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1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庞大固埃怎样来到诉讼国以及当地执达吏的怪诞生活

我们继续前进,第二天来到了诉讼国,这个国家被骚扰、折腾得不象样子。我简直不知道怎么说好。我们在那里看见一些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法官和执达吏。他们既不请我们饮酒,也不留我们吃饭,只是一味地对我们连连行礼,说只要给钱,要他们做什么都可以。我们一个翻译官把他们和罗马人完全相反的、奇怪的谋生方式说给庞大固埃听。在罗马,许多人靠毒杀、拷打和杀戮来过活;可是此地的执达吏却是靠挨打来过日子。因此,假使很久不挨打,他们以及他们的妻子和儿女,就只好饿死。

巴奴日说道:“这和克罗丢斯·伽列恩所说的不挨鞭子那话儿就不向热道圈翘起来的人一样了。圣提包在上,如果谁这样打我,不把我打得落鞍堕地那才怪哩!”翻译官说道:“他们是这样的。遇到有一个教士、司铎、放高利贷者或者律师,想对某一个贵族使个坏心眼,便唆使执达吏到他家里去。执达吏对他提出传讯,叫他出庭听审,厚着脸皮尽自己权限所能做到的侮辱他,责骂他,一直到那个贵族——只要他不是一个麻木不仁、比癞虾蟆还傻的白痴——不得不起来在执达吏头上打他两棍子、甚至砍他两剑、或者砍断他的小腿、从城堡的窗口里把他扔出去为止。执达吏挨过打之后,四个月的工夫不用再发愁了,挨棍子就是他自然的收获,因为教士,放高利贷者或律师都会给他高额的报酬,而且那个贵族也得赔偿他的损失,数目大得吓人,有时会使得贵族完全破产,还有危险在牢狱里受死为止,就仿佛犯了对国王大逆不道的罪恶一样。”巴奴日说道:“我有一个绝妙的方法来对付,巴舍公爵就常常使用。”“什么方法?”庞大固埃问道。

巴奴日说道:“巴舍公爵是一个直爽、高洁、豪迈、勇武的人。他参加过菲拉拉大公在法国人协助之下英勇抵抗教皇茹勒二世疯狂政权的长期战争之后,每天都受着圣·路昂修道院那个肥大的教长有意摆弄的折磨、骚扰和贪得无厌的勒索。

“有一天,在他和家人一道用早饭的时候(他为人平易善良,毫无贵族架子),他叫把卖面包的罗亚尔和罗亚尔的老婆、还有他那个教区名叫乌达尔的本堂神父——这个本堂神父同时也是他的管事,这是当时的法国风尚——一齐都喊了来,当着在场的贵人和仆役,向他们说道:

“‘孩子们,你们都看见这些坏蛋执达吏每天是怎样来气我的;我已拿定主意,如果你们不来帮助,我决定离开这个地方,替苏丹去出力报效,对谁作战我都不管。我决定下次他们再来的时候,你,罗亚尔,和你的老婆,待在我大客厅里,跟订婚时一样,跟当初真订婚时一式一样,穿上华丽的结婚礼服。这里我给你们一百块金“埃巨”置办服装。你呢,乌达尔神父,别忘了穿上最新的短白衣,带上美丽的披带,提好圣水,做出为他们行婚礼的样子。还有你,特鲁东(这是他的鼓手的名字),你也带着笛子和鼓待在这里。等婚配的经文念好、在鼓声中吻过新娘之后,你们便互赠婚礼纪念品,所谓纪念品,就是轻轻地打两下。打两下,吃饭时只有更会吃。但是轮到执达吏的时候,可不能轻饶他,要象打青麦子那样狠打,我请你们要狠打、狠捶、狠揍。我现在把打架用的镶皮手套给你们。你们要给我没头没脸地狠狠地揍他一顿。谁打得最厉害,我便认为谁对我最好。不要怕打官司,我会替你们全体作证。你们打的时候,别忘了依照订婚时的风俗笑着打。’“乌达尔问道:‘可是,我们怎么认得出他是执达吏呢?因为你府上每天都有各样的人进进出出。’“‘这我已经吩咐过了,’巴舍公爵回答道。‘你们只用注意几时门口有一个步行的人,或者骑一匹瘦弱的老马,大拇指上戴着一个又粗又大的银戒指,那就是执达吏。看门的人自然会客客气气地领他进来,摇铃关照有客。这时你们就准备好,走进大厅表演我刚才说的那出悲喜剧。’“就在当天,真是天主的意思,果然来了一个肥头大耳、面色红红的老执达吏。他一敲门,看门人就认出来他那双又大又笨的长统靴,瘦弱的老母马,腰里拴着一个塞满状纸的布袋,而特别是戴在左手大拇指上的那个又粗又大的银戒指。看门人非常客气,恭恭敬敬地把他让进来,满脸带笑地摇铃关照有客。一听见铃声,罗亚尔和他老婆马上穿好华丽的礼服,一本正经地出现在大厅里。乌达尔也穿好了短白衣,戴好了披领。他一走出更衣室,便迎面碰上了执达吏,于是先把他让进那间屋里痛痛快快地请他喝了一阵,这时其他的人都戴好打架的手套,只见乌达尔说道:

“‘你来得再巧也没有了,这里的老爷正在办喜事。马上就要摆席,一切都丰盛得不得了,今天这里有人结婚。来,请先喝上几杯,喜欢喜欢。’“执达吏信以为真地喝起酒来,巴舍公爵看见大家已准备停当,便叫人来请乌达尔。乌达尔连忙带着圣水走出来。执达吏跟在背后。他一进大厅,便不住地点头行礼,然后对巴舍提出传讯。巴舍公爵对他非常客气,马上塞给他一块‘天神币’并请他留下来参加这里的订婚典礼。执达吏果然留下来没有走。

“行礼之后,开始了赠拳。走到执达吏跟前,大家一齐拳足交加一阵饱打,直打得他七荤八素人事不知,一只眼睛打得象黑奶油,肋骨打断了八根,胸骨打塌了进去,肩胛骨打成了四瓣,下牙床骨打成了三段,而且全是在嘻嘻哈哈当中打的。天知道乌达尔是多么卖力,他那带铁尖的镶皮大手套缩在短白衣的袖子底下,他真是一个有力的打手。

“执达吏被打得遍体鳞伤,跑回布沙尔岛去,然而他对巴舍公爵却是万分满意。反正后来当地有名的外科医生也救治过他,你们高兴让他活多久就活多久算了。不过,从此之后,没有人再提到过他。他留给人的记忆也随着他葬礼的钟声一齐烟消云散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