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二、义士安德森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十二、义士安德森

珍妮·克莱顿恢复知觉以后,看见安得森抱着孩子站在身边。她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脸上现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惊骇的表情。

案妹戳耍俊彼实溃澳悴×耍俊

拔业暮⒆釉谀亩俊彼泻白牛⒉换卮鹚奈侍狻

安德森把那个胖乎乎的小孩儿朝她递过去,珍妮摇了摇头。

罢獠皇俏业暮⒆樱彼担澳阒溃獠皇俏业暮⒆印D愀歉龆砉幸谎际悄Ч恚 

安德森惊讶得瞪大了一双蓝眼睛。

安皇悄愕模俊彼械溃澳闼倒峡潞拧夏歉鲂『⒆邮悄愕亩印!

安皇钦飧觯闭淠萃纯嗟鼗卮鸬溃笆橇硗饽歉觥K亩チ耍看弦欢ㄓ辛礁龊⒆樱飧龊⒆游掖永疵挥屑!

按现挥姓飧龊⒆樱乙晕悄愕摹7浅1浮!

安德森焦躁不安,急得走过来走过去,珍妮看出他确实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小杰克。

不一会儿婴儿哭了起来,他在瑞典人的臂弯里蹬着两只小脚,还探出身子向这位年轻妇人伸出一双手。

对此她不能无动于衷。她轻轻叫了一声,跳起来,从安德森手里抱过小孩儿,紧紧搂在胸前。

她默默地啜泣了好一阵子,脸贴在孩子肮脏的小衣服上。由于这小东西不是她亲爱的小杰克而引起的痛苦与悲伤,渐渐地被一个新的希望代替了。她想,一定在“肯凯德号”离开英格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奇迹,使得她的孩子逃脱了茹可夫的毒手。

与此同时,仅管因为搞错了孩子,珍妮痛苦万分,可是这个置身于野蛮丛林之中的小“流浪儿”无言的呼唤又一次震动了她那颗充满母爱的心。

澳阋坏愣膊恢勒馐撬暮⒆勇穑俊彼拾驳律

安德森摇了摇头。

安恢溃彼担绻皇悄愕暮⒆樱揖筒磺宄撬牧恕H憧煞蛩凳悄愕摹N蚁耄肥等衔饩褪悄愕男〗芸恕

跋衷谖颐歉媚盟趺窗炷兀课也荒茉倩厝憧煞蚰嵌耍岚盐仪贡辛恕?赡慊箍梢曰厝ァN野涯闼偷酱蠛#缓笤偃煤谌嗣前涯闼偷酱希憧丛趺囱俊

安唬〔唬 闭淠萁泻白牛拔揖换厝ィ∥夷杆酪膊辉敢庠俾淙肽歉龌档爸帧H梦颐谴耪飧隹闪男《饕豢槎甙伞H绻馐巧系鄣闹家猓颐亲芑岬镁鹊摹!

于是他们继续落荒而去,带着六个给他们挑粮食和帐篷的摩苏拉人。他们的行李什物都是安德森准备逃跑时偷偷搬到船上的。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珍妮·克莱顿都受着难以言传的痛苦的煎熬。昼夜相连似乎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恶梦,很快她就失去了时间、日期的概念,不知道他们是漫游了多少年还是多少天。在这无穷无尽的恐惧与苦难之中,只有一个闪光的点,就是这个小孩儿,他那轻轻抚摸她的娇嫩的小手已经紧紧抓住她的心。

这个小东西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她自己的小孩儿,填补了因为失去他,心灵深处产生的那片空白。当然,他永远不能和小杰克划等号,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将母爱完全给予了这个可怜的小孩儿。后来,只要坐在那儿闭上一双眼睛,她就沉浸在甜蜜的想象之中,觉得紧贴胸口的孩子就是她亲生的儿子。

有一阵子他们向内陆跋涉的速度非常缓慢。从沿海地区来打猎的黑人不时传来消息,说茹可夫还没有搞清他们逃跑的方向。此外,安德森希望尽量减轻这位娇生惯养的妇人一路上的艰辛,便放慢了速度,休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走路的时候,瑞典人坚持替珍妮抱小孩儿,还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她少消耗一点儿体力。自从发现偷出来的小孩儿不是小杰克之后,安德森一直懊恼万分。而珍妮一旦相信,他确实是出于一片好心之后,便一再请求不要再为这个无法避免的错误而自责。

每天宿营时,安德森总是亲自指挥摩苏拉人给珍妮和孩予支起一个舒舒服服的帐篷。而且总是给她选择最有利的地形,帐篷四周还用带刺的荆棘筑起一道结结实实的围墙。

她吃的东西也是瑞典人从他们有限的“库存”中能够找到的最好的食物。然而最让珍妮感动的是这个汉子对她总是十分体谅,礼貌周全。

珍妮一直感到迷惑不解,奇怪一个面目可憎的人,居然会有如此崇高的品格。后来,他那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骑士精神,以及对她始终如一的关心和同情使得他的形象在珍妮的心目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透过丑陋的外表,她看见他性格中的真诚、善良和美好。

后来听说茹可夫离他们已经不远,而且终于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安德森和珍妮一行九人才加快了速度。这时,他们又到了乌加贝河,安德森拿东西和一位酋长换了一条独木舟。这位酋长的村庄在离乌加贝河一条支流不远的河岸上。

这以后,这一小伙逃亡者便乘独木舟,沿着宽阔的乌加贝河逆流而上。他们走得很快,没多久,便把追踪的人甩得老远,再也没听到关于他们的消息。后来,他们结束了在乌加贝河上的航行,扔掉独木舟,又钻进苍莽的丛林。旅途立刻又变得充满艰险,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

离开乌加贝河的第二天,小孩儿发起高烧。安德森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他不忍心把真情告诉珍妮·克莱顿。他看到这位年轻妇人几乎把孩子当作自己的亲骨肉疼爱。

孩子生病不能再走,安德森只得从大路上退下来,在一条小河岸边的空地上“安营扎寨”。

珍妮守护在被疾病折磨着的小孩儿身边,寸步不离,然而真是祸不单行,就好像悲伤与焦急还没有折磨够她似的,突然间她又遭受了新的打击——一个到附近丛林里寻找食物的摩苏拉脚夫回来说,茹可夫和他那群走狗正在离他们相当近的地方宿营,而且,那群坏蛋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他们自以为极其隐蔽的藏身之地。

这个消息只能意味看一件事情:不管孩子病情如何,必须马上拔锅起灶,继续逃奔。珍妮·克莱顿对俄国佬的禀性太了解了,知道他一旦抓住他们,就一定要把她和孩子分开。而分离就意味着那孩子立刻命归黄泉。

他们沿着一条野兽先前踩出来、现在几乎被荒草淹没了的、腾蔓缠结的小路跌跌撞撞地走着。这当儿,摩苏拉脚夫们一个接一个偷偷地溜走了。

这几个人对安德森和珍妮还算忠诚,也有点献身精神。不过他们的忠诚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要被俄国佬和他的走狗抓住。他们听说过那么多关于茹可夫残暴、凶狠的故事,对他十分惧怕。现在知道他已近在咫尺,心理上那道防线彻底崩溃,一个个溜之乎也,把三个白人留在了丛林里。

安德森领着珍妮慢慢向前走着。野草已经完全覆盖了小路,瑞典人踏着丛生的荆棘,在灌木丛中开路。孩子只得由年轻妇人来抱。

他们走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才意识到,一切努力终于以失败告终——一大群白人和黑人沿着他们开出来的那条路追了过来,已经听得见阵阵人声。

很清楚,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要被茹可夫生擒活捉。安德森把珍妮藏到一棵大树后面,又用荆棘和杂草把她和孩子遮掩起来。

澳λ绽颂优苤霸嫠呶遥偻白咭挥⒗镉幸桓龃遄彼哉淠菟担拔疑璺ò讯砉幸憔透峡焱歉龃遄永锱堋Dλ绽烁宜倒俏磺醭ざ园兹撕苡押谩T偎担巯挛颐窃傥薇鸬陌旆恕

岸愎庖徽笞樱憔蜕璺ㄈ们醭ぐ涯闼偷胶1吣λ绽说拇遄W芑嵊写唤诩颖春涌诘摹D鞘焙颍磺芯投己冒炝恕T偌耍蛉耍D阕咴耍 

翱赡闵夏亩ィ克刮模闭淠菸剩澳阄裁床荒芤膊卦谡舛俑乙豢槎酱蠛Hツ兀俊

拔胰ジ嫠叨砉心阋丫懒耍筒辉僬夷懔恕!卑驳律肿抛煨α诵Α

澳愀低暌院笪裁床荒茉倩乩锤乙豢槎吣兀俊闭淠莨讨吹厮怠

安德森摇了摇头。

拔蚁耄憧煞蛩的阋丫懒酥螅揖筒换嵩俑魏稳艘豢槎吡恕!彼怠

澳愕囊馑际牵蹦悖俊闭淠菸剩涫邓睦镆彩智宄蠖窆魅憧煞蚓换嵘瓢崭市荩殴档律0驳律挥写鸹埃歉崭兆吖哪翘跣÷分噶酥福盟灰錾

拔也慌拢闭淠荨た死扯偎担拔揖荒苋媚阄司任遥约喝ニ溃“涯愕氖智垢遥一岽蚯埂N颐强梢砸黄鸢阉谴蛲耍缓笤傧氚旆ㄌ幼摺!

罢饷挥茫蛉耍卑驳律卮鸬溃拔颐橇┲荒鼙凰且黄鹱プ。鞘焙颍冶闶裁疵σ舶锊簧狭恕O胂牒⒆樱蛉恕D忝橇┒悸涞饺憧煞蚴掷锘崾鞘裁唇峁训滥慊共磺宄穑课撕⒆樱惚匦氚次宜档娜グ欤「悖蒙衔业牟角购妥拥慊蛐碛玫米拧!

他把枪和子弹袋推到珍妮身边,拔腿就跑。

她眼巴巴地望着他又回到那条小路上,向俄国佬和他的走卒们迎面跑去,眨眼间便在一个拐弯处消失了。

她的第一阵冲动便是跟安德森一起迎接死亡,有这支步枪,她或许能帮他点儿忙。而且,她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可怕的森林里,没有朋友的帮助会是怎样的情形。

她从荆棘和草丛中慢慢爬出来,想赶快追上安德森。她把孩子抱起来,瞥了一眼他那张小脸儿。

那张脸烧得通红,整个神情也显得极不自然。她把脸贴在他的面颊上,发现孩子烧得怕人。

珍妮·克莱顿吓得连气也喘不过来,在林莽丛中的那条小路上站了起来。步枪、子弹袋扔在荆棘旁边忘得一干二净,安德森、茹可夫,以及她自己面临的灭顶之灾也全忘到了脑后。

她的脑子里只是索绕盘桓着一个念头——这个可怜的孩子正经受“丛林热”’可怕的煎熬。神志清楚的时候,他肯定非常难受,而自己束手无策,连一点儿痛苦也替他减轻不了。

她希望能找那些自己有小孩儿的妇女帮帮忙,蓦地想起安德森说过的那个对白人比较友好的村庄。啊!只要能及时赶到就好了!

一刻也不能耽搁。她像一只受惊的羚羊,朝安德森指给她的那条小路飞快地跑去。

从她身后很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片叫喊声和枪声,然后又归于沉寂。她知道,安德森碰上了俄国佬。

半个小时以后,她精疲力竭、跌跌撞撞,跑进一座小村庄。村子里的棚屋都是茅草苫顶。她立刻被一群男人,女人,小孩团团围住。这些兴奋、好奇的土著居民七嘴八舌向她提一大堆问题。可是她连一句话也听不懂,更没法儿回答。

她只是流着眼泪,指着怀里抱着的那个正可怜巴巴哭叫的婴儿,一遍又一遍地说:“发烧……发烧……发烧……”

黑人们听不懂她的话,可是他们看出她这样着急的原因了。一个年轻女人连忙把她拉进一座茅屋,和另外几个女人一起设法让孩子安静下来,尽量减轻他的痛苦。

她们还请来巫医,在小孩儿前面生了一堆火,火上吊了一个小陶罐,罐里煮着些古怪的稠乎乎的东西。巫医在火堆上迈过来迈过去,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他手里拿着一条斑马尾巴在罐子里蘸了一下,又念了几句咒语,在小孩儿脸上洒了几滴那种药汤似的东西。

巫医走了之后,女人们围坐在孩子四周有的嘤嘤啜泣,有的嚎啕大哭,把珍妮吵得简直要发疯。不过她知道,她们这样做都是出于好意,只好默默地、耐心地忍受这场白日里的恶梦。

大约半夜,村庄里突然间乱作一团。黑人们似乎正在大声争论什么,不过她一句也听不懂。

不一会儿,一串杂乱的脚步声向茅屋走来。她正蹲在那堆明亮的火旁,膝盖上放着那个小孩儿。小东西一动不动,只是半睁着一双眼睛,可怕地翻白眼儿。

珍妮·克莱顿看着那张小脸,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不是她亲生的儿子,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可是这个无依无靠的小东西对于她已经那样亲切,那样宝贵。她那颗痛苦的心已经完全扑在这个可怜的。没名没姓的小孩儿身上,重新点燃起自己被劫持到“肯凯德号”上之后泯灭了的爱,并且毫无保留地倾注到他的身上。

她明白,孩子就要死了。想到自己将要蒙受的损失,她痛苦万状。但还是希望死神快一点降临,结束这个小生命的苦难。

茅屋外面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珍妮听见有人压低嗓门儿悄悄地交谈什么,过了一会儿,这个部落的酋长——木·于万扎姆走了进来。她先前没见过这个人。因为自打进村,女人们一直围着她,干这干那,照顾孩子。

现在她看到木·于万扎姆是个长相丑陋、满脸邪恶的家伙。珍妮·克莱顿觉得与其说他是个人,还不如说他更像一只大猩猩。他试图和她说点儿什么,可是没有成功,后来从外面叫进一个人。

应召而来的也是一个黑人,可是和木·于万扎姆的长相有很大的差异.珍妮·克莱顿立刻断定,是另外一个部落的成员,是来当翻译的。珍妮从木·于万扎姆提的第一个问题,就看出他不怀好意。

她觉得很奇怪,这家伙为什么对她的行动计划突然发生了兴趣,而且对她来这个村庄之前预定的目的地问得特别仔细。

珍妮觉得没有必要隐瞒真情,便实言相告。可是当他问她是个是还指望见到丈夫时,她摇了摇头。

然后,木·于万扎姆通过翻译对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拔腋崭仗蠛颖呱献∽诺娜怂担彼担澳愕恼煞蛞丫匚诩颖春诱夷愫镁昧耍墒呛罄矗玫钡氐耐寥俗プ「绷恕N姨匾饫锤嫠吣悖绻慊怪竿眯薪崾秸煞虻幕埃迷绱蛳飧瞿钔钒伞D阌Φ彼吃坊厝ィ恢被氐胶0渡稀!

珍妮谢了木·于万扎姆的好意,一颗心却因为新的打击变得麻木了。经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她感觉迟钝,精神崩溃,什么样的折磨对于她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她低着头坐在那儿呆呆地盯着躺在膝上的孩子,实际上却什么也没有看见。木·于万扎姆已经离开茅屋。过了一会儿,她听见屋子里又走进一个人。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女人往快要熄灭的火堆上扔了几块木柴。

火一下子又着了起来。火光像变魔术一样,把屋子照得通亮。

借着明亮的火光,珍妮·克莱顿惊恐地发现孩子已经死了。究竟多会儿死的,她就说不上了。

她觉得嗓子眼里像堵上一块硬硬的东西,连气也喘不过来,无力地垂下头,贴在紧紧抱在胸前的那个死婴身上。

屋子里死一样地寂静,后来坐在对面的那个黑人妇女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男人在珍妮·克莱顿身边咳嗽了几声,喊出她的名字。

珍妮吓了一跳,抬起头,看见尼古拉斯·茹可夫那张充满讥诮的脸。

书香门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