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1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九章

约诺土斯·德·卜拉克玛多大师向高康大致词索讨大钟

“嗯哼!嗯!嗯!Mna dies(您好),先生,Mna dies,et vobis(你们也好),诸位先生。如果能把钟还给我们,那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非常需要有钟。嗯!嗯!阿嚏!从前,卡奥的伦敦、勃里的波尔多,都曾因为我们的钟质料好、制造时有我们本地的土质夹杂在内,因此具有驱避日晕和保护我们的葡萄——当然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周围这一带的——不受台风损害的功能,而愿意出高价购买,我们都没有答应。这是因为如果葡萄酒做不成,那就等于损失了一切,连理智带法律。

“假使您肯答应我的要求,把钟还给我们,那我就可以得到六‘畔’香肠和一条上等套裤,套裤对我的腿太有用处了,否则的话,他们许下的话是不肯算数的。哦!当着天主Domine(主宰)说话,一条套裤实在是好东西,et vir sapiens nonabhorrebit eam(聪明人谁肯不要)。哈!哈!

并不是谁想有就可以有的东西,我完全明白!您要知道,Domine,这篇工整的谈话,我整整地思索了十八天;Reddite que sunt Cesaris Cesari ,etque suntDei Deo (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Ibijacet lepus(关键就在这里)。

“凭我的信仰说话,Domine,您要是肯到in camera chari- tatis(我们的发饭厅里)跟我一起吃顿饭的话,天主在上!nos faciemus bonumcherubin(我们一定会好好地招待一番)。Ego occidi unum porcum,etego habet bon vino(少不得会杀一头猪,还有好酒)。喝了好酒,自然不会说出坏的拉丁文来。

“所以,sus (因此),de parte Dei,date nobis clochas nostras(看在天主份上,请把钟还给我们吧)。只要把钟还给我们,我以神学院的名义送您一份乌提诺讲经的演说词。vultis etiam pardonos (您需要宽赦么)?Per diem,voshabebitis et nihil poya- bitis (看在天主份上,全给你们,而且不用花钱)。

“啊,Domine,先生,clochidonnaminor nobis(把钟还给我们吧)!

Dea ,est bonum urbis (说实话,这是我们全城的财富)。人人都需要它。

如果说您的马戴上很好,我们的神学院有它也不错,que comparata estjumentisinsipientibus et similis facta esteis ,psalmo nescioquo……(我们的学院“就如死亡的畜类一样”,这是哪一篇《诗篇》,我已经不清楚了)。不过,我是忠实地记录下来的,et est unum bonumAchilles (称得起是阿基勒斯式的论证)。嗯!嗯!嗯哼!阿嚏!

“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您应该把钟还给我们。Ego sic argumentor(我这里还有理由):

“Omnis clocha clochabilis,in clocherio clochando,clochansclochativoclochare facit clochabiliter clochantes.Parisius ha-betclochas.Ergo gluc.(凡是可以撞的钟,都是钟楼上的钟,钟为撞也,钟撞起来是谓撞钟。巴黎之所以有钟也,原因在此。)“哈,哈,哈,说得不错!这是in tertio prime (三段论法第一个阶段的第三格),见达里乌斯作品,或者别处。凭我的灵魂说话,我当年也曾雄辩一时,神鬼折服,现在是迷迷糊糊,有如做梦,今后只需好酒、好床,背后有火炉,胸前有饭桌,还有一个深大的碗就行了。

“咳,Domine,我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Sancti , amen(以圣父、圣子及圣灵之名,阿门)求您,把钟还给我们吧,愿天主保佑您平安,圣母保佑您生病,qui vivit et regnatperomnia secula seculorum,amen(世世无穷,直到永远,阿门)。嗯哼!阿嚏!啊哈!哦喝!

“Verum enim vero ,quando quidem ,dubio procul,edepol,quoniam ,ita certe ,meus Deus fidus (定而不可移的,当然,毫无疑问,基于波吕克斯的论点,因此,的的确确,天主在上不容瞎说),一个没有钟的城市,等于一个瞎子没有拐杖,一头驴没有缰绳,一头奶牛没有铃铛。我们要不停止地跟着您叫,象失掉拐杖的瞎子、没有缰绳的驴、不戴铃铛的奶牛,直到您把钟还给我们为止。

“本城医院旁边住着一位拉丁学家,有一次他引证达彭奴斯——不是,我说错了,是那位在俗诗人彭达奴斯——的权威名言,说他巴不得钟都是用羽毛做的、钟锤都是狐狸的尾巴才好,因为在他寻韵觅句的时候,撞钟的声音会把他的脑汁搅乱。但是,当叮当,当叮当,他终于被认为是异端邪说。我们对付这样的人,简直象揣蜡。特此供述如上。Valete etplaudite (祝你们健康,请鼓掌)。Calepinus recensui(卡勒比诺校订)。”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