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23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三章

高康大怎样在包诺克拉特的教导下受教育,不浪费一刻光阴

包诺克拉特看出高康大这种不良的生活方式以后,决定采用另外的方法来教他读书,但是头几天,还是放任他,认为习惯如果一下子改变,没有不引起反抗的。

因此,为了把开始的工作做好,他请教了一位当时的名医,名叫泰奥多尔大师,请他想个方法如何使高康大恢复正常的良好习惯。这位大师按照经典的治疗法术,使用安提库拉的黑藜芦草,把他脑筋里的全部疾病和恶习,统统泻掉了。包诺克拉特就乘这一泻,叫他忘光了跟过去教师学到的东西,就象提摩太治疗受过其他音乐家教导的学生一样。

包诺克拉特为把自己的职守做得更好,带他和当地的学者发生接触,想利用好胜的心理,启发他的才智,引起他以另外的方法发奋读书、并和别人竞争比赛的愿望。

使用以上的学习方法,高康大的时间真可以说是一点也不耽误,全部都用在文学和实用知识上。

高康大现在早晨四点钟就醒了。在佣人替他摩擦身体的时候,有人给他朗诵几页《圣经》,念的声音要高昂、要清楚、要适应读的内容:这个差使由一个巴士埃籍的小侍从阿纳纽斯特来担任。根据朗诵的词句和教训,高康大产生尊敬、崇拜、祈求、祷告天主的意思,因为朗诵的经文体现出神的伟大和公正。

然后,上厕所把消化下来的渣屑排泄出来。在厕所里,教师还要把刚才朗诵的经文重读一遍,一边为他解释晦涩和难懂的词句。

回来的时候,观察一下天象,看是否和头天晚上看到的一样,并预测这一天的白天和晚上是什么气候。

看过之后,有人为他穿衣、梳头、挽发、打扮、熏香,这时另外有人为他复习头天的功课。他自己可以背诵,并按照课文,树立有关人生的实际知识,这样有时会读上两三个钟头,不过平常是到他穿好衣服为止。

接着,便有人整整地读三个钟头的书给他听。

读好以后,师徒们一起出门,一边谈论刚才读到的东西,一边走向卜拉克球场或者到草地上去,在那里打球,打手球,或打三角球,着实地锻炼着身体,和刚才锻炼脑筋一样。

他们的游戏是不受拘束的,高兴停止,随时就停止,平常是等到身上出汗或者疲倦了才停止。这时把全身好好地摩擦、揩干、换过衬衫,然后才慢慢地溜达回来,去看中饭是否已经做好。他们一边等,一边再把记住的课文高声朗读几段。

这时,食欲大开,正好坐下饱餐一顿。

开饭时,有人先读两段古代的武侠故事,读到他表示酒喝够了为止。

然后(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接着读下去,或者,大家一起愉快地谈谈话。在头几个月里,他们总是谈论饭桌上菜肴的品种、类别、性能和功用,象面包、酒、水、盐、肉、鱼、水果、蔬菜、萝卜等,以及它们的烹调方法。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普林尼乌斯、阿忒涅乌斯、狄奥斯科里德斯、茹留斯·波吕克斯、伽列恩、波尔菲里乌斯、奥比安、波里比乌斯、赫里欧多鲁斯、亚里士多德勒斯、埃里亚奴斯以及其他等人作品内所有有关饮食的章节都学会了。有时为弄清问题,还常常把以上等人的著作,搬到桌子上当场查对。因此,谈过的东西,他全能记得很清楚,就是当时医生所知道的,也及不上他的知识的一半。

后来,再谈一谈早晨读过的功课,吃点木瓜果酱,就算结束了这一顿饭。他用一根乳香树的桠枝剔牙,用清凉的水洗手和眼睛,唱几首歌颂天主仁慈及恩惠的圣歌,表示向他谢恩。唱过之后,有人拿出牌来,可不是为赌博,而是用它学习从数学里变化出来的各式各样的小技巧及新的计算方法。

用这个方法,高康大对数学便发生了爱好,每天吃过午饭和晚饭之后,他总是把从前掷骰子玩牌的时间愉快地消磨在算术上。结果,无论是理论和实际,他都懂得很透彻,就是那位著作丰富的英国人顿斯塔尔也不得不承认比起高康大来,他不过只能算个门外汉。

不但是算术,就是其他有关数学的科目象几何、天文、音乐,他也都学习。饭后一面消化他的食物,一面画出各样有趣的工具、几何的图样,甚至练习应用天文的定律。

后来,他们还在一起唱四部或五部的大合唱,再不然就随心所欲地唱唱歌曲。

乐器方面,高康大学习古琴、键琴、坚琴、德国九孔笛、七弦琴及喇叭。

这样过了一会儿,肚里的消化工作也做好了,便把大便排泄出来,然后再用三个钟头,或更多的时间,学习主要功课,内容是复习早晨的课文和继续新学的功课,同时还要练习写字,划线,描古代罗马花体字。

把字写好,大家一起出门,有一个都林省的少年贵族,名叫冀姆纳斯德骑士,教高康大骑马的技术。

这时,高康大换好衣服,练习骑意大利的战马、德意志的枣红马、西班牙的纯种马、巴巴利马、轻便快马,叫它跑出上百种的步法,凌空飞腾、跳沟、跳障碍物、就地转圈、向左转、向右转。

他把枪耍得象折断了一样,可不是真的折断,团为只有最糊涂的人才说:“我在教场上或者战场上折断过十支枪。”——一个木匠照样可以办到——而值得称赞的是用一支枪刺倒十个敌人。高康大挥动锋利的长枪,冲破寨门,穿透甲胄,推倒树木,刺中铁环,挑飞鞍韂、马甲、护手等等。在做这些练习的时候,他自己是从头到脚全身披挂。

至于骑在马上,用舌头吹出有节拍的口哨,让马跟着节拍迈步,更是谁也及不上他。菲拉拉马戏班的骑师比起他来,只能算个猴狲。他还特别学会了从这一匹马上纵身跳到另一匹马上,脚不挨地——这叫飞速换马——还可以手执长枪,左右上马,没有马镫同样可以上,没有缰绳照样可以随意驾驭。这些对于军事,都有非常的用处。

还有一天,他练习板斧,真是劈砍有力,切剁有方,转身回旋,柔软轻快。不管是临阵还是演习,都称得起是个中能手。

然后再耍一会矛,双手舞一回剑,有长铗,有花剑,有短刀,有匕首,有时穿甲,有时不穿甲,有时持盾,有时披斗篷,有时拿小型圆盾。

他还可以追逐鹿、麀、熊、麃、箭猎、野兔、竹鸡、雉、鸨,等等。他玩弄一个大球,可以用手扔,用脚踢。角力、跑步、跳高,不练三纵一跳,也不练单脚跳,也不练德国式跳——这种跳法(冀姆纳斯特说,)没有什么用处,打仗时一点也使不上——而是练习跳沟,窜越篱笆,六步上墙,爬到和枪一样高的窗户上。

游泳要会在深水里游,要会俯泳、仰泳、侧泳、四肢并用,或者只用两脚,一只手露出水面,手里拿一本书,可以游过塞纳河而书不湿,还要学茹留斯·凯撒的样子把外套咬在嘴里。后来,还要一只手使劲,从水里跳到船上;再从船上、头朝前、一个猛子扎在水里,摸到水底,拿出石块,深渊漩涡全可以往下跳。然后,把船划得旋转,指挥如意,叫它快走,慢走,顺水,逆水,可以在近水闸的急流里使船停止前进;一手掌舵,另一只手还可以使用一只大桨,或者,张开帆索;可以从绳索上爬上桅杆,在帆架上可以奔跑;还会使用罗盘、乘风扯帆、把稳船舵。

从水里出来,可以一口气跑到山上,再以同样的速度跑下来;爬树象一只猫,还可以象松鼠那样从这一棵跳上另一棵;攀折树枝犹如米隆再世。

手拿两把尖刀和两把开口的攮子,可以象老鼠似的爬上屋顶,再从上面爬下来,手脚轻快,不跌倒,不受伤。

学掷标枪、铁棒、条石、长锥、刺枪、钺矛;练习拉弓,用腰部力量扳开攻城的巨弩;端枪瞄准,支架大炮,打靶射击,打鸟形靶,自下往上仰击,自上朝下俯射,向前向后,向左向右,象帕尔提亚人一样。

有人为他在一座高塔上拴一条缆绳,直垂到地,他可以用两手抓住绳索,爬上爬下,又快又稳,就是在平坦的草地上你们也办不到。

有人在两棵树上,给他放了一根粗实的横杠,他两手抓住横杠,身体悬空,两只脚不挨任何东西,来来去去,一个人在下边就是飞跑也休想追得上他。

锻炼喉管及肺部,他放开喉咙有如鬼哭神嚎。有一次我听见他喊爱德蒙,从圣维克多门一直到蒙玛尔特都听得见,就是斯顿多尔在特洛亚战争中也没有这样大的喉咙。

为了使他筋骨强壮,给他做了两只大铅球,每只重八千七百公担,他管它们叫做“哑铃”,可以一只手从地上举起来,高举过头,拿得很稳,一动也不动,能够呆上三刻钟,或者更久,这股劲道真是天下无比。

练习双杠,总是和最棒的人一起练,当他翻在杠上的时候,两脚站得非常牢固,任凭最有力量的人来推,也不能使他移动地方,象从前米隆一样,并且效法米隆的样子,手里也拿着一个石榴,谁能抢得去,他就送给谁。

经过以上锻炼,高康大这才去洗澡,擦干身体,换上干净衣服,然后慢慢地走回家来。路上经过草原或其他长草的地方,大家一起观赏树木花草,并拿它们和古人有关植物的著作参照讨论。这类的作家有泰奥弗拉斯图斯、狄奥斯科里德斯、马里奴斯、普林尼乌斯、尼坎德拉、马赛尔、伽列恩等人。他们手里带满了花草回家,把它们交给一个名叫里索陶墨的小侍从,同时把锹、锄、犁、铲、剪刀等等栽种植物的工具也一起交给他,由他经管。

回到家里,乘别人准备晚饭,他们再把读过的书复习一遍,然后坐下吃饭。

请你们注意,中饭他吃得很少,而且很俭朴,因为只是平息一下饥肠的辘鸣罢了。但是晚饭却丰富异常,因为要尽量适应他维持营养的需要,这才是良好的、可靠的医学技术所指定的真正的饮食制度,虽然有不少愚蠢的医生,受了诡辩学家的诱导,主张相反的办法。

吃饭的时候,有人继续为他朗读中饭读过的书,时间长短随他们喜欢。

余下的时间也都安排得很妥当,都是用在文学和有用的知识上。

做过祈祷,他们唱歌,和谐地弹奏乐器,不然就玩点小消遣象纸牌、骰子和幻术等。他们这时候一面再吃些东西,一面玩耍,有时一直玩到睡觉;有时候,也去参观一些文人的集会,或者访问到过外国的人。

夜深了,在就寝之前,他们还要到寓所里最空旷的地方去观察天象,看有没有彗星,以及其他星斗的形象、位置、状态,对峙和交会。

看过之后,他才向教师,依照毕达哥拉斯的方式,把这一天里所读过的、看过的、学过的、做过的、听见的扼要地复述一遍。

最后,祈求造物主天主,向他表示敬拜,坚定对他的信仰,赞美他无限的仁慈,感谢他过去赐予的一切恩惠,并把自己的将来寄托在他神圣的仁慈里。

祈祷完毕之后,大家才去休息。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