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2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一章

暴风雨以及对海上立遗嘱之短评

爱比斯德蒙说道:“现在当我们理应努力设法抢救船只、否则即有沉船危险的时候,却来立什么遗嘱,在我看来,这和凯撒的将官和亲信打到高卢时忙着立遗嘱、留遗言、悔恨不走运、哀痛妻子不在身边、思念罗马的亲友、而不去办当时急需要办的事,那就是:拿起武器全力对付敌人阿里奥维斯图斯,同样不应该和不合适。这种愚蠢的举动,完全和赶车的车子掉在泥坑里,他不去打他的牲口,不去动手扶起车轮,却跪在地上祷告海格立斯一式一样。现在在这里立遗嘱有什么用?目前不外两条路:不是渡过危险,便是一齐淹死。假使渡过危险,遗嘱自然毫无用处,因为只有立遗嘱人死亡之后,遗嘱才能有用和生效。假使我们死在水里,遗嘱不是和我们一齐沉在水里么?谁把它送交遗嘱执行人去呢?”巴奴日说道:“但愿一股好的海浪象从前冲走乌里赛斯那样把它冲到岸上;碰上国王的女儿到海边玩耍,把它拾起来,忠实地履行那上面的话,然后在海边上为我建立一个高大的纪念碑,象狄多为自己丈夫西凯乌斯、伊尼斯在特洛亚海岸上瑞提附近为戴弗布斯、昂朵马格在布特罗图斯城为爱克多尔、亚里士多德勒斯为赫米亚斯和厄布鲁斯、雅典人为诗人欧里庇得斯、罗马人在日尔曼为德鲁苏斯、在高卢为他们的皇帝亚历山大·塞维鲁斯、阿尔根塔留所为卡拉伊斯克鲁斯、克塞诺克拉铁斯为利西底斯、提马鲁斯为其子泰雷塔高拉斯、厄波里斯和阿里斯多底斯为他们的儿子泰奥提姆斯、奥奈斯图斯为提摩克勒斯、卡里马古斯为狄奥克里德的儿子索波里斯、卡图鲁斯为他哥哥、斯塔修斯为他父亲、日尔曼·德·布里为布列塔尼的水手艾尔维所建立的那样。”约翰修士说道:“你还在做梦么?来帮帮我们吧,看在五十万和一百万车的魔鬼份上,起来动动手吧!叫你的胡子上生下疳,叫三排肿毒长满你的全身代替裤子和裤裆!我们这条船是否要沉了?天主在上,怎么叫它开起来呢?是不是海上的魔鬼都到这里来了?我们再也躲不过了,否则叫魔鬼把我捉走。”这时听见庞大固埃的祈祷声,只见他高声叫道:

“主啊,救救我们;我们丧命啦!然而不要成全我们的意思,只要成全你的意思!”巴奴日也叫起来:“天主,仁慈的圣母,别抛弃我们!哎哟,哎哟,我要淹死了!格,格,格,格!In manus。好心的天主啊,打发一只海豚象驮小阿里翁那样把我救到陆地上去吧。我一定弹竖琴给你听,只要琴上有弦。”“让所有的魔鬼一齐来接我,”约翰修士说道……

“天主与我们同在!”巴奴日嘴里呜里呜噜地在祷告。

“……我要是抓住你,我定要让你看明白你的家伙是长在一个什么笨牛、长角的牛、带角的牛身上!真是岂有此理!起来帮助我们干干活吧,你这头哭哭啼啼的笨牛,叫三千万魔鬼一齐跳到你身上!来不来,你这条水牛?呸!真丑,哭鼻子的家伙!”“你别的话就不会说。”“来,把引食丸拿出来,让我好好地给你治治!Beatus vir quinon abiit 。我全背得出来。再看看圣·尼古拉的故事。

Horrida tempestas montem turbavit acutum. “汤拜特(风暴)是蒙台居公学专爱打学生的校长。假使教师鞭打可怜的小孩——那些无辜的学生——应该受到惩罚,我以人格担保,这位校长现在一定在伊克西翁的车轮上,打着那条拉车的短尾巴狗。假使鞭打无辜的孩子能得救的话,那他准是在……”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