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在深沉的黑暗中,飘着宁静的华尔兹音乐。

——A.C.l96X ’mas·Eve——

其实在这一年以前,“耶诞节”这个庆祝耶稣诞生的节日早就已经渐渐的褪色了。

从某方面来说,这个节日或许具有象征的意义。不过,自从以耶稣诞生为纪元的“AD历法” (Anno Domini—拉丁语,意指“主后之年”)被废止,另采代表新兴太空时代的“AC历法”(Colony)之后,“耶诞节”便不再那么受重视了。

再说,人类也没有心情去庆祝这个古老的节日。

虽然一些热心的基督徒大声疾呼,越是在这样的时代越应该庆祝耶诞节,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反应冷漠。

或许是因为时代太黑暗的关系吧,在太空新纪元的“AC历法”中,十二月二十四日所代表的就是十二月二十四日,除此之外没别的意义。

可是一年前的这天,“圣诞老人”却为人类带来一份最可贵的“礼物”——战争的结束与和平——对人类来说,这是无法用感谢两个字取代的最宝贵、最美好的礼物。

人们因为这件事而开始以宗教的方式感谢上帝。

十二月二十四日,战争结束了……这个原本平凡无奇的日于,就因为这件事而再度被赋予它本来的意义。

所谓“未来的选择”这个责任意识似乎不再重要,每个人都浸淫在“神迹”的超现实精神状态之中。

可是从某方面来说,或许战争在这一天结束,所代表的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吧。

历史是由一页页的偶然所堆积而成的,如果说这其中蕴含着某种“意义”,那么选择在这一天来证明它的意义,未免也太残酷了。

事实上,真正为人类带来“战争的结束与和平”的,究竟是谁……?

现在整个地球圈的人们.都因为相信神迹而大肆庆祝耶诞节,根本没有多少人真正去思考这个问题

大街上到处矗立着缀满灯饰的圣诞树,打扮成圣诞老公公的广告人也处处可见。

由十这种有别于战争的新商机有丰厚的利润可图,所以商家无不趁机造势,而人们也乐得大表欢迎

就在这两相作用之下,耶诞节的气氛也就越炒越热烙了这种景象,在还是“AD历”的二十世纪末期和二十一世纪初期经常可以看见。仿佛当年的耶诞盛况再度回春一般。

资源卫星MO—Ⅱ和往常一样,在太空中静静的漂浮着。

其实,它的内部却早已起了极大的变化。

这里曾是世界统一国家军的战时司令部,不过现在放眼望去,却到处耸立着大喇喇的圣诞树。以往那种风声鹤唳的紧张情况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穿着华丽服饰的绅士淑女们的谈笑声,空气中弥漫着轻松愉快的气氛。

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庆祝耶诞,而是资源卫星MO—Ⅱ这个最后的战场正在举办终战周年纪念仪式。

蕾蒂·安和露克蕾琪亚·诺茵也参加了这场仪式。虽然这两个女人没有什么共通点,不过这次倒是不约而同地对此次盛会感到兴趣缺缺。

纵然百般不愿,但既然是庆祝终战的仪式,总不好缺席。基于这种心情,她们才选择以制服的模样出席。不过也因为这样,使这两个人看起来既呆板又可怜。

蕾蒂·安站在商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

(一年前,我也曾站在这个地方……)

她就是站在这里,亲眼目睹特列斯战死的。

事隔一年,一切都如特列斯生前所愿,人类用自己的双手掌握了“和平”。

蕾蒂·安的心里很清楚,“战争的结束与和平”并非由上帝或是圣诞老人所赐予的,也不是历史的偶然所决定。

是人类自己的选择,而且是必然的结果。

如果人类现在所拥有的和平,只是神的“恩赐”、历史上“偶然的产物”或是过去经常可见“力量的均衡”之例子所导致的结果,那么今天这场仪式就不是“终战周年纪念”,而应该是追悼特列斯以及其他阵亡战士的“英灵会”。

当然,万一哪天这样的用意被赋予“为同胞报仇”的讯息,那么恐怕只会加深敌我对立的鸿沟,到最后免不了又要踏上战争这条老路。

相信这并不是特列斯所乐见的,而且蕾蒂·安也认为维持现状是最好的方法。

看着终战周年纪念仪式与处处林立的耶诞树,她的内心感慨良多。

难道人类就这么懵懵懂懂的接受和平吗?

或者,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仍然愿意负起责任,让到手的和平变得更成熟稳定?

站在崭新时代的人类,是否愿意为了他们的下一代,即使步履维艰也义无反顾地舍弃战争?

如果特列斯还活着,他见到目前的样子,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呢?

蕾蒂·安向窗外望去。外面是一片黑暗的太空,满天的星星无边无际地漫延着。

特列斯已经消失在闪耀的星光之间了。

(对了,好久没去探视特列斯的墓了……)

由于目前蕾蒂·安担任地球圈统一国家情报部“预防者”的部长,工作相当繁重,忙到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将特列斯给忽略了。

“呵……”她自嘲地笑了一笑。“-一切都改变了……”

听到蕾蒂·安的轻声叹息,诺茵颔首表示同感。或许她这个举动带有别的意思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她也加人“预防者”,成了蕾蒂·安的部属。

以前在“OZ”的时候,蕾蒂·安就是她的顶头上司了。

虽然她们过去经常处于对立的状态,不过现在,彼此已不再存有任何的芥蒂。

毕竟在排除敌对意识的统一国家理念的风潮下,过去的恩恩怨怨已经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况且蕾蒂·安也没再提起过去种种的不愉快。

纵使她们之间还谈不上什么友谊,不过却都同样致力于追求和平,并忠于自己的职位。

仪式接近尾声的时候,统一国家的首任总统站上了讲台。他是经由地球与太空殖民地的各国代表,以民主的程序所选出来的地球圈首领。

这位地球出身的政治家,和罗姆斐拉财团一十政客完全不同。虽然在尚未从政之前,他只是个劳动阶层的工人,不过,以承担人类未来的重任来说,倒还是个合适的人选。

当然,他没有什么丰功伟业,既不善于打动人的演说,也不懂得利用大刀阔斧的改革政策笼络人心。

像这么一个中等身材,怎么看都和一般小市民没什么两样的男人之所以能如此平步青云,顺利地当上地球圈的元首,上要是因为他所任用的幕僚与部属,都是一群美上爱好和平的菁英分子。

总统似乎也了解这一点,所以放心地把国家大事委任给他们。

“预防者”的存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组织完全是他的幕僚所想出来的点子。至于他本身的工作就只有在文件上盖印章以及出席一些像今天这类的活动而已。

这次总统接受了极丰厚的报酬,前来为终战纪念仪式做演讲。

“人类因为愚蠢的战争牺牲许多生命。不过那些阵亡战士的血并没有白流,他们的牺牲让人类得到了教训,并重新反省……和平总算来临了,这是许多人用他们宝贵的牛命所换来的。”

在诺茵听来,总统的话充满了对和平无限的喜悦。

“待了这么久,我的仔务也差不多完成了吧……”

蕾蒂·安喃喃地说,然后若无其事般地离开了人群,诺茵也跟在她后面。

两个人转身离开之后,还可听到背后传来总统冗长而空洞的演说:

“身为地球圈的一员,应该以明智、严肃的心情来歌颂这个由许多人牺牲生命所换来的新时代的和平。”

“总统阁下还是不了解……”

诺茵语带嘲讽地扬起嘴角。

“和平虽然到手了,呵是该如何维持才是真正棘手的课题啊。”

难道连总统也和大多数人一样,不了解由人类自己决定和平的这个行为究竟有多重要吗?还是他早就忘了?

只是一味地回顾过去.不停的自责和反省,是无法让和平继续维持下去的。

那些存心挑起战火的野心分子,等的就是这个。

看到人类最近以来的风潮,以及总统对和平的讴歌,诺茵感到忧心忡忡。

不过,蕾蒂·安却不这么想。

她认为.只要能让人类了解和平的可贵,个管用哪一种形式都无所谓。维持和平的事,交给“预防者”和外交次长莉莉娜就行了。至于,人们对耶诞节的疯狂,一切顺其自然

蕾蒂·安走出大门前,还回头瞥了一眼演说中的总统的模样。

(他真的不了解现状吗……?)

不!她很快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总统应该很清楚才对……”

诺茵闻言感到十分意外。

蕾蒂·安继续说下去: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拨预算支持我们‘预防者’了。”

目前“预防者”还是国家预算里极机密的一笔支出。毕竟在主张民主政治的国家方针之下,这个组织是无法化暗为明的。万一事态走漏,恐怕现任总统将遭到罢黜的命运吧。

这个由选举产生的地球圈元首所背负的就是这么沉重的风险。

(相信总统心里早有觉悟了……)

蕾蒂·安微笑的看着演讲中的总统,期待他能继续奋斗下去。

“经由民主程序选举出的人,应该很优秀吧。”

诺茵似乎了解蕾蒂·安笑容里的含意,也跟着点头微笑。

或许是受了这两位美女的笑容所鼓舞吧——当然,这不太可能——总统阁下的演说,看样子还会继续下去呢。

“你们就这么离开会场,妥当吗?”

莎莉坐在小型的搜索船里,对着出现在通讯荧幕上的诺茵这么问道。

她脸上无奈的表情似乎在说“等仪式结束再离开有什么关系嘛……”

“我们‘预防者’只是单纯的‘救火队’,不适合这种场合……”

诺茵的语气显得有点心虚。

不过很快的,她又恢复平常那种一板一眼,热心工作的严肃表情:

“对了,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嗯!那个Neo·钛尼姆极可能就是‘第十三号星座’的碎片。”

诺茵和莎莉之间的谈话向来就是这么简洁,不拖泥带水。虽然莎莉刻意缓和自己的语调,不过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喜欢有话直说的诺茵听了这个报告,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是新型的MS吗……?”

过去,OZ的主力战斗武器MS,都是以型号及黄道十二宫的名称来命名。比方说,象征狮子宫的“里欧”、金牛宫的“陶拉斯”以及白羊宫的“艾亚利兹”。

原本,这些名称都是依照机动战士完工的日期来决定,不过为了避免重复,许多后期制造的机种都在名称前面加了“美尔克留士”或“拜叶特”以示区别,星座上代表的意义也就越来越淡薄了。

不过,“预防者”(尤其是莎莉)每次一发现不明的MS零件,就会为它取名为‘第十三号星座’,为的就是要强调这个不明的物件所可能带来的灾难与威胁。

现在这个不祥的预兆果然冲着她们而来了。

“我们正紧急从各方面调查这个东西的来源!”

莎莉回答。

她和一群优秀的部下拼命地查询资料, 希望能尽早查出之Neo·钛尼姆究竟出自何处。

结果应该在数分钟后就能明了了。

虽然情况紧急,不过莎莉还是佯装镇定,以平和的语气说:

“必须趁火苗尚小的时候予以扑灭,以免日后酿成大火。”

诺茵闻言,并没有立即做出回应,莎莉也无心在乎这些。因为她们两人的心情都是一样,陷入了不安的泥沼之中。

——事情是否已经无法挽回了呢?——

因为发现了装甲部分的零件,意味着最先进的MS可能已经几近完工了。

至于那个拥有建造MS的技术,而且能在背地里秘密进行如此浩大工程的组织,其规模恐怕非同小可。

虽然诺茵和莎莉两人曾经解决过不少纷争的“火苗”,以及歼灭恐怖分子的阴谋叛乱,不过这次的事件却让她们嗅到了不同于以往的不祥气氛。

诺茵面露不安的神色,好不容易才镇定地挤出了一句话:

“我担心这次恐怕会引起空前的大火……”

“我也这么认为……”

莎莉低声回答。

在听出诺茵话中的严重性之后,她的心情大为沮丧,再也无法强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了。

空前的大火——是指革命?还是战争?

难道,时代又将再度失控,陷入混乱的黑暗中?

——一场悲伤的舞会即将拉开序幕——。

----

幻想时代 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