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2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章

神学家怎样取去呢料;并和其他大师们打官司

这位神学家话一住口,包诺克拉特和爱德蒙就哄然大笑,笑得几乎断了气,不多不少,完全象克拉苏斯看见一头笨驴吃蒺藜秧笑死的时候、菲勒蒙看见一头驴吃了给他准备的无花果笑死的时候一模一样。约诺土斯大师也跟着他们一起笑起来,看谁比谁笑得厉害,直笑得满眼淌泪,这是由于大脑受到剧烈动荡,因而产生泪水,透过视觉神经流出来的缘故。他们的样子完全象赫拉克利特化了的德谟克利特和德谟克利特化了的赫拉克利特。

大笑过了以后,高康大跟他自己的人商量该怎么办。包诺克拉特提议让这位有口才的雄辩家再喝一阵,因为他确是叫他们享受到一次好消遣,笑得比看宋日可乐还厉害,应该给他在他那使人发笑的演说词里提到的十“畔”香肠和一条套裤,另外再给他三百捆好柴、二十五“木宜”酒、一张铺好三层鹅毛褥子的床,再给他一个又深又大的碗,既然他说这是他老年的必需品。

一切都依照他们商量好的做了,只是高康大恐怕一时找不到适合约诺土斯的套裤,又不知道什么式样对这位演说家最合适,是那种为拉屎方便在屁股后头装一块活动开裆的马丁格尔式呢,还是宽腰的水手式呢,或是保持腹部温暖的瑞士式呢,再不然就是不会闷坏肾部的鳘鱼尾式呢?不拘如何,高康大叫人给了他七“奥纳”黑呢,另加三“奥纳”白呢做里子。木柴叫小工扛去。那些文艺大师们抬着香肠和大碗。约诺土斯大师打算自己拿呢料。

大师们当中一位名叫茹斯·庞都伊的,向他表示自己拿衣料不好看,太失身分,应该交给他们随便哪一个去拿。约诺土斯说道:

“啊!笨货,笨货,你毫不懂得in modo et figura (形式和规律)。

这正是运用‘推断’和parva logicalia 《逻辑推理》的地方。Panuspro quosupponit(你看呢料是给谁的呢)?”庞都伊说:“Confuse et distributive(混和起来大家平分)。”约诺土斯说:“笨东西,我不是问你quo modo supponit(如何分法),而是问你pro quo (做什么用);告诉你,笨东西,pro-tibiismeis(是给我的腿用的)。所以,应该由我来拿,egomet(由我来),sicut suppositumportat adpositum(正象主体带领属体一样)。”于是,象巴特兰偷呢子那样,悄悄地夹起来就走。

而最妙的是这个痨病鬼,在玛杜兰全体大会上,居然又一次神气活现地索讨他的套裤和香肠。别人根据听来的消息,知道高康大早已给他了,因此断然拒绝了他。他向他们说,高康大给的是出于他个人情愿,gratis(白送的),不能因此就豁免了其他人的诺言。尽管如此,别人还是跟他说,叫他知足,别不讲道理,其他的东西他什么也拿不到。

约诺土斯说:“道理,我们这里就是不讲道理。你们这些说话不算话的坏蛋,不值钱的东西;世界上再没有比你们更坏的人了,我知道。跛子跟前不要装瘸腿,坏事,咱们都有份。我以天主的脾脏起誓!我要向国王告发你们亲手在这里干出的为非作歹的事,他要是不把你们一个个都当作异端、卖国贼、邪教徒、恶棍、宗教和社会道德的敌人活活烧死,叫我全身长疥疮!”根据他这些话,他们反而去告他了;他这一方面呢,却设法把官司拖延下来。结果,状子压在法院里,直到今天还在那里。那些大师们,对于这件案子,发誓在没有判决之前决不洗脸更衣,约诺大师和他的同党却发誓没有判决不擤鼻涕。

这一发誓不要紧,一直到现在他们还是鼻涕连天,污秽不堪,因为法院连状子呈文都还没有好好地看过,判决,那要等到希腊有历书的那一年了,也就是说,永远也不会判决。你们知道,这些人办事违背自然规律,连他们自己的法令也不守。巴黎的法令就规定说,只有天主造的东西才能永远存在。自然,就造不出永垂不朽的东西,因为由自然生出的,都有一个结束的阶段,omnia orta cadunt 。但是这些靠废话活命的家伙可以叫他们的官司永远是个悬案,没有结束的时候。这样做,正证实了在得尔福祝圣的拉刻代蒙人奇罗所说的那句话:“贫困是诉讼的伴侣,打官司的人终必变成穷人。因为等不到重申权利,他们的生命就已经结束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