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3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二章

续谈封斋教主的容颜

克塞诺玛恩继续说道:“如果能看到封斋教主,并且听他谈谈话,那真是自然界的一奇。

“他一张嘴吐唾沫,便是成篮的金丝雀,“一擤鼻涕,便是一条条咸鳗鱼,“一流眼泪,便是鸭子蘸酱油,“一颤抖,便是野兔肉饼,“一出汗,便是淡菜配鲜奶,“一打嗝,便是带壳的牡蛎,“一打喷嚏,便是成桶的芥末,“一咳嗽,便是成箱的面包,“一呜咽,便是成捆的水芹,“一打呵欠,便是成盆的豆粉,“一叹气,便是熏牛舌,“一吹口哨,便是成筐的青豆,“一打鼾,便是成盆的新鲜蚕豆,“一皱眉,便是咸猪脚,“一说话,便是奥维尔尼的羊毛呢,就象巴利萨提斯希望她儿子波斯国王西路斯一说话便是她织的紫红色的绸缎一样。

“一呼气,便是赦罪箱,“一眨眼,便是三月份的猫,“一摇头,便是包铁的小车,“一赌气,便是折断的棍子,“一嘟囔,便是国王坐堂,“一跺脚,便是延期五年,“一后退,便是海里的‘鸡鹤’,“一清喉咙,便是公共炉灶,“喉咙一哑,便是摩尔人的演出,“一放响屁,便是褐色奶牛的腿,“一放无声屁,便是科尔都的皮靴,“一挠头,便是新的命令,“一唱歌,便是未去皮的黄豆,“一拉屎,便是菌类和蘑菇,“一吹气,便是油焖白菜,aliascaules amb ’olif,“一讲话,便是去年的雪,“一烦恼,便是光头和削发,“一向不名一文,谁也骗不了他,“一动脑筋,那家伙便飞也似的爬上墙头,“一做梦,便是抵押借据,“最奇怪的是:闲着手工作,工作而闲着手,睁着眼睛睡觉,睡觉而不闭眼睛,跟香槟省的兔子一样睁着两只大眼,生怕老对头香肠省的蒙衣党来偷袭。他咬着笑,笑着咬;守斋不吃饭,不吃饭守斋;假想啃东西,幻想喝美酒;在钟楼顶上洗澡,到池塘和河浜里凉干;在空气里钓鱼,在半空中捉龙虾;到海底狩猎,在那里追捕山羊、野羊和羚羊;把偷捉来的全部乌鸦的眼睛都弄瞎;只害怕自己的影子和肥羊的叫声;不时到街上去乱跑;拿束腰的绳子耍把戏;拿拳头当鎯头;用粗大的笔筒在带毛的纸上写字,写预言,写历书。”约翰修士说道:“对,正是他。他正是我要寻找的人。我要向他挑战。”庞大固埃说道:“真是一个怪人,如果应该把他叫作人的话。你使我脑筋里想起阿莫敦特和狄斯科尔当斯的形象和面貌。”约翰修士问道:“他们是什么样子啊?我从未听说过。天主饶恕我。”庞大固埃回答说:“我把我从古代寓言里读到的故事说给你听。菲齐斯(也就是自然之神)未经过交配,头一胎就产生了美丽和和谐,因为它本身的生殖力量强大,膏腴肥沃。安提菲齐斯一向和自然之神作对,看见它生的孩子如此体面高洁,一时嫉妒万分,便去和泰路蒙交合,生了阿莫敦特和狄斯科尔当斯。

“这两个孩子的脑袋圆得和球一样,并不象人类的头那样两侧稍微有点扁。耳朵往上翘,大小跟驴耳朵差不多;眼睛在头外边,长在样子很象脚后跟的骨头上面,没有眉毛,硬硬的倒好象螃蟹的眼睛;脚是圆的,象网球;胳膊和手都往后朝肩膀上倒背着;走路时头朝下,屁股朝上,两脚朝天,就这样毂毂辘辘地朝前滚。即使如此(你们都知道,在猴狲眼里,小猴狲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安提菲齐斯还是极力称赞,夸口自己的孩子比菲齐斯的孩子长得体面,说道头和脚是圆的,走路向前滚,正是一种来自神明的正确完好的走相,整个的宇宙和一切永恒的事物都是这样个相貌。脚朝上,头往下,这正是摹仿创造天地者的形象,因为人的头发就仿佛树根,两腿是树枝,树总是把树根长在土地底下,而决不是长在树枝上,这样一形容,安提菲齐斯正好把自己的孩子说得象一棵直上直下的小树,而菲齐斯的孩子反而成了倒栽的小树了。至于胳膊和手,倒背在肩膀上,这说明长得正对,因为这一部分不能没有保护,而前面却已经有牙齿了,用牙齿不但可以咬东西,不需要用手,而且还可以用牙齿来抵抗害物。

“就这样,用野兽的论理来证明,来支持自己,把全部没有头脑的疯子都拉到它那边去了,受到所有愚蠢的、缺乏判断力和常识的人的赞叹。从此以后,它又生了马塔哥特、卡哥特和巴波拉尔、比斯多亚的疯子、日内瓦的骗子、加尔文的狂人、普泰尔勃斯的癫汉、布利弗、卡发尔、沙特米特、卡尼巴以及其他的丑妖魔和违反自然的怪物。”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