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1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章

高康大怎样对巴黎人行见面礼;怎样摘取圣母院的大钟

他们一行人休息几天之后,高康大观光了市区。居民看见他,无不惊奇万分,因为巴黎人愚昧透了,绝顶地无知,而且生来愚蠢。即便是一个玩把戏的、一个游方的教士、一匹带铃铛的骡子、一个街头弹弦子的,也要比一个出色的布道师引来更多的人。

他们到处死追着高康大,逼得他只好到圣母院的钟楼上去休息。他到了那里,望见周围都是人,便大声说道:

“我看这些家伙是想叫我对他们行个见面礼、留件proficiat 作纪念。有理,有理。我给他们来上一壶酒,开个玩笑。”于是他笑着解开他那华丽的裤裆,掏出他的家伙,狠狠地撒了一泡尿,一下子冲死了二十六万零四百一十八个人,女人和小孩还不算。

有几个靠了脚腿的灵活,逃脱了这泡尿,跑到大学区最高的地方,满头大汗,又是咳嗽,又是吐,上气不接下气地咒骂起来,有的气愤不过,有的觉着好玩:“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可‘巴黎’了!”这座城叫作巴黎,便是从这时开始的,以前它叫乐凯斯,斯特拉包在他的全集第四卷里就曾经说过,他说,“乐凯斯”在希腊文的意思是白,白就是指当地太太们的白腿。自从这个新名字叫开之后,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指着自己教区的主保圣人骂街的,巴黎人一向是又乱又杂,生性爱骂街,爱争吵,而且自高自大,约翰尼奴斯·德·巴朗柯在他的《De copiositate reverentiarum》一书里曾表示说“巴黎人”这个名词用希腊文来解释,就是吹牛自大。

高康大办过了这一手,一眼望见钟楼里的大钟,便动手叮叮 地摇起来。他一边摇,一边想,如果能把它们挂在他那匹马的脖子上当铃铛一定不错,因为他正打算买些勃里的奶酪和新鲜鲞鱼让它给他父亲驮回去。于是,便把大钟拿下来带回了寓所。

正巧,圣安东尼会的养猪会长来募猪捐来了,这个教士觉着大钟可以叫人很远就听见他,连肉缸里的油都会哆嗦,便很想偷偷地把钟带走,不过没有好意思下手,这倒不是因为怕钟烫手,而是因为有些太重。当然这位教士不是堡尔的那一位,那一位是我的要好朋友。

整个巴黎城都骚动起来了,你们知道这里的人是最容易起哄的,连外国对法国国王的耐心都感到惊奇,眼看不安的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却不肯用个妥当的法令来约束他们一下。但愿天主让我知道这些阴谋与分裂都是怎么造出来的,好在教区的会议上揭发!

告诉你们,那些惊慌失措和惶恐万状的老百姓聚集的地方,是在乃乐大楼,这座大楼,过去是乐凯斯的统治中心,现在当然已经不是了。他们在那里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指出大钟拿掉以后的不便。经过反复讨论与争辩,结果用三段论法决定指派神学院年纪最大、声望最高的学者去见高康大,向他说明没有钟将会引起极大的不便。虽然大学里有人表示这个差使与其派一位神学家,不如叫一位有口才的雄辩家去更合适。但最后,还是选定了神学大师约诺土斯·德·卜拉克玛多。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