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1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执达吏怎样恢复了订婚的古礼

“执达吏饮下一大杯布列塔尼酒之后,向公爵说道:

“‘爵爷,你以为如何?在我们这里,婚礼纪念品怎么不给了呢?天主的圣血!所有的好规矩都绝了;所以兔窝里没有兔子,人也没有了朋友。你看有好几处教堂里连圣诞节前“噢”字圣人的酒会也取消了!整个的世界都混乱了。末日即将到来。趁我还记得古礼:喜呀,喜呀,喜呀!’“他一边说,一边朝着公爵及公爵夫人打过来,然后又打了小姐们和乌达尔。

“戴打架手套的人开始行动了,结果执达吏头上打了九个窟窿,一个法警的右胳膊打断了,另一个的上颚骨打歪了,只有一半还在下巴颏上,小舌头也露出来了,臼齿、犬齿一齐都打掉了。

“鼓的曲调改变了,戴打架手套的人一个也看不见了,糖果又重新端了上来,大家欢欣享用。快乐的朋友互相干杯,大家齐向执达吏及法警敬酒,乌达尔咒骂婚礼,说他真倒霉,一个法警打得他一个肩膀脱了骱,尽管如此,他还是愉快地和法警碰杯。法警呢,牙床骨都碎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拱手请求饶命,因为他已经不会说话了。罗亚尔抱怨那个断胳膊的法警在他胳膊肘上打过一下,打得很重,连脚后跟都打疼了。

“特鲁东用手巾护住左眼,拿出一面已经打破的鼓,说道:‘我哪里得罪了他们呢?把我这只可怜的眼睛打坏不算,还打破了我的鼓。行婚礼鼓是要打的,但是打鼓的人都是受欢迎的,从来不挨打。现在只有让魔鬼用鼓做帽子了!’“执达吏被打得只剩一只胳膊,他说道:‘我送你一大张陈年的公函吧,我背的口袋里就有,拿去补你的鼓吧。看在天主份上,饶了我们吧!看在里维埃的圣母、那位仁慈的圣母份上,我可没有意思让你受屈。’“一个管马的执事学着包塞岩那位善良、尊贵的公爵一步一瘸地向那个打塌牙床骨的法警说道:

“‘你们是挨打的人呢、是打人的人呢、还是专门打架的人呢?用鞋把我们上半身跺成青一块、红一块还不够,还要用靴子踢伤我们的腿?你们把这个叫作闹着玩么?天主在上,这可不是玩的。’“那个法警拱起手来,跟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孩那样,翘着舌头说道:

‘我的,我的,我的,我,我,我……’“新娘又象哭又象笑,同时又象笑又象哭,诉说执达吏非但不分上下在她身上乱打,而且打坏了她的头发,此外,还把她那不见人的秘密所在里里外外打了一个遍。

“公爵说道:‘真是见鬼!国王老爷(执达吏的称号)非把我太太的脊骨打断不行了。不过,我不怨他,这是行婚礼时的规矩嘛。只是我看他传讯我的时候象一个天使,打我的时候却象一个魔鬼,完全是“打架修士”那种派头。我非为他干杯不可,还有你们,法警先生,我也为你们干杯。’“公爵夫人说道:‘他这样又那样地饱我以老拳,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如此厉害?我恨不得叫魔鬼捉走他。可是,别这样!我只是说我肩膀上从来也没有挨过这么重的手指头。’“总管吊着左边的胳膊,跟完全打坏了一样,说道:

“‘参加今天的婚礼,真是见鬼。天主在上,我的胳膊都打坏了!你们这算订婚么?我看这是狗屁订婚。老天在上!这真是萨摩撒塔的哲学家所描写的拉比提人的婚礼。’“执达吏一声不响。法警抱歉说他们实在不是故意的,请求看在天主份上饶他们不死。

“他们辞别出来。但是未走半法里的路,执达吏就有点不对头了。两个法警回到了布沙尔岛,公开说没有人比巴舍公爵更善良的人了,也没有比公爵府上更可尊敬了。他们两个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婚礼。打架应该怨他们自己不好,因为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不知道这两个人后来活了多久。

“但是确实知道的,是从此以后,巴舍的钱对于执达吏和法警,就象古时图卢兹的金子、赛让的马,对于它们的主人那样,被看作是主凶的,会致人死命的。据说那位公爵从此没有人再麻烦他了,巴舍的婚礼,成了俗话中的一个典故。”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