZ的攻击输送艇在黑夜的海上疾驶而过。

“我们已经抵达JAP上空……再过30秒就要进入战斗区了。”

负责驾驶的飞行员正在做报告。

驾驶舱的后面另外还坐了两名士兵——十九岁的年轻军官特列斯·克休里那达和十五岁时就成了战场英雄的的杰克斯·马吉斯。

杰克斯的本名——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他是倡导和平主义的山克王国的王室嫡子,也是莉莉娜的长兄。

王国被灭后他加人OZ的特殊部队,誓言推翻统一联合军。

当时的杰克斯并未戴上面具,不过倒是戴了一副黑色太阳眼镜。因为他拒绝让外人看见他的眼睛,以及他的内心世界。

“只不过是小小的叛逆行为,为何要特务部队出面,真不懂那些人在想什么。”

前座的驾驶员似乎对此次任务颇有微词。

“因为卡塔罗尼亚将军想测试一下MS的威力。”

特列斯微笑着回答。

然后转头看着邻座戴着太阳眼镜的男子继续说:

“当然,还有你的实力……。”

“承蒙长官厚爱,我尽力而为……。”

杰克斯恭敬的回答。隐藏在黑色太阳眼镜下的,是一对充满自信的眼神。

特列斯和杰克斯二人,日后在“人类的未来”议题上产生极大的歧见而反目。此次任务是他们两人首次的联合出击。

在此之前, 特列斯因为在AC188年X18999的殖民地战争中作战受伤而被召回地球。此后,他便一直待在卡塔罗尼亚将军身边担任副官,协助训练特务部队。

由他一手调教的MS驾驶员精锐倍出,在战场上表现十分活跃。

虽然不少人对他的卓越贡献赞赏有加,可是另一方面,他也成了被嫉妒和排斥的对象,甚至还有人讽刺地说,特务部队不过是“特列斯养的狗”。

至于杰克斯,自从他在两年前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维多利亚湖基地的军事学校之后,便当上了MS驾驶员,战功彪炳。

事实上,他并不是由特列斯所训练,所以“特列斯养的狗”这样的嘲讽并无损于他的自尊。

在内心深处,他只想和特列斯平起平坐。

这样的想法或许是因为在他小的时候,特列斯曾经说过要和他作‘朋友’的缘故吧。

ot的攻击输送艇飞抵处于备战状态的海上基地。

特列斯和杰克斯分别坐上最新改良型的MS艾亚利兹,准备随时出击。

出口的闸门缓缓地打开。

“杰克斯特士,三分钟内把敌人解决掉!”

“一分钟就够了,特校。”

杰克斯率先出击。

“等我降落时,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他似乎想证明自己的话一般,疾速向下俯冲,并朝敌军开火。不消多久,便取得了制空的优势。

恐怖分子虽然奋死抵抗,但仍敌不过杰克斯如鬼神般的攻势,对战数分钟后便告失败。

这时,恐怖分子中的其中一人,突然启动初期型的艾亚利兹的喷射引擎,企图突破重围。

由于攻击距离过远,无法立即拦下逃走的敌机。

不过,杰克斯可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他也启动喷射引擎追了上去。

特列斯没有下令阻止,这倒是很少见。或许他认为杰克斯有能力应付吧。再说,海上基地这边有他坐镇指挥已经绰绰有余了。

夜空中,两架艾亚利兹所冒出的火光,在黑暗中划出了两道美丽的轨迹。

同一个时间,在达利安家的宅邸,达利安夫人接到一通电话。

那是联合的地球军司令官边边打来的。

由于这次战斗发生的地点离达利安家不远,所以他特地打电话通知。

夫人听完报告后,立即转告帕同执事:

“一名恐怖分子驾着MS逃到这附近了。”

这句话恰巧传到正要下楼的莉莉娜的耳里。

“我必须马上通知我先生才行,莉莉娜就麻烦你照顾了……。”

达利安夫人不知道莉莉娜就站在楼梯听他们的谈话。

等到帕冈进去莉莉娜的房间时才发现,房里的窗户开着,布帘被风吹得飘荡起舞,而莉莉娜早就不见踪影了。

她坐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抬头仰望星空。

“又是恐怖分子,又是MS的……,全是一些我听不懂的……;人类为什么老是爱打来打去的呢……?”

莉莉娜站起来,拍掉沾在裙子上的草,放弃等待。

“今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事……看来他应该没有牵涉进去才对……。”

突然,一阵轰然巨响打破了周遭的寂静。

莉莉娜立即朝爆炸声的方向看去。果然,就在她家附近的一座矮丘上好像有东西掉了下来。

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催促着她快步跑向出事地点。

矮匠上站着一名驾驶员,和一架倒在地上严重毁损的MS。

“还差一点就成功了,真是可惜……!”

莉莉娜躲在树后看着这一幕光景。不料,脚下却一个不小心踩断树枝,引起驾驶员的警觉:

“什么人?”

对方持枪高喊。

莉莉娜从树影下缓缓走出。

驾驶员一眼就认出她是外交次长达利安的千金。

他得意地笑了起来,因为这可是一张难得的保命符呢。

莉莉娜见状便转身要逃,驾驶员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人。

他不顾莉莉娜的尖叫抵抗,使劲地将她拉近,并用枪口抵着她的太阳穴:

“给我安静一点!”

冷冷的枪口让莉莉娜意识到“死”这个字。

(我会死……哦会被这个人杀死……!)

一时,泪水涌了上来在眼眶里打转,模糊了她的视线。

向来沉默寡言的莉莉娜,从不曾像这样放任情绪宣泄。

此刻的泪并不是哀悼自己乖桀的命运,而是“死亡”的恐惧让她战栗不已。

抬头仰望夜空,此时的她一心只想着该如何逃离这场恐惧。

人们偶而会把“死”和“星斗”联想在一起。或者“宇宙”也行。

是人们把命运寄与满天不规则罗列的星辰呢?还是因为它们让人感到一种无机质、透明的数字概念?

莉莉娜试着说服自己,她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削减对“死亡”的恐惧。

僵持之中,莉莉娜湿红的双眼突然看见一道流星划过夜空。

(是流星……!?)

令人惊讶的是,它在天空盘旋几圈之后,好像朝这个方向掉了下来。

(啊……!)

驾驶员似乎也发现了那颗诡异的流星,烦躁地咒骂了一声:

“妈的!追上来了……”

他用力拉扯莉莉娜的手腕,滑下山丘。

才走到大路上,就见到一名穿着军服的男子站在前面。他的背后立着一幢令人不寒而栗的庞然巨影。

那是杰克斯所驾驶的MS艾亚利兹。

“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杰克斯掏出手枪对准驾驶员,丝毫不顾忌他手上所挟持的人质。

驾驶员面露焦急的神色,抵住莉莉娜的枪也握得更紧了:

“别动……这女娃儿可是达利安的宝贝千金喔……!”

杰克斯闻言一阵错愕。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位被吓得不住颤抖的少女竟是自己的妹妹。

(是莉莉娜……。)

莉莉娜并不知道这位戴着太阳眼镜的军人就是她的哥哥。

不!应该说,这时候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位亲哥哥活在世上。

黑暗中,杰克斯背后隐约可见的巨大MS身影,现在看起来更加骇人。在莉莉娜眼里,它就像是妖魔鬼怪、高耸的瀑布。

驾驶员开出了第二个条件:

“不好意思,麻烦把你背后的东西也交出来吧。”

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战斗武器的性能差异。

“那是最新型的艾亚利兹吧?……这礼物挺不赖的嘛。”

杰克斯不发一语。

脸上戴的太阳眼镜映出的是莉莉娜惊恐的表情。

顿时,脑海里浮现起莉莉娜年幼时的模样。

那是山克王国遭受攻击的当天,他正和刚满两岁的妹妹在院子里玩耍。年纪尚小的莉莉娜,跟在哥哥的后面拼命地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一旁的侍从见状,每每赶紧上前将她扶起,担心的问:

“您没事吧?公主。”

这一幕一景,杰克斯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是他看到妹妹的最后一眼。

当天深夜,山克王国遭到猛烈炮轰,城堡陷入一片火海,他和妹妹就这样失散了。

在加人OZ后不久,他才获知莉莉娜被达利安夫妇收养的消息。

回首前尘往事,杰克斯不禁慨然地笑了笑。

(她都长这么大了……。)

“有什么好笑的?”

驾驶员不知杰克斯笑里的含意,索性把枪口转向对准了他。

刹时,杰克斯逮到机会迅速地掏出手枪,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而快速,只见驾驶员手上的枪瞬间被弹了开来。

“唔……!”

“我不想在这位小姐面前杀人……,快滚吧!”

他把枪口瞄准驾驶员,低声的说。

“给、给我记着……!”

驾驶员抱着受伤的手忿忿地离开现场,消失在漆黑之中。

杰克斯松了口气似地看了一下周遭,这才发现莉莉娜还惊魂未定地站在原地。

她的视线愣愣地停在缕缕硝烟的枪膛,眼神充满了惊吓和憎恨——。

杰克斯追随她的视线,盯着自己手上的枪。

一切都明了了。

(原来如此。米利亚尔特啊……你已经没有资格和妹妹相认了。)

他已经成了一个舍弃和平、诉诸暴力、双手沾满“复仇”鲜血的刽子手……。

(看来,连自我介绍都是多余了……。)

于是,杰克斯把枪收回枪套里,然后模仿十几年前侍从们的语气,轻声地问道:

“您没事吧?公主。”

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莉莉娜倒是有些讶异:

“公主?”

杰克斯点点头。

“那么,你是骑着恶龙的骑士喽?”

“呵呵……”

他抬头望着繁星满布的夜空,自嘲地说:

“不,应该说是……星星王子。”

莉莉娜也跟着翘首眺望。

数不清的星辰在深沉的夜幕中,一眨一眨地闪烁着点点光芒。

(星星……王子……)

她迷惑地重复同样的话。

待她回过神来,环顾四周,才发现杰克斯早已不知去向了。

莉莉娜把当晚所发生的事当成是一场梦,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直到遇见钢弹的驾驶员希洛·唯为止,都不曾再回想起那胆战心惊的一夜。

其实,莉莉娜之所以忘记这段骇人的经历,主要是因为隔天发生的事件更令她耿耿于怀。

恐怖事件的翌日,圣加百列的校园里谣言满天飞。独坐在教室角落的莉莉娜无意间听到同学们的谈论:

“听说,那个人好像失踪了……?”

“是不是找到收养家庭了?”

“才不是!他好像是逃走的……。”

当她发现话题焦点正是那个战争孤儿时,立刻站起身来向教室的顶楼跑去。

(不可能的……!)

可是男孩并没有在那里。

阳台角落的花圃边站着几名高年级的女生,她们也在谈论同样的事情:

“昨晚恐怖分于不是攻击海上军事基地吗?听说那个小鬼也是他们的同党呢……”

“哇!好恐怖幄……!”

“而且我还偷听到老师说,他是故意混进咱们学校,暗中接应那些人呢……!”

“学校真是不该收容那种来路不明的流浪儿……!”

莉莉娜从楼上向外眺望,发现男孩正站在校门的对面,于是匆忙地跑下楼梯。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走廊上奔跑。

当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出来时,校门附近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了。

稍微喘息之后,莉莉娜怅然地望着校门口那一长排整齐的路树。

(我还没跟你打招呼呢……。)……找……。”

(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莉莉娜·达利安……。”

她朝着少年离开的方向伸出手。

“你呢……?”

这是莉莉娜第一次的自我介绍。

在此之后,她还曾做过一次相同的自我介绍。

就是初见希洛·唯的时候。

那时,希洛驾着飞翼钢弹降落地球失败,连机带人一起沉入海里。好不容易脱困的他总算爬上岸边,可是却因精疲力竭倒卧在沙滩上。

幸好,莉莉娜正好路经此地,及时伸出援手。

不过,那名少年清醒后立刻劫持了前来救援的救护车,扬长而去。

面对着疾驶而去的救护车,莉莉娜做了如下的自我介绍:

“我叫莉莉娜·达利安……,你呢?”

她不在乎对方是否听见她的声音,只是希望不要留下任何的遗憾。

对她而言,这样的举动或许关系着自我存在的意义吧。

遭冷落也好、被厌恶也罢、甚至对方听不见都无所谓,我只想认识你。

莉莉娜想表示的就是如此单纯的心情。

和希洛邂逅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决定这么做了。

现在的莉莉娜比当时更成熟了许多。

AC195年、她刚当上世界统一国家的女王时,曾在致词中说过这么一段话:

“为了避免人类的争端,我们一起努力消除国家的藩篱,共创世界国家……。”

她深信,只要撤除国与国之间的围篱,人类必会万众一心,共创美好未来。当时,这个理念也获得广大支持者的回应。

此时的莉莉娜或许还不清楚,自己为何对人类如此深具信心吧。

不过这个答案,不久就会揭晓了——。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