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5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二章

某种“庞大固埃草”怎样不怕火烧

我告诉你们的事是伟大的、惊人的。但是,如果你们肯进一步相信这种神圣的“庞大固埃草”另一种奇效,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至于你们到底相信与否,我倒不在乎。只要我说的是实话就够了。

因此,我把实话告诉你们。不过,由于相当棘手和不容易讲明白,要深入到里面去,我必须问你们一件事:假使我在这个酒瓶里倒进两杯酒和一杯水,经过摇晃混合以后,你们怎么能够把水和酒分开?怎么能够还原为水内无酒、酒内无水,和我原来放进去的分量一样?

或者,换一个问法:假使你们的车夫和船户为供应你们家里的需要,运来大批成桶成桶的酒,有的是格拉沃的、有的是奥尔良的、有的是包纳的、有的是米尔沃的,他们一路上偷喝了不少,足足有一半,然后用水把桶灌满,跟穿木鞋的里摩三人从阿尔让通和圣·高提埃运酒的时候惯做的那样,请问你们,如何能把搀进去的水拿出来?怎么能分清楚?我想你们又要提出什么藤编的漏斗了。这原来早有记载,并且经过无数人试验证实过;你们早已知道。只是不知道和没有见过的人,谁也不会认为办得到。这个,且不去管它。

假使我们是处在苏拉、马里乌斯、凯撒和其他罗马统治者的时代,或者是在古时焚烧父母和君王尸体的德鲁伊德人的时代,你们愿意象阿尔忒米西亚喝下丈夫摩索路斯的骨灰那样,把你妻子或父母的骨灰搀在白葡萄酒里喝下去,或者是把它们装在骨灰箱里保存起来,你们怎么把骨灰和烧过的柴灰分开呢?请回答回答看。

老实说,恐怕不容易办到!我来告诉你们,只用拿神奇的“庞大固埃草”把亡人的尸首厚厚地裹起来,用这种草牢牢地包好、缠好、缝好,然后放到随便多么大的烈火上去烧好了。火会隔着“庞大固埃草”把尸骨烧成灰尘,草的本身非但不会焚毁,而且里面包的骨灰一丝一毫也撒不出来,外面的柴灰一丝一毫也钻不进去,从火里取出时只有比放进时更干净、更洁白、更美丽。因此,人们给它取名叫asbeston。在卡巴西亚这种草很多,在狄亚·库埃那斯地区也非常便宜。

实在惊奇!实在伟大!火可以吞食一切,烧毁和焚化一切,唯独对于这种石棉性的卡巴西亚的“庞大固埃草”,火只能使它更干净、更纯粹、更洁白。假使你们不相信,象犹太人和怀疑论者一样,想叫我说明一下和试验一下,那只消拿一个新鲜鸡蛋,周围用这种神奇的“庞大固埃草”包扎起来就行了。包好之后,就可以放到随便多大的烈火里去。高兴放多久就放多久。

然后,把烧过、烧硬、烧熟的鸡蛋拿出来,而神奇的“庞大固埃草”却丝毫不变,丝毫也没有被烧坏。用不着花费五万“波尔多埃巨”,只要花一枚普瓦蒂埃小钱的十二分之一,就可以试验一番了。

别拿火蛇来和它相比;那是骗人的。我承认在小火里,它感到舒适和快活,可是一到大火里,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它也和别的动物一样,同样会闷死烧死的。我们有过试验。伽列恩很久以前在de Temperamentis的第三卷里就证实过了。狄奥斯科里德斯在他的著作第二卷里也是这样说的。

你们不用提起磁酸,也不用提起皮勒乌斯的木头塔,苏拉点不着它,那是因为米特里达德斯国王的守备阿尔开拉乌斯用明矾把它整个涂抹过。

也不用拿亚历山大·科尔奈留斯叫作eonem 的树来比,他曾说这种树很象橡树,树上还寄生着宿木,不怕火烧水浸,连树上的宿木也不怕,举世闻名的阿尔戈斯船就是用这种木料造的。你去问问看谁相信;我是不信的,很抱歉。

也不用拿布里昂松和昂勃兰山上的那种树来比,尽管它很特别,根上会长出蘑菇,干上会流出有用的树脂,伽列恩曾说这种树脂可和松脂油媲美;柔嫩的叶子上会凝聚天上降下的蜜糖,名叫“吗哪”;木质虽富于胶性油脂,但也不怕火焚。这种树,希腊文和拉丁文把它叫作larix ,阿尔卑斯山区的人把它叫作melze ;安提诺尔的后裔和威尼斯人把它叫作larege,茹留斯·凯撒从高卢归来时,把比埃蒙的城堡叫作拉里奴姆(Larignum),也是因为这个来历。

当时茹留斯·凯撒命阿尔卑斯山区以及比埃蒙所有居民给他的军队一路上经过的据点输送给养。一声令下,谁不依从?独有拉里奴姆的人自以为城池坚固,拒不从命。凯撒皇帝兴师问罪,调来大军,准备攻打。城门上有碉楼一座,下部是粗大的落叶松木桩,木桩一根连着一根,有如一个大木堆高不可攀,敌人走近,上面的人可用滚木礌石向下打来,易于防守。凯撒得知城内除滚木礌石外并无其他防御工具,只能投掷近处,便命令军士在四周围架起柴来,点火焚烧。命令当即执行,霎时大火四起,高大的火舌把城堡都遮盖住了。他们想碉楼很快即可焚毁倒塌。没想到柴尽火灭之后,碉楼依然完整,毫无损伤。凯撒见此情形,便命在城上礌石射程之外,筑起一道壕沟把城团团围住。

拉里奴姆的人不得不接受投降。从他们的叙述里,凯撒得知这种木料的特性,即点不着、焚不坏、烧不成炭。这种木头才配和真正的“庞大固埃草”相提并论(因此庞大固埃叫特来美所有的门、户、窗扉、承溜、水落、顶盖等都用这种木料来做,塔拉萨船厂造的各种运输船的船尾、船头、船上厨房、甲板、走廊、望楼,以及帆船、三桅船、平底船、轻帆船、小帆船等等也都使用这种木料),不过落叶松在别种木料焚烧的烈火里,如同石头在石灰窑里一样,最后还是会被火化烧毁的。而这种不燃烧的“庞大固埃草”却是始终烧不毁、焚不坏,只会越烧越新、越烧越干净。所以,印度人,阿拉伯人,塞俾安人,别再歌颂你们的没药、香料、乌木了,来这里观赏一下我们的好东西,把这种草的种子带些回去。

如果在你们那里可以生殖繁衍,感谢上天的佑庇,叫“庞大固埃草”的原生地法兰西,昌盛安乐。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