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作为独树一帜的文学体裁在文学史上确立其地位,在法国是以《巨人传》为起点的。当然,在后世人的心目中,《巨人传》仍未脱尽口头文学的稚气:纵观全书,结构松散,有时失之拖泥带水,有时又大跨度地跳跃,缺乏整体的美感;人物塑造仍流于一般化,离典型化尚远。不过,瑕不掩瑜,小说的这些缺陷并不能掩盖它的艺术光彩。

首先,我们不能不佩服作者丰富的想象力。这种变幻无穷、似乎永不衰竭的想象力当然是和民间传说的启发分不开的;作者渊博的学识也无疑给想象插上了翅膀。但是,其主要源泉还是作者宽广深厚的生活基础。小说以巨大的篇幅,用神怪传奇的形式叙述了三代巨人的经历,各具特色,互不雷同;现实社会不同阶级、不同职业的人,从国王到农民,从教皇到教士,分别出现在层出不穷的新颖奇特的故事当中;万千社会现象,各种不同的场面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虽然无所不包,读来却无单调枯燥之感,而且小说自始至终对读者有一定的吸引力。如果没有深广的社会阅历,没有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体验,那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小说在艺术上的成功,除得之于作者丰富的想象力之外,语言的功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拉伯雷精通古希腊文和拉丁文,然而他并没有用古人的语言作为写作材料,而是用人民大众的语言,主要是城市商人、手工业者和自由职业者的语言作为小说语言的基调。他大量采用俗语、习语、俚语,使作品的语言生动活泼、平易流畅,而且富于变化。他有时甚至信笔所至,创造新词,别开生面,令人捧腹。特别是人物对话,往往有声有色,富于戏剧性,具有较强的感染力。他的语言深深地根植在现实生活的土壤中,因此能够一扫教会文学和贵族骑士文学矫揉造作的文风,犹如大江流水,具有一股不可阻挡的气势。语言气势对作品的思想气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情节松散的缺陷。

拉伯雷是杰出的讽刺大师。法兰西民族的幽默感同对现实的洞察力结合起来,使他的笔具有非凡的讽刺力量。他的讽刺,冷嘲有之,热骂亦有之;前者象白描的幽默画,使人忍俊不禁,后者如重彩的漫画,使人捧腹大笑。

拉伯雷具有彻底精神,对社会黑暗务欲彻底揭露之,因此常用夸张的笔法化“庄严”为滑稽,抹去一切“神灵”头顶的灵光圈,暴露其丑陋的真面目,让读者发出痛快的笑声。所以说,拉伯雷的讽刺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它的革命性和战斗精神。

《巨人传》无论在思想内容方面还是在艺术手法方面,都显而易见是中世纪法国市民文学的继续和发展。市民文学是口头文学,《巨人传》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保留了口头文学的格调,因而它的通俗性和民间性使它得到广泛的欢迎。有关高康大的传奇早在拉伯雷写作《巨人传》之前就广泛流传于民间故事之中了。拉伯雷的成就,在于他巧妙地采纳民间传说的题材,然后把自己渊博的知识以及在生活中积累起来的丰富的现实素材揉杂进去,寓严肃于诙谐,寄深刻于庸凡,以聪睿的才智、惊人的决心和勇气完成了法国第一部成功的通俗小说。

拉伯雷之所以采用通俗小说的形式,除了因为他知道这种体裁深受城市市民的喜爱之外,还因为用开玩笑、说故事的方式曲折迂回地宣传人文主义思想(在当时也就是宣传革命思想),比较易于逃避教会的迫害。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拉伯雷的斗争艺术。

《巨人传》在法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是历代评论家所公认的。

虽然他们对小说的社会意义如何理解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们都一致承认作品的伟大艺术力量,承认拉伯雷对于法国文学发展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罗芃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