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3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四章

女性怎样经常想望禁止的东西

加巴林说道:“我记得从前我在奥尔良过荒唐日子的时候,引女人进网、诱女人爱你的最有效的话语和最有说服力的论点,莫过于明目张胆、毫无顾忌,甚至不怕害羞地说出她们的丈夫对她们是多么嫉妒。这个方法并不是我创造的;书上有,法律上有规定,在日常生活里也可以遇到无数的实例和榜样。她们头脑里一旦相信了你的话,丈夫做乌龟就十拿九稳了。天主在上!(并不是我发誓)她们就是象赛米拉米斯、帕西法埃、埃盖斯塔,还有希罗多德和斯特拉包所叙述的埃及孟迭司岛上的女人,以及其他类似的荡妇一样也不在乎。”包诺克拉特说道:“不错,我曾经听说教皇约翰二十二世有一天路过关诺丰修道院,那里的院长嬷嬷和沉默寡言的修女们请求教皇赐给她们一个特别的许可,让她们可以互相行忏悔,她们说修道的女人总有若干微小的秘密的缺点、羞于向男性忏悔师诉说,而她们之间却可以以忏悔的方式更自由、更亲切地说出来。

“教皇回答说:‘这是求之不得的,不过,只有一点不方便,那就是忏悔需要保守秘密,而你们女人却很难保守。’“修女们说:‘我们非常会保守秘密,比男人强得多。’“教皇当天就交给她们一个小箱子请她们保管——箱子里教皇放了一只小梅花雀——要她们放在一个稳妥可靠的地方,说如果保存得好,他以教皇的名义答应她们的要求,但是严禁以任何方式开启箱子,如违反命令,即要受到宗教的制裁,并永远逐出教门。教皇的话刚一出口,她们就心急得什么似的想知道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并来不及地希望教皇赶快走开好采取行动。教皇为她们祝福后,回到自己宫里。可是他走出修院还不到三步,就只见那些天真的修女成群打伙地跑来要开启禁箱看个究竟了。第二天教皇来的时候,她们以为一定颁赐特许来了。可是教皇未提此事,却先叫她们把小箱子拿来。箱子拿来了;可是小鸟已经不在了。教皇对她们说,保守忏悔的秘密太难了,一个一再叮嘱不准开启的小箱子,居然连一天也关不住。”“尊敬的大师,你的话实在不错。听到你这番话,我非常高兴,我赞美天主。自从你在蒙帕利埃跟老同学们安东尼·萨波塔、基·布奇埃、巴塔萨尔·诺瓦埃、脱莱、约翰·刚丹、弗朗索瓦·罗比奈、约翰·培得里埃和弗朗索瓦·拉伯雷等人演过风俗剧《娶哑妻的人》之后,我还没有见过你呢。”爱比斯德蒙接口道:“我当时也在场。那个做丈夫的要他妻子说话,内外科医生一齐动手把她舌头底下的一条筋割下来,才治好了她。她会说话了,简直说不完,那个做丈夫的不得不回到医生那里请求教她不说话的方法。医生回答说,有叫女人说话的方法,却没有叫女人不说话的方法。对付妻子爱说话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丈夫耳朵聋。我不知道他们施了一套什么法术,把那个家伙的耳朵治聋了。他老婆看见丈夫真的聋了,她随便怎么说话,他也听不见了,气疯了。这时医生要手术费了,做丈夫的说他真的聋了,医生的话他听不见。我不知道医生往他背上撒了一把什么药粉,那个丈夫也疯了。于是一对疯夫妻联合起来,把内外科医生打了一个痛快,一直打到半死才罢手。我一辈子也没有象在这出戏里这样大笑过。”巴奴日说道:“我们言归正传吧。你这一大套,用法文来说,意思是我可以放心大胆地结婚,用不着担心做乌龟,对不对?够了,够了!大师,我想我结婚那一天,你可能到什么地方治病去了,不能来。我原谅你。

“Stercus et urina Medici sunt prandia prima.Ex aliis paleas,ex istiscollige grana.”隆底比里斯说道:“你的第二句说错了,应该是:

“Nobis sunt signa;vobis sunt prandia digna. “假使我妻子身体不适……”“在做别的手术以前,先要检查小便,切脉,观察小腹和肚脐部位,这是希波克拉铁斯在《箴言集》第二卷第三十五篇里规定好的。”巴奴日说道:“不对,不对,这完全是两回事。这话是说给我们法学家的,我们有一条法律是De ventre inspiciendo。我给她来一副强烈的洗涤剂就行了。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只管去办好了,我会把喜肉送到你府上,你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说罢,他走近医生,一句话也没有说,在医生手里放了四块“玫瑰诺布尔”金币。医生把钱接过来以后,做出愤怒的样子说道:

“喂,喂,喂!先生,用不着给钱呀。不过,还是谢谢你。我从来不接受坏人的钱。可是,好人给什么,我从不拒绝。你有何吩咐,我是随叫随到。”巴奴日说:“只要给钱。”“那个自然,”隆底比里斯答道。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