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太空碧血

——原载1990年6月《红领巾)

“华夏88”号宇宙勘察飞船完成了土星光环的勘察任务,开始返回太空基地。尽管飞船驾驶员王啸已有上万小时的“宇航龄”,但当他见到那拥有16颗卫星的木星时,神情却一下紧张起来了,因为他知道马上就要穿越木星与火星轨道间的“事故多发空域”。在这区间,已经确定位置、轨道的小行星就有4000多颗,再加上那些神出鬼没、横冲直撞的小行星群,总数达三四万颗之多。在这些行踪飘忽的“流浪者”之中飞行,可不是什么浪漫有趣的事,即使一颗直径只有零点几千米的小小行星,对飞船来个“擦边球”,那么连哭的机会都不会有了。所以虽然飞船自动驾驶仪工作得非常出色,动作协调反应灵敏,但王啸依然双手紧握着操纵杆,聚精会神、一眼不眨地盯着仪表和指示屏幕,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勘察工程师李嘉却一直乐呵呵地吹着口哨,抓紧时机抢拍那些掠过飞船的小行星的“特写镜头”和“实况录音”。能到这近在眉睫的位置直接收集信息,可是机会难得,怎么能不兴奋激动呢。好在对讲机没打开,李嘉即使唱歌王啸也听不到。

王啸可没这么好的兴致,只希望尽快穿越这片“是非之地”,把勘察土星光环的资料送回基地。正当他小心翼翼地绕过那颗号称“最明亮的小行星”灶神星时,李嘉突然用双手捂住耳机,神色慌张地转过头来,对着王啸大声叫道:

“太空基地紧急通告……”

其实王啸根本听不到李嘉说些什么,但基地的紧急通告同样通过耳机传到了他耳中:

“……太阳黑子活动异常,耀斑爆发……强烈磁爆……太阳风旋流……”随着一阵“劈啪”响声,太空基地的声音突然中断,同时他面前的仪表发疯似的乱摆狂跳,信号灯闪烁,蜂鸣器呜呜地尖叫,屏幕上滚动着奇形怪状的波纹和纷纷扬扬的雪花亮点。接着,飞船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就近紧急降落!”

这是驾驶员王啸的条件反射,也是飞船自动应急保护装置的反应指令。于是飞船前方最近的这颗小行星就成了“华夏88”号飞船的紧急避难栖身之地。

虽然情况紧急,这小行星又很小,方圆不到1000米,王啸还是驾驶飞船来了个漂亮的“软着陆”,飞船只轻微晃动了几下,就稳稳地停住了。王啸立即启动通讯系统,准备向基地报告飞船的方位和处境。可是他立刻发现,通讯系统由于太阳风高能粒子流的冲击和强烈的电磁作用,已被破坏了,飞船已成了聋子加哑巴!王啸无奈地打开对讲机,准备和同舟共济的李嘉工程师通通气,商量一下对策。

“放射性!强烈的辐射!”李嘉突然大叫起来,同时神经质地从仪表前倒退了好几步,脚一软,一下坐到了地上。但他的手依然指着仪表,惊恐地对王啸说:

“这鬼行星是个辐射源,放射性十分强,非常强!这鬼地方不能呆。快,快离开这鬼行星!”

王啸顺着李嘉的手势看着仪表,见辐射指示已超过安全红线很远,不禁吃了一惊。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雪上加霜祸不单行!太空中强烈磁暴、太阳风旋流肆虐,使飞船不能再飞;而这避难的无名小行星,又是个强烈的辐射源,不敢再呆。何去何从,必须作出抉择,他和李嘉已处于进退两难、生死存亡的严峻关头。王啸的大脑像高速运转的计算机似的思索着,眼睛扫视着飞船舱内的操纵控制系统。突然他眼睛一亮,伸手拉住一个红色的手柄,正要往下拉时,李嘉抓住了他的手,着急地说道:

“这电磁屏蔽系统耗能太大!我们还得起飞返航呢!”

“我明白。但目前飞船还不能起飞,在磁暴和太阳风旋流结束之前,我们必须保护飞船,保护我们自己,否则……”王啸解释道。

“我明白。”李嘉同意了。王啸拉下手柄,随着一阵嗡嗡声,飞船立即被强大的电磁屏蔽场所宠罩,所有的仪表、指示灯和屏幕仿佛从恶梦中醒了过来,逐渐都安静下来,只有燃料指示计在飞快地旋转着。飞船内的空气顿时显得凝重而严肃,王啸和李嘉都一言不发地望着舱外的星空。

几颗流星像喝醉酒似的东摇西摆在暗蓝的太空中划过,全然没有平时那么潇洒轻快;不时出现的闪电,又把暗空切割成奇形怪状的区块。这一切都告诉他们,太阳风的高能粒子流和强烈磁暴还在作威作福。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李嘉终于忍耐不住而站了起来,默默地打开了探测系统的开关,把探测器伸出飞船。他想弄明白,这小行星的强烈放射性,究竟是什么名堂。王啸并不反对李嘉职业性的探测,只是担心燃料越来越少,飞船还能不能返回基地。

“奇怪!太奇怪了!”李嘉对着探测系统自言自语,把王啸吸引了过来,一看仪表他也挑起眉毛觉得不可思议。原来仪表数据表示,这个有着强烈放射性的小行星上,正进行着一种“温和的聚变反应”,一种不知名的重元素正在太空条件下自动进行着聚变反应,不很激烈,但连续不断。地球上梦寐以求的低温可控热核反应,居然在这小行星上能自动运行,确实难以想象。李嘉激动得手舞足蹈,团团乱转,几乎忘了目前的处境。

“采样!一定要采样。”李嘉拉着王啸的手,指着舷窗外小行星高低不平的地面说,“这可是重大发现,了不得的发现!这小行星真是个宝贝疙瘩!”李嘉的脾气就是这样火一阵水一阵、热一阵冷一阵,但干起工作来却认真得要命,如今发现了“新大陆”,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他马上想实地采样分析……

“不行!”王啸见李嘉风风火火地已把舱外活动太空服装披挂起来,不禁着急地阻止他,“这么强烈的辐射,你不能出去。”

“对不起,驾驶员先生。飞船起飞、降落,得听你的,可是这勘察探测是我的事。”李嘉固执地对王啸鼓起了眼睛。

“我要为你的安全负责,也要为飞船的安全,为要送回基地的信息资料负责……”王啸坚持道。

“好朋友,你明白这采样的意义吗?我们地球的能源危机也许已到了解决的门前,为此即便冒点险也是值得的。”李嘉激动地恳求,“你看伸出去的探测器已经变形变质了,只能直接采样,这是为了地球、为了人类啊!”

“这放射性……”王啸明白李嘉的心情,但还是担心安全。

“我会注意的,我采了样直接在后舱分析,你把门锁上,万一出问题也不会影响驾驶舱。”李嘉对王啸挥了挥手就跨进了出人过渡室。

王啸从监测屏幕上清楚地看着李嘉的一切活动:李嘉选择地形,穿着太空服在这引力很小的小行星上走路一跳一摇;他费劲地挖“土样”装进铅管;一把电动锹不小心脱手,飘飘荡荡地在空中滑翔飞远了……十几分钟的工作,王啸觉得像过了十几小时一样。他听到出入过渡室的门响了一下,可是李嘉直接就去了后舱,正要询问,对讲机中传来了李嘉的声音:

“王啸,我开始分析试样,由于辐射性很强,你不要过来,分析结果我会马上告诉你并输入电脑的。”

王啸知道李嘉这么说和这么做是正确的,他自己也会这样处理,但李嘉独自承担这危险的任务,使他很担心;而自己必须保证飞船尽快起飞返航,又不能去帮他,因此心里很不安。

王啸和李嘉是十几年的好朋友、老搭档了,从宇航学院的同学到同一艘宇宙勘察飞船工作,一直形影不离,一同克服学习、工作的艰险困难,分担着危险的任务和责任,一起分享欢乐和胜利……而在今天这样严峻的处境下,在李嘉独自对付这强烈辐射的试样时,他还是想尽力为李嘉做点什么。他想了一下,便在对讲机上轻声唱起了《嘎达梅林之歌》。这是李嘉最喜欢唱的一支歌曲,虽然王啸唱得沙声沙气还有点走调,但李嘉听出了王啸的一片深情,也轻轻地和唱着,同时开始了试样分析。

一阵蜂鸣器的吱吱声,把王啸唤回了严酷的现实。燃料指示计发出第一次警告:15分钟之内飞船再不起飞,燃料将不能保证飞船返回太空基地。王啸急忙检查其他仪表, 谢天谢地,磁暴和太阳风旋流已经减弱,也许只要10分钟8分钟,飞船就可以起飞返航了。他正要告诉李嘉,李嘉却抢先对他说道:

“王啸,试样已经初步分析出来,很可能这是我们在地球上一直难以获得的超重元素188号的同位素, 它的特殊放射性和异常的聚变性能,将成为我们急需的重要新能源。我们真幸运,我们这次遇险真值得庆贺。还有一点试样一定要带回去,这鬼行星真是个宝星……”最后几句话声音都在发抖,显然李嘉太激动了。

“李嘉,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很快就可以起飞了。”

“好啊!快……快起飞吧……我已把分析数据信息都输入了电脑……我要亲自向……科学院报告……”李嘉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王啸忙着准备起飞,没有注意到李嘉不仅声音发抖,而且音量越来越弱。

飞船终于从这个无名小行星上起飞了,王啸特别注意燃料指示计,只要飞行正常,返回基地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所以心情轻松地对李嘉说道:

“我们开始返航了,通讯系统坏了也没关系,这次我们带回去的信息该让基地大吃一惊。现在你休息一会吧。”但他没听到李嘉的回话。

王啸专注地考虑如何从最佳航线以最高速度尽快返回基地。他想到在这无名小行星上的意外发现,对太阳风旋流和强烈磁暴”使飞船迫降,竟有一种欣慰之情。这真是因祸得福!想到这里,王啸很想再和李嘉聊聊,又通过对讲机呼唤李嘉,不料依然没有动静。王啸连忙打开了前后舱联络的电视电话。

“啊!”王啸从屏幕上看到李嘉歪着脖子用不自然的姿态斜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感到事情有点不妙,急忙启动飞船自动驾驶仪,然后穿了件屏蔽保护服立刻向后舱走去。可是后舱门打不开,这是李嘉为了防止辐射污染扩散而反锁住的。对于一位合格的飞船驾驶员,打开反锁的舱门只是个时间问题,但由于王啸心情激动紧张,所以足足用了20分钟才打开门。一进后舱王啸就发现,李嘉已经昏迷了。从桌上的辐射剂量指示器可以知道,李嘉是由于过量辐射而昏迷的……王啸笨手笨脚地对李嘉进行抢救——穿了屏蔽保护服,手脚怎么也灵活不了。李嘉刚睁开眼,忽然响起了自动驾驶仪的紧急指示信号的警告声,提醒驾驶员注意航线前方情况和注意控制操纵,王啸不得不放下李嘉又冲回驾驶舱。

“我的天啊!前方有流星群!”王啸不禁大吃一惊,原定的航线正好要和流星群交叉, 必须重新调整。足足花了1个小时才绕开了那些流星群,“华夏88”号终于重新回到正常的航线上来,可是燃料指示计毫不留情地发出了第二次警告:燃料已不能保证返回太空基地。由于通讯系统无法修复,不可能请基地支援,而李嘉又病倒了,王啸陷入了更加险恶的困境。

燃料,燃料!现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燃料,否则一切其他考虑都毫无意义。可是在这冥冥太空,又从哪儿去找燃料呢?王啸心急火燎地苦苦思索。现在再迫降,就只能当太空鲁滨孙了,飞船上虽然有生态循环系统,但没有燃料、能源,维持三五天都困难……忽然他想到了李嘉采集的188号超重元素同位素试样, 不是大有希望的新能源吗?假如能作为飞船燃料不就解决了大问题吗?王啸又把飞船托付给自动驾驶仪,转回后舱找李嘉商量商量。

“不行,不能直接用作飞船燃料。”脸色苍白的李嘉吃力地回答道,“即使可以用,这一点点试样也要带回基地,这可不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这是地球人类的希望。”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王啸完全了解李嘉的心情,即使要献出生命,也会保护这珍贵的试样的。可是燃料怎么办呢?

“燃料转化器,这是我研制的应急后备能源装置,可以在紧急状态下把金属、高分子物等转化为飞船燃料。只是效率还不高,装一次料只能转化不到10分钟使用的燃料。”李嘉指着后舱尾部的一只筒形装置说。由于说话费劲,脸颊涨得鲜红。

“你怎么不早说呢?”王啸感到很意外,也很高兴。可是转眼一想,飞船设计时,每台仪器、每座装置,包括灯具、拖鞋、毛巾被等等,都经过仔细考虑和认真计算的,现在即使有了这燃料转化器,飞船中哪些东西可用来“转化”呢?目前对于越来越少的燃料,还只能起一点心理平衡作用,只有到“关键时刻”才能启用这燃料转化器。到时究竟先“转化”电热毛毯还是那两张沙发床或工作台?王啸还拿不定主意。

“还剩多少燃料?”李嘉气喘咻咻地问王啸。

“两小时半,但到基地至少3个半小时。”

“还差1个小时路程的燃料。 ”李嘉说话时右手食指点着左手的一个个手指,像在算什么账,“可以先把我的床投进转化器,还包括床上用品,其它像台灯、电子琴,都可以。”

王啸发现,李嘉说话时不仅费力,眼神也有点古怪,就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

“这让我来处理吧,你好好休息一下,回基地后马上送你去医院。”

“没,没问题,燃料的问题由我来解决。王啸,你可要好好把飞船飞回基地,我们的工作、试样,都要靠你送回基地……我想好好休息一会儿,你不用管我。”李嘉有气无力地说完后,挣扎着站起来要和王啸握手。王啸见李嘉要休息,就回驾驶舱了。李嘉又把后舱门重重地关上了。

王啸吸取了教训,在驾驶座坐好后,立即打开了电视电话,这样李嘉的一切活动他都可看到。当然,对于燃料指示计,王啸格外关心,他见到数字基本稳定,知道李嘉的转化器已开始工作了。他见到李嘉真的把收音机、床放进了转化器,接着在电脑前又写又按键钮。为躲避一颗突然出现的流星,王啸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到驾驶操纵上。待流星拖着闪光的长尾巴离去后,王啸忽然发现燃料余数出现反常的上升。这是怎么回事?他使劲瞪大眼睛,仍然没错。他心中一动,立刻转头往电视电话屏幕看去,奇怪,怎么后舱里空落落的没见到李嘉的身影?一种不祥之兆在王啸心头升起,他急忙转下驾驶座往后舱跑去,推开舱门一看,后舱中空了一半,工作台、床、椅子包括一些试验分析仪器都没有了,只有一台电脑放在地下,旁边有一只放试样的合金钢加铅衬的小盒。那些东西虽然是被李嘉投入了转化器,但李嘉自己呢?这时王啸才注意到电脑显示屏幕上有一封给他的信。王啸急忙按下键钮,随着屏幕上字形的出现,李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王啸,我的好朋友、好同志,我已被强烈射线杀伤,这是探索的代价,科学的代价, 也可以说是超重元素188号同位素的代价。我知道即使回到基地,回到地球,我的放射杀伤也无法治疗,所以我决定把自己转化为燃料,成为帮助你返回基地的能量……”

“李嘉!李嘉!”王啸痛不欲生地呼号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待王啸苏醒过来时,已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他踉踉跄跄地抱住电脑放声痛哭,他的战友如今只剩下存在电脑中的信息和手边的试样了,他耳边仿佛还在回旋着李嘉的嘱咐:

“……都要靠你送回基地……”

王啸擦了擦眼泪,跌跌撞撞地回到驾驶舱,呆呆地坐在驾驶座上,条件反射地握紧了操纵杆。飞船终于通过了火星轨道,马上就要进入地球轨道。“还有30分钟。”王啸喃喃地自言自语,眼睛依然直直地望着前方的星空。

呜呜呜!燃料指示计突然惊叫起来。这是最后警告:燃料还有10分钟,必须采取应急措施……可是王啸似乎一点也没听见,依然眼睛直直地望着星空,但身子从椅子上直了起来,然后离开了椅子。

“只要再有10分钟,只要再有10分钟。李嘉,你听到了吗?只要再有10分钟,飞船就可进入地球轨道,就可以返回基地了。”王啸慢慢地向后舱走去,口中不住地自言自语。

“李嘉,我又要和你一起工作了。你化成了20分钟的燃料,我只要10分钟。”王啸揭开了转化器的盖子,他看到了李嘉的笑容,看到了地球上亲人的笑容,看到了光明、热量、动力……

20分钟后, 太空基地发现了在地球轨道上飘游的“华夏88” 号。25分钟后,“华夏88”号被两架航天飞机牵引返回基地。他们发现宇宙飞船内空无一人。30分钟后他们从电脑中知道了一切:无名小行星,超重元素188号同位素,燃料转化器,李嘉和王啸的献身……

1年后,太空基地向地球、向宇宙发布了两条消息与一篇报告文学。

消息1:木星与火星轨道间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WL4444。数字是小行星的编号,W代表王啸,L代表李嘉。

消息2: 超重元素188号同位素命名为XJ188。这是第一次用两个大写字母命名的元素,X是啸,J是嘉。

报告文学的标题是《时间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动力》,描述了世界最大的核聚变电站——XJ核电站建设的英雄业绩。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